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禁剑断星
恶魔月下月2017-04-14 10:183,499

  “我叫德古拉•菲雅四世,是星寒哥哥的妹妹,哥哥可以叫我菲儿~”女孩俏皮的眨着眼睛应道。

  星寒反复念叨着菲儿的名字:“德古拉?对了,你刚才说吸血鬼吧?”

  “嗯,是的。菲儿也是吸血鬼哦,是德古拉四世,血统最纯正的吸血鬼。”菲儿坐在离星寒不远处笑道。

  星寒看着菲儿满头银发,这样的话,瞳色和发色就明白了,吸血鬼的特征也应该是嘴里的两颗突起的犬齿吧。

  “嘻嘻~”

  看菲儿笑的时候的确有着两颗不同于常人的牙齿,曾经以为很可怕的吸血鬼,不过那对犬齿在菲儿的嘴里却显得异常可爱,完全不会让人联想到吸血鬼的身份。

  “嗯?”菲儿注意到星寒左臂上在战斗中留下的伤口,“哥哥,疼吗?”

  星寒也没有在意,菲儿提起时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受伤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伤,但是火系战斗异能者留下的伤口总归会有些灼烧感。

  “其实也没有多……菲儿?”星寒突然感觉到一股微热的气息顺着伤口缓缓滑落,布丁一般的触感让自己永生难忘。

  菲儿像受伤的猫为自己舔舐伤口一样,伸出可爱的舌头不断的蹭着星寒的伤口:“哥哥,马上就会好的。”

  效果真的是立竿见影,刚刚还在的伤口竟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连那份灼烧的痛感也消失不见。

  “啊~真的没事了,菲儿好厉害啊。”星寒轻抚着菲儿柔顺的长发,露出一丝笑容。

  菲儿一脸疑惑的表情问道:“哥哥,刚才你用的什么能力啊?好像和异能不一样呢?”

  “哦,这种事也没必要瞒你。我的异能虽然还没有觉醒,但是由于特殊的体质,生下来就有一种被定义为炫力的力量。这种力量和异能一样,也分为很多种,通信用、战斗用、家用、娱乐用……总之还有其他很多种。我的炫力定义非常广泛,包含了战斗用、通信用、数据用还有家用。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因为数据用炫力,我的灵魂也受到了影响,现在就几乎是一个程序一样……喂,菲儿,在听吗?”许久,星寒听见了一阵微弱的呼吸声,菲儿也一脸兴奋的样子靠在自己的肩膀睡得很香。

  “诶……失败啊,菲儿也不愿意听我说话……”星寒仰头望着天花板,却没在意身旁菲儿的骚动。

  “哥……哥~”菲儿轻轻的顶着星寒的身体,缓缓道:“菲儿好难受~”

  “嗯?”注意到菲儿的星寒迅速将手伸到她的额头上,“没发烧啊?怎么脸那么红?”

  “菲儿?哪里难受啊?”看着呼吸越来越急促的菲儿,星寒一时也没什么办法,家里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住,别说照顾人了,就连自己都没被别人照顾过。

  “菲儿……血……”菲儿模糊说道,但是星寒听见了血这个字。

  “对啊,菲儿是吸血鬼,没有血怎么行。”星寒猛地一拍脑门,哪有不吸血的吸血鬼啊?!

  抄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在自己手腕静脉处用力的划了一下,只要没有切到动脉,自己就没有大碍。

  “咕嘟……”看着菲儿可爱的吮吸着自己的血液,星寒也逐渐受不了失血过多的感觉,头部的晕眩不得不让自己脱离菲儿的嘴部。

  “啊~哥哥,你没事吧,对不起,吸的太多了。”菲儿扶住即将倒下的星寒,她知道人体损失这点血量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头晕的确无法抗拒。

  星寒似乎恢复了一点意识,道:“菲儿没事就好,我的血槽还多着呢,没事的~”

  “嗯?血槽?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菲儿露出一颗娇小的犬齿笑着问道。

  “啊,刚才给你讲的时候你睡着了,我的炫力会将自身转换成一个数据,这就是我跟其他人不同的地方。菲儿也该讲讲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了吧?”星寒撑起身体,失血后的眩晕也被消除。

  菲儿站起身,右手在身旁画了一个类似魔法阵的东西,这些在星寒的眼里也并不奇怪了,毕竟这个世界什么都可能发生,尤其是在这个吸血鬼少女身上。

  淡蓝色的魔法阵散发着点点荧光,菲儿费劲的从魔法阵中拽出一把和自己完全不成比例的长剑,那把剑看起来很重,不像是一个女孩子能轻易使用的。

  “菲儿,我来吧~”看着如此费劲的菲儿,也是时候表演男人力量的时候了。

  “诶~哥哥,别啊!”菲儿被星寒一把拽向后方,但是似乎并不想让他触碰到那把剑。

  “咚!”

  当星寒不自量力的接过那把剑之后,这时才知道自己完全无法承受它的重量,只能眼看着它将家里的地板砸穿。

  “嘛~哥哥,我是吸血鬼啊,力量要比人类大上很多哟!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碰它……”菲儿两手一摊,看着趴在地上的星寒。

  星寒拍拍落在身上的灰尘道:“还不是你没说清楚,不过,那么重的剑,你带在身上干什么?”

