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长坂坡
劏个老鼠2017-04-13 19:263,875

  第二章长坂坡

  (注:《三国演义》很多情节为虚构,但是它比起史实精彩很多。真正的历史很多地方都是平平谈谈的,例如长坂坡赵云单骑救主,真正的历史上平平淡淡,无甚出彩之处,本书是小说而非史书,因此多参考《三国演义》而非史实。而为了写作需要,一些人物出场顺序、事件发生顺序也可能和原著有所不同。)

  刘厚感到一阵气闷,悠悠地醒转,耳畔传来一阵阵喊杀声和“得得”的马蹄声,整个人上下颠簸得厉害。睁开眼睛一看,近在眼前的是一片银白色的东西在晃动。

  好不容易将眼睛调整为近焦模式,才看清楚眼前一堵银色“墙”上似乎布满鳞片。刘厚费力地左右转动脑袋,看到两边树木景色飞速倒退。再往上抬头看去,看到一个下巴,这个下巴肤色白皙,如果不是隐约间看到青色的须根,刘厚都怀疑是一个女人的下巴了。

  动了动手脚,却发现手脚被敷住动不得,拼命挣扎了一番,终于将束缚挣松了一点,能顺畅地呼吸了,但是他发现手脚还是不能自由活动。刘厚也顾不得其他,只管大口地喘着气。

  刘厚心想,“难道自己给一个巨人绑敷在胸前?难道我来到巨人国了?”

  正在这时候,听得一个声音喊道:“来将何人,速速下马受死!”

  “常山赵子龙在此,纳命来。”刘厚看到那个白皙的下巴一张一合,一股声浪从那嘴中冲出,震得他两耳嗡嗡响。

  接着听到“锵啷!”的一声,然后感觉一匹马夹着一阵风从他们身侧飞过,再然后感觉自己的身体旋转了90度,就看到一条银枪#刺进他们身后那匹马的骑士身上,那个骑士惨叫一声,摔落下马,生死未知。刘厚他们的马已经“的得的得”地跑远了。

  刘厚这下傻眼了,“常山赵子龙?传说中的赵云哥哥,不会吧,难道我穿越了?”他努力地回忆之前的事,只想起自己隐约间是被车撞到了。“太俗套了吧,被车撞死了就穿越啊?”

  “不对,他如果是赵云,那我是谁?这场景有点熟悉啊,赵云绑着人在怀里,好像这个场景只有在——长坂坡,只有——阿斗……”

  刘厚豁然一惊,“难道我穿越成为阿斗?是了,肯定是赵云那个莽夫绑敷阿斗时绑得太紧了,将原先的阿斗闷死了,我的灵魂就附身在阿斗身上了。”刘厚为这件事找到了一个自以为合理的解释。

  刘厚动了动手脚,果然发现手脚很短,心中明白自己真的变成一个小屁孩了,好在不是去到了巨人国,心中多少没有那么惊慌。

  “河间张郃在此,赵云,可敢与我一战。”突然,刘厚听到一声高喝。但是他没听到赵云答话,然后,随着“乒乒乓乓”的兵器撞击声音,刘厚突然觉得自己在上上下下,前后左右高速晃动。

  这种晃动既有线性运动,也有圆弧运动,饶是刘厚曾经玩过欢乐世界的全套机动游戏,也难受得差点吐出来。

  原来,这时候赵云正施展绝世武艺与张郃战在一起。刘厚觉得欢乐世界的过山车。海盗船、超级大摆锤什么的,与现在的晃动比起来那就是渣。他很怀疑原来的阿斗到底是给刘备摔坏脑袋还是给赵云晃坏了脑袋,所以才在历史上留下白痴的名头。

  赵云却是一员智将,战了十几个回合,见一时间奈何不了张郃,便也不恋战,拔马就走。如果换了张飞,说不定就不管不顾在这里和人家死磕了。

  张郃紧紧追着,赵云挥动马鞭拼命抽打胯下坐骑,那马吃痛下夺命狂奔。张郃却不舍得如此糟蹋心爱的坐骑,因此,不一会双方就拉上一段距离。突然,赵云连人带马陷入一个浅浅的土坑里。

