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家中噩耗
海哥栗子2016-08-05 23:473,231

  药剂注射下去后,王老板的心跳和呼吸渐渐恢复,生命值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回满,而且还有突破上限的势头,只是意识似乎还不太清醒。可能是因为强化的痛苦,他整个人都扭动抽搐起来,从床上折腾到地上,浑身冒汗,痛苦呻吟,过了将近一分钟才缓过劲来。

  王老板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现在的马乐是安德森的外貌,王老板并不认识,他发现自己躺在地上,面前又站着陌生人,下意识的站起来后退了两步,警惕问道:“你是谁?这里是哪?”

  马乐笑了笑道:“你自己看看周围,觉得这里是哪?”

  王老板像四周一看,顿时傻了眼,不敢置信的道:“太……太平间?我怎么会在这?”

  马乐来的路上就已经买了份当天的报纸,现在翻开“员工打死老板”的新闻那里,递给王老板道:“自己看看。”

  王老板接过报纸读了起来,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读到最后,愣愣的放下报纸:“我死了?可是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还活着啊,难道是诈尸?还是说我已经是鬼了?你到底是牛头马面还是黑白无常?”

  马乐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没想到这个铁公鸡还挺有想象力。马乐走到王老板面前,捏了捏他那肥胖的圆脸,戏谑道:“你觉得自己像鬼么?别瞎猜了,临床上判断你的确是死了,但那是这间医院技术条件不够的缘故,你还没死透,是我救了你!”

  王老板一晃脑袋从马乐手中脱出,脸上将信将疑。马乐知道他不容易接受,一指旁边的病床说道:“把这个扛起来!”

  王老板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但刚挨过揍,心里还有阴影,不太敢得罪人,只能满脸堆笑的说:“您开玩笑了,这病床少说一百多斤,我怎么扛得动呦……”

  “让你抗你就扛,废什么话!”马乐一横,王老板就怂了,不情愿的走过去,双手抓住病床,一发力……诶?这是怎么回事,病床比想象中要轻了不少,感觉还不如一桶矿泉水重,王老板猛一使劲,还真把它给扛了起来!

  马乐笑道:“这回信了吧,我不光治好了你,还给了你一副强壮的身体,现在的你,力量堪比职业举重运动员!”王老板一脸不可思议的放下病床,惊喜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使劲攥了攥拳头,又原地跳了跳,确认自己的体质确实已经今非惜比!他震惊得看着马乐,随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道:“多谢高人救命之恩,不知高人尊姓大名,我回老家给您立上牌位,世代供奉……”

  马乐也不扶他,顺势故意装出一副高人的模样,以居高临下的口气说道:“别感谢我,我也不是专程为了救你而来的。记得那个打你的员工么?”

  王老板抬头奇道:“马乐,跟他有什么关系么?”马乐冷笑一声:“当然有关系,我来的目的不是救你的命,而是给马先生善后。你死了,会给马先生造成很大的麻烦!”

  王老板惊讶的张大了嘴,半天才反应过来:“那马乐……不,马先生到底是什么人啊?”

  马乐看着这铁公鸡的德行,心中偷笑,表面上还装出高深莫测道:“那就不是你该过问的了,你就记住,回头媒体警察找你,不要给马先生惹麻烦!把事情的影响降到最小,最好尽快让人们忘掉!”

  王老板连忙点头称是,再抬头时,发现那位“高人”已经不在了,这下他更加肯定,那位高人不简单,那个马乐……不,马先生绝对惹不起!至于他如何与警察媒体医院周旋,怎么为此事善后,那就是后话了。

  马乐离开了医院,总算了结了一桩麻烦。本来他还算玩点玄幻的,当着王老板的面变化出一双铁拳打碎个瓷砖什么的。可是离开奇迹城的时候系统提示过,尽量不要在普通人面前使用超自然力量,如果引起现实社会的注意,让普通人意识到奇迹城的存在,将会视程度予以惩罚。

  这个惩罚一般是针对技能和能量的,对天赋和真实属性基本没什么约束力。但是马乐这项天赋太像技能了,万一也在惩罚范围内,那岂不是亏大了。

  第二天的报纸头条就是王老板起死回生,怒斥医院不负责任,将活人投入太平间。马乐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人已经在火车站了,看着报纸会心一笑,一身轻松排队买票!

