第二十章 就像一定会回来的春天(上)
九月见2020-02-06 10:333,543

  “她的名字,叫百里南浔。”顾河提起她名字的时候,他对她那深沉的爱,溢于言表,他望向窗外,看到不远处的那条街道上,一个男孩正蹲下身子给一个女孩系鞋带。他沉默许久,蓦然说道:“一年有十二个月,三个月是春天,而剩下的九个月,我一直在等它回来。百里南浔就像一定会回来的春天,”

  这时,窗外下起磅礴大雨,大雨纷纷,女孩为男孩撑起了伞。

  九墨在病床上醒来,床边一个男人靠在她的病床旁,睡着了,他的手握着九墨的手。九墨不认识他,急忙抽回手,男的猛地一惊,醒了。他瞪大眼睛看着九墨,一脸惊喜。九墨警觉地盯着他,一脸络腮胡子,双眼红肿,面如土色。

  “南浔,你终于醒了!太……太好了,我,我这就去叫医生。”他激动地,语无伦次,却高兴得像个孩子,连蹦带跳地跑出病房,嚷道“医生!医生!我太太醒了!醒了!”

  九墨,茫然无措:“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没等她好好理理思路,三四个医生匆匆忙忙地进来了,一个医生让她躺下,检查了她的瞳孔,心跳,脉搏,呼吸,“奇迹啊!顾医生,没想到经历了这么大的车祸后,昏迷了一年后,你太太竟然醒过来了,奇迹啊。”

  九墨,更疑惑了。

  那个男人看到九墨一脸茫然,呆头呆脑地说,“她好像,不记得我了。”

  医生问九墨,“你叫什么名字?还记得吗?”

  九墨心想,她的身体留在了大树那,那这个身体就不是她的,她知道自己的名字,却不知道这个身体是谁的,沉默半晌,摇了摇头。

  “我呢?我是谁?”那个男人问。

  九墨,还是摇了摇头。

  “她失忆了。”医生检查了她的头部后,说,“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从医学的角度来讲,她是不可能醒来的,顾医生,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但她醒了,这已经是奇迹了,失去了生命,是永远无法挽回的,但是失去了记忆,一切就还有挽回的希望。”

  第二天,九墨再见到他的时候,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把胡子剃掉了,剪了头发,清秀、干净的脸庞,看起来,比昨天神气多了。

  他笑着说,“南浔,我带你回家。”

  那个男人,叫顾河,现在的九墨是他“失去记忆”的妻子——百里南浔。

  “南浔,你要吃苹果吗?”顾河,打开厨房的冰箱,问她。

  “好。”九墨回答。她一进门,就被挂在客厅显眼的那张结婚照深深吸引,照片上,顾河和南浔两两相望,他为南浔打着伞,天空中飘着雪,南浔为他围上围巾,很是幸福。

  “那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时候拍的。”他的话,打断了正看得入迷的九墨。

  “哦。”九墨把客厅的照片,都一一看过,“你是医生?”她问。

  “不。”他迟疑了一下,“那是以前了。”

  “现在呢?”九墨看到挂在墙上的各种医生荣誉证书、还有橱柜上大大小小的奖杯。

  “不是医生了。”他认真地削着苹果皮:他先用刀尖抠出苹果最靠底部的那部分皮,不一会儿,一条完整的、不断的苹果皮就掉在了地上。

  “多可惜啊。”九墨说。

  “这样我就可以多陪陪你啦,傻瓜。”他把切好的苹果,端上来。

  “苹果减压噢。以前,不管你心情多糟,吃个苹果,你就总是乐呵呵的。”他用牙签插起一块苹果,习惯性地送到九墨的嘴边。

  “我自己来吧。”九墨有所顾虑,她接过他的苹果。

  “慢慢来,你会好起来的。不过,即使你永远都记不起我了,也没关系,我记得你就好了,我是不会忘记你的,永远。我保证,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似乎回想起了什么,空气里,弥漫着悲伤的味道。

  “你怎么了?”九墨问。

  “没事,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你先吃苹果。”说完,他转身上了楼。

  晚上,他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的菜,听说都是南浔最爱的菜:酸菜鱼、番茄炒蛋、肉末茄子、糖醋排骨、芙蓉虾、荔枝肉、玉米排骨汤、茶树菇排骨汤、大闸蟹、红烧牛肉、板栗烧鸡、青椒炒肉、醋溜白菜、土豆烧排骨。

  满满的一桌子,看得九墨,眼花缭乱,“原来,我以前这么能吃啊?!”她一身冷汗,感叹道。

  “不是啊,这些都是你以前最爱吃的菜。但是现在你失忆了,我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喜欢,就把你喜欢的每一道菜都做了,你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他期待地瞪大眼睛,看着九墨,恨不得九墨把一桌子的菜都尝一遍。

  顾河给她夹了一碗菜,九墨,一一品尝,鲜美可口,味道好极了。

  “你厨艺真厉害,就像张柯一样。”九墨,一激动,不由地提起了张柯。

  “张柯?”他对这个名字,很陌生,但从她的嘴里说出来,他很好奇。

  半晌,九墨缓过神来,“是电影里的一个男主角啦。”她解释。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说我怎么不认识呢。”他笑了笑,寻思了一会儿,说:

  “我们好久没一起看电影了。”

  “有多久?”

