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打人事件
海哥栗子2016-08-05 23:463,622

  九月份的天气,虽然不似七八月份那般炎热,但也远不到秋高气爽的时候。在这种时节,比起外面难忍的闷热,人们更愿意在有空调的室内活动。然而,纵然冷气吹得嗡嗡响,隆盛购物广场内依然没有半点凉意,中秋将至,男女老少都来才卖应节的货物。人挤人人挨人的环境,再配上商场中惯有的喧闹与嘈杂,着实让人心烦。

  突然,一声急促的警笛传来,几名公安干警破门而入,直奔大厅中的滚梯,看那严肃的气势,显然发生了恶性案件!没人愿意惹这不必要的麻烦,人群自动分开,让开一条通路。

  公安们的目的地是三楼一间装修古色古香的门店,大门上的木质牌匾上,四个大字苍劲有力:“弘毅古董!”显然这是个经营古董玉器的店铺。店铺的四周都是落地窗,从外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在大厅里,一个男人正躺在临时用几张凳子拼起来的“床”上。

  那男人西装革履,穿着考究,奈何一张脸已经严重走形,口鼻中还随着呼吸冒出血来,流淌到身上,弄的红一块,白一块,黑一块,可惜了这一身的名牌。旁边几个店员打扮的人手忙脚乱的给他擦脸,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还有人在打电话,隐约听到应该是在催促救护车。

  此时店门前已经围了很多看热闹的市民,其中甚至还有电视台在录像,一位漂亮的女记者利落的收拾停当,摄影师一声“开始”,女记者就对着镜头播报起来:“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都市频道的记者小敏,就在刚才,我们接到了一通举报电话,说有一位外来打工人员因为不满老板克扣工资,将老板打成重伤,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事发现场,可以看到,确实有人受伤,情况看上去十分危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当时的目击者。”

  说着,这名叫小敏的记者就来到了一个正在啜泣的女店员身旁,对她问道:“您好,我是都市频道的记者,请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里面躺着的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么?打人者现在在哪?”

  女店员平复了一下呼吸,略微有些哽咽的答道:“里面那位就是我们王总,打伤他的人叫马乐,两个月前来打工的外地人,打完人就走了。”

  “那么整件事的起因是什么呢?”记者追问道。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是马乐今天收了一块假玉,老板发现了,要扣他工钱,他们就动起手来了。”女店员抽着鼻子,抹着眼泪回答。

  “不是那么回事,我看见了!”这时,旁边的一位围观群众抢进了镜头。小敏记者听到有人爆料自然是十分高兴的,忙把话筒递到了他面前。

  抢话的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伙子,看上去很实在,听口音也是外地人:“我是在他们家(古玩店)隔壁打工的,当时我正送货回来,正好看见了。马乐是收了块玉,但是才花了一百块钱,他们老板一看就说是假货,说他乱收东西,要扣他这俩月工资,马乐不干,说他自己买了这玉,大不了扣两百工资,那个王老板不肯,就这么闹起来的……依我看,那个王老板就是欺负马乐是外地人,想黑他俩月工资,一百块钱的事嘛!”这话一出,旁边几个围观的也跟着帮腔,但是古玩店的店员到底是向着自己老板的,也开始说马乐的不是,一时间你一言我一语,难分真假。

  “好了好了,那请问是谁给电视台打的电话呢?”小敏记者制止了众人的争辩,岔开了话题。谁知这个本来无关紧要的问题,却爆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

  “就是打人的马乐!”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小敏听到答案也愣了一下:“这,这是怎么回事?”

  答话的又是那个为马乐辩解的年轻人:“当时两个人都吵到店外面来了,他们(其他古董店员工)都向着老板,没有替马乐说话的,马乐一怒就掏出手机,给你们打电话说这里有人打架,撂下电话就把王老板摁倒在地,一顿胖揍!”

  “打人之前先叫电视台……这是什么意思?”小敏记者不由奇道。

  “想把事闹大呗!”旁边有人答话道:“我估计他是想揍王老板一顿,然后让他上上电视,让全市都知道这王老板不讲信用。这马乐打完人就走了,可谁成想王老板再也没起来,现在有出气没进气就等抢救了,这下事情不闹也肯定大了!”

  正说着,警察赶到,排开众人,驱散群众,开始调查现场。紧接着救护车也赶到,奄奄一息的王老板被担架抬走,生死不知。

  …………

  与此同时,在一列开往市郊的地铁上,出现了一幕奇怪的景象。本来现在是傍晚,正值下班高峰,地铁应该是人满为患,拥挤不堪。可是在这列地铁上,乘客们却自觉的让开了一处空地。

  空地中央站着一个高大青年,身高在185~190之间,体格健壮,相貌平常,一头短发干净利落,眼睛不大却闪着精光,正一脸轻松的吹着口哨。

  从外形上看,这只是个普通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使他让人避之不及呢?答案是他衣服上那已经有些发黑的血渍!

