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单杀
醉夜偶艳2020-01-15 16:033,268

  虽然说酒桶和纳尔都还有大招在手,但是这个时候的追击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首先,距离太远,追了也不见得能够杀光他们,而大龙的BUFF能够让我们更加肆无忌惮的上高地。

  拿掉大龙,我们并没有回家补状态,而是趁着锤石在没有复活的情况下直逼对方高地。

  MQ不敢防守,只能够放任让我们破掉中路,因为一旦打起来,在我们有大龙BUFF的情况下,他们不一定能够占到好处,一旦再度减员,很有可能就会直接输掉比赛。

  破掉中路高地,回家补给一波状态和装备,我们直接转战下路,根本就不给他们喘气的机会,破掉一塔,转而拿掉小龙。

  在这种巨大优势的情况下,野区资源几乎被我们纳入囊中,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经济可吃,这种情况就会使得双方的经济差距越来越大。

  在最后一波无力的抵抗之后,MQ输掉了首场比赛,而我也用自己的薇恩证明了自己,不过接下来还有一场,我们必须要全取三分才行。

  在BP阶段,教练又走到了台上,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在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我的表现是值得称赞的,这让我非常的高兴。

  第二局BP,对方依旧是禁掉了第一局的英雄,他们似乎不相信我还敢在第二局拿出薇恩,因为这次的阵营交换,使得他们有counterpick的机会,只要他们把中单位置留在最后,而我先手拿掉薇恩的话,他们就能够拿出克制的英雄。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继续拿薇恩,只要有出彩的表现,必然能够更加证明自己的实力,但是他们有着一个counterpick的机会,如果我还这么做的话,这就有些危险,说不定就会被他反教育一番。

  在我拿人的时候,教练站在我身后。

  “他们最后一手肯定要针对你,你想清楚了。”

  这句话不用说我也知道,但是我内心很想再次拿出薇恩,因为我清楚,继续带来一场精彩的表现,必定能够让所有的人都记住我,也就达到了我想要的目的。

  “我知道你很想证明自己,但是这三分队伍我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教练再次对我提醒到。

  我心里有些叹息,我知道教练不愿意让我这么做,但是我却很想完成这件事情。

  最终,我毫不犹豫的拿下了薇恩,而教练也没有说任何反驳的话。

  在我拿下薇恩的一瞬间,现场的观众和解说全部都沸腾了起来,因为我的职业初赛就拿出了中路薇恩,而在counterpick的情况下,我依旧坚持使用这个英雄,这让他们看到了我的热血。

  玩游戏的大多数都是年轻人,我的这股热血,能够很轻易的感受到他们,所以他们开始为我尖叫,甚至呼喊这我的名字。

  兵神!

  对方见我拿到薇恩,毫不犹豫的拿出了泰隆,高爆发,无可阻挡的秒人刺客,这对于我来说几乎就是一个噩梦,因为达到三级,我就会被泰隆压得死死的。

  对方为了弥补AP的输出,在上路拿出了兰博,这也就意味这他们的前排将没有坦克。

  游戏开始。

  “零,我们换位置吧。”

  要和泰隆对线很显然是不明智的选择,而零的大树在对线泰隆的时候有着一定的發育空间,只要换路成功,那么我的發育也能够得到一定的保障,最重要的是,打兰博对我来说是非常容易的。

  “好的。”

  草鞋红瓶出门,我一直没有出现在对方的视野当中,因为我不能够被他们发现换线的套路。

  换线是现在职业比赛中一种常用的套路,在双方下路组合强弱不平衡的情况下,就会牺牲掉上单,给与下路一个很好的發育空间,而这种中路和上路换线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估计对方也想不到我们会有这样的举动,所以当我出现在上路的时候,兰博明显是有些措手不及。

  在面对我这个远程输出的英雄上,兰博明显是很艰难的。

  一次W,在兰博用纵火盛宴烧烤我的时候,我的三次普通攻击和他换血也绝对不亏,很快,兰博就被我打得没有办法补兵,只能够到二级的时候靠着E技能的电子鱼叉勉强吃刀。

  很快,兰博回家补给,而零示意我泰隆也回家了。

  “再过十秒,我们两同时回家。”

  我知道,兰博被我打得这么难受,他们肯定要换线,要让泰隆和我对线,我自然不可能让这种情况发生,而十秒之后回家,对方必然会先出现在线上,这时候,还在家的我和零就可以选择路线了。

