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毒药
九天青雨2017-06-13 11:363,198

  祝元宵节,连续更新。

  话说破雲抱着小薇在前面奔行,一个白面青年在后面不断嘲讽,破雲却丝毫办法没有。

  在前面奔跑的破雲忽然加速在树林里左拐右拐,而且看起来神情颇为焦急。

  白面青年神情也是有些意外,喃喃道,“这个丑八怪怎么回事?要拉肚子了?忽然跑这么快。想甩掉我可没那么容易。”脚下加紧,在后面离破雲十步左右的地方紧追不舍,嘴中更是不闲着,“喂!丑八怪!我踩到你的尾巴了?跑这么快?”

  破雲不答只是奔跑,而且速度又比方才快了一分。

  白面青年哼了一声,心中暗道,“方才你把我追的那么惨,现在换我好好捉弄捉弄他,最好找个机会干掉他。”运足功力猛追破雲。

  两条人影在树林中左转右转,所过之处只留下淡淡的残影,旁人若是见到必定以为什么鬼魅出来溜达呢。

  渐渐的破雲脸色越来越焦急,脚下竟然有些发乱。

  白面青年在后面看得清楚,心中窃喜暗道破雲必是功力所不及了,但也不敢大意,时时注意小心不要被破雲偷袭。

  破雲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脚下也越来越发无力。白面青年不住嘲笑,“就这么点本事啊,丑八怪。大爷我还没玩够呢,你就不行了啊。”

  破雲咬牙拼尽全力向前跑去,白面青年暗笑都体力不支了,最后还要逞强干吗。在后面急速追上。

  破雲突然脚下踉跄,后面白面青年大喜,正要趁机偷袭,就听破雲一声低喝,“接着!”

  奔跑的破雲突然停步,双手用力把手中的小薇扔向白面青年。

  白面青年一愣,下意识停步就要接住小薇。忽然看见小薇一脸笑嘻嘻的看着他,而小薇手里正拿着一锭银子不住的来回摆弄。

  白面青年暗叫糟糕,中了计策,没想到小妮子还会暗器。慌忙中向旁边的一棵树后就跑去,没跑两步就觉得浑身一麻动弹不得了。

  白面青年大骇,回头一看,破雲正咬牙切齿的在旁边看着他,再看小薇闲庭静步的走了过来。

  白面青年苍白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一丝血色都没有了,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朝破雲说道,“这位大侠。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可千万别当真啊。”

  破雲看小薇走到身前,扭头对白面青年神色古怪道,“开玩笑?!开玩笑捉了小薇去?开玩笑跟着我?开玩笑想杀我?”

  白面青年尴尬笑道,“误会,都是误会。我天性嬉闹,让大侠误会了。大侠别和我一般见识,放了我吧。”

  小薇秀眉一竖,“不是石头,我就让你个恶贼捉走了。你还说误会?!”说着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白面青年脸上。白面青年苍白无血的脸上,立马有一个手掌大的地方有了血色。

  白面青年哎呦一声,哀道,“别打脸啊。实在不解气,打别的地方成不。我就靠我这张脸闯荡江湖呢。我这可怜的小嫩脸啊。”

  小薇闻言扑哧一笑,啐了一声站在破雲身边,静看破雲如何处置他了。

  破雲淡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什么门派的?”

  白面青年听破雲这么一问,马上脸上有了光彩,傲声道,“不瞒你说。我就是‘绝尘鸟李鹤’。想必大侠听说过我的名号。”说着洋洋自得,对自己的名号很得意。

  小薇俏笑道,“就你还绝尘啊。还不是让我石头哥追的仓皇鼠窜。”

  绝尘鸟李鹤顿时气结,脸上一阵红一阵绿的尴尬万分,嚅嚅道,“石大侠轻功盖世,我甘拜下风。”心中不住暗骂倒霉,让一个石头赢了自己。

  破雲眉头微皱沉声道,“来无影,去无踪,消声无迹绝尘鸟?”

  绝尘鸟得意洋洋,“不错,这是在下。在下也算是江湖中名人一号,不如阁下放了在下,与在下把酒言欢岂不妙哉。”

  破雲忽然一笑,脸上坏坏的表情,“你忘了你方才是怎样对我的吧,想放你?先吃粒大粒丸吧。”用手一掐绝尘鸟嘴巴,一手掏出一粒黑丸扔进绝尘鸟嘴里,直到黑丸流下绝尘鸟的脖颈,破雲才松了手在一旁坏笑的看着绝尘鸟。

  绝尘鸟觉得口中一股浓浓的臭味,一个大大的药丸滑进腹中,不由大骇。嘴中不住干咳,却咳不出一点东西。

  绝尘鸟一脸恐惧之色,“你给我吃的什么!毒药?!”说着还不住的干咳。

  破雲一脸无辜道,“你都说了是误会,我如何会害你呢。我看你一脸惨白,给你的是补药,不是毒药。”小薇在一旁不住偷笑。

  绝尘鸟怎能相信给他是补药,颤声道,“为…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破雲脸色一冷,“你不知道为什么?再说你平日所做之事很光彩吗?”

