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血魄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237

  破雲扎进血魄之中的细线忽然从中而断,阳化水、曼曼姑娘大为着急,同时出手。

  血魄下沉的速度忽然又加快了许多。

  破雲,阳化水,曼曼姑娘几乎同时出手,想抓住血魄。

  血魄却突然沉进地面不见了。

  “不妙!它钻进地下就不好捉了!”曼曼姑娘焦急万分,玉掌翻飞向血魄下沉之处猛劈而去。

  阳化水一皱眉,拦下曼曼姑娘,抽出一柄古朴斩刀,低喝一声,“闪开!”手中刀一闪而过。

  “轰”的一声,地面被砍出一个深深的大坑。

  烟消尘散,哪里还有血魄的踪影。

  三人均是眉头一皱。

  破雲忽然见断掉的细绳在快速移动,连忙捉在手中,同时运足天清月明功。

  一股纯正雄厚的功力顺着细线而去,这次却如石沉大海,连仅存的一截细绳也霎时破断,转眼没入地底,没有半点动静了。

  破雲不由有些失望。

  阳化水沉声道,“血魄逃跑就万难捉住。大家快在四周找找看。”说着点燃无声烟雾,一时间,一缕深深的黑色烟雾直升空中。

  曼曼姑娘见状嘴唇嚅嚅,没有说话。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血魄已经逃跑了,如果再不及时扩大范围把它堵截的话,根本没有希望捉住。现在已经不是三人能捉住它的情形了。

  忽然在上方丈许左右的地方,一块山石慢慢变了颜色,一会间竟然变成了深紫色。

  破雲惊喜轻喝一声,“在那里!”手指指向血魄。

  阳化水和曼曼姑娘已经腾身奔了过去。

  这次,血魄仿佛没有了力气一样,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曼曼姑娘大喜,伸手把血魄抓在手里,欢喜道,“没想到血魄如此狡猾,竟然沉入地下然后变色于山石中。”

  阳化水微笑道,“是啊,果然通了灵性。不过还是没能逃过曼曼姑娘的手掌心。恭喜恭喜啊。”

  破雲走过来也恭喜道,“没有白费咱们一番力气,恭喜曼曼姑娘喜得血魄。”

  曼曼姑娘听破雲的话有些别扭,但喜悦已经充斥脑海了,欢喜道,“多谢,多谢二位。”说话间,忽然见远处人影闪动。

  曼曼姑娘连忙用细绳把血魄捆了捆,放入怀中,对阳化水与破雲使了一个眼色。

  阳化水和破雲点点头。

  破雲心中老大的不愿意,东西让人家得了去,还要替人家演戏。不过这也没办法,暗叹一声,跳出几步佯装找寻血魄。

  眨眼间,几条人影便奔到了近前。

  破雲定睛一看,来人只有四人。

  何一,王自庸,姜枫礼,还有甘姓老者。年童彭康连,莫姓大汉和媚女红依并没有跟来,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破雲心中忽然一紧,姜枫礼告诉自己要小心何一,难不成几人被何一下了毒手。

  何一迎头便问,“血魄在哪里?”

  阳化水一脸焦急,“血魄遁入地中,我等三人正在寻找。”一脸焦急,倒没有发现来人少了两个。

  破雲看阳化水说的有模有样的不由心中好笑。

  王自庸眉头微皱,“不是说遇到血魄便放烟通知他人吗,血魄怎会遁入地下去了?”

  看见地上一片狼藉,谁都不相信阳化水等人刚刚遇到血魄就放了烟雾。

  曼曼姑娘接口道,“是我见到血魄心中欢喜,失声叫了出来。血魄闻声便警觉逃跑,我等立马追赶并放了烟雾,并没有半点耽误。”

  姜枫礼道,“如今还是赶快寻找血魄要紧,看看能否把它逼出来。”

  何一阴着脸从怀里掏出几粒暗红珠子。“各位躲远些,如果被我这多情丸迷倒,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说着随手扔在地上,珠子遇地即破,散发出淡淡的红色烟雾。

  奇怪的是烟雾竟然经风不动,只在地面上两三寸的位置慢慢蔓延开来。

  众人一惊,连忙退出数步,纷纷袖口掩鼻。

  破雲心中暗道,“这就是雷殃门的招牌菜之一的多情丸啊。传此物散发出的烟雾,一经吸入,便会对施放者百依百顺,就像热恋中的情人对对方百依百顺一样。这个东西一定是有些麻痹的成分在里面,何一那个胖子身上肯定有什么避毒东西,不致受到多情丸侵害。有机会倒要找来研究研究。”破雲眼中一丝诡异的眼神闪过。