  土坑不算很深,且有三、四丈长,估计那马助跑一下,是可以跃上去的。赵云打算控马后退,准备退到土坑来路的那一头,然后策马助跑跳出土坑。

  不过,显然时间上来不及了,因为张郃转眼就追到。由于刚才一番剧烈的晃动,绑缚刘厚的带子松动了不少,刘厚这时候双手已经挣脱出来能自由活动了。

  他从赵云身侧探头往后一望,赫然见到张郃明晃晃的枪头直指向他们。虽然他们还隔着一段距离,不过如果赵云控马后退的话,必然会撞到张郃枪头下。

  情况异常危急,刘厚和赵云都急得额头冒出冷汗。突然,刘厚瞥见土坑中燃烧着一堆柴火,火焰呈砖红色。据刘厚后来回想起来,估计土坑里的泥土含有钙盐,由于焰色反应所以火焰呈砖红色,不过在当时他没想这么多,急中生智之下,他大叫一声:“赵叔叔,挑那堆火阻挡他。”

  赵云也是心思玲珑之辈,听到刘厚的提醒,马上明白过来,遂以枪头插入火堆,奋力往张郃面门方向一挑。

  张郃猛然见土坑里升起一道红光,不由得大吃一惊,勒住马缰连连后退。赵云趁机将马退到土坑的这一头,一抽马鞭,胯下坐骑“律律”地一声长啸,猛然前窜,在土坑尽头平空一跃,竟然让它跳出坑外。

  赵云头也不回地打马跑远。古人多少有点迷信,张郃见又是红光升起,又是马跃土坑,心中惊疑不定,一时不敢追赶,很快就被赵云跑没影了。

  赵云纵马正走,背后忽有二将大叫:“赵云休走!”前面又有二将,使两般军器,截住去路:后面赶的是马延、张顗,前面阻的是焦触、张南,都是袁绍手下降将。

  赵云力战四将,曹军一齐拥至。云乃拔青釭剑乱砍,手起处,衣甲平过,血如泉涌。杀退众军将,直透重围。

  这一轮的战斗,赵云时而扭身向左、时而扭身向右、时而前俯、时而后仰、时而长身而起站于马镫上劈砍(三国时有没有马镫还没明确证据,这里假设有吧)、时而还来个镫里藏身,加上马匹的上下颠簸,可怜的刘厚又有欢乐世界全部机动游戏一起玩的感觉。

  刘厚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生活在3维空间了,为什么人可以有那么多个维度的运动啊?刘厚强忍着眩晕的感觉,一双小手死死抓住绑带才避免掉下去。他恨恨地想:“哼,子龙大叔,你最好不要穿越到现代来,否则我一定请你去欢乐世界玩过山车、玩海盗船、玩激流冲浪,玩遍所有的机动游戏。”

  终于等到赵云杀出这一轮重围,刘厚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斜刺里又杀出一伙人,于是刘厚又开始玩起机动游戏。

  刘厚这个时候多么渴望能听到张飞那个大嗓门啊,因为他知道,长坂坡之战要到张飞喝退曹兵才算结束。但是他也知道,据说赵云在长坂坡杀死曹营名将五十余员,他的苦难恐怕没那么快结束。

  如是者也不知道经过多久,刘厚也不知道玩了几次机动游戏,反正他已经被晃得头晕脑胀,终于,他听到赵云大叫:“翼德援我!”然后又听到一个像打雷一样的声音:“子龙速行,追兵我自挡之。”

