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奇怪
携爱再漂流2017-03-07 15:022,464

  苏苍晓看起来轻车熟路,他在大院紧锁的大门口前按了声喇叭,大铁门应声拉开,丁一一不由得紧张起来,她向前倾着身子,抓紧了苏苍晓身后的座椅,总有种凄凄惨惨的入了虎穴的感觉。

  她开口想要问问苏苍晓一些问题,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究竟要问什么,最后还是把一肚子的问号吞进肚子里,然后手指更攥紧了一些。

  “下车吧?”苏苍晓的脸在后视镜里笑了一下,帅哥的治愈能力简直是爆棚,丁一一透过镜子和苏苍晓的眼睛对视了几秒钟,然后恍恍惚惚的回过神来。

  “这……这儿?”丁一一满脸问号。

  “恩。”苏苍晓点点头,似乎并没有因为丁一一的疑问产生任何的不妥,“先带你见一个人。”

  小二楼里的楼梯吱呀作响,这幢复古洋楼里的每一处陈设,似乎都和它的外观看起来没有差别,从一而终的相同。房子里充斥着一种压抑又奇怪的气氛,丁一一的第六感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突出,她小心翼翼的踩在楼梯上,几次内心的挣扎之后,丁一一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了。

  “哎……”

  “恩?”苏苍晓停下脚步,这样吱呀的楼梯,苏苍晓依旧走的若无其事。“怎么啦?”

  “这是要去哪?”丁一一问到。

  “见我们领导。”苏苍晓笑笑说。

  “你们领导就在这儿办公啊?”丁一一不由得撇了撇嘴。

  “对啊。”苏苍晓见丁一一不再说话,也不再没完没了的发问,便笑笑继续向前走,在一扇看起来就很沉重的门前停下来,“我先进去说一下,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丁一一呆若木鸡似的点点头。

  话声刚落,他抬起手敲了敲门,手指在木门上发出沉重又空洞的声响。里面的人没有回话,而他就像是得到某种约定俗成的认可似的,推开了门。

  苏苍晓消失在门后,丁一一独自处在这空间里,不自觉的有些毛骨悚然。

  她机器人似的转了两下身子,脚踩在地板上,每一下都伴随着陈旧的声音。

  丁一一想了想,将耳朵贴在门上。

  厚重的门隔绝了所有的声音,丁一一的耳廓里,只有走廊中回荡的自己沉重的呼吸声。

  真的一点儿声音都听不见,丁一一捂住了鼻子堵住了嘴,甚至都想让心跳消停一会儿,但即使这么安静,房间里还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丁一一不趴在门上偷听了,百无聊赖的倚在墙上。

  就在差一点就开始怀疑,苏苍晓是不是开开门就进到另一个平行世界去了的时候,“进来吧。”苏苍晓将门打开一个恰到好处的宽度,正好由得丁一一摆平了肩膀进来。

  就在丁一一路过苏苍晓时,他抬起手在丁一一的肩头和发梢拍了拍,“都是灰,这墙年久失修了,脏。”

  “到这儿到底了解什么情况?”丁一一有些想不明白,自己的生活环境太过单纯,对这种无厘头的事件完全没有处理能力。

  “进去就知道了。”苏苍晓保持着笑容。

  办公室空间很大,但是室内陈设却十分简单。一个硕大的书架靠着墙站在一边,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放着专业性很强的书籍,一个简单的办公桌,一把椅子,一扇看起来并不大明亮的窗户,被褪了色的窗帘遮挡的严严实实。

  那领导坐在桌子前,背对着门口的方向。背影被那个黑色的办公椅遮挡的严严实实,只剩下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

  “这位就是丁一一。”

  苏苍晓清了清嗓子,说道。那人“恩”的应答了一声,慢慢转过椅子来。

  “哦!!!”丁一一似乎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惊讶的声音峰回路转的转了好几个圈,继而转头看向苏苍晓:“这臭流氓是你领导?”

  丁一一的话瞬间就将男人激怒了,“流氓?你再给我说一遍。”

  从小到大,仗着自己是学跆拳道的,丁一一最不怕的就是威胁,大不了路见不平一声吼,反正最后受伤的从来都不是自己。

  那猥琐男现在穿得人模人样的站在这里,还大言不惭的叫自己再说一遍,那好啊,丁一一就说给你听——“就是你摸了人家空姐的大腿,还要打人家!你还有理了!”丁一一说的理所当然,义正言辞。

  “你放屁!”男人噌的从座位上起来,手里紧紧攥着的手机不由分说就像丁一一的脸上扔过来。

  呵,这难道是在和我丁一一挑衅吗?丁一一也不含糊,后撤一步,一个回旋踢,手机在空中划出了一及其标准的抛物线,然后凄惨的落地,男人心碎的声音,应该和手机屏幕碎裂的声音相差无几。

  丁一一咧开嘴笑笑,挑衅又得意的看向他。

  “好身手啊!”苏苍晓满脸的见怪不怪,好像就算丁一一此刻二话不说在她面前侧空翻三百六十度,空手入白刃他都会微微一笑,处变不惊。“丁一一你真可以!”

  “可以什么可以!要不是她我早就……”

  “子谦!”

  男人的话刚说到这里,就被苏苍晓呵斥住了,两个人的声音在同一时刻戛然而止,空气里的静谧很可怕。

  但丁一一只嗅到了这当下的静谧,对于静谧的背后全然不知不觉。

  “算了算了,”子谦摆摆手,猛地坐回椅子上,“我懒得跟你废话。”

  “还没有正式的介绍一下,”苏苍晓左右看了看,“这位是叶子谦。”

  “这是我们在跆拳道国家队选拔出的新一届空乘学员。”苏苍晓继续转过头和子谦说。

  “你确定?”子谦从鼻孔冷哼了一声。

  丁一一看着这男人自大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你酷可以,你别看不起人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该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子谦似乎并不想要和丁一一有什么过多的交流,他的眼神在丁一一身上瞟了一圈,最后还是落回到苏苍晓身上,“她行么?”

  “除非你有更好的办法。”苏苍晓的表情依旧平静的不可一视,面对叶子谦的质疑,他超出寻常的平静,倒是丁一一先按捺不住了,“我怎么就不行?”

  堂堂丁一一好歹也是个跆拳道黑带,没在奥运赛场上为国争光,好歹还是能在飞机上为民服务的吧?原来这人不只是一个流氓,还是一个自大狂。

  “你也不看看空姐有你这样的吗?”叶子谦冲着她使劲撇撇嘴,要多不屑有多不屑。

  “你也不看看哪家航空公司有你这样的领导!”斗嘴这件事情,丁一一从来不肯甘拜下风,话说到这里,她才猛地意识到有什么不妥,“哎?不对,他不是你领导吗?不知道我来吗?”

  一言不发的苏苍晓看着丁一一笑了笑,终于是开了口,“因为飞机上的事件,你已经破格成为了新一批的空姐培训学员,我不想你误会子谦,所以先过来见一下。”

继续阅读:5.奇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女特工变形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