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相面
携爱再漂流2017-02-22 13:532,519

  宿舍里,袁媛对着镜子不停地往脸上抹着各种瓶瓶罐罐,“我的天啊,要是天天这么笑,我的皱纹得早长出来好几年!”她一边说着一边往脸上用力的拍打,力道倒是不小,面积均匀。

  看着她桌子上的瓶瓶罐罐丁一一都觉得眼晕,有皱纹就有皱纹吧,丁一一冲着自己翻了个白眼,丑死也比累死要好。

  “我发现教员简直就是恶魔啊。”辛然从床上突然冒出来,顶着一张面膜的她乍一看吓了丁一一一跳:“根本就没有长得那么人畜无害。”

  人畜无害,形容起甄橙来倒是的确合适,丁一一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你还笑啊?”听见丁一一的反应,辛然将矛头对准了她,“你真是打算破罐子破摔啊?”

  “啊?没有啊。”被突然说到的丁一一满脸写着慌乱。

  “还说没有,今天她看你的眼神恨不得把你吃了。”辛然冲着丁一一摆了摆手,然后继续躺回床上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和自己的面膜较劲。

  恨不得把自己吃了的眼神,丁一一是看到了,不过对于这种没有杀伤力的威胁,她恐怕早就免疫了。当年被教练追着在跆拳道训练馆东跑西窜跳上跳下的紧张感,就像谍战剧一样,恐怕在甄橙身上是找不到了。

  想到这儿,丁一一不免还有一丝丝的失望。

  “行了吧,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一直一言不发的宁夏,语气里带着明显的冰冷,就像是从很远的地方吹过来的凛冽的风,“下周的模拟考,和胡莹她们组是有评比的。”

  袁媛和辛然都没有作声,丁一一也就自然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不过丁一一知道,宁夏这句话,明里暗里说的就是自己。

  “我会努力的啦。”不知道算是撒娇还是宣誓,丁一一轻轻地念叨着。寝室很安静,虽是轻言细语,但却恰好能钻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回应丁一一的,依旧只有空气流动的声音。

  这一夜,丁一一觉得度秒如年。透过那扇不怎么干净的窗户,丁一一看着天上零零散散的星星,有时候觉得它们离自己很远,有时候又觉得好近。

  这一夜,丁一一还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片黑暗,是伸出手连五指都看不到的荒芜,丁一一一个人站在那里,不知道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要去那里。忽然听见有一个人在叫着自己的名字,他说,“跑啊,”丁一一就跑,用力的挥动着手臂。

  不知目的。

  恍惚里,丁一一似乎是觉得来到了一片大森林,却依旧是只能凭借着感官来分辨位置。她觉得有一只小兽在晃着自己的脚,接着她就毫无预兆的摔倒在地,冰冷又僵硬。

  丁一一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的脸正和墙壁做着亲密接触,究竟是怎么睡成这个姿势的她也很想知道。

  自己眯着眼睛准备再睡一个回笼觉的时候,发现宁夏已经静静的爬下了床,丁一一知道,她即将要洗漱化妆然后几乎是完美的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不止一次的,丁一一觉得宁夏真的是天生适合做空姐,她就连翻白眼的姿势,都是那么的好看得体。

  路过丁一一的床,宁夏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停下了脚步,“起床?”她有点试探,语气里却还是有一些强硬在,“我给你化妆。”

  丁一一点点头,然后翻身起床,端着盆跟在宁夏的身后走向水房。安静的走廊里,丁一一的拖鞋在地上发出拖沓的声音。

  宁夏没说话,停下脚步朝着丁一一的脚看了一眼。

  “要没有缺陷,尽管这很难。”

  宁夏的粉刷在丁一一脸上划下最后一下,辛然和袁媛的脸“噌”的就凑过来。

  “哇塞,丁一一,你这变化也太大了吧?”袁媛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像只树袋熊一样的往宁夏胳膊上一挂,“你最需要提升的原来是化妆的技能啊。”

  辛然并没有对袁媛谄媚的体态翻白眼,反而凑过来认真的看着丁一一的脸,“人靠衣裳马靠鞍啊。”

  “切!你这叫什么话!”丁一一倒是一个白眼翻到天灵盖里去。

  “你自己看看咯!”辛然撇撇嘴,继续坐回镜子前。

  宁夏把化妆镜径直立在丁一一面前,镜子里的那个姑娘,丁一一一下子也有些不太认识。

  皮肤好了很多,脸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毛孔,和因为不规律作息长得痘痘,似乎都在那把小刷子的粉刷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恩,眼睛也大了一圈,五官似乎是更立体了。

  “好看耶。”

  丁一一说话的时候,完全抑制不住自己想笑的表情,然而自己的笑容,似乎也更温暖了点儿。

  “走吧,吃早餐去。”宁夏挎上背包,“看来今天的化妆课,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为了应对今天的化妆课,班里的姑娘们每个人都各尽所能,但是老师似乎并不满意。

  “你的眉毛都化到太阳穴了你自己知道吗?”

  化妆老师是一个中年女人,尽管穿着简单的衣服,但是长得还是有些雍容华贵的感觉,丁一一转了转眼睛,认真的想了想,大概老上海的贵妇人,就是那种穿着精致的旗袍,围着一条厚重披肩,擎着一把伞走在上海的雪中的那种女人,电车的轨道蜿蜒着,她的脚步却只按照自己既定的规划。

  不过现实中的化妆老师,却一点儿都没有丁一一想象的温文尔雅,她看着站成一排的姑娘们,眉头皱的就快要能拧出水来。

  “你皮肤这么黑你涂粉色的口红?”化妆老师一个都不想放过,“你不知道空姐应该涂什么样的口红吗?你现在像是一个非洲人你知道吗?”

  丁一一长叹了一口气,天啊,这基地的老师简直一个比一个魔鬼。

  “你把眼线化成这样,你爸你妈还能认识你吗?”

  “你的阴影打的像是一坨屎,本来就黑还打的这么重,你不漏牙齿我都找不到你在哪儿。”

  化妆老师路过丁一一的时候,脚步是有明显停留的,就停留的这大概一秒钟的时间,丁一一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

  然而她只是皱了一下眉头,什么都没有说,当然,路过宁夏的时候,连眉头都没有皱。

  如此顺利的逃过一劫,丁一一 竟然蓦地冒出一身冷汗,“什么情况。”她在心里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不是做梦。在训练上第一次逃过一劫,丁一一暗爽的心花怒放,表面上却依旧风平浪静,来到基地之后,改变最大的应该就是学会如何喜怒不形于色了吧。

  不过丁一一对于自己的反应竟有些吃惊,想当年在跆拳道队里带领着一众小师弟师妹作妖的事儿她没少干,把总教练气的直跳脚的事儿,丁一一也几乎是当做了家常便饭,体能没少罚,甚至连告诉家长这个“下三滥”的招数,教练都不得不用上了,可就是这样的丁一一,竟然开始惧怕被基地的老师责罚。

  说不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好像是有一种不同的东西慢慢的生长着。

继续阅读:16.相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女特工变形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