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御气封魂
风御九秋2015-12-20 15:273,041

  王艳佩说明来意叫开了门。

  “换鞋”官太太鄙夷的看着我和金刚炮。

  我俩根本就不搭理她,穿着鞋子就走进了客厅。

  “哎,你们怎么这么没礼貌啊,啊~狗可不能进来。”官太太看见了跟在后面的白狼。

  “你那不也有一条吗?”金刚炮指着墙角的一个不锈钢笼子,里面养了一只哈士奇,此刻正冲我们叫唤。

  “我们家的狗听话不随地大小便”此时官太太的嘴脸令我非常的厌恶。

  “我的犬更听话,可以随时大小便”我说着右手拇指食指捏在一起上下点动,这是军犬训练中的便溺指令。

  白狼看见我的指示,立刻下蹲在干净的地毯上憋出一泡尿,可惜在上车时我让它尿了一次,这次只憋出几滴来。

  “你,你,你……”官太太气的说不上话来了。

  “我们是来救你儿子的,再罗嗦我马上就走!”TMD不是因为你我也不至于成天喝流质。

  王艳佩看到情况不妙,上去劝住了官太太。

  “人呢”我问道。

  “在楼上”官太太铁青着脸。

  “抬下来。”我说着一屁股坐在了客厅的大沙发上,掏出烟和金刚炮抽开了。

  “平儿不能走。”官太太用手在鼻子前扇着风,厌恶的看着我和金刚炮。

  “我们不愿走。”不趁机报仇我就不是于乘风了,我最讨厌的就是女人做作,我们离你有好几米,刚点上烟,你扇个屁风啊。

  “哼”官太太扭头上了楼,屁股大的跟磨盘似的还非要穿个旗袍,一步只能上一个台阶。

  “要不我摁住了,你上去办两动?”我冷笑道。一回头竟然发现金刚炮瞪着俩眼珠子紧盯着那中年妇女的屁股,大张着嘴巴。

  “我没看她屁股”金刚炮收回目光不打自招了。

  “草”

  等了没多长时间,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抬着跟死猪一样的唐平下了楼。有权有势的人就是不一样,把医生都请家来了。请的还都是有经验的老家伙,此刻这几个老家伙正呲牙咧嘴的抬着唐平,估计很不乐意干这抬人的营生。

  “老于,是它。”金刚炮捏起了法诀。

  “我知道是它,一会儿千万别慌,你只要召出来就行了,别的事情我来。”我叮嘱道。

  “好。”金刚炮重重的点了点头。

  “所有人都出去。”我让苦力把人抬进了一楼的书房冲他们喊道。

  所有人都出去以后,我竟然发现白狼并没有跟进来。

  “白狼,靠,靠”我用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外侧命令它。

  白狼似乎对躺着的唐平充满畏惧,不过听到我的命令还是慢慢的挪了进来,蹲坐在了书房墙脚。

  “老于,你不念清魂真言就封啊?”金刚炮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使用了清魂诀三阴辟水就没了神识了,如果不用,我又怕白狼压不住三阴辟水的魂魄,反过来被它给控制了。”我皱着眉头用力的捏着烟蒂。我实在不舍得三阴辟水的魂魄就这么散掉,可是我更不想牺牲白狼。

  “那怎么办?”金刚炮已经习惯了关键时候让我拿主意。

  “一会儿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我会用灵气稳住白狼的命魂和七魄,希望有用。”犬和人是一样的性质,都有三魂七魄,天魂地魂也都不在本身,所以我需要稳住的只是命魂和七魄。

  “杳杳冥冥,阴阳同生,生则为形,亡者为气,九幽诸魂现真形,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金刚炮捏着法诀念出了搜魂真言。

  顷刻之间只见两股不同颜色的阴魂和阳魂之气同时出现在了唐平的头部半寸之处。金刚炮一看位置不对,怒喊一声加大了自身灵气的抽取,硬生生的将两股魂气又顶高三寸。

  我一看时机成熟,捏指成诀施出了御气封魂诀“阎摩罗王,令止九隍,命魂不失,气封还阳,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念罢右手携气拍向了唐平头顶那两股缠绕在一起的魂气。御气封魂诀可以封阳魂也可以封阴魂,但是两种封魂方法略有差别。封阳魂需要念诵真言,而封阴魂则只需要使用指诀。