  刘厚终于松了口气,受难时刻终于结束了,以后跟着刘备吃香的喝辣的,享尽人间清福,真是要多美有多美啊。正想着,赵云已经过桥疾走,寻得刘备。

  刘厚心里还在遗憾,没能看到张飞一嗓门吓死曹将的经典场面。赵云正在跟刘备哭诉什么,刘厚没留意,直到赵云将自己递给刘备,他突然醒悟:“不好!这个收买人心的便宜老爹是要摔阿斗的……”

  果然,他听到刘备说:“为汝这孺子,几损我一员大将。”说罢,将刘厚往地上摔去。幸亏刘厚醒悟得早,双手在空中一抓,正好拽到刘备的长须上。

  刘备吃痛,腰一弯,头一低。刘厚顺势降低了重心,双脚已触地,他也知道不可以太过分,惹怒了刘备这个六亲不认的枭雄。他双手顺着长须下滑,到了长须尽头马上就势放手,然后身子顺势往地上一扑。

  这是大学军训时学过的摔倒保护姿势,刘厚久未练习,虽然也摔得生痛,但比让刘备在一人高的高度上打横摔在地上不知道好受了多少倍,更因是用双手按地,经过掌、肘、肩几个大关节的缓冲,卸去大部分冲击力,有效地保护了体内脏器。

  刘备正欲发怒,赵云刚好拜下去没有留意到这一幕,等他抬起头时,看到刘厚已经倒在地上,他急忙向地下抱起阿斗,泣拜曰:“云虽肝脑涂地,不能报也。”

  刘备摔阿斗本来就是为了拉拢人心,这时候见拉拢人心的目的已达到,也没空理刘厚的所作所为,忙扶起赵云,好一顿安慰。毕竟还是他的部下比家人重要。刘厚长嘘了口气心想:“谢了赵云哥哥,你又救我一次了。”

  且不说大人们继续商量大事,刘厚被抱到甘夫人处,母子重逢,甘夫人抱着阿斗自是一阵痛哭。

  甘夫人肌肤胜雪,容颜端庄,有一股大家闺秀的高贵气质。完全符合刘厚心目中古典美人的形象,不过毕竟这是自己名誉上的母亲,是以也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

  不过刘厚毕竟和甘夫人没什么母子感情,自然不会和她玩什么抱头痛哭的游戏,只是翻了翻白眼,为了避免尴尬只好闭眼装睡。

  就在刘厚以为享福的好日子就要到来时,刘备却带着他们继续逃亡。于是,刘厚开始了他颠沛流离的苦日子。

  虽说他可以跟着甘夫人享受VIP待遇——坐牛车,但是路是坑坑洼洼的泥路,车是木轮子牛车,没有减震系统,没有有弹性的橡胶轮胎,所以一路上刘厚依然被颠得七荤八素。

  幸好甘夫人和丫鬟小翠轮流抱着他,有了这两架人肉减震器,多少让他舒服了点。

  刘厚无法可想,也只能默默“享受”这另类的摇篮。别说他现在还是1岁多的小孩身份,就算他是成年人的身体,在这逃亡的路上他也无法可想。

  要坐舒服的车,不但要造部好马车,还要将路修平整,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不过在赵云怀里见识过那种堪比各种机动游戏的极限运动,牛车这种程度的颠簸刘厚已经见怪不怪了。

  而最令刘厚难受的还是饮食。本来他还以为从此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了,刘备怎么说也挂了个“皇叔”的名头,自己怎么说也是个皇族,未来的太子、皇帝,饮食怎么也会有点档次吧?

  正在他幻想着《末代皇帝》里溥仪长到很大还趴在奶妈胸前喝奶的旖旎场景时,无情的现实击碎了他的幻想。

  逃亡的路上,好的时候刘厚还能喝点米汤,大部分时候因为赶时间,她们将又干又硬的粗粮馍馍直接放水里泡软了就往刘厚嘴里塞。刘厚心里哀嚎着,起初怎么也不肯吃这种难以下咽的“猪食”,不过在饿了两顿后,也只好灰溜溜的吃上一点了。

  要不怎么说呢:饥饿能改变一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是阿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