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残酷的真实
海哥栗子2016-08-05 23:473,533

  马乐睡了个久违的安稳觉,用冰箱里还剩下的材料做了一顿简单的早餐。安德森这小子打从他老爸老妈变丧尸那天就没买过菜,蔬菜肉类都已经变质了,但是对于连丧尸都能活吞的马乐来说,这点东西都是小意思。

  吃罢早饭,马乐变成了安德森的模样,套上了他的衣服走出了房门。出乎马乐的预料,街上行人还不少,很难让人想象,仅仅几条街外就是怪物横行的感染区。

  一路上连问路加打听,马乐终于在两条街外找到了一家枪店,只是门上了锁,挂了个关店牌,显然已经不营业了。

  马乐一想也是,这种非常时期,坐拥大量武器肯定要惹麻烦,关店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不得不说美国人的防盗意识很差,玻璃门上个扁平钥匙的锁就意味万无一失了?这种水平怎么难得住马乐,他随便弄了根铁丝几秒钟就捅开了门锁,看在旁人眼里就好像拿钥匙开自己家的门一样自然。

  推门进屋,屋里没人,货架也已经全被清空了,后面有一段向上的楼梯。马乐沿着楼梯上楼,脑袋刚露出二楼的地板就被一把霰弹枪抵住了……

  马乐双手举过头顶抱怨道:“妈了个巴子的,我就说门锁咋那么随便,原来美国人他娘的防盗根本用不着锁!”

  “老实点,慢慢走上来!”持枪的是个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他身后还有一男两女,其中一个女的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年纪,另外一男一女则要年轻得多,男的也就二十上下,女的还要小个几岁,想来应该是这男人的妻子和儿女了。

  马乐听话的慢慢走上二楼,他毕竟是来弄武器的,不是来抢(和谐)劫打架的,更何况面对着一家老小,能不闹事还是不闹事的好。

  大胡子对马乐努了努嘴,他身后的儿子走到马了身边从上到下摸了一遍,搜出了马乐身上的手枪。中年男人用枪口指了指墙角对马乐说道:“蹲在那!”,马乐听懂了这句,双手抱头顺从的蹲下了。

  “你是什么人?来干嘛的?”大胡子问道。

  “我需要武器!”马乐操着有点蹩脚的英语回答。

  “我们这不卖枪了,你没看见锁的门么……哦,我差点忘了,你就是撬锁进来的,来偷枪的么?”

  这句话马乐听懂了一部分,连忙答到:“我不是小偷,我带钱来了,而且,我也不买枪!”

  大胡子一愣,问道:“不买枪?那你来买什么?”

  马乐伸出右手指了指大胡子身后的墙壁:“那个!”

  大胡子回头一看,墙上挂着一架带瞄准镜的黑弩,他看了看马乐,看了看那弩,下意识的又扫了一眼身后卧室的门,咽了口唾沫,对儿子说:“把弩拿给他!”

  马乐注意到了大胡子的异常举动,但并没有在意,接过了弩,他也就放下心了,这家人还是讲道理的,可能是非常时期神经过敏吧。

  “弩已经给你了,离开吧,弩矢和手枪在你出去后我会从窗户给你扔下去,别再来了,这里不欢迎你!”大胡子男对着楼梯摆了摆枪口。

  “不要钱么?”马乐拿出一沓美金问到,大胡子皱了皱眉,走上去一把抢过来,也不点数,就扔在桌上:“这下可以走了吧!”

  马乐送了耸肩,捧着黑弩走向楼梯,刚下了几阶,突然从卧室里传来一声响动,听着似乎是什么重物倒在地上,这一家人听到声音,突然都很紧张,大胡子的妻子开门跑进卧室,不知去收拾什么。

  可是就在卧室门打开的瞬间,一丝混合着血腥气的恶臭传进马乐的鼻子,这味道他太熟悉了,四天来一直环绕在他身边,这是丧尸的味道!

  那间屋子里有丧尸!马乐二话不说翻过楼梯栏杆就跳回二楼,直冲进那卧室!

  “别进去!混蛋!”大胡子咆哮起来,举着霰弹枪就追了进去,他儿子也抄起了从马乐身上搜到的手枪冲进卧室。

  卧室不大,弥漫着浓重的恶臭,大胡子的妻子似乎被突然冲进来的马乐吓到了,扔下了手中的东西躲在了墙角,那“东西”也倒在了地上,马乐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被绳子绑在椅子上的小孩!不,说它是小孩已经不太准确,这孩子浑身腐烂,半张面皮已经浮肿,溃烂的嘴巴机械的张合着,毫不遮掩它对在场几位新鲜人类的垂涎。

  这个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孩子,已经变成了丧尸!

  “你们竟然窝藏丧尸!”马乐对几个人吼道,妻子和女儿低下了头,大胡子和儿子依旧用枪指着马乐,大胡子大吼道:“这不关你的事!离开这里,快滚!这不关你的事!”