  绝尘鸟脸色一变说不出话来。

  绝尘鸟李鹤,武功一般但是轻功极高,性喜女色。

  绝尘鸟整日沉迷女色之中,是以天天都没什么精神,脸色苍白。看见貌美姑娘便会出手劫来,因平日自诩风流倜傥,貌胜潘安,倒也不对女子动强,只是花言巧语的哄骗。

  用他的话说,他的魅力很少有女子能够抵挡的,而且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采花贼,而是想和众多女子真心交朋友的。当然这只是他自己这么认为。虽然他不强迫女子,也有女子从他身边回去而毫发无伤,但是谁人家的姑娘,想让人平白无故的捉去数日,心中哪有不怨恨之理。

  也有人曾经捉拿过绝尘鸟,怎奈此人轻功甚高,少有人能追上,大都怏怏而归。此人在江湖中倒也没什么大恶,加之滑不留手,久而久之也就少有人追寻了。

  说到底,绝尘鸟觉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是以破雲话语一出,绝尘鸟登时语塞。

  破雲反手拍开绝尘鸟的穴道,“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再也不看他一眼,拉着小薇向远处走去。

  绝尘鸟愣愣的站在那里,忽然失声道,“大侠。我的解药啊。”说着连忙追上破雲。

  破雲故作不解,摸着下巴道,“解药?什么解药?”

  绝尘鸟惨然一笑,道,“大侠。我认栽了。请大侠明言吧,如何才能给我解药。”

  破雲淡淡道,“我让你如此戏弄,你说应该怎么办呢。”

  绝尘鸟二话不说,左右开弓啪啪就是给自己几个耳光。手上倒是用力,两边脸庞登时鼓起老高,嘴角血迹淌下。苍白的脸配上两边红红的鼓鼓的,好像演杂耍的小丑,说不出的可笑。

  破雲嘻嘻一笑,“解药没有,毒药要不要呢?”

  绝尘鸟垂着头,沮丧到,“大侠别戏弄我了。毒药我也要了。”

  破雲一脸无奈,从怀里掏出一枚乳白色的药丸递给绝尘鸟,“真不知道你这人怎么了。难道身体有什么不对劲?非要毒药干嘛。”

  绝尘鸟自吞下那粒嘿嘿臭臭的药丸就觉得恶心的要命,现在听破雲一说更觉得浑身无力,连忙接过白色药丸就吞了下去。

  不过刚吞下去就有些后悔,到底是不是解药就吞下去了。

  正当绝尘鸟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破雲对小薇道,“走吧,小薇。这个人活不了了。咱们早点走开,也省得一会看他凄惨的死相。”

  绝尘鸟一怔,忽然觉得腹中疼痛犹如刀绞,不自觉双手捂住肚子痛苦呻吟起来。一脸怒容对破雲道,“你这卑鄙小人,竟然说话不算。”

  破雲无奈笑笑,“我如何呢说话不算了。我说这是毒药你非要吃,这能怪谁?”

  绝尘鸟脸上愕然。

  破雲续道,“本来嘛,给你的黑丸不过是我身上的一颗泥丸,沾上我的气息,对你来说当然是大补的。但你非要自己打自己,自己非要毒药。白色的药丸乃是白露丹。白露丹可不是闹着玩的,虽说不是立马毙命,但是让人腹痛三十日,最后吸口气都疼的要命,活活疼死。”脸上一副胆寒的样子。

  绝尘鸟听得愣愣的,忽然大骂,“你个丑八怪。这么消遣大爷,大爷我跟你拼了!”说着就是一掌拍向破雲。

  破雲脸上冷光一闪,身影顿时在绝尘鸟旁边出现,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横在了绝尘鸟的脖颈之上。

  绝尘鸟本来就是靠轻功才能和破雲周旋,现在方寸大乱,武功根本不是破雲对手。

  破雲冷冷道,“是你自己想要的,为何怪我!方才你把小薇抢走,我还没有和你算账,你竟然敢找我来撒野。”忽然嘴角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笑容,“虽然白露丹霸道,但也不是无药可救。你我本无仇无恨,你就这么想死吗?”

  绝尘鸟本来心中一横,疼的就要破口大骂,听破雲这么一说又有了希望,一股狠劲泄的一丝不剩,垂首可怜道,“大侠。我知道错了,您消消气,就绕了我一命吧。”言中已经不顾脸面了。

  破雲长叹一声,摇摇头又在怀里掏出了一粒红色药丸递给绝尘鸟。“看你说的可怜,拿去吧。”

继续阅读:第51章 鸟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