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箭技
蓝盔十九2018-02-13 11:062,351

  下午的训练朱由检提前一刻钟结束。

  “奋武营的兄弟们,十天的训练累不累?”士兵们整好队列后,朱由检大声询问,连虚极神功都用上了。

  士兵们沉默不语,说明有怨言的士兵不在少数,至少很多士兵不能理解这么艰苦的训练有什么实际上的用处,战争离奋武营远着呢。

  “兄弟们,这几天,我做了一首军歌,先交给了特战队的兄弟们,下面请特战队的兄弟们给大家演唱一遍。”关键时刻,还是特战队,有了自己的心腹,朱由检就不会感到心慌。

  “特战队出列!”

  王慕九领着特战队三百名士兵站到队伍的最前面,面对着六千步兵卫和骑兵卫,扯开了嗓子:

  狼烟起

  江山北望

  龙起卷

  马长嘶

  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

  纵横间

  谁能相抗

  恨欲狂

  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

  更无语

  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

  人北望

  人北望

  草青黄

  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大明要让四方

  来贺

  高亢的节奏,通俗的歌词,沸腾的热血,开疆的指引,三百军人的嘹亮,气势自然不是一个人开演唱所能比拟的。

  “奋武营的兄弟们,你们是男子汉吗?”朱由检看到列队的士兵们露出向往的眼神,抓住机会,提高了声音。

  “我们是。”

  “你们的身体里有沸腾的热血吗?”

  “我们有。”

  “你们愿意为大明开疆辟土吗?”

  “我们愿意。”

  “你们平时的训练累吗?”

  “我们不累。”

  面对静穆的训练场,朱由检顿了顿,“我们今天多流汗,明天就会少流血。”

  “今天多流汗,明天少流血。”整齐划一的回答,令朱由检十分满意,他没想到自己煽动性的语言竟是如此出色,都快赶上纳粹党旗下的宣言了。朱由检对自己也是十分满意,但现在还不是自满的时候,他要将这即将成型的热铁打成自己设计的模样,“我打算将这首歌当成奋武营的军歌,让它时刻引导着我们的训练、战斗,你们同意吗?”

  “我们同意。”这一刻的气势恢宏,朱由检相信,不久之后,士兵们就会形成条件反射,只要听到这首歌,听到奋武营,士兵们想到的就会是守土开疆。

  “那我给你们五天的时间。五天后,你们每个人都要会唱我们奋武营的军歌。我不管你们是否跑调,要大声唱出我们奋武营的气势。”

  解散后,士兵们三三两两忙着学唱军歌,训练的疲劳早丢爪哇国了。

  秦永年在听着亲兵的汇报,朱由检的许多做法他一点都不懂,特别是队列的训练,但是训练质量的提高和士兵士气的提升,他这个从事行伍多年的指挥使,还是看得出来的。他不由对朱由检暗暗惊叹,既然他会练兵,就让他练吧。他是忠实耿直的军人,一贯不参与政治,更不参与有关的斗争,但对自己的军队,还是很看重的。看着自己军队训练水平的提高,他打心眼里高兴,对于朱由检所要求的各种器械设备,都是尽量满足。

  为了进一步激发士兵的训练热情,十天后,奋武营举行军事技能大比武,以检验这二十天的训练效果。

  步兵比射箭、骑速、长枪、短刀。

  骑兵比骑速、骑射、马上长刀、马上短刀。

  全营停止训练一天,全部观看比赛。

  上午先进行步兵比赛。

  射箭比赛是在八十米外立一个木制圆盘,盘子的正中心标出红点,外面是三个同心圆。射中红点记为十环,外围依次为九环、八环、七环,每人射十箭,所中环数多者为胜。

  结果王新和李盘都是九十八环,并列第一。朱由检准备给个并列冠军,但王新和李盘分属不同的千户,互不服气,经朱由检同意,进行加赛,一箭定胜负。

  根据抽签决定,王新先射。他来到射位,用双眼瞄了箭靶,然后微微抬起左腿,虚跨半步,再双腿微曲,重心落在左腿上。待身形稳定,这才左手拿弓,右手搭箭,一石半的弓被拉了个满月。王新面无表情,目光紧盯着前方,突然松开右手,只听见“嗖”的一声,箭杆带着冷风直冲八十米外的箭靶,“噗”,前方很快就传来中靶的声音,接着就听到围观的士兵们欢呼“中了……中了……”“是十环!”

  轮到李盘了,对手已经射中十环,立于不败之地,他的压力可想而知,朱由检也在一边,不动声色地观测。只见李盘稳步来到射位前,曲步、举弓、搭箭,一气呵成,但箭却没有射出去,他眯着眼,仔细观测前方的靶位,在众人屏住呼吸等待的不经意间,李盘松开右手,“嗖”、“噗”声几乎是连在一起的,就像两枚连放的鞭炮。“又中了”,“十环”。围观的士兵对于自己军中的箭神,是绝不吝啬自己的掌声和欢呼声。

  都是十环,还是没分出胜负,只能再加赛一箭。这次是李盘先射,结果两人又都是十环,还是不能分出胜负。王新提出,箭靶上的红心太大,不如换铜钱作为箭靶。朱由检心想,这样可以增加趣味性,也能激发士兵训练的积极性,说不定以后军中真的会出现箭神,刚好李盘也同意,于是换铜钱做靶子。一名士兵临时用一杆长枪斜插在箭靶处,然后在枪杆上系上一根细线,细线下挂着一枚铜钱。

  这种射法还是很有难度的,细线下的铜钱,在风中肯定有微微的晃动,如果铜钱的正面或者背面对着射箭的人,靶位还算不错,如果铜钱刚好晃倒侧面对着射箭的人,那靶位可是太小了,即使射中,也有运气的成分。

  王新先射。他弯弓搭箭,瞄准铜钱,人和箭都纹丝不动。在众人的等待中,他突然一松手,铁箭破空,“嗖”的从众人眼前飞过,清脆的“当”声随即从前方穿过来。又是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这次大家不用查看箭靶,从声音中就能判断出王新是中靶了,连王新自己也露出得意的笑,朱由检也是惊讶不已,大明有人才呀,只是这些基层的士兵从来没有得到展示能力的机会。

  轮到李盘出场了,所有的人,包括朱由检,都认为他没有多少取胜的机会,刚才王新射中铜钱,也许有一些运气的成分,可铜钱不会总是给你机会,何况,即使李盘射中了,双方也只是打个平手。

继续阅读:第14章 抛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明之我主沉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