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过往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2,371

  “五十六年前的春天,首领交给我和我徒儿一个令人震惊的任务。在清月山附近埋伏,刺杀夜羽门掌门吴青和他的师兄王环。”陈隐淡淡道。破雲心里一惊,竟然是夜羽门王环,不禁想起了淼刃,龙契图。因为关系到清月门重大秘密,在没弄清楚前破雲是不想告诉陈隐有关龙契图的事情。

  “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作为杀手每天都处在杀戮之中,杀谁都是一样的。首领为了保险起见也同我们前往。”陈隐眼眸精光闪了闪,“当夜羽门吴青和王环到达我们埋伏的地点的时候,我发现炽阳门掌门阳烈竟然也跟在他们身旁。我心里一紧,要知道面前的三人是当时江湖中最最顶尖的高手,虽然我很自傲,但也知道自己的实力。我觉得我方三人绝对不能击杀对方。首领却对我示意只专心击杀目标即可,其他不用考虑。虽然我心里疑惑,但还是全身准备一击击杀目标。”

  陈隐目中流露出浓重的恨意,“当我动手的时候,阳烈突然偷袭吴青。击杀竟然变的如此简单,四大门的门主竟然被我一击击毙。王环被我徒弟和首领杀的手无还手之力,大骂阳烈无耻小人为了龙契图不择手段。正当我要出手相助的时候,王环不知道使用什么招式竟然把徒弟和首领逼退数步,转身便向山下跳去。正当我看着深不见底的山谷望而兴叹,心里暗想竟然是为了武林至宝龙契图的时候,陡然一阵寒光闪过。我那徒儿竟然一剑砍掉了我的双腿。正当我我惊怒交集的时候,首领阴深深的对我说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掉的话。”陈隐的脸色变的很难看。

  破雲知道,该到最重要的地方了。

  陈隐变得阴森森的声音接着响起,“‘你不过只是个只会杀人的傀儡罢了,声望在组织里竟然有超过我的可能。既然你知道了龙契图的事情,更留你不得。’我满脸愤恨的看了看首领和我的好徒儿,就听首领和我徒儿得意的笑声,‘还要多谢你帮我教导我儿武功。为了报答,我就给你个痛快吧’说完长剑一挺便向我刺来。我双腿被断,血流的意识都有点模糊,只是下意识的向旁边一滚。不想竟然滚下了山谷,掉进了潭水了,我竟然能幸运的活了下来。”

  山洞里沉静片刻,仿佛被如此惨厉的事情吓到了。

  陈隐看着破雲一句一字道:“我的孽徒叫阴雨,估计是化名,身高与你相差无几。到如今也该已入古稀之年。我要你做的事情就是查出他父子俩的身份,并杀了他们!”陈隐眼中一丝残忍之色。

  破雲痛快答道,“如果有日破雲出谷必会查清杀了他二人给陈老报仇!只是被困谷中又怎能出去呢。”脸上的无奈一览无遗。

  陈隐并不理会破雲,只是淡淡的道:“你出谷向东走三百里有个叫‘青虾’的沿海村庄,那里原来有一个夜影的暗庄。你从那里开始查起必能省些力气。”

  破雲点头。忽然眼睛一亮,“陈老!你说出谷!你是不是知道怎样出谷?!”

  陈隐淡然一笑,“你不是想吃烧鸡吗?”

  破雲急道,“吃什么烧鸡啊。陈老你是知道怎样出谷吗?赶快说啊。”心里有了能出谷的念头,破雲只觉得心里如无数蚂蚁奔走一样心痒难耐。

  “别着急,等我把话说完。”陈隐看着仿佛火烧屁股似的破雲道,“当年,你曾问我你进谷的烧鸡是哪里的。我告诉你说等以后再说。而如今你武功大成,是该去外面的世界闯荡的时候了。”

  破雲急的干瞪眼却不敢打断陈隐,生怕打断他就没有了出谷的消息。

  “我知道出谷的路径,我又不知道出谷的路径。”

  破雲听得直瞪眼,什么知道又不知道啊。但是还不敢打断陈隐,只能心里郁闷不已。

  “在你进谷前,我曾细细寻找出口。”陈隐淡淡道,“虽然我已身残,但心中一直渴望着能出谷报仇雪恨。经过仔细查找竟然真被我发现了一跳条裂缝。本来我以为只是平常的山石裂缝,没想到在裂缝中竟然发现有山鸡,野鼠一类的动物,我就知道这道裂缝一定通向哪里。而裂缝的另一边是没准就是出谷的路径。”

  破雲一脸惊喜,不由脱口而出,“说不定真那条裂缝真能出谷呢。”

  “这就是为何我说知道又不知道。”

  “那为什么我没有发现呢?我也仔仔细细的找过好多次啊。”破雲一脸疑惑。

  “虽然我发现了裂缝,但根本不知通向哪里,到底有没有出口。而且我双腿具失,说出谷又谈何容易。就这样我犹豫了几十载,直到你落入谷中。”陈隐看了看破雲道:“在你落入谷中后,我便堵住了裂缝,隐藏了起来。因为我要考验你的心性,背叛我的人给的打击太大了。不是我见你心性善良,我早已取你性命了。”陈隐眼中冷芒一闪。

  破雲默然。对于陈隐这么一个无亲无故的人而言,徒弟无疑是最为亲近的人了。被自己信赖的徒儿背叛的确是太惨绝人寰了,也难怪陈隐心存疑虑。

  “那道裂缝在水潭东边三丈一块青石后边,去不去就随你了。”陈隐说完眼睛一闭。

  “陈老。咱们一起走吧,我背你出去!”破雲一脸坚毅道。

  陈隐睁开眼微微一笑道:“破雲。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但我已垂暮之年,没有几年可活了。出去又有什么意义呢。只望你若能安然出谷为我报仇雪恨,我便心意已足了。”

  “一起走吧,陈老!到外面我必定寻找名医,为陈老消除疾病以延年益寿。”破雲有些发急。

  “我意己决,不需多言。只因我的心魔深重收不得徒儿,对你武功也没有多加指点。不过,你若能把天龙步法,无名七式和你独家的‘天清月明功’练到炉火纯青,就是我昔日徒儿也恐难为你对手。”陈隐脸上一丝遗憾闪过。

  “陈老!”

  “不用多说了。这里是我昔日在夜影的令牌和一些碎银,我留之无用,你都拿去吧。”陈隐从怀里掏出一块金闪闪的牌子和一些碎银。

  破雲接过令牌和碎银,细细端详令牌。金牌入手沉甸甸,一面是一副深夜黑不见物,只有一条黑影闪动的图画,一面是一个凹进去的‘隐’字。

  “陈老。我先去探路。如果能够出谷我再回来接您。”破雲手里紧紧的握着金牌坚决道。

  “随你了。”陈隐低低一声又闭上眼打坐起来。

  破雲看了看陈隐,又看了看手中的金牌,目光深邃起来,心中暗道,“爹娘。我就要给你们报仇去了!”转身便走出了山洞。

继续阅读:第15章 心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