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真相
骁骑校2017-06-12 19:493,400

  彭静蓉,彭静薇两姐妹骑在马上还不时回头张望,目睹了城门内血腥的杀戮,那个熟悉的背影如同钉子一般钉在城门洞内,一步也不后退,更没有回头望,只是在不停的挥刀,再挥刀,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依然能看见城门被堆积的尸体逐渐堵上半个城门。

  不知道那个人能撑多久,这也许是最后一眼看到他吧,也是最后一眼看到生活了十几年的铁厂,姐妹俩都在这么想,天高野阔,北风夹杂着雪花扑面而来,父亲生死未卜,几十年的基业毁于一旦,多少好兄弟反目成仇,多少熟悉的面孔惨死刀下,昨天还是喜气洋洋的除夕夜,身份高贵的大小姐,今天突然一切都变得那么悲凉,那么可怕,那么得无法接受,从此起,就是亡命天涯的逃犯了。天下虽大,哪里是安身之所,前面百里就是世仇清国的边境了…。。

  轻微的颤动,然后逐步变的强劲起来,一个内卫趴倒在地,侧着耳朵一听,大叫不好,前方有大队骑兵,吓得彭静蓉花容失色,北面来的骑兵,难道是清国的铁骑连环马?

  清国的连环马非常犀利,五匹战马连在一起,绑着向前的长枪,所到之处,无不披靡,明朝边军骑兵的马不如清国,每次骑兵会战,都吃大亏,幸亏铁厂的车弩发挥威力,才不落下风,如今清国趁大年初一发动奇袭,首当其冲的肯定是铁厂,不知道边防上的禁军哪里去了?

  大地逐渐开始颤动了,众人疑惧,不敢前行,忽看到对面大批衣着褴褛,拿着杂乱兵器的人朝这边跑过来。

  是奴隶,奴隶们暴动了!一个内卫喊道,奇怪,暴动的奴隶怎么不逃亡,反而往回跑呢,很快他们的疑问得到了回答。

  骑兵,漫天的骑兵,从地平线上涌现出来。

  悠长的号角,沉闷的鼓点,遮天蔽日的旌旗,没错,正是清国的精锐骑兵连环马,连环马在前,后面是骑射手和长刀手,再后面是携带攻城器械的步兵,大军连绵数里,缓慢的逼近,两厢有快速移动的轻骑兵斥候远远的来回奔着,前有重兵,后有坚城,退无可退,逃无可逃。

  奴隶大队亡命奔跑着,从这一小队的人马边跑过,没有人理他们,奴隶们有很多带了箭伤,显然是刚才遭遇到清国军队,吃了大亏。

  前有狼,后有虎,这可如何是好。彭静蓉急得团团转,胯下战马也焦躁起来,恢恢叫个不停。

  铁厂北门,堆积了半个城门的尸体没有人敢去收拾,这稍微影响到了车弩的威力发挥,弩箭贯穿尸体,居然冲开了一条通道,然后随着弩手们快速踩动踏板,箭矢以每分钟六十发的战斗射速射向刘子光,十架车弩,集中发射,饶是刘子光再生躯体,也不免心虚,拔脚向城门外退去,闪出城门,避到一旁,粗大的弩箭呼啸着从城门里激射出来,飞出好远才扎在土里,在北门数百丈远的地方种下了密密麻麻一片铁庄稼。

  刘子光暗叫好险,这种没必要的硬拼确实要不得,而且官兵也已经爬上城墙,用绳子吊着下来了,组成步兵队去追大小姐她们了。

  刘子光拔脚向北飞奔,大小姐和奴隶大队都在那个方向。他的速度决不亚于上好的良马,没一会就迎面碰上了溃逃的奴隶大队。

  从大营里反出来的时候,已经被火烧箭射折损了将近一千人,四千人逃出城去,现在却只剩下两千多人,还有好多带箭伤的。

  扎木和骑在一匹俊逸的清国战马上,马鞍上还挂着两壶羽箭,他一见到刘子光就嚷了起来:“真晦气,出城门不远就遇见清国的斥候了,咱们灭了这小股的斥候,却被清军的先锋咬住了,上千个弟兄都死在当场,不过咱们也没让他们好受,起码搞翻他们几百号人。不过连环马上来了,咱们这些人怎么也打不过骑兵啊,城里打的怎么样了,看样子不妙啊,刚才看见你的两个相好都逃出来了。

  刘子光哭笑不得,说:“官军进城了,大小姐她们倒台了,现在前后都没路可退了。”

  “反正我不能再当一次俘虏了,我情愿自由的死去。”安东尼拿着缴获的清国弯刀说。

  “落到铁厂人手里是死。落到清国人手里更惨,全部要活埋。”一个熟悉清国的奴隶说。

  “拼了,兄弟们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也是造化。今天我们就一同战死在利国铁厂城下吧!”扎木和悲凉的喊道。

  众奴隶受到感染, 舞动手中兵器呐喊:“拼了,拼了,拼了!”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又陷入绝境。两千多怀着必死之心的人悲愤的呐喊,震天动地。大群的寒鸦被惊动,飞向了飘雪的天空。

