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历史创伤
蓝盔十九2018-02-13 11:062,570

  “婉儿,这确是练功所致,不过,此事现在隐蔽,千万不要让外人知道。”朱由检从记忆中知道婉儿贴心,不会把自己的事情对外乱说,但女孩家家的,嘴巴不牢,万一说漏了嘴,自己没法向别人解释。

  “殿下怎么突然有了神功?”婉儿瞪大了眼,自己跟了朱由检怎么长时间,从来没有听说殿下练什么神功呀。

  “不是突然有了神功。我已经练了很长时间,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以后,我还会练刀法。”朱由检不能将详细的情况告诉婉儿,只能一半真话一半忽悠。

  婉儿满心狐疑:你早有神功,怎么从马上摔下来,就昏迷了两天两夜,到现在还不能下床?但她却不敢多问,自己不过是一名宫女,生命都掌握在皇家手里。自从进了宫,婉儿受到最多的教育,就是服从。

  婉儿走后,朱由检又练习两遍,感觉真气越发雄厚,在体内运行也是越发流畅。心中得意,真不知道如何感谢清园主人,暂时忘记了回家的事。

  只是书中有警示语,每日三遍,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自己也不敢再练,弄不好走火入魔,怕是全世界都没人能解。

  朱由检不知道,清园主人的清茶,醇酒和美食,都不是凡间之物,能帮助人拓宽经脉,凝神聚气,益寿延年。又得到小雨一夜传功,并且暗自导引全身,神功已是自成。否则以“二十年初成、四十年中成”的速度,哪能一遍就能隔空破物?

  睡觉的时间还早,这是朱由检后世养成的习惯。既然神功不能多练,他就在床上闭目沉思。

  既然已经做了朱由检,拿着朱由检的工资,住着朱由检的房子,占着朱由检的身子,享受朱由检的女子,就应该考虑朱由检的事情。作为大明的王爷,自然要想想大明现在的状况和处境。

  大明虽然庞大,但已经像老迈的耕牛,除了体量上还可以堪称大国,在国内和国际事务中,只能被动地防守,再也没有太祖和成祖时开拓的气象。实际上,现在的大明,已经被国内和国际的事务压的透不过气来。

  大明朝,内部腐败糜烂,正直的人士没有生存的空间,朝廷逐渐被东林党和阉党两大集团把持,要命的是,东林党,一个个标榜人间君子、朝廷重臣,却只是代表江南一地的商人利益,他们的眼里只有本党和利益,没有国家和朝廷,党同伐异是他们唯一的政治理念,他们正无意识地加速大明的灭亡。而阉党,同样以个人利益为重,他们拼命维持的,并不是大明的统治,而是能给他们带来利益的温床;在大明的外部,同样危机四伏。东北,建奴已经定都沈阳,大明在辽东节节败退,税赋的六成都花在辽东的军队身上,西北,蒙古人在大明边疆如入无人之境,时时在边疆掳掠大明人口和财富。重兵云集的北方九镇,却是吹响大明的丧歌。更北边,俄罗斯人已经越过乌拉尔山脉,进入西伯利亚,哥萨克骑兵更是出没于蒙古高原;西边,叶儿羌早就在南疆建国,嘉峪关外,大明已经没有立锥之地。准噶尔蒙古占据北疆,建立汗国,统一西北蒙古各部只是时间问题;西南,乌斯藏都司、朵甘都司的蒙、藏合流,孱弱的大明几乎完全失去了统治力;南方,明初的管辖地缅甸、老挝已经独立,连汉代以来一直从属于汉民族的交州(越南)也建立了自己的独立王朝;更为恶劣的是,随着大航海时代的来临,西洋人已经全面东顾,荷兰,英国都建立了东印度公司,开始搜刮东方的财富。英国进入印度,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瓜分了整个南洋,切断了大明的远洋贸易路线,葡萄牙人还骗占了澳门,荷兰人强占台湾,将战火烧到大明的家门口。

  大明江山,已是风雨飘摇。

  但是掌握大明命运和发展方向的人,有几人是清醒的?经过两党的争斗,满朝之中,忠贞之士,还能有几人?清醒和忠贞的人中,又有几人愿意抛弃自己的私利,为大明和大明的百姓撑起一片永久的天空?

  辽东都司、奴儿干都司,经过建奴的吞噬,还剩多少?可伶辽东前线,军士日夜死战,朝中掌握大权的两党,却只知大肆收刮,有谁在乎辽东前线的成败和浴血将士的生死?

  从这点来说,明朝的灭亡,是亡于官僚,上层统治集团的腐败。

  “在我死后,哪怕它洪水滔天”。法国某国王的座右铭就是这些人的真实写照。

  自己只是十五岁的孩子,后世的中学生。除了顶着信王的封号,无权无势,能挽狂澜于既倒吗?

  自己的前生是民族主义者,每每看到中华民族近代的创伤,常常义愤填膺,热血沸腾,恨不得用诸葛之才把历史改写。

  历史,却又是无情地真实。

  扬州三日,嘉定十屠。满清铁骑,蹂我国土。山海关前,八旗乱舞。叹故国,留发留

  头。即使东南割据,终不免建奴之辱。

  极北俄毛,止识枪刀;东北屠羊,西北扩张;六十四屯,血水活尸堆满黑龙江;库页成遥望,庙街伺虎狼;三百疆域,远东海口,十万生灵,后世子孙谁能放?

  烽火圆明园,京师破;日杀人,夜防火;西风东播,八国军队三千洋枪随性去惹祸。

  血雨人生路,无处躲;女为娼,难为奴;国民如猪,九州疆土五千文明何处是乐土?

  甲午风云,千年窥隐;东瀛小弟,初亮刀兵;黄海色变,远东呻吟;台澎金马,琉球变姓;五万海岛、十万良民、两亿金银只换得十年光阴。皇姑闷雷,东北震惊;卢沟烽火,灭种之音;淞沪巨变,东亚不分;慰安妇女,灭绝人性;百万军魂、千万冤鬼、八年抗战举国伤永远难平。

  汉民族近代的灾难,从满清开始,英、日、俄、美几个超级大国,在中国的躯体上,你方唱罢我登场,或者一拥而上,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制造养料。单以人口论,明末损失的人口就有两千万,二战更是损失四千万。

  “假如明清不实行禁海,假如江南的工商业萌芽能不湮灭,1840年的战争,能否改写成扬我中华国威的世界宣言?”历史课上,朱由检曾与历史老师探讨。

  假如?没有假如。

  朱由检从历史中沉静下来,沸腾的血液霎时冷静?

  现在的自己究竟要怎么办?

  大明必须改革。但这种改革能否像总设计师那样,能带来华夏文明的伟大复兴?

  专制、皇权社会,要进行改革,必须有绝对的权威,或者有绝对权威人物的绝对支持。好像历史上的改革,只有商鞅是成功的,促进了秦国政治、军事、经济的巨大发展,最终统一了全国。但无论改革的成败,改革者都没有好下场,就连改革成功的商鞅,也是倒在自己的新法之下。中国的封建社会历史,难有成功的改革,只有历史的轮回,只是改朝换代,只是更改皇帝的姓名,没有社会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

  自己只是后世的中学生年龄,能整合摇摇欲坠的大明吗?

  时事不由人,自己注定只是历史长河中一粒可有可无的尘埃吗?

  不能。

继续阅读:第6章 空欢喜一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明之我主沉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