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就做朱由检
蓝盔十九2018-02-13 11:064,003

  清园主人和林道宽相对而坐,他斟满两杯酒,向林道宽一拱手:“感谢公子救命之恩,请受老朽一拜。”他举起杯,一饮而尽。

  林道宽待要饮,又想起刚醒过酒,恐怕失态,不禁有些迟疑。

  清园主人似有所悟:“公子可是因酒醉初醒,不敢饮酒?不碍事,刚才所饮的醒酒汤,实是葛根汤,乃解酒之物,公子一旦饮过,以后饮酒可千杯不醉。勿要迟疑。”

  “如此,多谢大师了。”林道宽一揖后,端起玉杯,一饮而尽,果然没有酒后伤身的感觉。

  清园主人殷勤劝酒劝菜:“这些酒菜,非人间常物,极为珍贵,对公子的身体极有好处,公子可多饮多食。”

  林道宽感慨人生奇遇,对酒菜倒没有特别的喜好,听了清园主人的劝说,便多敬他酒,自己也吃饱喝足。

  “大师,我怎么才能回去呢?”

  “林公子,老朽不是万能的,但凭公子缘份,此时不必多想。”

  饭后,小雨整理房间,安排林道宽休息后,自己就出去了。清园主人进房和林道宽聊了一会,问了林道宽现在的生活状况。

  听林道宽说出了生活的艰难,北京的困境,清园情愿主人含笑看了看林道宽,又点了点头,到底没说什么,只和林道宽道了别,便离开了房间。

  林道宽这一天有如此奇遇,加上疲劳,便打算脱衣上床,他一直有躺在床上反思的习惯。正待要关门,清园主人又进来。

  “林公子,老朽感谢公子救命之恩,想要感谢公子一二事,以作报答。”

  “哪里,大师,我是无心之助,不敢有劳大师。”

  “不忙,此事以后再说。”

  清园主人又含笑看着林道宽:“林公子,觉得小徒怎么样?”

  林道宽一愣,盯着清园主人,满目疑惑。

  清园主人满脸轻笑,目光清澈,绝无半点猥亵之意。

  “大师……”

  “林公子,道家有道家的修身济世之道,公子不必挂怀。但于公子,有莫大的好处,日后自知。”

  “……”

  “公子稍等。”清园主人一揖而出。

  不久,小雨轻轻推门,“公子。”只一声轻呼,已是无限娇羞,垂着螓首,再不敢看林道宽一眼,倚在门口,进不是,退也不是。

  “小雨,你……我……”林道宽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是诚实君子,虽然明白清园主人和小雨的报恩心意,却无法直说,,便多看了小雨几眼。

  一双轻盈玲珑的绣鞋,一种欲进不退的娇羞,一袭黑发垂肩的等待,一朵似水桃花的飞升。

  只是太小,按现代人的观念,应该就是一个小萝莉,但身体发育尚好,玲珑有致,分明有成熟的曲线。

  “小雨是清园主人的弟子,没有千年,也有五百年了吧?”林道宽在心里想。

  “公——子!”迟疑、讯问、焦急、不安。

  人家就等在那里,总不能老晾着,况且是清园主人的意思,这样的老者,“长者无错”。林道宽终于说服了自己。

  “小雨,灯在那儿?怎么灭灯呀?”

  小雨掩口而笑:“原来公子害羞呀?”随即从衣袖中掏出一块白布,向墙壁的一角盖去,屋内顿时漆黑一片,只听到小雨轻轻的插门声……

  山中多鸟。未名的鸟叫声惊醒了林道宽。他睁开眼,小雨依然侧身躺在他的怀中,左手勾住他的腰。晨光从窗户透进来,山顶清新的空气弥散床前。不,是芳香,女人的芳香,小雨的芳香。

  林道宽一惊,他轻轻地挪开小雨的手臂,想要下床穿衣。小雨惊醒,看到两人的身体……她低垂着头,快速穿好衣裤,直接冲向大门,等到身体完全在门外,又转过身,看了林道宽一眼,不嗔不喜……

  正午过后,清园主人送别林道宽:“林公子,你沿此大道前行,二十里后,有一凉亭,你可在此小憩,并打开老朽所赠之信,此间一切自会明白……”

  “是,大师。”林道宽懵懵懂懂,既然人家下了逐客令,自己没有理由再待下去,只是,小雨……

  小雨没有来送行。

  “小雨,回去吧!你们只有一夕之缘,不可强求,须知道家有道。你损失的十年修行,就当报答为师的恩人吧,为师会再助你修行。”清园主人面色恬淡,似乎自言自语。

  “不敢,师父,小雨这就回去。”小雨躲在一片丛林中,引颈张望,不料被师父看破玄机,只得拖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三回头,奄奄而归。

  林道宽沿着山路下行,一路无人,出奇的清静,直到凉亭,也未见一人。天渐渐暗下来,他想起清园主人的话,于是打开信封。

  “林公子,老朽再谢你救命之恩。

  “老朽抱歉,你已经回不去了。”

  林道宽一惊,但也无可奈何,只得继续看信。

  “昨晚老朽应你两件事,一是送你百年富贵。但也有风险,须知富贵险中求。

  “再回首,已是四百年,再送你一份前身的记忆。

  “清茶、醇酒、美食皆非人间所有,也是你的缘份。你虽不能长生如我,但与常人,自不可同日而语。

  “小雨是我弟子,道家无色念,只是助你一臂之力。从今以后,你体内有道家之功。非常年代,混乱时期,无功难以自保。此为内功,信内附书,则是外功,宜勤加练习,当可保身。

  “小雨道家中人,道家有道,不必挂念。

  “此去之后,不可回头;即使回头,你也无法登峰;即使登峰,你也无法找到清园。一切命中注定。

  “你虽具道家之功,但你非道家之人,不必守道。宜以常人之念,建功立业,造福华夏。

  林道宽恍然如梦,踉踉跄跄从亭中走出来,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他茫然四顾,不知路在何方。