  这个青年姓马,单字名乐,正是打伤王老板的凶手!

  说起来,此时的马乐还并不知道自己已经闯了大祸,甚至惊动了警方!他只是想教训一下王老板,叫记者来也只是率性而为,想让这只铁公鸡丢人丢到电视上去罢了。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就是有个客人来店里卖一块玉佩,马乐只是店里的实习工,哪里有资格和能力去鉴定玉器的真伪!只是当时负责鉴定的张头儿正忙,马乐就先将客人带到客厅招待,等张头儿忙完了,再来鉴定。

  可是这个客人却似乎有些局促,也不说话,只是一杯杯的喝茶,弄的气氛很是尴尬。为了挑起话题,马乐就提出愿意看看那个玉佩,可谁知这一看,他还真喜欢上了!马乐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从不对这些东西上心,这次偏偏就看好了这个玉佩!顺口问了下价格,那客人说希望卖一万,马乐一听就摇头苦笑,开了句玩笑说:“如果一百块的话,不用问老板,我就买了!”马乐这句话也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那个客人听后一咬牙,直接把玉佩塞到马乐手里,说就一百块,卖你了!

  这下倒是把马乐搞蒙了,心道这叫什么事,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会砍价了?!马乐心里清楚,这么看这玉百分之百是假的,恐怕十块钱都不值,有心再砍,可是不知为什么,看着这东西就是说不出的喜欢!人都有一种特殊的心理,就是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反倒不希望它太便宜!于是马乐一咬牙,直接拍了板,一百就一百,可是一摸兜,偏偏只有二十块钱,无奈之下,马乐去找张头借钱,老张正忙着,也没空理他,随手给他拿了一百块钱。就这样,马乐花了一百块钱买下了这块玉佩!

  因此,说到这里,其实马乐是自己掏钱买的这块玉,买了是为了自己戴着玩!

  但是问题就出在他向张头借的那一百块钱上了!马乐是个实习工,实习期是三个月,干满一起发工资。现在已经干了两个月,马乐却临时有事,前两天跟王老板说决定要走。当初招工的时候,王老板满口答应,甭管干多长时间,干一天算一天的工钱。可是那终究只是为了招人的托词,现在得知马乐要走,王老板的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想找个理由在这上面做做文章。

  正巧,马乐管张头借了一百块买玉佩,而张头在老板不在的时候有权力用店里的钱收购古董,那玉佩一开始又是准备卖给店里的。这样一来,王老板知道这件事以后,就硬说马乐是私自拿了店里的钱收购玉佩,未经同意胡乱鉴定,给店里造成了损失,要扣掉马乐这两个月的工钱!

  马乐自然是不干,据理力争,说玉佩是自己买的,张头可以作证。可是那老张和老板穿一条裤子,声称当时太忙,没注意马乐说啥,还以为马乐眼力好了,能验货了,给的一百块是店里的钱。

  马乐百口莫辩,无奈之下妥协一步,说就算造成了损失,也最多一百块,扣自己两百块总可以了吧。没想到王老板见他服软,以为马乐害怕了,更铁了心要欺负这个外地愣头青,说这不是一百块钱的问题,是态度问题,今天可以拿店里一百块,明天就可以拿一万,这里面潜在威胁很大云云。

  马乐早就对这王老板不满,这铁公鸡当初招他就是看中他体格好有力气,平时什么脏活累活都交给他,有空还得盯着前台,一个人干俩人活儿不说,本来许诺的供吃供住还用每月两百的食宿补助给打发了!更不要提平时总是借故对店员们罚款,克扣工资。

  如今新仇旧怨一起算,马乐倒也看开了,直接喝到:“你少跟我废话,就说,你这工资是给还是不给!”

  王老板被马乐的气势一喝,还真有些害怕,但看了看在场十几名店员,心道你一个外地人还能怎的,顿时硬气起来:“不给!”

  哪知马乐二话没说,直接掏出手机打拨了个号码:“喂,电视台吗?我要举报,在隆盛广场三楼的弘毅古董店,他们店王老板黑工人的工资,让人给打了,哎呀妈呀老惨了,满脸是血啊,你们快来吧!”说完,撂下电话扑向还在发愣的王老板。几个男店员开始还想拉架,却被马乐一喝:“谁敢来我他妈弄死谁!”都给吓住了,愣是眼睁睁的看着老板挨打。

  当时马乐也是头脑发热,一时激动发起了狠,现在在地铁里,他早已冷静下来,回头想想,觉得当时好像下手黑了点……但他不觉得后悔。反正那个王老板也不是什么好鸟,自己只揍了他一顿算便宜他了。

  马乐如今工钱也不打算要了,人也打了,气也撒了,明天就买张火车票回家过中秋,不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受这窝囊气!想到这里,他倒是觉得释然了,浑身轻松好似便秘了俩礼拜终于治好了一样。

  就在这时,马乐的电话响了……

继续阅读:第2章 神秘的房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城战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