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相识
携爱再漂流2017-02-22 13:512,613

  周一一大早,和老妈已经对峙十分钟了。

  “妈,我可以到了宿舍再换。”丁一一惨叫着。

  “不行,这个需要练习,就和你的训练一样,熟能生巧。乖,再不穿上就该迟到了。”亲妈就是这样循循善诱。

  结果就是运动服配上高跟鞋才被放出家门,丁一一气哼哼地,极不熟练地“拐”出了小区。

  顺利坐上了公交车,以为万事大吉,偏偏前面出了交通事故,马路被堵得水泄不通。越看表,丁一一越慌,一咬牙,下了车便把高跟鞋拿在手上,飞奔了两千多米,坐上了地铁。

  竟然还提前了半小时,丁一一长出一口气,拐着高跟鞋进了培训中心。

  “这该死的鞋,昨天练了一晚上走路还不灵光,你们做淑女就不觉得累吗?”刚走进宿舍楼就看到了袁媛,丁一一连忙吐槽。

  袁媛看了一眼丁一一的打扮,做呕吐状:“你这是什么混搭风?”

  丁一一呵呵一乐:“进屋换哈。”

  电梯终于来了,袁媛和丁一一走了进去,忽然,丁一一觉得左脚好像不对劲,貌似被定住了一样,使劲儿提了两下还是不行,低头一看,哇塞,左脚鞋跟嵌进了电梯门的轨道里,“我去!!今天简直是没看黄历就出门了!?”丁一一低声愤怒道……

  喧闹的大厅很快安静下来,滴滴滴的电梯门忽开忽关的响声,招来了众多目光。丁一一看一眼高跟鞋,又看一眼大厅无数张好奇的脸,又提了两下脚。鞋子没出来,脚出来了,赶紧塞回去。

  丁一一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一向爱面子的她,这次面子是要丢尽了!袁媛已经忍无可忍,出了电梯,走楼梯去了。

  人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像飞机轰炸一样灌进她的耳朵。丁一一感觉整个世界仿佛慌乱得像千军万马般朝她奔腾而来,她却只剩下不知所措。

  “你先退后,把脚取出来!”有人拔刀相助啊。丁一一睁大了圆眼,嘴唇哆嗦着,她真的都快给这人作揖了,心里玩命默念,“阿弥陀佛,谢天谢地!”

  说话的美女行动可比丁一一的嘀咕快多了。她还没看清这姑娘的脸,一团芭比娃娃般的长发,就迅速飘了下去遮住了她视线。此美女电光火石间,就蹲在了她脚边。

  顾不上面子丢了一地,她赶紧顺从地应着退后两步,从高跟鞋里狼狈地拔脚而出。“芭比娃娃”麻利儿地就取出了高跟鞋,帅气地站起身递给了丁一一。

  很囧地接过鞋子套到了脚上,丁一一感觉世界终于从黑白片恢复了彩色,宿舍大楼也一瞬间恢复了喧闹。

  抬头再看眼前这位超酷的美女,丁一一惊艳得差点跌掉了下巴。

  丁一一怀疑这世界还真有长得这么“恰当”的一张脸。

  这女孩儿,偏欧式的五官轮廓和比例相当大气和谐,眼睛漂亮得简直就是洋娃娃的翻版,仅仅那抖动的浓密睫毛都能把人忽闪得心跳加速。一身鲜蓝色的天鹅绒套装,玲珑有致地附在细腰长腿上。

  “喂!你也不打算说谢谢,就这么站着啊!”芭比娃娃酷得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 “那也别挡着电梯门,我得赶紧上楼!”

  “哦哦哦,对不起,哦不是,谢谢你!”丁一一觉得美女真好看,迫不及待搭讪:“我叫丁一一,新来的培训生,谢谢你救了我,你名字呢?”