  唐平的阳魂在我一拍之下顺利的缩回了躯体,只剩下三阴辟水的一缕阴魂悬浮在唐平头顶挣扎着还想再附上唐平的身体。金刚炮咬牙瞪眼的用灵气顶着,一头的汗珠子。

  “大道通天,气御阴链,拘魂锁魄,封其三关,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我来不及喘息,紧接着施出拘魂诀,延出一股蓝色灵气包裹住了正在挣扎的三阴辟水的阴魂,“正北五步,蓝气指路,去!”我高喊出声,控制着三阴辟水的阴魂向着白狼移去。

  三阴辟水本属蛟种,距龙属仅一步之遥,加上本身有着千年修行灵性,其阴魂的强悍程度远超我的意料,此刻正在我的灵气包裹之下疯狂的冲撞挣扎!真不知道乘风道人当初是怎么不露声色的隔着数千里将它移到唐平身上的,反正现在我用尽全力也不能将其移至白狼所蹲坐的墙角,灵气的不续更是令我暗暗叫苦,一伸手抓住了正坐着抹汗珠子的金刚炮的熊掌。

  “我草,老于,我都这样了,你还吸我……”金刚炮苦笑着叫骂。

  “御气封魂!”借着金刚炮的灵气,我终于将三阴辟水的阴魂移到了白狼的头顶三寸之处,高喊一声拍了下去。

  “成了?”金刚炮看着并没有什么异样的白狼转头问我。

  “成了!”我用手背蹭了蹭鼻尖上的汗珠。

  “哎呀妈呀,累死我了”金刚炮哼哼着跟个死蛤蟆似的躺在了地毯上了。

  “嗷~”本来平静的白狼猛然之间蹦跳了起来发出了一声与狼嚎极其类似的嚎叫。

  “TMD三阴辟水反噬了。”我上前一把抱住白狼,右手摁住它的白脑袋输进灵气护住了它本身的魂魄。

  “妈的,咱俩为啥总这么走运?”金刚炮一骨碌爬起来,苦笑着抓住我的手腕送出了自身灵气。

  我左手用力的抱住白狼不让它蹦跳,右手则不停的送出灵气护着它那正在经受三阴辟水阴魂冲撞的魂魄。

  “你们怎么在我家?”就在此时,本来躺着的唐平竟然抱着脑袋坐了起来。

  “给我闭嘴!”金刚炮闲着的左手一个摆拳直接又给人砸晕了。

  三阴辟水的阴魂虽然被我强行封进了白狼的躯体,可是却并不驯服,在试图挣脱无望之后,改变了策略试图压制并控制白狼的本身神识,我咬着牙苦苦的送出灵气护着白狼,三阴辟水对白狼神识的一次次冲撞我都感同身受,心脏狂颤,灵气散乱,苦不堪言,到最后我甚至怀疑自己救这么个不知道好歹的蛟龙魂魄是不是有点画蛇添足。

  就在我眼前出现金星,元气将竭,准备放弃之时,三阴辟水终于先放弃了。

  “好了。”我收回灵气,抱着平静下来的白狼重重长喘。

  “它会不会是累了想歇会儿?”金刚炮不放心的问道。

  “不会的,阴魂冲阳只有一次机会,成了就控制别人,不成就被别人控制,没人给你第二次机会。”我低头看了看白狼,发现白狼正冲我摇尾巴,彻底放心了。

  “它俩以后谁说了算?”金刚炮还是不放心。

  “白狼”我肯定的回答。

  “那你封这条大长虫有什么用?”金刚炮递过一支烟。

  “它是条义兽,魂魄散了太可惜。先把它救下,时候到了,它真正的主人会安排它的。”乘风道人和徐昭佩还有半日尘缘未了,到了那时候乘风道人自然会对它有所安排。

  和金刚炮抽完烟,我撇了几眼躺着昏迷的唐平,开门走了出来。

  “怎么样了?”王艳佩和官太太同时发问。这么长时间书房里人喊狗叫的也的确不太令人放心。

  “好了”我漫不经心的回答。看到白狼一出房门,官太太的那条狗竟然吓的撒尿,感觉很有意思。

  “怎么没醒啊?”书房里传来官太太的声音。

  “泼盆子凉水就好了,那个最好加点尿……”金刚炮也想发坏,可惜说的太离谱成了司马昭之心。

  “真的好了吗?”王艳佩正色问道。

  我转身看了看她,点了点头。

  “走吧,我不想再见到这个人。”王艳佩拉着我就往外走。我转身想叫金刚炮,却发现这个家伙的俩眼珠子竟然又粘书房里官太太的大屁股上了,弄的我哭笑不得。

  “老牛看啥呢,不走还等人管饭哪。”

  “管饭?也行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气御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气御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