  当天的火车已经没有座位了,但是马乐也不在意,买了张站票一路站了二十个小时,终于回到了久违的故乡!

  一下火车,略显寒冷的空气就给马乐带来一股亲切感,北方的九月已经有些凉意了,更何况现在已经是晚上7点多钟,天还下着蒙蒙细雨。马乐拿出手机型的奇迹徽章,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打算告诉爸妈自己回来的消息。

  说起来,马乐还真有些没脸回家。当初他离家出走打工其实并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争一口气罢了。要说马乐的家庭,虽然不算富裕,但也够得上小康。父亲在事业单位上班,母亲在家操持家务,一家人日子过得还挺安定。

  父母都是本分人,可是偏偏就生出了一个不老实的儿子。马乐从小就人高马大,是附近的孩子王,成天欺负女生上房揭瓦无恶不作。老师一个学期就算平平安安也要找他老爹会谈个十次八次。

  好歹最后高三的时候马乐还知道拼命,总算考上了本科大学,给老两口乐得够呛。可是上了大学后,自由时间更多了,马乐玩得更疯了,最后毕业的时候好悬没弄到毕业证。更别说找工作了。还好他三叔在一间公司里管人事,帮他安排了个清闲工作,工资不高,但好歹算有个事做。

  可是工作后,马乐依旧本性难改,整天游手好闲不思进取,上班混事下班喝酒,看得他老爸是越来越气。终于三个月前,这父子俩在饭桌上吵了起来,马乐年轻气盛心高气傲,当下一拍桌子放下狠话:“你不就是嫌我没出息么!好,我明天就走,去给你闯出点出息来!”

  老两口本来以为儿子就是说点气话,可没想到第二天马乐还真就去公司里交了辞呈,收拾行李一张火车票南下了。

  出了家门,离开了父母的庇护,马乐第一次有了寸步难行的感觉。东南沿海经济发达,竞争压力同样很大,他一开始以为凭自己的本科学历找个工作还不是很简单么。可是无情的现实一次又一次把他狠狠击倒。

  马乐有心回家认错服软,又觉得拉不下面子,怎么着也得赚点工钱吧!终于,在外地晃了一个多月,马乐总算在王老板的弘毅古董店找到了一份稳定工作。

  可是现在,这个工作也吹了,工钱也没拿到,出门时带的存款也所剩无几,马乐也只有先回家了。这三个月他只给家里打过几个电话,就算打通了也没什么话说,主要是没那个脸……算起来,上个电话是一个月之前打的,家里肯定急疯了吧。马乐满心内疚的等着话筒里的应答,却一直没人接。

  “不会出了什么事吧!”马乐又拨通了父亲的手机,却显示关机,这下他可炸毛了,家里难道真的出了事?马乐跑到街上拦了一辆出租告诉司机有多快开多快,一路回到家里,飞奔上楼,敲门却无人应答,马乐一激动,运起铁拳一顿狂砸,将防盗门给打变了形,锁都被震掉了!屋子里东西收拾得很整齐,明显近期还有人住,那么父母人呢?敲邻居家的门,也没人在家。

  马乐想了想,拨通了邻居家女儿马笑笑的电话,一阵彩铃过后,这回终于接通了。

  “喂?您好哪位?”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声。

  “笑姐,是我,马乐啊!”马乐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现在回家了,可是家里怎么……”

  “马乐?!”马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女子的尖叫打断:“你小子还知道回来!一声不响的就走了,你知道你爸你妈多着急么?都一个月了,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也联系不上你,马叔真是白养你了!你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笑姐,我知道错了,你别说了……快告诉我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打电话没人,打手机又关机……这到底怎么了?!”马乐打断了马笑笑的埋怨,焦急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唉,算了,回来就好……你赶快到市医院来吧,你爸爸他……”

  “市医院?”马乐的脑袋嗡的一下,后面的话什么也听不进去了,只觉得天地恍惚,撂下了手机疯了一般向市医院奔去。好在现在正是深夜,又下着雨,街上行人不多,视线也不好,没什么人注意马乐这货正以远超世界纪录的速度狂奔。

  冒雨赶到了市医院,在住院部护士站问到了父亲的病房号,马乐连等电梯的耐心都没有,一路跑上了9层楼,找到父亲的病房推门闯了进去,二话不说跪在地上喊道:“爸!儿子不孝啊,回来晚了……”

继续阅读:第37章 周大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城战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