  处处布满心机,这也是玩游戏很重要的一点,算计,细节,心机,都是这款游戏中不容忽视的。

  十秒之中,我和零同时回家补给,虽然身上的金钱也不足以买什么,不过为了他们也是同样的,所以这样的举动也并不吃亏。

  很快泰隆出现在中路,估计对我们这种举动很无奈,因为他们不可能一直躲着,这样会损失很多,要知道我和零是吃完一波线才回家的,如果他们一直不出现在线上,只会亏得越来越多。

  对于泰隆来说,中路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他这种刺客型的英雄很需要来滚雪球扩大自己的优势,所以中路是最好的选择,在无法确定我和零的走向之前,他也只能够回到中线。

  又是我和兰博的博弈,兰博叫苦不迭,特别是当等级起来之后,我对他的伤害也会更加恐怖。

  上路草丛对我来说是一个优势,平A兰博之后,我马上躲进草丛,这样一来,还能避免小兵对我的普通攻击,可以说是完全无伤的对兰博进行消耗。

  这时,双方到达六级,这对于兰博来说是一个爆发点,而这个时候,对方的打野也很有可能会来抓上,所以我必须小心一点,同样也呼叫了ULOVE来支援。

  这时候,兰博走位变得激进了起来,很显然是身后有人的,而ULOVE也在朝着我走近,不过这样的2V2局面我并不占便宜,毕竟兰博的大招有AOE伤害,所以我不打算和他们打起来,只是让ULOVE在一旁保护我,如果他们要强杀的话,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了。

  或许是兰博被我压得太憋屈,当兵线进入我塔下的时候,兰博直接将大招扔在了我的身上,而对方打野猪女直接从草丛里跳了出来,准备越塔强杀。

  我利用Q躲出兰博的大招伤害范围,ULOVE第一时间出现阻断两人,我开始跟在ULOVE身后输出,酒桶的Q滚动酒桶将两人减速,而肉弹冲击直接眩晕两人,这一波我直接收获双杀,同样的也给对方了一个血淋淋的教训。

  目前英雄联盟这款游戏都是针对版本在玩,这个版本什么英雄强,几乎就是那几个英雄在一直登场,在观众看来或许有些乏味,但是战队为了能够胜利,也只能够这么做。

  双杀对我来说是一个完美的开局,而接下来的一下都非常顺利,兰博没有闪现的情况下被我单杀一次,虽然泰隆發育不错,不过和我就有一定的差距,但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能够轻易和他对线,毕竟他的爆发是瞬间的,而我的输出却需要一定的时间。

  游戏进行到二十分钟,我已经拿到了四个人头,这时候我已经不在乎和谁对线了,所以带上一个真视守卫之后,直接去了中路。

  我虽然没有把MQ中单的那句话放在心上,但既然有那么多人想看,我必然是要满足他们。

  单杀!

  这是他曾在游戏里告诉我的,而战场选择在了LPL,现在我来了,似乎也应该完成这个使命。

  对线泰隆,我很小心,尽量不要被他消耗到,因为最多被消耗一波,我就有可能在下一波被直接带走,我是要来单杀他的,可不想被他单杀。

  游戏到二十五分钟,泰隆利用E割喉之战近身,W铲草除根打在我身上,为了躲过W的第二段伤害,我直接用掉了闪现,这时候,泰山开大想要秒我,我将丢下针眼。

  隐身的泰隆无所遁形的出现在我面前,破败王者之刃的主动效果用在泰隆的身上,为我回复了一定的血量。

  对我来说这种情况下有一个好消息,在我利用闪现躲掉W第二段伤害的时候,他的Q并没有命中到我,这也是他的一个操作失误,如果直接用QW的话,那我很有可能会死在他的手上,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留着E,因为没有一个很好的角度能够让我释放,他开始逃跑。

  我清楚,他大招暗影突袭的第二段伤害并不能够将我杀死,所以我无惧的跟上他的步伐。

  在追到中路靠近塔前的时候,我利用Q闪避突袭进行位移,恶魔审判直接将他打在墙上,在有闪现的情况下,泰隆倒在了我的弩箭之下,这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我没有在乎过他说的话,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还是非常紧张的,看来我下意识,其实并不是真正的不在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新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新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