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冰瞳
恶魔月下月2017-04-14 10:183,440

  幻夜的整个眼球已经完全被圣光所覆盖,手中渐渐凝实出一把银白色的手枪,正是她最常用的圣枪——白炽焰。

  “光芒所及之地,白焰之落!”

  幻夜将白炽焰高举,一颗似乎蓄力很久的光弹循着折耳猫被击飞的坐标迅猛的飞出。

  “叮——”

  白炽焰的光明子弹竟然被折耳猫手中的一把太刀华丽的斩断,分裂的子弹四散而破,强大的冲击力将身后一片小树林夷为平地。

  “不错啊,这就是你的炫力吗?!”折耳猫摆出一副好斗的样子,而他手中的太刀也闪烁着时蓝时红的冰焰。

  幻夜面无表情的收起白炽焰,两把附光的双剑凝实在手中。折耳猫也趁着这个机会迅速调整着异能的运作,猛地一记突刺接近幻夜后,太刀散发着强劲的异能气息不断砍击在她的两把双剑上。

  极快的身法几乎可以做到一秒数刀,那种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就算是使用炫力之后的幻夜也很难挡住。

  “吾之剑!名曰——断星!”

  “轰!!!”

  深到发黑的蓝色光刃忍不住冲动,瞬间落在折耳猫的腰部,而他的反应也算快,硬是转变了太刀的攻击方向,勉强挡住断星的锋芒。

  “哼,那把禁剑吗?有意思。”折耳猫的嘴角渗出一丝鲜血,即使挡住断星的攻击,难免也会被冲击力伤到。

  幻夜的炫力防御也帮她降低了不少的伤害,炫力的暴走刚刚开始便接近极限,没想到她在星寒面前第一次的暴走竟然在这个时候。

  “叮、叮、叮……”

  四把武器碰撞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折耳猫在两个人的攻击下依然占尽上风,可怕的攻击速度让星寒和幻夜完全没有还手的欲望。

  “隐龙,断风之刃!”

  折耳猫还在不停的上升着自己的速度,星寒已经完全看不清楚他的攻击会从什么地方窜出来。另一边幻夜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她的炫力似乎已经到达了临界点,瞳色也正在渐渐的回归到水晶般的颜色,如果失去炫力的话,她也只是个普通的异能者。

  “呃啊!”“呃……”

  不知什么时候,折耳猫的手中竟然出现了两把太刀,各自插进了星寒和幻夜的腹部。

  “哥哥!幻夜!”菲儿被幻夜的光芒伤的不轻,也没有多余的力量从地上站起来。

  折耳猫的眼神中充满了对杀戮的渴望,刺进两人身体的太刀也在不断加重着上面的异能。

  “折耳猫!适可而止!”

  折耳猫抽出太刀,任凭星寒和幻夜软软的倒在一边:“切,真麻烦……”

  这种强烈的战斗,自然引起了附近教官的注意,在折耳猫消失之前,星寒只是模糊的捕捉到了一个身影……

  ……

  “嗯……头好晕啊~”星寒缓缓睁开眼睛,不停的揉着太阳穴,“折耳猫……那个人是谁?”

  “哥哥,你醒了,看来精神不错嘛。”

  星寒刚刚注意到菲儿已经趴在床边不知道多长时间,依稀记得她被那道光芒灼伤的样子。

  “菲儿,你身体没事吧?我记得那种光似乎对吸血鬼的伤害很大,你还是上床休息一下吧,我去看看幻夜。”星寒完全没有给菲儿反抗的机会,直接将她一把扔到床上,自己离开了房间。

  看着客厅沙发上两件熟悉的衣服,沾上了满满的血渍,几乎也不能继续穿下去了。

  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强烈的挫败感,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也就罢了,还牵连到幻夜身上。

  “咔。”

  幻夜房间里的灯竟然是亮着的,而她的床前正趴在一名和星寒差不多大的少女,金色的头发看起来像是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吧?

  “嗯~星寒啊,你没事了吧?”少女一口便道出了自己的名字,而且看起来像早就认识自己一样。

  星寒咽了口唾沫看着面前这个金发碧眼的美少女,出于礼貌问道:“那个……你是幻夜的姐姐吗?”

  “哈~不是啦,我是菲儿的教官,代号冰瞳。你们的教官也真是的,训练竟然到这个地步……”冰瞳轻轻拍了拍幻夜侧过来的后背,看起来真的像在照顾自己的妹妹一样。

  星寒靠在一旁的墙上,缓缓问道:“冰瞳教官,折耳猫他到底是什么人?”

