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奇观
携爱再漂流2017-03-03 12:492,423

  宁夏似乎是按捺不住了,她走过来坐在丁一一的床沿:“一一,并不是当了培训生就一定能成为空姐的。”说到这儿,甚至还有点儿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这个样子怎么行?”

  丁一一有些懊恼,也有些气馁。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一定要安静要淑女要大方要得体,要学会细嚼慢咽,要学会笑不露齿,要仪态端庄,要大方得体,听说就连笑这件简单的事情,都要学会只漏出来八颗牙,多一颗也不行,少一颗也不行。

  好像是程式化了的人,也好像是规规矩矩的审美。丁一一把枕头蒙在脑袋上,鼻子一酸就有点儿想哭。

  明明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丁一一啊 ,为什么一定要改变了原来的自己呢。

  就在丁一一再次开始质疑人生的时候,“砰砰砰,”寝室的门被敲响了,一个好看的女孩儿从门外探出头来,“哪位是丁一一啊?”

  “我!”丁一一的声音从枕头底下传出来,显得闷闷的,“我我我,我是丁一一。”她一把把枕头甩开,蹭的坐在床上。

  “教员找你。”女孩儿看见丁一一的样子,憋笑都要憋出了内伤,“在大厅等你呢。”

  丁一一一拍脑袋才想起来考核的事情,她一边应允着来通知的女孩儿,一边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穿鞋,到达大厅的时候,甄橙已经等在那里了。

  “教,教员好。”丁一一上气不接下气。

  甄橙点了点头:“和我去会议室吧。”

  从小到大,丁一一最害怕的事情的排行榜上,TOP1就是考试,首当其冲并且非他莫属。跟在甄橙身后的丁一一似乎已经不记得是怎么走到会议室的门口,在这样一个美女云集的基地,考试在她看来就是对自己的一种苛责。

  “进去后会有我们G航负责招聘的考官对你进行评估,不要太紧张,按指示做就可以了。”甄橙看了看丁一一,“没事儿,你别这么紧张。”说完她轻叩了两下门,推开,微笑着说:“丁一一来了。”

  一个长条桌后面坐了5个人,两男三女,面色正经而严肃。见丁一一走进来,五个人齐刷刷的将目光落到她身上。会议室里温度有点儿低,丁一一手指冰凉,对,肯定是因为寒冷,绝对不是因为紧张。

  虽然不知道究竟要做些什么,但礼貌还是丁一一最大的优良美德,不由分说一个九十度的鞠躬是标配,就在身体和腿呈九十度的瞬间,丁一一的问好脱口而出,

  “下午好!”

  还没站直身体,就听到一个女声问:“你犯什么错误了?”

  “犯错误?没有啊?”丁一一摸不着头脑,无辜地看向他们。

  甄橙轻咳了一声说:“鞠躬是有角度讲究的,你刚才是90度的鞠躬,是向客人道歉时才会做的。打招呼时,只需要15度就好了。”

  “啊……”丁一一茅塞顿开,这一声绕的峰回路转,“哦,我们比赛时都鞠这样的躬。”丁一一呵呵笑着缓解尴尬,又鞠了一躬,貌似有15度吧,然后脱口而出:“裁判好。”

  五个人的表情大相径庭,有人几乎是怒目圆瞪,有人却差点就笑出了声。不过甄橙似乎是对丁一一最宽容的了,她微微一笑,就走过去坐到了桌子后面的一个空椅子上。

  “呵呵,呵呵……”

  并不知道要做什么,丁一一站在人前,从心里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傻子,于是只能不断地微笑缓解此刻的尴尬。

  坐在中间位置的一位神情严肃的中年女人说:“请站好,做出微笑的姿态,保持两分钟。”

  这个容易,丁一一立即站直身体,露出每次比赛前给对手的笑容。听师姐说,她这笑容最有欺骗性了,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只小绵羊,太无害也太没攻击性。

  面对考官们犀利的探究眼神,丁一一努力保持的笑容,死撑到底。

  “接下来请你走到桌前,再走回去。”

  走路啊,也很容易,丁一一气宇轩昂地走了个来回。自信满满的看向考官的时候,几个紧紧皱着的眉头,让丁一一的自信不断地减削着,天啊,她一遍遍的在心里怒吼,为什么没人说话,我究竟应该做什么!

  坐在最左边的一个大叔看起来还挺和蔼,当然,这种和蔼也只是相比之下,毕竟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大叔清了清嗓子,“自我介绍一下吧。”

  22年来,丁一一最经常做的事情就是训练和挨骂,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单一的让人发指,语速很快,说完自己的这段人生,大概就需要三十秒钟。

  “除了跆拳道,你还有什么其他爱好?”一个年轻的男人抬眼扫过来。

  恩?

  丁一一的眼睛停留在男人的眉宇之间。

  这个男人,似乎是见过的吧?

  丁一一的人生虽然单一,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形容“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好像有一个小小的超能力在她的身体里藏着,像是一只怕见人的小猫,只是及其偶尔的时候,才躲在门缝后面探头看一看。

  她大概是能记住很多擦肩而过的人,不是很清楚,也没有那么模糊,扫了一眼的路人,丁一一再次偶遇的时候,还是会觉得眼熟。

  没来得及过多的回忆,丁一一此时此刻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回答男人提出的问题。

  “爱好啊……”她不重复着。

  除了跆拳道之外,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张白纸,现在被突然地问到,还真是要好好地想一想。“我唱歌还行。”

  知道这里人才济济,丁一一说得分外谦虚。

  “那就唱首歌吧。”年轻的男人顺藤摸瓜的说道。

  会唱的也不多,就是在训练的间隙里,跟着手机没完没了的哼哼一会儿。丁一一忍不住挠了挠头,本来就细碎的短发弄得乱蓬蓬的。对了,当初队里春节联欢时,自己唱过汪峰的《怒放的生命》,当时大师兄还在台下听得如醉如痴。

  说起来就生气,当年如痴如醉的看着自己,现在牵着别人的手谈恋爱不亦乐乎。

  不对不对。

  丁一一清了清嗓子,意识到自己偏离了航线之后,开始逐渐的调整着情绪。

  “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如今我已不再感到彷徨,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我想要怒放的生命……”丁一一回忆着大师兄的眼神,将这首歌唱得苍凉雄浑。

  “和柳茜茜有一拼了。”

  那个相对和蔼的大叔笑嘻嘻的说。

  柳茜茜?丁一一一瞬间觉得耳熟,对对对,好像就是那个唱摇滚的姑娘。

  大叔的眼睛在一排面目苍凉的评审里,显得极为温暖,可是丁一一却突然地彷徨了,不知道将自己和柳茜茜放在一起一概而谈,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继续阅读:8.奇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女特工变形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