  她这一问,问倒了他,他掐指算了算:

  “至少有五六年了吧。”

  “那还真挺久了。你不喜欢看电影吗?”九墨追问。

  “我,我工作忙。一直没时间。”他回答地躲躲闪闪,似乎每次提到他的工作,他都在逃避着什么。

  九墨没再追问一下,转移了话题:“你喜欢看什么电影呢?”

  “我,都可以接受。”

  “没有喜欢的吗?”

  “好像还真没有。”他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笑了,像个孩子,说,“貌似没什么不喜欢的,也没什么喜欢的。”

  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去看了一场叫做《摆渡人》的电影,一起笑,一起哭,到最后,一起散场。

  九墨睡房间,顾河睡客厅的沙发。

  半夜,九墨口渴,走到厨房倒水喝,正要回房间的时候,她看见卷缩在墙角的顾河,喝得醉醺醺,喃喃自语:

  “顾河!你不是一个男人!不是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窝囊!废物!蠢货!”

  “蠢货!窝囊!”

  “南浔,我爱你!你回来吧!”

  “南浔,你去哪了?”

  “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他,废话连篇,泪流满面。

  九墨,看着他,突然有些心疼,不知道为什么,她眼角的泪水掉了下来,紧接着,她的手脚不听使唤了,她走过去,抱着他,说道,“顾河,你不要这样!这不是你的错!”九墨的灵魂从她的身体抽离了,她看见了百里南浔抱着顾河。

  “他很爱你。”九墨说。

  后来,顾河在南浔的怀里哭着哭着,睡着了,她扶着他躺在沙发上。

  “谢谢你,让我醒来。”南浔对九墨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们变成了现在这样?”九墨,很想知道。

  “那场车祸,改变了一切。”

  一年前,顾河还是一个医生,他是急诊科的主任,他每天都很忙,早出晚归,经常半夜一个电话过来,他就要赶去医院。

  所以,他陪南浔的时间,少得可怜,他心里也知道,他一直觉得亏欠她。

  那天,难得他休假在家,南浔的一个朋友打来电话,告诉南浔,她办了一个画展,让她一定要过去。顾河知道,南浔一直很喜欢画画,那个朋友办画展的地方在郊区,挺远的,所以,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南浔,陪她一起去。

  在车上,南浔的脸色似乎不太好,顾河问,“怎么了?”

  “没事,最近胃不舒服,等回去吃点胃药就好。”南浔不想让他担心。

  “你看你的脸色好差啊,下午画展结束的时候,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他伸出右手,握住她冰冷的手。

  “不用了,没事啦。真的。”她觉得没什么,不必小题大做。

  “可是……”他还想劝南浔,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顾医生!刚送来一个病人,出了车祸,情况很严重,你赶紧过来医院!”手机的另一头,他的助理王护士长焦急地说。

  “好!我马上到!”顾河一向如此,尽职尽责,沉着冷静。

  南浔,一向尊重他的,没等他开口,她说,“你开车赶过去吧!我一个人打的就好了。”

  “郊区那地方不好打车,你开车去,我打的。”说着,他拿了外套,正准备下车,他回头跟南浔说,“就这么定了,等画展结束,我带你去医院检查。”她还想说什么,他已经走远了,一辆的士刚好路过,他转身朝南浔挥挥手,上了车。

  南浔的车开到中途,熄火了,车坏了。她等了好久,都没看到的士,一筹莫展,她给顾河打了电话,手机一直没人接听,此时,顾河正在竭尽全力抢救刚送过来的病人。

  打了两次以后,都没人接听,南浔挂了电话。

  她心想,“肯定是在做手术了。”

  她说着,打了汽车维修厂的电话,对方说,过去那,至少要一个多小时,他让南浔在那等。

  她看看手表,画展的时间就要到了,她告诉对方,她很赶时间,先离开了,车还在原地。对方回她,好,我们尽快。

  她挂了电话,等了十几分钟,好不容易,等来了一辆的士从远处开来,南浔上了的士。

  南浔急匆匆地赶到画展,还好没误了时间,她心里暗自庆幸。

  顾河,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经过六个多小时的手术,病人的体征基本稳定下来了。他正要拿出手机,想问南浔画展什么时候结束,这时,门口一阵急促的救护车警报声,由远及近,他忙把手机放回抽屉,戴上口罩,又急匆匆地朝医院大门赶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