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内宅
骁骑校2017-04-13 14:213,726

  次日一早,二小姐乘坐的火车在一队铁卫护路骑兵的一路护送下回家。为了防备有人不甘心昨天的失败,连车厢上面都坐满了弩手。

  一路平安,回到了铁厂,新晋的铁厂卫士刘子光被带到了铁卫总部,经过一番宣誓效忠之后,分到了崭新的制服:黑色紧袖箭衣,薄底快靴,头上是黑色武巾,羊皮袄一件,玄色铠甲一具,钵盂状铁盔一顶,腰刀一把,盾形铁质腰牌一个,上雕两个大字“铁卫”然后是一个五角星,最下方是两个小字“内宅”和新砸上去的编号。依然是9527,内宅表示他属于专司保卫内宅的亲卫,和其他的 厂防,巡逻,交通等部队在职责上有所区别,9527 是刘子光进厂当奴隶的时候就烙在身上的终身编号,即使当了铁卫也不更改了。

  刘子光穿戴了新行头,风光的走在内宅里,前去参见内宅亲卫的队长胡先觉,一路上有不少丫环仆妇投来风骚的目光,他也是来者不拒,一一用眼神回了过去,一幅春风得意的模样。

  胡先觉队长两个太阳穴凹陷,眼神凌厉,浑身散发出一种高手才有的霸道气息,,让这个年轻人感到了强大的威压,刘子光急忙收敛心神,拱手行礼:“属下刘子光,参见胡队长。”

  胡先觉围着他转了几圈,点了点头,沉声说:“嗯,二小姐推荐的人物,果然不错,是练功夫的好把式。你就暂且充当二小姐的护卫吧。”

  同一时刻,内宅的书斋里,特制的巨型红木办公台上小山一样堆满了文件,账簿,还放着几把算盘,一个端庄的少女坐在办公台后的锦垫花梨木椅子上,手持一杆精致的硬木笔,蘸着端砚里的墨水在纸上写着什么,房间里铸铁暖气片的数量也比其他房间要多些,少女只穿了件鹅黄色的缎子夹衣, 一头柔软润泽的长发下是一双晨星般闪亮的眸子,眉眼清秀,竟和二小姐有八分相似,只是少了一分顽皮,一分娇憨,多了一分沉静,一分大度。

  少女看着在房里四处乱转的二小姐说:“小薇,这回你趁爹爹闭关,跑到徐州府闹的事情可不小啊,若不是韩大掌柜和牛参将出手帮你,恐怕不那么好好收场,黄知府是海州盐商豪富出身,又有京师黄公公作靠山,恐怕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你欺负了他侄儿,定然不能善罢,快到年关了,你还是不要出去的好,老实呆在厂里吧。还有那江南十八家炼锋分号的十万两回款,你居然敢拿去斗富,厂子看起来光鲜的很,其实已经入不敷出了,最近兵部的上百万两兵器款,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拖延不付。现在连徐州府庞家的煤炭款都难以支付了,停了煤炭,光有铁矿石也炼不出铁啊,幸亏有这十万两,先给那些米面行的老板们清了帐,不然外面知道咱们铁厂没银子,还不蜂拥来讨债,庞家虽说是老相与了,可是也只是买卖上的往来,不是过命的交情,断了煤炭,那我们就真的周转不灵,无法维系了,铁卫和工人们发不起工钱,恐怕也要生事端,幸亏有众位叔叔们压着。要不然我一个弱女子怎么担待的过来。”

  二小姐的嘴嘟的可以挂油瓶了,跳过去拉着黄衣少女的手臂摇晃起来:“姐姐~~~,十万两不是都拿来了吗,我已经很乖了,你让我宽待下人,我昨天还升了两个奴工斗士作铁卫呢,你让我节约开支,我昨天打赏那些铁卫和禁军,一人才给了一两银子呢!好没面子!对了,姐姐,如果家里周转困难的话,我把私房钱三万两都拿出来贴补,大不了等以后你再还我就是了。”

  黄衣少女,显然就是利国铁厂目前的代理厂主:大小姐了。她揉揉太阳穴,扯过帐本胡乱的翻着,嘴里嘀咕:“我现在这里书房临时充当账房了,账目混乱,几个账房先生作的一堆烂账,看得我头昏脑胀,还是不得要领,总是隐约觉得有些问题,看来要请几个徽商工会的稽核账房来帮忙查一下了。”

  听到二小姐表的忠心,她说完抬头笑眯眯看二小姐说:“三万两哦,小薇真是大方,回头你差人送过来吧,姐姐这里忙得晕头转向,你先去别处玩吧。”

  内宅护卫室里,刘子光尴尬的站着,手足无措,没有他的位子,所有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没人搭理这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几个卫士扎堆的地方,不时有刻薄的目光瞟过来,“贼奴工,撞了狗屎运”这样的话语肆无忌惮的响起来。

  刘子光隐忍不发,可是那帮卫士却不知深浅,一个瘦高的卫士走了过来,眉眼间充满了不屑:“听说你这位新来的,拳脚刀剑功夫了得,还混了什么什么将军的花名,在下路高志,想讨教一二,不知道大将军赏脸否?”