  美女忽闪着睫毛,上下打量了一下丁一一,冷冰冰地:“我叫柳茜茜。也新来的。应该和你不在一个班。”

  丁一一对柳茜茜,简直无法想象地升起巨大好感,不好意思地憨笑着挠头。“谢谢你刚才拔刀相助,我才没有把脸都丢光……”

  “都是新来的,不用客气,宿舍应该就挨着!”柳茜茜打断她的话。

  丁一一正搜刮着脑子里其它感谢的词儿,刚要张嘴。电梯到了宿舍那层。

  柳茜茜丢了一句:“时间紧迫,回见。”

  丁一一简直是用头撞开了宿舍门,瞬间意识到了,又赶紧抓住了马上撞墙的门。

  看着眼前几幅“美瞳”都盯着自己,讪讪地说:“对不起。”

  “我说肌肉女,你也不看看表。几点了,拜托啊!别给我们班拖-后-腿。还有,你这是什么打扮?一身运动装,脚上还蹬着一对细高跟鞋。衣服穿不对就出门和没穿有啥区别,知道吗?”宁夏傲娇地挺着D罩杯的胸,从自己的床上站起来,一脸不屑地行使着班长的威仪。

  “天啊,你这包,也不看看再挎出来吗?”宁夏踱到了丁一一跟前,诡异地笑着打量丁一一的手上的挎包,转过头对着宿舍里的辛然和袁媛说,“这肯定就是A货。”

  “肌肉小姐,我们这里,是没有人好意思用A货的。”宁夏挖苦的脸又转向丁一一,凑近了她小声说,“出门别说和我一班的,丢不起这人。”

  丁一一没话接了,靠,这眼睛也太毒了些。

  咣咣的敲门声打断了屋子里的火药味儿,柳茜茜自顾自推开门却没有进来,大眼睛扫了一眼“战场”:“你们吵死了,这里又不是菜市场!第一天就吵,以后拜托为隔壁的想想!”

  宁夏刚要回敬两句,辛然赶紧拉住了她,对柳茜茜说。

  “不好意思啊!”宿舍门立即被甩上,而袁媛的哀嚎就起来了:“我说你就这样去培训啊?”

  袁媛不由分说,“噌”的把丁一一按在化妆镜前,丁一一揉了揉她乱蓬蓬的短发,傻乎乎地问道:“我要干嘛?”

  “换衣服,化妆,梳头。”宁夏甚至恶狠狠地说。

  “化妆?”丁一一像是遭到了世纪重创,“我还要化妆啊?”

  “空姐必须带淡妆,这是对乘客的尊重,也是对空姐这个职业的尊重。”宁夏把丁一一化不化妆的这个问题,一下就上升到了职业道德的层面上,看着丁一一一脸痴呆的样子,末了,她又加了一句重磅炸弹:“当然了,你要是希望我们在训练的第一天就输给胡莹的话,你化不化妆都随你了。”

  辛然连忙从她硕大的化妆包里,啪啪啪扔出了一堆彩妆用品扔在丁一一面前,砸了她一个措手不及:“这个是保湿,这个是隔离,这个是粉底液,这个是定妆粉,这个是眼影,这个是眉笔……”丁一一看着她喋喋不休的样子,就像看着鱼缸里那条只张嘴不发出声音的鱼。

  辛然介绍完自己的化妆品,然后一仰头潇洒的说:“我先借给你啦,先用这个,再用这个,然后是这个,最后是这个。”

  一头雾水的丁一一听了个模糊,然后支支吾吾的应下来,自己硬着头皮坐在镜子前,她实在是没好意思说,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自己从来就没用过这些东西。

  基地下发的职业装好像是有点小,肩线位置不对,腰部也有点别扭,反正丁一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是一万个不合身。

  “好啦。”袁媛走过来,伸出手指捅了捅丁一一健硕的大臂,“你还能穿上,还不错。”

  “你这线条可真是绝了。”辛然笑眯眯的添油加醋。

  丁一一倒是潇洒,“空姐工作的时候,难道就不需要我这样的,保护你们的安全吗。”

  三个人笑的东倒西歪,宁夏默默的拿好了寝室钥匙,“出门吧,一会儿迟到了。”

继续阅读:11.相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女特工变形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