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惊呆
携爱再漂流2017-02-22 15:302,159

  此时,甄橙的办公室里,苏苍晓站在窗边,看着窗外飞机起起落落,心也随着起落。

  甄橙捧着咖啡杯,看着苏苍晓的背影,他就在眼前,却又远在天边。苏苍晓丝毫不知道,这个女人爱了他10几年。只是,一场噩梦让一切都毁了。

  甄橙在大学时惨遭强暴,至今还没有破案,儿时懵懂单纯的爱,残忍的噩梦,让她没勇气对苏苍晓表白。多年来,甄橙唯一信赖的朋友只有苏苍晓,她一心想帮助苏苍晓完成这次任务。

  甄橙把咖啡递过去。

  “谢谢你,丁一一能够顺利通过培训,你费心了。”苏苍晓接过咖啡,微微一笑:“这个姑娘,是唯一可以接触到任务重点的人,而且因为线索的特别需要,她只能以空姐的身份来接近关键人物。只是她的经历太少,接人待物还不够圆滑。”

  “这也许就是丁一一的优势呢,谁不是见多了戴着面具生活的人,这样纯粹真挚的孩子反而成了稀缺。” 甄橙由衷地说,转念:“你担心她应付不来职场?还是陆斐然?”

  “都有,但我更担心的是眼下她的空姐实习,以往的她是运动员,气质和专业性一下子很难转变,但是,必须进入角色才能接近调查目标。做不到不着痕迹,就很可能打草惊蛇!”苏苍晓对甄橙从不拐弯抹角:“我希望你能在她身边一段日子,让她适应工作环境。”

  “也好,好久不飞了,真的怀念云上的日子了。”甄橙略带苦涩地笑了笑:“你不用担心,丁一一浑身有股不服输的劲儿,我觉得她将来能成为一个好空乘,也一定能完成这个任务。只是,斐然真的做了那些吗?”

  “斐然离开的时候只有十岁,日后经历的种种,我们都不知道,我更想为他证明——他不是共犯。”苏苍晓深吸了口气,将杯中的黑咖啡一饮而尽。

  简单地吃了散伙饭,回到宿舍,本以为集训的时间很难熬,离开基地,也就像是离开了地狱一样,可真正要走的时候,丁一一却开始留恋了。

  收拾好的行李箱,无论如何也抬不出宿舍。

  袁媛坐在床上,还是满心的伤感,“以后再也不能和你们住一个宿舍了。”她拉着宁夏的手,抽泣着说。她的伤感,更多的是因为原本以为可以成为最好的朋友的,可结果却是这样。

  辛然本来就是个爱哭的姑娘,眼窝子浅的要命,见袁媛这个模样,更是不由分说的就开始跟着流眼泪。

  “好啦,我们又不是见不到了,你们说不准哪天就是一个机组,我也会尽快回归的。”宁夏一下一下的摸着袁媛的头发,她的心中又何尝不是翻江倒海,若说不后悔,那是假的,可做了就是做了,即便是再来一次,她还是会那样做,所以,往前看才是最正确的。

  丁一一坐在床上,安静地看着这一切。

  在基地里,曾经最特殊的她潜移默化的改变着,而今终于要离开这里,她却变得迷茫起来。就像很久之前,她在网上看到这样一段话,有的人以为结束了高三,就迎来了天堂,可是它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离开的地方,才是天堂。

  外界有很多的不容易,但丁一一一直是被保护的那一个。学生时代的她被保护在老妈身边,然后进入跆拳道队,再然后来到G航基地。

  这些地方似乎都是相对封闭的,就那个完全开放的社会而言,丁一一始终都在避风港里。

  而现在,丁一一竟然有些胆怯,甚至还来不及胆怯的时候,窗外的大巴车缓缓驶进基地,一部分要去外地实习的同学,就拖着行李登上了大巴车。

  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摆在屋子的正中间,堵住了出口。丁一一呆呆的看着,是不是这样就不用走了。

  “车来了。”宁夏朝着窗外望了望,“我们走吧。”

  袁媛抽泣着提着箱子往外走,站在宿舍门口的时候,还恋恋不舍的掏出手机,这里的每个角落她都想拍下来。

  丁一一站在门口,呆呆看着袁媛。对于未来,她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更多的也许是因为不可知,才让她有了想挑战和迎接的欲望,于是,就拖着行李箱,雄赳赳气昂昂地跟在三人身后。

  走廊很长,四个人的脚步声在这个长廊里变得错综复杂,她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究竟还有多少说不出来的话,不知道此刻走在身边的人们,心里究竟酝酿着什么样的想法。有时候对自己自恃过高,有时候又觉得卑微进了尘埃里。

  长大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让人踌躇,让人头疼。

  丁一一甩了甩头,“我们唱首歌吧!”不等别人回应,丁一一就扯着嗓门唱起来——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

  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年少的信有多少轻狂

  而今我四海为家”

  唱到兴起,丁一一就在走廊上大步跳起来,辛然和袁媛就也跟着一边唱,一百年不顾形象的疯。宁夏提着包,冷冷地着看三人的那副模样。明明没有喝酒,怎么都像醉了似的?

  走廊中铺洒进来的阳光把四个姑娘的影子拉扯的修长,就像这个让人发指的时代,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就让你成熟,或者让你幼稚。

  “丁一一。”快要离开宿舍楼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叫着自己的名字。

  “教员……”丁一一应声回过头去,看见甄橙站在不远处,冲着自己摆手,“怎么啦?”

  “你来。”甄橙还是站在远处,只叫丁一一一个人过去。

  再次进入教员办公室的丁一一心有戚戚。

  集训楼里已经没有人了,只剩下几个保洁工作人员在做着最后的收尾工作,然后锁上集训基地的大门,正式宣告着这段集训生活的结束。

  丁一一拖着行李箱跟在甄橙身后,行李箱的滑轮声和甄橙的高跟鞋咔哒的声音,交织混合在一起,在空旷的走廊被拉的很长。

  “终于脱离了我的手掌心了。”甄橙回头冲着丁一一笑笑:“是吗?”

继续阅读:22.惊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萌女特工变形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