  马乐看着那依旧在挣扎的孩童丧尸,对大胡子的咆哮置若罔闻,心道这孩子应该也是他儿子吧……马乐开始体谅这一家人的痛苦了,甚至觉得他们的亲情很伟大,但就算这样,丧尸终究是丧尸,这孩子已经变不回人类了,他在变成丧尸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

  马乐没法用英语准确的说出心里的想法,但他觉得不说出来也没关系,这家人肯定考虑了很久才做出这样的选择,这些事情,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

  黑弩前方装着个箭架,上面插着三支备用弩矢,为了连续射击时方便取用。马乐一句话也不说,缓缓的拉开了弩,将弦挂住,抽出一支弩矢上好,然后举起黑弩,坚定的瞄准了那孩童丧尸的头。

  “混蛋,你想干嘛,你他妈的放下!我要开枪了!听到没有,我真的会开枪,你他妈的给我放下武器!…………”大胡子看出了马乐的意图,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霰弹枪的枪口开始颤抖,扣住扳机的手指也紧张的泛白。他的儿子也额头见汗,举着手枪的双手也不停发抖……

  马乐已经听不懂那带着俚语严重走音的英语了,不过用后脚跟也能想到那是威胁和谩骂的话,但是他不在乎,望山定住少年的额头,扣动扳机,弩弦嘣响,弩矢呼啸而出!与此同时,大胡子也扣下了扳机,枪口对着马乐喷出了一簇火光!

  “砰!”震耳欲聋的枪响过后,那孩童丧尸已经停止了挣扎,额头上插着一支弩箭。而马乐只有肩膀受了轻伤,鲜血缓缓渗出,染红了一小块大衣。

  那胡子男最终还是下意识的偏开了枪口,只有一块弹片打中了马乐,这点伤害,对于体质超人的他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胡子男有些站立不稳,把霰弹枪抵在地上,背靠墙用手捂着自己的眼睛,显然在遮掩泪水。他的妻子吓得瘫软在地上,也嘤嘤的哭了起来。儿子安慰父亲,女儿安慰母亲,只剩马乐一个人站着,叹了口气,缓缓的走出卧室下了楼。

  走到枪店门口的时候,马乐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却是那大胡子的女儿。

  “先生,等等!”少女跑下楼梯追了上来,看着马乐受伤的肩膀略带关切得问:“您的伤不要紧吧?”

  “小意思,就是些擦伤!”马乐摆了摆手道。少女听了松了口气,拿出一把手枪和一打弩矢交给马乐,说道:“这是您的枪和弩矢,抱歉,我们也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可是父亲终究下不去手,害您受伤了……反过来,我也要谢谢您解决了我父亲的心结!”

  长段的对话马乐就有些吃不消了,但也听得出是道歉和感谢的意思,马乐接过东西,道了句“没关系”,就要离开。

  “等等,先生!”少女又叫住了马乐,“我还有件事求您帮忙,可以么?”

  马乐一愣,虽然没有奇迹徽章提示,但他也猜得到,自己多半触发了什么支线任务,他回过头来对少女说道:“说吧,但是要说慢一点,我的英语不是很好……”

  马乐现在是“华仔”安德森的外貌,也是华裔,少女听他这么说,以为他是游客或者混唐人街的,倒也没起疑心,缓缓说道:“其实,那个小孩子并不是我的亲弟弟,他其实是我叔叔的孩子。半个月前我的叔叔婶婶带着孩子到纽约来探望我们,暂时住在我们家。结果在十几天前感染爆发的时候,叔叔一家正在外面逛街,不巧被丧尸袭击,叔叔婶婶当场毙命,只有受伤的孩子跑了回来,可是……几个小时后,那孩子也……”

  说着少女捂着脸哭泣起来,马乐最见不得女孩子哭,扶住女孩抖动的肩膀,笨拙的安慰道:“别别……别哭了,人死不能复生……”

  女孩稳定了下情绪,抹了抹眼泪:“对不起,是我失态了……先生,我看您来买武器,不知您是不是打算去感染区,如果是的话,我希望您顺便注意下我的叔叔婶婶,他们应该也变成了……那些东西……如果您见到,请让他们也安息吧……”说着,少女递过一张相片,是少女叔叔一家的全家福,照片很新,背景就在中央公园,应该就是十天前在纽约游玩时照的。照片里的男孩手里举着冰淇淋,笑得十分开心,他的父母站在孩子身后,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散发着阵阵让人羡慕的温馨。

  马乐接过照片看了看,揣在兜里:“我会帮你留意的,不过刚才听你的口气,似乎有不少人想去感染区么?”

  少女点了点头道:“嗯,现在感染区是一片死城,里面的财物都是无主之物,有不少人都拿着武器去搜刮,您不知道么?”

  “我……也是为了找人才去……但是有军队的哨卡,怎么能顺利进入感染区呢?”马乐顺嘴撒了个谎,想要打探出不经过黑色守望进出感染区的方法。

  少女不疑有他,答道:“这个听说好像有隐蔽的通道,具体我也不知道,你去唐人街打听打听吧。”

  马乐心里有底了,有办法就好,笑着对少女说道:“谢谢,我会帮你留意的,对了,我叫安德森·李,你叫什么名字?”

  “劳伦,劳伦·史密斯!”女孩答道。

继续阅读:第19章 拉格朗德医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城战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