  不觉绊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一跤跌倒,眼前一片漆黑……

  …………

  “信王?涂文辅?”他心中默念,思维渐渐打开,前身的记忆慢慢恢复。

  信王就是朱由检,明朝的最后一个皇帝。

  好像现在还不是皇帝,还是信王。

  记忆如潮。

  五岁时,生母去世,自己由西李养大,西李十分刻薄,又忙于争宠,根本无心关心自己,直到哥哥朱由校当了皇帝,将自己转给东李,也就是庄妃抚养。庄妃自己没有孩子,对自己倒是不错,不过庄妃在阉党的逼迫下,已经抑郁而终。

  ……

  三天前,自己去狩猎,坐骑被涂文辅的马撞了一下,自己跌下马来,倒地不醒。

  婉儿是信王府的高级宫女,自己的通房丫头,性格恬淡,不好争强,处事干练……

  想到大明就要亡国,林道宽心中惊出冷汗,大明为什么而亡?好像是体制,腐败已到了骨子里。

  大明已近末路,但朱由检却是难得的好皇帝,自己占着他的身体适合吗?似乎自己也无力改变,似乎自己还是愿意回到那个未完全接纳自己的城市去拼搏。

  猛然想起了清园主人的信:你回不去了。

  此命天定。

  清园这人也真是,你让我穿越,那就当个安乐王爷,吃不尽的山珍、花不完的银元、享不尽的美女、用不完的特权。怎么穿越成这么个倒霉的王爷?

  远了,还是阻止大明的灭亡吧!至少延缓大明的崩溃,自己不能吊死在万寿山。

  大明因何而亡?

  满清入关。

  好像现在还叫金,他们自己叫大金,汉人叫后金,是来自辽东建州的女真人。

  吴三桂还在山海关吗?

  农民起义,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这些来自陕西的农民起义领袖,才是大明灭亡的直接原因。在大明全力对抗北方游牧民族的时候,这些自己人,在大明的心脏,给了大明最致命的一刀。

  如果让大顺或者大西政权问鼎中原,如何?

  不能,决不能。这些人当政,只是改朝换代,只会改写皇帝的姓名,只会让中国的历史多一次轮回,仅仅是轮回,没有进步。

  那自己就必须阻止他们攻陷北京。

  现在是天启五年,也就是公元1625年,离陕西的农民起义已经不远了,自己,能阻止他们吗?

  时间紧迫,历史的责任太重,自己,能负担得起吗?

  林道宽的头越来越大,索性做起来。

  听到响声,婉儿一阵风似的飘过来。

  “殿下醒了。”声音婉润,人如其名。“药煎好了,殿下,先把药喝了?”

  “嗯,端上来吧。”林道宽知道不喝药,肯定少不了一番口实,不如乖乖做个信王。

  他伸手接碗的时候,婉儿却将身一扭,侧过身,让过林道宽的手,“殿下的身子还没恢复,就让婉儿代劳吧。”

  喝药都不用自己动手?难怪有人说,生病有时也是一种享受,如果一辈子没有伤病,真的是人生一大遗憾。

  婉儿用小银勺舀了勺汤药,先放到自己的嘴边,轻轻吹了吹,确信不会烫着,这才和着药碗送到林道宽的面前。

  “殿下,药有点苦,喝过之后,吃点酥饼。”

  把我当小孩了?但林道宽还是感受到婉儿的关切之情。他点点头,目光直视着婉儿粉嫩的小脸。

  婉儿在全神贯注地喂药,直到药喂完了,才发现有一股剑一样的目光射向自己,异样的怜惜。

  “殿下。”婉儿收拾起残药,缓缓后退,语气说不上恼,倒有一份淡淡的喜悦和满足。

  “婉儿,现在什么时间了?”大脑一直在极速运转,林道宽感到迷迷糊糊的,根本忘记了时光的运转。

  “已经酉时了。”

  明朝没有二十四时制,林道宽从子时开始推算,酉时大约是下午五点。卧室看不到阳光,想来天已经黑了。

  经过一系列的变故,林道宽反而渐渐按下心来,反正自己也回不到后世了。

  “婉儿,我饿了,你弄点吃的来吧。”机械的动作,可以暂时让思维停顿,就像读书时倡导的劳逸结合。林道宽真想暂时忘记一切,让绷紧的思维松弛下来。

  “殿下稍等,马上就好。”听说林道宽有了食欲,婉儿高兴得一蹦三尺。

  小丫头果然干练,她出去不久,一群宫装少女佛柳穿花,摆了一桌子的菜,都是清淡为主,正合了林道宽的胃口,最后面的婉儿,捧了一小碗稀粥。

  “殿下身体刚刚恢复,还是喝点粥吧,清淡些比较好。”

  处处为主子着想,完全没有自我,大概就是宫女的命运吧?

  林道宽看向婉儿,她已经捧着碗走过来,缓缓地坐在床边,林道宽自然享受了“饭来张口”的待遇。

  婉儿只管饮食起居,不管杂役。饭后,小宁带着一群穿着各异的宫女收拾起碗具。

  林道宽伸了个懒腰,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但错乱的时空,需要时间调理。

  “殿下,你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天了,要不要洗个澡?”半是恳求半是关切,就那一双能滴出水的双眸,就让人无法拒绝。

  林道宽也不想拒绝,他希望用宫中之水,洗去这晚春的污垢,洗去满脑的困顿和心底的不安,从此,就做朱由检了。

继续阅读:第4章 虚极神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明之我主沉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