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相约
携爱再漂流2017-02-22 13:522,424

  三三两两的聚在饭店门口的时候,丁一一才认真的将这届的学员看了个遍。

  二十多个人,丁一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记清楚他们的名字,脸盲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得上的,不过现在看来,真是一个可怕的病。

  这是一家不大的韩式烤肉店,二十多个人,就已经把一楼的大厅坐的满满当当。从她们一行人进店,老板娘就开始忙活,把散开的桌子并在一起,硬是围坐了二十多人。

  菜上齐了,大家起哄让甄橙说上两句,她向来是个落落大方的女人,便不拒绝,端起酒杯清了清嗓子。

  甄橙说,今天大概就是集训前最后一顿大餐了,希望大家好好珍惜这顿饭,也要好好珍惜每一块肉。她还说,大家五湖四海的聚到一起其实特别不容易,等集训结束了,大家就会被分到各个航班,全世界到处飞,到时候,就连见上一面,也许都是一个跨洋的愿望了。

  这么一说丁一一倒是有些戚戚然起来了,当时在跆拳道队的时候,每天都想着逃离那个地方,总以为严格的跆拳道队像是地狱,可是现在丁一一才知道,那里才是天堂。

  现在和队里的队员也见不到了,曾经重叠在一起的生活轨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生命中的这种变化总是让人无能为力,纵使丁一一百般努力,也鲜有交集。

  辛然从炉子上夹下一块肉放进丁一一碗里,“快吃,想什么呢。”

  丁一一赶紧把肉塞进嘴里,那种久违的幸福感在舌尖上炸开了花:“今天不减肥吗?”嘴里塞满了肉还在惦记减肥这件事的她确实有点儿可笑,所以辛然抿了抿嘴:“吃吧,教员不是说了么,当做最后的狂欢。”

  大家吃得很尽兴,酒过三巡之后,每个人都敞开了话匣子。在丁一一气壮山河的笑声接连引来了几次寂静之后,她还是选择安安静静的吃肉。

  有时候觉得生活的很艰难,有时候又觉得岁月静好,不知是只有丁一一这样,还是人本来就是个矛盾的生物。本来还觉得到G航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却在吃到烤肉的时候,就一点儿烦恼都没有了。

  袁媛好像是有些醉了,靠在宁夏的肩头上脸颊通红,但她依然很热情的对待每一个人,依然仰起头喝下每一杯递过来的酒,装作很潇洒的样子,丁一一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做,但她能明白,每个人做的决定都有她自己的道理,就像她并不抵触辛然的逞强。

  不怎么会喝酒的丁一一也在大家都举起酒杯的时候,轻车熟路的干掉了几杯澄黄的液体,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对酒精这种东西如此的迷恋,但是她晕乎乎的靠在椅子上的时候,也莫名的感到了轻松。

  正是这个城市最繁华的时候。

  华灯初上的街道,密集的闪烁着好看的霓虹,LED灯装点着每一处大屏幕和广告牌,让这个夜晚如同白昼。马路上的车堵得很长,行人脸上形色匆匆,卖雨伞的老大娘站在7-11门口,安静的看着,如同一座雕塑,下了学的女高中生把校服的领口立着,带着夸张的耳机从饭店的落地窗前一闪而过。

  有时候觉得自己属于这座城市,有时候又觉得只是“梦里不知身是客。“

  丁一一靠在椅子上,揉着肚子看身边的人吵吵闹闹,这些人,不知道命运的轨迹会和自己重合多久呢。

  “上厕所,去吗?”辛然撞了撞丁一一的胳膊。

  “恩。”丁一一点点头,然后起身陪辛然去了卫生间。

  其实她一点儿都不想去,只是女生之间的友情,太多时候都是“一起上厕所”这件事上建立起来的。

  离开饭桌,耳朵似乎是瞬间恢复了清净,丁一一站在门口洗了把脸,失去的理智一点点回到脑海里。自来水急速的冲打在手掌上,在酒精的催化下变成了一种有些奇妙的触感,丁一一的眼睫毛上挂着水珠,却在抬起眼睛的瞬间,看到了一个身影。

  陌生。

  又熟悉。

  是他?

  丁一一在心里问了自己好多遍,是他?是他吗?

  陆斐然的侧脸在镜子里一闪而过,瘦削又充满了辨识感,那么小的骨架,却硬是每天都穿着西服,像是偷穿了爸爸衣服的孩子。

  这身影丁一一一眼就能认出来,可偏巧一身而过的瞬间,睫毛上的水珠将镜子里的人影折射了千百个来回,丁一一恍惚着,却又不确定了。

  难道真的是缘分?为什么自己总是能遇见他?

  “你干什么呢?”辛然走过来,拍了下丁一一肩膀,扭开了水龙头,哗啦啦的水声瞬间打断了她的回忆,“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没,没。”丁一一一时语塞:“想五花肉呢呗。”

  “你可算了,我看你是想男人呢。”辛然抬起头,镜子里的她一脸坏笑。

  “啊?!”辛然这话说的丁一一浑身一紧,“说什么呢你!”怕被别人洞穿了心思的她,就像是一只被猎枪吓坏了的小兽。

  “哈?”看着丁一一一脸惊悚的样子,辛然竟然有些哑然失笑,“什么?你不会没谈过恋爱吧?”

  哦。丁一一在心里暗自舒了一口气,此男人,非彼男人啊。

  “要男朋友干什么,男朋友能做的事儿,我都能自己做。”在辛然说起谈恋爱这件事的时候,丁一一的大脑瞬间搜索了一下,拧瓶盖,撕快递,换灯泡,通下水。这些事自己都勾勾手指头就能完成,可能这就是大师兄还是选择让自己孤独终老的原因吧。

  “不可理喻哦你。”辛然挥挥手,开玩笑的将水珠甩在她的脸上,“那一一连喜欢的男生都没有吗?”

  丁一一沉默了几秒钟,她还不太确定,大师兄曾经短暂的存在在自己的脑海里,算不算是一种喜欢或者一种拥有。“有吧。”她没心没肺的朝着辛然笑。

  “对啊。”辛然理所当然的样子,“就是为了满足这种喜欢,所以才要谈恋爱啊。”

  “拜托你别把问题上升到这个高度好不好。”丁一一从来不是一个这么文艺的人,听见这样的大道理他就头疼。

  “好啦。”辛然耸耸肩膀,大概是对牛弹琴这件事情,她做起来也觉得无聊,“走了,吃肉去。”

  这一顿饕餮的难忘程度,几乎是成为了丁一一心里的一块里程碑,以至于在好几天之后,躺在宿舍的床板上,她还依旧对于这对大餐心有戚戚。

  几天节食加上运动减肥,丁一一已经能将制服穿的比较合身了,但是胳膊上的肌肉,还是一直在提醒着她,自己曾经是一名职业的跆拳道运动员。

  丁一一以为自己已经差不多适应了基地的生活,然而,噩梦却从她刚刚开始放松警惕的时候,就突然而至了。

继续阅读:14.相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女特工变形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