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法术尽失
风御九秋2015-12-20 15:272,754

  盗洞约有七丈深浅,我不得不佩服前面的几位工作效率之高。下来之后我和金刚炮同时打开矿灯,脚下是平整而略显暗红的石板,我蹲下打开背包,拿出干将古剑直接出鞘,扔给了金刚炮,现在可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候,这家伙要是再拔不出来,可就要了命了。

  我拿出九阳拂尘又将背包背上,小心的向前挪着步并打量着这条宽敞的墓道。墓道宽约三米,高五米左右,很是宽敞。我捏起法诀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异样的气息,接着加快了行进速度。

  很快的前方出现了一堵厚重的石门,石门已经破损半开,地上还杂乱的放着一些叫不上名的工具。

  “老于,你看这里有血迹。”金刚炮指着石门下方。

  我低头一看,果然在石门下方有拖拽的血痕。我再次捏起观气诀想探知石门里面的气息,奇怪的是,竟然还是没有发现异常。

  “进去!”我说着扔下嘴里的雪茄侧身进了石门,破玩意真难抽。

  “老于等一下……”

  我刚进主墓室还没来的及观察情况,一道寒光贴着我的鼻尖就砍了下来,我侧身闪过,一摆头矿灯照向了冲我发难之处,不由得汗毛直立“我草,什么玩意?”

  一具身着古代铠甲的干瘪古尸手持长戈站立在距我仅几步之遥的暗处,干枯的手臂高举兵刃作势又要冲我砍下。

  就在我愣神的工夫,金刚炮已经从门外伸手抓住了我的背包猛的将我拽了出去,堪堪避过了下劈的长戈。

  “老于,你怎么回事,我刚才明明感觉到了门后有浓烈的魂气,你怎么说进就进啊?”金刚炮和我站立于石门左右手持法器准备突袭尾随而出的古尸,奇怪的是里面的盔甲古尸并没有跟出来!

  “我捏诀看了啊,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我又捏着法诀试了一次,竟然还是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老于,里面的鬼魂是啥样的?”金刚炮没进门所以不知道里面的情形。

  “不是鬼魂,是穿着盔甲的尸体,不知道哪朝哪代了,都干枯了”我甩了甩手说道。

  “不可能,我刚才明明感觉的是魂气,尸体怎么会发出魂气?!”金刚炮手握干将注视着微张的石门。

  “可是刚才我明明看到的是古尸。”我有点急了。

  金刚炮不说话了,扑哧扑哧长喘几口气“上教门人,紫气通天,诛邪伏魔,暂借金身,奎木狼速速归真,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金刚炮高声唱诵着御气除魔真言,,猛然间转身进了主墓室。

  我紧随其后,借着矿灯的光亮只见金刚炮犹如怒目金刚般的手持干将径直砍向了主墓室门口的那具操戈古尸。

  伴随着“喀嚓”之声,古尸应声倒下。

  “哈哈,真言好使!哎呀我地妈呀,怎么这么多啊?”金刚炮正在为自己使用除魔真言“除魔”成功而沾沾自喜之时,猛一抬头,只见类似的盔甲古尸在主墓室竟然还整齐的站着长长的两排,此时正齐刷刷的转动着枯朽的头颅望向我们。

  “不但能动弹还有魂气,这到底是死人还是活人啊?我草,这几个人咋被砍成这样了呢”金刚炮挥舞着干将拦截着冲我们扑来的古代士兵,一不小心踩到了一堆烂肉之上。

  “应该是死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死后魂魄没离体。”我根据目前的情形做着推测,对那几个罪有应得的盗墓贼的下场我可不关心。我看金刚炮法术对症,捏起法诀,也念出了除魔真言,奇怪了,为什么我的九阳拂尘今天克制阴魂的效果这么差,金刚炮的干将砍出,几乎是摧枯拉朽。而我的拂尘怎么只能令冲我而来的古尸退后几步,而没有什么明显的克制效果?