  “那么见外干嘛,直接叫我冰瞳就好了。折耳猫啊,他是个性格非常诡异的人,冰火双系的异能者,那把太刀叫隐龙之锋。世上很少有的一种幻器,也就是可以复制武器的样子和属性,做到双持攻击。”冰瞳侧过身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亮,似乎马上就是中秋,这个时候的月亮也圆的差不多了。

  如果那把隐龙之锋是一把幻器的话,那也就说明折耳猫一直都是在用两把武器进行战斗,只是没有将复制出来的太刀具体化,难怪那种动作看起来很像双刀流的招式。

  “我还不知道冰瞳的异能呢,能不能告诉我?”星寒凑近冰瞳,同时也帮幻夜把被子往里掖了掖。

  冰瞳莞尔一笑道:“谁告诉你我是异能者了?冰瞳可是个正经的魔法师啊~”

  “魔法师?!和菲儿一样吗?”星寒下意识的向自己房间的方向瞅了一眼问道。

  “嗯!没错,不过菲儿的魔法能量不强,暂时只能做到简单的治愈魔法和吸血鬼的天赋魔法。”冰瞳双手在空中一挥,无数的冰晶顺着纤细的手指掉落在地板上。

  星寒唤出一团冰焰,和冰瞳的魔法做着对比问道:“异能和魔法究竟有什么区别呢?看起来差不多啊。”

  “不,魔法的发动需要一定的介质,更高级的魔法也会需要一些发动的时间,也就是咒语吟唱。而异能是异能者们体内所产生的能量,可以随时提取出来供自己使用,比魔法更加简单一些。”冰瞳从魔法阵中取出一本魔导书,让星寒试试翻开看看。

  星寒接过魔导书,翻开的第一页便感觉两腿发软,清一色的魔法铭文,不懂魔法的人还真是无法参透其中的意义。

  冰瞳观察着星寒的脸部表情,问道:“怎么样?想不想学啊,姐姐我可以教你的!”

  “算了吧,我还是比较喜欢异能和剑……”星寒将魔导书合上还给冰瞳。

  冰瞳将魔导书重新收入魔法阵中,整理了一下头发道:“说起剑的话,星寒,你那把剑能给我看看吗?”

  “可是,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再使用。”星寒看了一下自己的装备栏,并没有断星这件装备。

  “嗯?还有使用限制吗?不愧是禁剑啊,果然非同寻常~”冰瞳笑了笑,转过头看着一旁蜷缩着的幻夜,“星寒,你这里还有房间吗?”

  星寒全身猛地一抖,这似乎是第二次听到类似的话了:“冰瞳不会要住下吧?”

  “嗯,教工宿舍太闷了,还是这里有家的感觉。放心,我已经向星寒的爸爸妈妈问过好了,他们肯定也同样让我住下来的吧!”冰瞳高兴的从魔法阵中拎出一系列的打扫工具。

  问候自己过世的父母,这已经是第三个了,先前的菲儿和幻夜也先后趁自己不在的时候偷偷的去过。

  “那个,冰瞳你很擅长家务吗?”星寒看了一眼满地专业的扫除工具,但是它们的主人好像并不靠谱。

  冰瞳继续召唤出魔法阵,抽空回答道:“虽然不是很擅长了,但是应该还是会一点的,没事啦,这个房子交给我就好了。”

  星寒也没有在意,反正这套房子也够乱的了,让冰瞳试一下也是可以的。

  “咳、咳……”

  听到幻夜轻咳几声后,星寒转身坐在冰瞳坐过的椅子上。幻夜的炫力暴走加上受到的重创,这差不多也够她受的,能活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嗯……我怎么睡着了?”许久,星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的天空,很黑,看来夜已经很深了。

  幻夜依然保持着刚刚的睡姿,只是那种痛苦的表情消失在脸上,更多的是一分清丽可爱。

  离开幻夜的房间,客厅的灯似乎还亮着,电视也处于无信号的状态。值得注意的是,整个别墅像是被洗过一样,意外的干净,地板似乎都能照出人影的样子。

  “这是冰瞳干的啊~还说自己只会一点,真是的……”星寒看了一样沙发上早已睡着的冰瞳,身上的被子盖得很不自然,看来应该是菲儿来过。

  回到自己的房间,菲儿依然安静的在床上睡着,那件可爱且勾魂的睡裙星寒早已经习惯下来。深夜三点的话,自己应该也没什么事可以干,但是自己可怜的床已经被菲儿整个霸占,星寒也不好意思叫醒她。

  “哥哥~来睡觉~”

  菲儿的一声梦呓让星寒不由自主的躺在了她身旁,这种声音充满了魔力,让人一听就不忍拒绝。虽然可以活动的空间很小,但是依然能感受到菲儿的气息和体温。

  ……

  “哥哥,起床了,要迟到了!”菲儿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已经是早晨的七点半。

  星寒不情愿的睁开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闹钟的时间,自己的炫力系统竟然没有强制自己起床。下意识的往床头上摸索着手机,但是似乎在昨天的训练中已经化为灰烬。

  “星寒,早饭做好了。”冰瞳冒失的推开房门,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星寒和菲儿后便迅速撤出。

  早晨的时间总是很紧张,到达学院的时候已经超过了上课的时间。

  “哦~星寒,幻夜,菲儿,嗯……还有冰瞳。你们跟我过来一下,关于昨天的事,我有些想说的话。”艾莉莎的出现似乎专门在等待着星寒的到来。

继续阅读:第9章 任务之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零剑星之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