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初涉军营
蓝盔十九2018-02-13 11:063,014

  右都督林国泰亲自骑马将朱由检送到奋武营,他和指挥使秦永年耳语一番,然后向朱由检一躬身,以军务繁忙为由,告辞而去。

  秦永年皱起了眉头,他打量着朱由检,虽然体格健壮,身材高大,但皮肤娇嫩。他感到十分头痛:“殿下,你初来军营,又年龄尚幼,就在营部任参谋吧!”秦永年虽有军人的傲气,但朱由检是王爷,是皇帝朱由校唯一健在的亲弟弟,他还得罪不起。

  “参谋是做什么的?”没听说明军有参谋一职,朱由检当然要问清楚,自己不是来军中当花瓶。

  其实明军中的参谋一职,只是整理文书的幕僚,秦永年恐怕朱由检不同意,只好修改军规:“参谋的职责,就是对军队的作战提供参考意见的。”反正现在京军又不打仗,也不需要提供什么作战意见。

  “那好吧!多谢指挥使大人。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朱由检可不想在军中当王爷,真要做王爷,又何必来军营呢?只有降低身份,才能和士兵打成一片,才能真正融入军队。

  “殿下请说。”秦永年在军队呆长了,他十分不看好这位年幼的王爷进军营,顶多就是图个新鲜,军营的枯燥生活,不是细皮嫩肉的王爷所能承受的,更不要说残酷的训练。但对方是王爷,他得罪不起,所以尽量压低语气,显得不卑不亢。

  “我不想别人知道我的身份,所以给自己取了个新的名字,王信。希望都指挥使大人帮我隐瞒。”

  秦永年再次打量了朱由检一眼,心平气和,少年老成。“就依殿下。”

  “不是殿下,是王信。”朱由检纠正的时候,微笑地看着秦永年,既不盛气凌人,也不卑躬屈膝,轻松的外表下,显得有点凝重,和秦永年的冷冽倒有得一拼。

  “是,殿……王信。”秦永年终于顺了口,他是军人,可不想军营因为信王的到来出现躁动。至于朱由检到军营的目的,他没多想,多半是过腻了荣华富贵的宫廷生活,来军营找刺激,等感觉到军营生活的枯燥,一定会哭着喊着要离开。

  今天操练,士兵们发现都指挥使身边多了一位体格健壮但又细皮嫩肉的随从。他们没有在意,军营中的士兵比较固定,但幕僚经常变化,说不定是哪位高官弟子来京军中混份简历,好去别处高就。

  朱由检站在秦永年的身后,观看士兵们操练。说是近万人,朱由检偷偷数了数,大约只有六千名士兵。其余的士兵当然不是上厕所去了,军官吃空饷,几乎是明末公开的秘密。

  士兵们列队,挺枪收、发,发出“嘿、哈”的呼喊声,但动作看上去有气无力,根本就像一支刚从战场上溃退下来的败兵。一句话,士兵没有精气神。

  就餐时,朱由检主动要求与士兵同吃,我不是来军营混军功的,跟着当官的,怎么能够提升士兵的战力?怎么能够掌控军队?“大家好,你们当兵几年了?”

  “几年?比你年龄还大?”一个老兵龇牙咧嘴,其他人一阵哄堂大笑。

  朱由检也不在意,大明的军人都没什么文化,粗口是他们的习惯,只有适应了他们的习惯,才能走进他们的心里。“那大叔啥时可以退役?”

  “退役?你骂我老头子不是?知道你是新来的,不跟你计较。退役有两种,一是战死战伤,二是老得拿不动枪。”老兵没有生气,但眼睛里满是哀怨,深深的,绝望的……

  明朝实行军籍制,一旦入伍,就入了军籍,永不能退,自然就没有退役一说。而且军人一旦战死,家里或家族必须另外出丁补上。这不是终身制,而是永久制。

  而他们的军饷,只能勉强养活老婆孩子。其实,钱多了,也没处花,终身待在军营,也没地方去。一旦年老,从军队退下来,他们的孩子就要顶上去,过上和他们完全相同的生活。复制就是这些军户生活的真实写照。

  没有目标就没有动力,没有动力就没有希望,没有希望的士兵,组成没有希望的军队。

  这样的军队,要怎样才能培养成铁军?朱由检的头都大了,理想和现实之间,隔着十万八千里。他没有参过军,对军队,特别明朝的军队,不是很了解,本来他打算和士兵们说说为什么要练兵,现在看来,这个问题太遥远了,京师军的主要目标是护卫京师,很少有打仗的机会,士兵们不会对练兵有兴趣。他只好换个话题:“大哥,咱奋字营可是大明军队精锐中的精锐呀,为什么训练时没有精神呢?”