  周围几个人跟着聒噪起来,都要看比武,刘子光听着路高志讥讽的言辞,心里也是恼火,心说是比武的话就怪不得我出手很了,当下一拱手:“还请赐教。”

  一干人来到堂下空地上,扫清了积雪的地上铺着青砖,干净利索的很。陆高志说:“刀剑无眼,我们就先比试一下拳脚功夫吧。”刘子光说:“悉听尊便。”

  话音未落,刘子光只见眼前一片眼花缭乱,全部是陆高志的腿在飞舞,只得象拳击运动员那样的护住头脸,霎时已经被踢中了好几腿,不由得倒退几步。

  路高志忽地跳起,一记漂亮的凌空转身旋踢,薄底快靴正踢在刘子光脸上,力道十足,刘子光被踢得扑到在地,嘴里咸咸的,分明是血,刘子光吞下血水,迅速爬了起来,还想再战。却见路高峰已经在众卫士的簇拥下披上了羊皮袄,拿着旁人献上来的茶杯在喝茶了。周围一片叫好声。

  “果然是神腿路家的传人,手都没动,几脚解决问题。”

  “那是自然,路兄的身手岂是那样三角猫的货色能抗衡的。”

  “老路今天只用了三成力道啊,要不然那个什么大将军的头不得踢爆啊。”

  路高志极为受用的听着夸赞,轻飘飘的拱手对刘子光说:“承让了,阁下的拳脚果然是出自各国战俘的教授,哈哈,凌厉的很呢。”

  一个拿长刀的卫士看到路高志煞是威风,也来凑趣:“我杨猛也来和大将军讨教一下兵器上的修为,不知道能在大将军手上走几合呢,哈哈。”

  周围一片哄笑,人群再次围成一圈,刘子光取了刀面对杨猛站下,杨猛兀自耍了一个漂亮的缠头裹脑,先博得一阵喝彩,然后轻飘飘的站了个自以为潇洒的姿势,对刘子光勾勾手指。

  刘子光挥刀抢步上前,用毫无花架子的动作,又重又快的连续砍向杨猛,刚开始杨猛还能抵挡几招,渐渐的有些应付不了越来越快的进攻,突然刘子光一刀砍在杨猛肩上,杨猛吓得立时做到了地上,愣怔了一下才察觉砍过来的是刀背,刘子光也是一拱手:“承让了。”杨猛恨恨的提着刀站到一旁。

  人群喝起倒彩,卫士们当中又跳出一个穿白色团花缎子箭袖年轻人,剑眉星目,身材欣长,当真是一表人才,年轻人对刘子光一拱手,说道:“久闻红衣大将军在角斗场上六战六胜,未尝有败绩,在徐州府同仁居一战重伤扶桑武士,一把单刀端的是出神入化,在下武当宋青峰,想讨教一下阁下的刀法,大将军可万万不要推辞哦。”

  一阵北风吹过,带起屋脊上的雪花飘撒在空中,刘子光一身黑色劲装,单手撇刀,目光紧随着眼前的白衣少年宋青峰。

  宋青峰捏了个剑决,三尺青锋剑潇洒的捏在掌中,白色团花缎子箭服的下摆随着北风微微飘拂,说不出的风流英俊,幸亏在场的没有丫环仆妇,否则她们一定恨不得声嘶力竭的给宋青锋加油叫好。刘子光一身的普通家将武师打扮,而宋青锋则是一身江湖上的青年少侠标准行头。两人的形象上首先就分出了高下。

  刘子光紧盯着宋青锋的眼睛,这是刀术教练传授给他的办法,敌人的眼睛会暴露他的意图,宋青锋笑吟吟的眯着眼,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整个人显得很散漫,但是却一点破绽都没有,是个难对付的敌手。

  延迟不得,越拖越在气势上输于对手,刘子光暴喝一声,单刀闪电一般劈向对手,宋青锋挺剑相迎,两下刀剑交错了十来个回合,刘子光没有占到分毫的便宜。虽然都是全力劈出的狠招,可是都被宋青锋轻易的化解,而且宋青锋的招数显然出自名门大派,如行云流水一般潇洒飘逸,和刘子光简单的战场杀招截然不同。只见他单手持剑,看似随意的轻松格挡住刘子光的凶猛攻势,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显得悠闲自在。

  四周卫士们不停的叫好,有人说“宋少侠怎么跟那贼奴工过这么多招啊,按理说三招以内就能见胜负的。”

  另一人说:“你这还看不明白啊,宋少侠在消遣那贼奴工呢,多过几招全当是逗他玩了,你看人家宋少侠,到底是武当派的弟子,明明是打架,搞得像剑舞,这就是水平啊,不服都不行。”

  宋青锋已经完全摸清楚刘子光的实力,便收了戏弄对方的念头,轻轻说了声“得罪”手中宝剑霎那变成一团光影,象刘子光笼罩了过去。

  刘子光应接不暇,被逼得不停后退,宋青锋嘴里还喊着;“太慢了,你太慢了,你太慢了!”脚下步法玄妙,步步紧逼,手中宝剑更是泼风一般,急促的刀剑碰击的铮铮金鸣之声不绝于耳,忽然一声长鸣,只见刘子光的手中钢刀飞出,扎在一棵大树上还在犹自颤动不已。刘子光脚下也早已凌乱,被宋青锋的快剑进攻逼得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一片叫好,“宋少侠赢了! 宋少侠赢了!”

  宋青锋的宝剑指着刘子光的咽喉,矜持的笑,笑纳着卫士们阿谀奉承,说道;“这位大将军,刀法了得,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不小心弄坏了大将军的新衣服,还请恕罪哦。”

  众人闻言,清去看刘子光的黑色箭衣,却见崭新的衣服上被剑锋划出好多道子,赫然是一个“奴”字!众人赞叹不已,“果然好剑法,出神入化了! ”

  “刻在衣服上,不如刻在脸上来的痛快了。”一个瘦瘦的卫士恶毒的提出建议。

  宋青锋又露出耀眼的白牙笑了,说:“那我可就刻了。” 浑然不顾刘子光愤怒的眼神,抬剑往刘子光脸上划去。

继续阅读:009 记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铁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