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准备
九天青雨2017-04-12 21:043,215

  第三轮比试完,剩下十名豪杰。

  除去四大门派每派一人之外,还有破雲,姜枫礼,年童彭康连,以及两名男子一名女子。

  一名男子姓莫,正值壮年,人高马大样貌颇为威猛,不过和人说话总带着豪爽的笑容,与人也算好相处。

  另外一名男子已是年事已高之人,姓甘。破雲倒是不敢小窥此人。此老是除了四大门派以及姜枫礼以外,唯一让破雲引起注意的人。

  而最后的一位妙龄女子却让破雲感到有些恶心。

  女子窈窕容貌姣好,姓红。此红姓女子一双媚眼,浑身柔若无骨,一直不停的向阳化水及姜枫礼等容貌俊俏之人大抛媚眼。阳化水和姜枫礼心中发苦,对红姓女子的媚眼只做不见。倒是雷殃门的何一和年童彭康连,如闻到臭肉的苍蝇,围着红姓女子团团转。红姓女子还真是来者不拒,夹在二人之间亲亲我我。弄得何一与彭康连怒目对视,互吃干醋。

  破雲斜眼看着这几人的丑态,心中厌恶之情大增,若不是等着大会结束听以后的安排早抽身回走了。

  大会终于在铁背苍龙的最后宣布下结束了。看着熙攘散去的众豪,阳化水向其他九人拱手道,“就请大家去在下的住所一聚吧,也好商量商量此行寻找血魄的安排。”

  虽然十人都是比试的胜出者,但阳化水无疑是众人的领头首领。炽阳门在江湖中绝对霸主地位是毋庸置疑的,让阳化水带头,众人也没什么好异议的。

  一行人随阳化水来到阳化水休息的住所。

  屋子很干净。阳化水引领众人坐到屋子中央的圆桌旁,见下人为端上水果糕点,便挥手让手下退的一干二净。偌大的屋子,就只剩下这一桌子的人了。

  阳化水含笑为众人斟上香茗,举杯道,“今日众位终于通过比试,能够安心的去寻找至宝血魄,实在是可喜可贺。在下就以茶代酒敬众位一杯。祝众位进宝山满载而归!”说完一饮而饮杯中茶。

  众人纷纷举杯,就连一直和红姓媚女亲亲我我的何一,也举杯一饮而尽。

  阳化水一脸笑容道,“大家可以说是自己人了,如何寻宝,何时寻宝不如大家一起说说,看有什么好主意没有。”

  一阵沉沉默后,王自庸沉声道,“以我之见,寻宝之事要谨慎为之。做下万全之策再行动,都已经耽搁这么多日,也不急于一日两日了。倒是不能莽撞,让血魄跑了。”

  年童彭康连的江湖地位到底不如雷殃门,红姓媚女已经完全无视他的存在,而专心致志的和何一谈情说笑了。彭康连心头火起,却又不好发作,听闻王自庸如此一说,阴阳怪气的说道,“都已经选出最后的人选了,还等个什么劲。赶紧进山捉了血魄得了,免得夜长梦多。”

  莫姓男子点头道,“彭兄说的有道理。既然决定去了,就应该趁早下手,以免迟则生变。”

  阳化水微笑点点头,看向曼曼姑娘道,“不知曼曼姑娘如何想?”

  曼曼姑娘淡淡道,“曼曼以阳兄为马首是瞻。阳兄的决定就是曼曼的决定。”

  “曼曼姑娘客气了。”阳化水看向一脸猥琐之意的何一,不由眉头一皱,声调微显不快,“不知何兄有何想法?”

  何一正和红姓女子谈的心花怒放,被阳化水这么一打断大为不耐,皱着眉头不耐烦道,“阳兄拿主意即可,反正何某此次来只是凑凑热闹而已。再说现在何某的心思可不在血魄的身上了。”说着竟然在红姓女子的俏脸上掐了一把。

  红姓女子嘤咛一声,两人吃吃的笑开来,对众人毫不在意。

  阳化水心中有气脸露不快,深吸口气展演对姜枫礼道,“不知姜兄如何想?”

  姜枫礼微笑道,“小弟也是以为应安排安排在进山寻宝。莽莽撞撞的,别到头来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阳化水点点头看向破雲道,“石兄如何想?”