  宋青峰跟在彭静蓉后面,看见黑压压的清国军队,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下,说道:“彭大小姐,于化龙勾结官兵叛厂,这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现在只有借助清军的力量,才能恢复彭家在铁厂的统治,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清王英武,而且与我有旧,只要我过去和清军大帅说几句话,一定能说服他帮你们收复铁厂。”

  彭静蓉盯住宋青峰看了半天说:“你是清国人。”宋青峰矜持的一笑:“是哪国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天下,能让天下停止干戈才是我的毕生梦想。”

  “为了停止干戈,所以要引来清军进攻明朝?恐怕你也不仅仅是武当少侠那么简单的身份吧?”大小姐讥讽的问。

  宋青峰再笑:“武当教会我武功,清国给我了前程。不错,我的真实身份是清国军机处四品章京,陛下御赐黄马褂,此番进入铁厂,一来为了南征大业,二来也是为了你,静蓉,不管怎么样,我对你的爱慕是真的,我一定会帮你夺回铁厂的,相信我,静蓉。”情真意切的一番话,连宋青峰自己都被感动了。

  “我呸!还少侠呢,我看你只配叫做狗贼!我姐姐的名字是你能随便叫的吗?你这个可恶的清国尖细。看箭!”愤怒的二小姐没等姐姐答话,就怒骂起来,顺手抄起转轮簧力枪就要射,却被一旁的杨猛猛地一推胳膊,铁矢冲向了天空,彭静薇怒视杨猛“怎么,连你也是清国奸细?”

  杨猛哭丧着脸说:“二小姐,事已至此,我看还是按宋大人的话办吧,小的们还不想死。”路高志等几个于宋青峰相熟的卫士也纷纷表示愿意跟随宋青峰降清。

  于晓龙还跟在队伍里,二小姐早就不再挟持他了,其实挟持他本来就使于晓龙自己的主意,现在他担心地看着姐妹俩,不敢插嘴。

  彭静蓉已经被连串的变故打击的麻木了,众叛亲离,只有姐妹俩相依为命了,看看得意地宋青峰,懊悔的想打自己,不用说,刘子光清国奸细的罪名肯定是洗脱了,冬香的事情看来也是一个阴谋。

  “冬香是不是你杀的?”彭静蓉突然问。

  “为了天下的和平,有时候需要牺牲一些人,我会每年给冬香烧纸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宋青峰不在乎现在承认杀害冬香的事实。

  “那刘子光也是你杀的了?”彭静蓉继续问。

  “杀他全是为了你,静蓉,我承认我有私心,但是这全是因为爱,我想你会原谅我的。”宋青峰倒是个爽快人,不过还有一点他没说出来,那就是利用刘子光出逃,把卫队长胡先觉引走,这一招调虎离山,轻易的去掉了大小姐身边的一员猛将,不得不依仗他宋青峰了。城里已经混入了不少便装的清国斥候,在大年初一早上的时候,宋青峰以内宅侍卫教头的身份,假托大小姐的委托,送了十几坛子毒酒给北门的守军,然后等药性发作以后,自己潜回内宅,命令手下便衣斥候占领北门,放下吊桥,迎接清军进城。没想到守将丁优不饮酒,带着一帮手下没喝毒酒,和斥候们血战一场,同归于尽,反倒便宜了暴动的奴隶军,不废吹灰之力便夺了北门。

  清国人不是中原正统,而且野心勃勃,一心想饮马长江,占据江南,此番处心积虑的设计铁厂,出动了大批间谍和军队,志在必得,得手以后还会把大权拱手相送?简直是做梦,这个宋青峰以此引诱,无非是想让让自己以身相许,想到要委身于这样奸诈还又满口天下,和平的卑鄙小人,彭静蓉不由得又捏紧了镶金白玉柄的长匕首。

  宋青峰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绸子,对着清军帅旗挥舞了几下,对方也挥动一面旗帜做出回应,宋青峰伸手去拉彭静蓉的马缰“我们过去吧,静蓉。”

  彭静蓉猛地扬起匕首刺向宋青峰,无奈宋青峰反应迅速,一侧身就避过了袭击,彭静蓉见一击不中,哀叹一声,反转匕首刺向自己的喉咙,宋青峰早有预料,剑光一闪,击落了匕首,然后快速的点了彭静蓉的颈部穴道,顿时彭静蓉动弹不得。

  看见姐姐被制,彭静薇再次抬枪射宋青峰,被一旁的杨猛一刀斩落了簧力枪,于晓龙手无寸铁,看着冷冷持刀对着他的路高志,终究没敢妄动。

  宋青峰对内卫们许诺,降了清国后,每人都有个百户的前程。本来他们还有点犹豫,恰好碰到于化龙作乱,一下子没了退路,投降清国俨然成了光明大道。内卫们把破口大骂的二小姐绑了起来,于晓龙当然也跑不了,对于清国,他依然是上好的人质,一行人朝着清军大队迎去。

  忽听背后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就这样走了吗?各位大人。”回头看去,原来是那个神秘的铁面武士。

继续阅读:021 复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铁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