  “这就是菲儿的任务啊,来地球寻找可以使用这把剑的人!”

  “哦,这样啊,那看来我不是你要找的人了。”星寒看着地上的长剑,通体蓝色,剑身印着浩瀚的星辰,看起来煞是好看。

  这样的剑竟然会那么重,看来自己真的低估了这把剑的力量,怎么说看起来也不像是凡品,说不定是什么国家的哪个铸剑大师所造的一把名剑呢。

  “是啊,哥哥似乎不符合这把禁剑的使用要求呢~不过无所谓啦,你还是我的哥哥!”菲儿几乎黏人到爆表的性格暴露无遗。

  星寒敏锐的听觉似乎捕捉到一个关键的词语:“那个,菲儿,什么是禁剑?”

  “哦,禁剑就是禁忌之剑,哥哥知道基督教的教徒有什么禁忌吗?”菲儿收回禁剑,修复了被砸穿的地板后问道。

  星寒一脸不确定道:“好像是不能亵渎上帝吧……”

  “是的,那如果上帝已死,这算不算禁忌呢?”菲儿一本正经的问道。

  “哈?这当然算了!”星寒惊讶道。

  菲儿在空中用魔法阵拟出一把禁剑的样子:“哥哥,这把剑就是斩杀上帝的禁剑,名曰——断星。”

  “禁剑,断星?真的拥有斩杀上帝的力量吗?”星寒用手指触碰了一下魔法阵组成的断星虚影问道,但是碰到的虚影很快便烟消云散。

  菲儿点头道:“哥哥,刚才不是问你了吗,如果上帝已死,斩杀上帝的这把断星,算不算禁忌之剑呢?”

  “你的意思是……”星寒的表情几乎在一秒内凝固。

  “没错,这个世界真的有上帝,很强,超乎人的想象。那么现在这个已经没有上帝的世界,最强的会是谁呢?我想应该没有比这把斩杀上帝米达尔的禁剑更强的人了。”菲儿靠近星寒,不停的眨着眼睛。

  星寒看了一眼菲儿问道:“菲儿困了吗,睡觉吧,也不早了。”

  菲儿点了点头,猛地扎进星寒的怀中。“呼、呼……”

  “菲儿,去床上睡啊,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办?”星寒轻推了菲儿几下,但是她依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大约半小时后,星寒也萌生出了一丝睡意,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睡相像只幼猫一样的菲儿,也只能把她抱到自己的床上。

  “嗯……既然是兄妹的话,睡在一张床上应该不算犯法吧?”星寒自言自语道,同时把一条不是多厚的被子盖在菲儿身上,夏天刚过,这个季节也不算冷,自己应该可以不用被子。

  翌日,清晨的露珠依旧晶莹剔透,从透绿的叶子上缓缓坠落,没在泥土里不见了身影。

  星寒很准时的睁开眼睛,几乎一秒都不会差的样子,这就是炫力赋予他的系统。盯着天花板看了几秒钟,手机的闹钟也随之响起。

  “诶?”星寒伸手去够床头的手机,但是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拽住,无法挪动半分。

  “哥哥~早上好!”菲儿抱着星寒的左臂,似乎是一直在等他醒来的那一刻。

  睡得迷迷糊糊的,星寒全然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直到菲儿的声音响起才再次记忆起来。

  “哦,菲儿早上好,起的那么早啊?”星寒只好伸出右手关掉手机的闹钟,看着眼前这个梦幻般的少女,就像一场梦一样,自己竟然会邂逅这样一个可爱的吸血鬼女孩。

  菲儿用魔法在半空划出挂钟的样子,指了指时针道:“菲儿从六点就醒了,一直在等哥哥起床~”

  “无聊的话就叫醒我啊,真是的……”星寒笑着看向窗外的风景,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绚丽。

  菲儿掀开被子,露出黑色睡裙下大片雪白的肌肤,强大的视觉冲击让星寒只能转过头去。怎么说也是妹妹,自己还没禽兽到那个地步。

  “诶?菲儿,昨天晚上你好像穿的不是这件衣服吧?”星寒依然没敢转过头,毕竟自己是个正常的高中男性。

  菲儿扯了扯身上的睡裙笑道:“哦,昨天夜里换的,哥哥不喜欢的话,菲儿还可以换回来。”

  那件黑色斗篷真的不适合菲儿,星寒也没有让她再换回去,转而问道:“菲儿没有其他衣服了吗?”

  “没有了,菲儿一直都是穿这两件衣服的,因为是妈妈送的……”菲儿似乎提起了不开心的事情,但是很快便忘在脑后,“哥哥去洗脸吧,等会儿来餐厅吃早餐~”

  菲儿高兴的跑出去,留下一阵幽香,那个似乎能让冰川解冻的笑容深深也印在星寒的心里。

  洗漱完毕,看了一眼时间,星期五的零岚学院和往常不同,这个时间是全校学生进行异能研讨的大课程,几乎要进行两个小时。这对于没有异能觉醒的星寒,不去也是无所谓,这样也有充足的时间陪菲儿吃早饭。

继续阅读:第3章 异能者的觉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零剑星之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