  破雲微微一笑,“在下阅历浅薄,也以阳兄马首是瞻好了。”

  阳化水微笑转头看向姓甘的老者,目视询问。

  老者从腰间掏出一柄旱烟袋,自顾自的抽起旱烟,自言自语道,“老头子只是想见识见识血魄是什么东西罢了,拿主意的事情老头子可不会。”

  阳化水环顾四周,干脆没有问红姓媚女的意见,朝众人道,“小弟也是觉得大家不该着急一时。一来几日大家为了比试,精神上身体上都已经不是巅峰的状态。二来,我看大家还要制定一下捉血魄的计划。此物滑不留手,如若跑掉,再捉难比登天。”

  年童彭康连和莫姓男子虽然不愿,但也不好于阳化水争执,都点头表示同意。

  阳化水满意的微微一笑,环顾四周举杯道,“那好。大家就先休息两天。两天之后我们进山捉拿血魄。这两日我先想想捉拿血魄的对策。预祝我们手到擒来。来,干!”说完把茶水一饮而尽。

  众人均举杯附和一饮而尽。

  忽然年童彭康连阴着脸道,“血魄再大,也不够十个人分的。若然真的捉到了血魄,如何个分法?”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阳化水。

  阳化水一怔,随即笑道,“彭兄不必多虑。若然真的捉到了血魄,我们定会按功行赏,不会让大家吃亏的。”

  年童阴阳怪气道,“只怕各人的路都已经铺好了,就是想出力怕是也不行啊。”

  年童的这句话说的很露骨了,到时候给你一个旁边溜划的差事,就是你想出力都没地方出去。最后东西是人家的,自己白忙活一通什么也捞不到。

  众人听闻年童此话均是脸色一变。

  阳化水脸色一沉,沉声道,“我四大门派必会秉公处理,更不会自己徇私。血魄虽珍贵,我等却还瞧不入眼。不用担心我等私吞。”

  年童阴阴一笑,不再说话。

  “既然这样,大家就先回去休息吧。准备一下,两天后我们出发。”阳化水经年童这么一闹十分不快,甩出这么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破雲心中好笑,还没有看见血魄就要打起来了,这要是真捉到了,还不抢疯了。起身与众人告个辞,转身回停身之处了。

  刚走出阳化水住所没多远,就听后面有人喊,“石兄。石兄慢走。”

  破雲回头一看,只见姜枫礼正从后面追了上来。

  破雲含笑道,“原来是姜兄。不知姜兄有何指教?”

  姜枫礼微笑道,“怎么,没有事情就不能聊聊?石兄有些拒人千里之外啊。”

  破雲笑道,“是在下莽撞了。在下性喜安静独处惯了,姜兄莫怪。”

  姜枫礼微微一笑道,“小弟说笑而已,怎会见怪石兄。”

  破雲报以微笑。

  “石兄与我朋友重名,小弟心中好奇便起了相交知心。若然鲁莽还望石兄莫怪。”姜枫礼话锋一转,“石兄是哪里人士?”

  破雲笑道,“怎么,姜兄还在和怀疑在下与贵友有关系啊。”

  姜枫礼嘻嘻笑道,“重名本已难遇,见石兄神态也与我友有几分相似,不由让小弟想起了易容一事。”

  “易容?!”破雲哑然失笑,“易容会把自己弄的这么丑吗。”说着无奈的指了指脸。

  姜枫礼转颜笑道,“小弟唐突。只是小弟好奇而已,石兄莫怪。”

  破雲微笑道,“见姜兄如此把我当成贵友,想来与我同名的贵友十分了得吧。”

  姜枫礼神色一黯,“说来惭愧,我这至友与小弟至友一面之缘。虽然只有一面,却让小弟神往不已。听的石兄与他同名,是以惊讶好奇的很。”

  “姜兄倒是性情中人。”破雲试探问道,“姜兄与炽阳门的阳化水也很熟稔吧。”

  姜枫礼一笑,道,“阳化水与我相识颇为有趣。”

  “哦?”破雲一副静听之态。

  “大概在三年前,我去王屋山办事。路中遇到遇到一伙强盗正在抢劫一趟押镖之人。结果我过去就是一通痛揍,把强盗打的落花流水。强盗首领见势不妙扭头就跑,而我当时正被几名强盗缠住不得分身,眼见强盗首领便跑掉了。忽然强盗首领的裤子掉了,他正着急疾奔,这一下摔了个结实。之后就捡阳化水阳兄从天而降,把强盗首领捉了回来。”

  姜枫礼一脸回忆道,“原来是阳兄的一手飞刀把强盗首领的腰带斩断,亏他还是强盗首领,都没有发觉,结果摔得鼻青脸肿的。”姜枫礼脸上浮上一丝微笑,想来当时十分有趣。

  破雲微笑着点头,心中却暗暗戒备,阳化水的暗器也如此了得,比武之时却没有发现。

  姜枫礼摇头笑道,“就这样,我与阳兄便结交起来。”

  破雲笑道,“这就叫做无巧不成书吧。”

  姜枫礼笑道,“是啊。巧得很啊。”改变话题问道,“石兄对此次血魄之行有何看法?”

  破雲微笑道,“没什么想法,走一步看一步吧。”

  姜枫礼忽然脸色郑重道,“石兄一定要注意一件事情。”

继续阅读:第59章 发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