  淡淡的红雾迷漫了整个山脚,何一像个跳大神的神棍在红雾里窜来窜去。众人虽然好奇,但谁也不敢妄动进入红雾。变成对人家百依百顺,让人把自己当成木偶指手画脚,可不怎么好玩。

  足足有顿饭工夫,红雾才慢慢退去,露出原来的山石景色。

  破雲望去不由深吸了一口气。

  红雾散去的地上布满了蛇鼠蚊蚁,横七竖八的布满一地。

  何一沉着脸道,“整个山脚下都被我下了多情之毒,而且是特制的多情丸,只要是有灵性的东西都会出来听我指挥,这是为了血魄此行而特别制造的。可血魄踪影不见,想来必是跑远了,出了我红雾的范围。”

  破雲心道废话,血魄都跑人家怀里去了,你还能找到倒是新鲜事了。心中如是想,脸上却是一副焦急失望的神情,站在一旁。

  阳化水皱眉遗憾道,“血魄此物遁跑竟然如此迅疾,实在出我意料啊。”环顾四周皱眉道,“各位还有什么方法能找寻血魄吗。如果有,趁早赶快使用,别在耽搁时辰了。”

  众人你看我,我看他,脸上都是失望之色。

  阳化水长叹一声,道,“是我计划不周,让血魄逃走。我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曼曼姑娘沉声道,“是我惊动了血魄。现在血魄逃走是因我而起,阳兄你没有过错。”

  何一阴沉道,“血魄都跑了。再说这些有什么用?它能再回来?”

  曼曼姑娘听何一说的不客气,不由怒目而视。

  王自庸劝道,“各位也不必自责。想在大家没有此次福分机缘,一切留待下次吧。”

  姜枫礼点头道,“王前辈所说有理。正所谓世事难料,谁知道血魄遁走如此之快。必是我等命中无此一物。”

  众人一派索然。

  忽然,何一阴阳怪气道,“我等怎知不是你们三人先到,把血魄分了!”

  破雲眯起眼,心道这个胖子倒也不是愚鲁之辈。

  阳化水闻言脸色一变,怒声道,“何兄说话要有证据!别说血魄我看不上眼,就是看上眼,阳某也不会做出此等事来。我三人如果得到血魄,必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破雲心中暗笑,这个阳化水狡猾的很啊。发个誓说三人得到血魄不得好死,那就是说一个得到血魄就没有事了。

  曼曼姑娘也是一脸怒容,剑拔弩张的盯着何一。

  王自庸干咳一声,劝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弄的这么不愉快。”

  姜枫礼拉住阳化水道,“阳兄不必动真,何兄也是一时心急,气话而已。”转头对何一道,“何兄你说是不是?”说着对何一是个眼色,意思是让何一下个台阶,大家不要再吵了。

  何一也不是一般人,虽然怀疑但到底没有真凭实据,而且人家还发了誓,闹翻了大家都不好,随即点头笑道,“是啊。是小弟一时心急。冒犯了各位,还请多担待啊。”

  破雲心中笑差点笑出声来,都不是一般人啊,这脸色变的比老天爷快多了。不知道他若是知道阳化水发誓中的猫腻,会有如何想法。

  阳化水拱手道,“哪里,哪里。我计划不周才让血魄逃跑的,其责难逃啊。”

  何一笑道,“阳兄何必执着。区区血魄又不是什么大不了之物。”说话间丝毫没有方才就差点动手的感觉了。

  众人反过来反倒劝阳化水与曼曼姑娘不必自责,而同组的破雲被扔在一旁没人理会。

  破雲站在旁边,心中苦笑不已。

  忽然听姜枫礼问道,“不知何兄同组的其他人去哪里了?为何不见踪影呢?”

  这句话正说出了大家心中老早就想问的,都静下来听何一如何回答。

  何一用手掏掏耳朵,一副无趣的样子,“我不知道啊。我们进山就走散了。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低头喃喃道,“看见烟雾信号都不过来,难不成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好事了。”

  众人一阵沉默。

  一组四人,怎会说走散就走散。众人都明白真相肯定不是何一所说,但又没人想深究。

  有些事,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深究明白未必是什么好事。

  破雲不由看了一眼姜枫礼,眼中多了几分感激之色。虽然和何一在一起不一定会吃亏,但人家好心的提醒,是出于真心而且是确有其事的。在破雲看来,这就足够让破雲感激的了。

  众人在甘姓老者的一句“既然血魄跑了,不如就回去吧。”后,纷纷踏上了回村的路上。

  就这样,谁想到轰轰烈烈准备许久的进山寻宝之行,会这么草草率率的落下帷幕。

  破雲不由暗叹世间充满了尔虞我诈,能有几人真正交心呢。

继续阅读:第61章 散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