  “小子,看你不到二十吧?你是哪个官家弟子?还从来没人问过这样的问题。”一名四十多岁胡须凌乱的士兵显得相当不屑,他咽下口中剩余的饭菜,好像教育小学生似的:“认真训练,身体消耗就多,而饭菜就就这么多,你傻呀?”

  “如果饭菜管饱,那大家训练起来是不是更有劲头?”明朝军队的腐败,空饷都填不满腐败这个黑洞,剩下的军饷还是层层克扣。但朱由检找到了突破口,大不了将信王府的财产补贴进去,没钱花的时候,找疼爱自己的皇兄皇嫂要点,反正自己又不是腐败,而是为了大明的军队。

  “你付钱呀?”一直闷头吃饭的年青士兵,压根就不相信天上会掉下馅饼。

  “不瞒几位大哥,我在营部听到几位大人商量此事,怕有希望。”善意的谎言,也许能激励士兵的士气。

  听到能吃饱饭,士兵们都来了兴趣,聚集过来的士兵越来越多。

  “真的吗?”

  “你小子不是拿我们穷开心吧?”

  “你是官家弟子,又不和我们一起训练。”

  朱由检看到群情激愤,感觉有戏,“三天,三天后,你们都能吃饱饭。”士兵们将信将疑,充满渴望的目光都射向朱由检。

  这些保卫京师的士兵们,这些终身生活在军营中士兵们,他们的目标只是吃饱饭,这和大明的国姓有区别吗?但这不能怪他们,是谁让他们步入如此困苦的境界?朱由检坚定了自己的决心,他要为自己的先祖赎罪。

  “你是谁呀?指挥使大人能听你的?”有些士兵从兴奋中醒悟过来,十分担心天上掉下的馅饼,落到地上的时候,会变成砸破脑袋的石头。

  “我叫王信,家父在南方开了数家纺织厂,颇有资产。家父曾说过,有一个厂子的收入归我支配。厂子每年都有收入,如果我所说的话不实,就将厂子捐出来,作为奋字营的伙食补贴。”朱由检的话掷地有声,根本不像是撒谎。

  一阵沉默,显然大家在思考朱由检的话有几分可信。

  “哪位大哥上过前线,参加过战斗?”朱由检抛出早就准备好的问题。

  “我。”

  “我。”

  “我。”……

  有数人高高举起自己的手,好像怕朱由检看不见似的。看来朱由检这个“富二代”的话,已经有人相信了。

  “我没有上过前线,大哥能说说前线的事吗?”朱由检当然不是好奇,战场、血腥、死亡,才能造就军人的士气,激发军人的野性。

  说道战场,无论是上过战场的,还是没上过战场的,都能说上一大段,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众人的故事终于说完了,其实,听众只有朱由检一人,因为这些故事在士兵们中间已经传承了千遍。

  “战场是危险的,也是血腥的,各位哥哥们,在战场上,怎样才能保护自己呢?”朱由检不知不觉中,已经和士兵们融为一体了。

  众人以为朱由检害怕,也是,这么小的年龄,又是富二代。战场上刀枪无眼,谁不从尿裤子走过来?“跑呗,还能怎么样?”一个毛头小伙子的回答,立即遭到大伙的唾骂。

  “胆小鬼。”

  “白吃军粮了。”

  “你没长那啥?”

  “躲到你婆娘裤裆里得了。”

  毛头小子好像不好意思似的,又好像怕给朱由检留下不好印象,真的躲到后面去了。

  “要我说,”一个年龄比较大,可能上过战场的老兵,语气平和,目光空明,好像在回忆那噬血的战场,“就是练好自己的本领。”

  精辟。朱由检暗叹,在冷兵器时代,个人本领的确是最重要的。

  “还有纪律,严明的军纪才是获胜的保证。”一名士兵补充道。“岳家军、戚家军都是以严明的纪律,令敌人闻风丧胆的。”

继续阅读:第11章 发表演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晚明之我主沉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