  “哈哈,老于,这回抡到我运气好了,你看他们不打我。”金刚炮手上忙活着嘴里也没闲着。

  我左右一看,的确是!怎么所有的盔甲古尸竟然全冲我过来的,手里的家伙也全冲我招呼。而金刚炮在旁边大发神威的胡砍乱剁竟然没古尸搭理他。

  我依靠在石门上狼狈的左支右挡,金刚炮在旁边信庭漫步似的一剑一个,美的就差没哼小曲了。

  “换家伙!”我大喊一声。

  金刚炮把干将扔向我,我一把接过,顺势砍向已到眼前的一支长戈,长戈顿时被我削掉了半截,接着手腕一转直接刺向了离我最近的一具盔甲古尸的胸口。

  “CTM的,怎么刺不进去?”我怒骂了一声,反观金刚炮,左手捏着法诀,右手挥舞着我扔下的拂尘,骨碎之声依然不绝于耳!

  真TMD邪门了,草,让你们的魂魄离体看你们还依仗什么!“杳杳冥冥,阴阳同生,生则为形,亡者为气,九幽诸魂现真形,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我一剑砍退了身前的古尸,百忙之中捏诀念出了搜魂真言。

  等了半晌,竟然没效果!一年之前我就将这一法诀和真言习练的驾轻就熟了,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道法真言全没了效果。难道我的法术失灵了?想到此处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老牛,念一遍观气搜魂真言!”我高喊道。

  “好勒!”金刚炮变化指诀,念出了搜魂真言。“杳杳冥冥,阴阳同生……”话音刚落,只见阴风已起,片刻之间幻化为诸多阴魂,呼啸着从我和金刚炮身侧的石门缺口奔泻而出,而干瘪的躯体也在瞬间化为尘土,只余盔甲兵戈。

  “咳……。咳……。”我和金刚炮被阴风刮起的尘土呛的一阵咳嗽,待得尘埃落尽,只见面前竟然半跪着一个古时校尉装束的壮年兵士的魂魄。

  “真人仙术妙手解吾等千年拘魂之苦,卑职袁奎叩谢真人天恩!”魂魄借气发声,并磕头致谢。

  哎,人和鬼一样,都有会办事的,那些都跑了,就这个家伙还知道留下说声谢谢!

  “非三清不受跪拜,汝言重矣,尔等何故居此?”我随口问道。话一出口我就蒙了,这话是我说的吗?

  “禀真人得知,昔日叛逆篡朝,护国真人携吾及下属兵卒远涉于此,曰‘此处为五龙齐聚之地,当掘土建阵施无上道术为万岁延续龙气’,孰知阵成之日,此贼竟施封魂之术将吾等魂魄强拘于此,驭使如豚犬,朝夕不休为其夺阳守陵,屈指甲子已二十有五矣,而今此贼已……”

  “老于,怎么这么热啊”我正听的入神,金刚炮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打断了我的思绪。

  “老贼醒转近矣,真人珍重!”这个叫袁奎的鬼魂面露惧怕的神情,跟我们道别。

  “等一下,你到北面十里处等我,帮我办件事情再走,办好了,我让你不用进地府受轮回之苦直接投胎。”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叫住了他。

  袁奎面露疑惑的神色,我没办法又用古语跟他解释了一下,他应许下来才化风去了。

  “老于,你刚才说的啥玩意,怎么我一会儿听的懂一会儿听不懂?”金刚炮汗流浃背的问道。

  “第一句不是我说的,后面两句才是我说的。”我随口回答。

  “完了,你又来了……。”金刚炮已经习惯了我偶尔的神经兮兮。

  “老牛,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施展不出法术了。”我紧皱眉头。

  “啊?怎么会这样啊?”金刚炮又张着嘴想吞蛤蟆。

  “可能是这里的阵法克制了我的法术,灵气还在,就是施展不出来。”越来越热了,我感觉到了喉咙已经开始发干,估计袁奎嘴里的“老贼”真的快醒了。

  “这咋办哪?你可是主力啊,你要不行,那我可顶不住啊。”金刚炮一脸的焦急。

  我长喘一口粗气“老牛,你还想学‘吸星大法’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气御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气御千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