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叛乱
骁骑校2017-06-13 10:334,290

  为了救治刘子光,星际医护船耗尽了残存的备用能量,这是程序设定的任务,只要有伤员,医护船就要尽一切可能的救治。

  培养皿的透明罩自动开启,底部升起一个金属托盘,把刘子光托了起来,传送到舱门口,一个喷枪一样的东西喷出一团柔韧的气泡状物体,把刘子光包裹起来,然后,三道隔离舱门陆续打开,气泡弹射出去,舱门逐个关闭。飞船表面恢复了光滑。船舱里的各种灯光,仪器一个接一个的关闭,半分钟以后,飞船彻底的沉寂了。

  时隔千年,地球联邦的失事星际医护船终于利用最后的能量,最后的医疗备品,替另外一个时空的青年,完成了最后一次的救治任务。

  刘子光作了好多梦,刚开始是梦到被宋青峰他们纵马踩踏,浑身的骨头都碎了,然后梦到他死了,被推进无尽的深渊,落啊落啊总是落不到头,好像是进到18层地狱的最底层。然后忽然落到了家里的床上,外面阳光明媚,窗台上邻居家的小花猫喵喵叫着,妈妈端着一碗鸡蛋汤坐在他跟前,笑眯眯的拿着小勺子喂他,家里的木床宽大扎实,铺了厚厚的褥子,睡起来很舒服,忽然妈妈变成了大小姐,大小姐穿着淡黄色的衫子,温柔的帮自己按摩着不能动的双手。

  突然这一切都消失了,眼前出现的是白花花的一片模糊,伸手一摸,原来是一层柔软湿润的薄膜,细腻的象婴儿的皮肤,但是又坚韧的老牛皮,刘子光摸索了半天,才找到一个缝隙,是个很有弹性的出口,从薄膜里爬了出来,才感觉自己光着身子,在一个漆黑的地方,抬头看,一个亮点高高的,远远的悬在头上,好像天上的星星,貌似自己处在洞里,好深的洞,恐怕有上千米深。

  再看周围,加强过的目力可以在黑暗中看到不远处黝黑的飞船,外星人!刘子光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这下子发达了,是掉进外星基地了吧,他们救了自己,身上的伤都好了,神奇的外星人啊,我得找他们借些激光枪之类的武器,再求他们把我送上去,嗯,或者送回原来的时空也可以,想起梦里的妈妈,刘子光眼睛湿润了。

  摸索了半天,没有找到能进去的门,喊了几嗓子,也没有搭理,四周是坚硬的岩石,散乱的骷髅,到象个千年乱葬岗,刘子光看到飞船上有个徽章,觉得有很熟悉的感觉,仿佛在哪里见过,想看个究竟,跳了一下,没想到居然一下子跳起了很高,正好眼睛的高度和徽章持平了。

  刘子光惊讶的摔在岩石上,半天没有动,不是摔伤了,而是太震惊了,那个徽章就是自己很熟悉的联合国徽章,橄榄枝环绕的地球,是地球人的飞船,怎么出现在这个怪异的时空呢,会不会是时空管理局的飞船呢?刘子光胡思乱想着,依旧好奇的观察着,终于,他看到了“UN HOSPITIL SHOP”。的字样。

  医院…。船,刘子光的破烂英语还是发挥了一点作用,他终于明白了,是这艘来历不明的地球医院船救了自己,似乎还给自己增加了一些更强的能力。在仔细的摸索,观察了好久,还是不能进入飞船,无奈的刘子光终于放弃了,这个鬼地方,黑灯瞎火,没有生命,没有食物,一定得离开!

  深渊里实在找不到能穿到身上的东西,刘子光只好赤身裸体的往上爬,石壁上微小的起伏都能被他利用,甚至用指甲钩住一点突起都能悬起整个身子,然后猛地一拉,身子可以向上窜出老高,再抓住一个凸起的石头,手指略微用力一推,整个人又飞向洞壁的另一侧,武侠小说里顶尖轻功也不过如此吧。再试试力量,挥拳打向一块,啪的一声,坚硬的花岗岩化成了齑粉,伸手去戳洞壁,手指如同钻入豆腐的感觉。

  我可以报仇了,向那些压迫我,陷害我,追杀我,殴打我,凌辱我,杀害我的人报复,让他们尝尝同样的滋味。想起昨晚的陷害和虐待以及来到这个时空一年半来的种种不堪的遭遇,刘子光心头燃起了怒火。

  以牙还牙,以血洗血,复仇的欲望让他加快了攀爬的速度,整个人飞一般向洞口上升。

  天坑的洞口周围已经被积雪覆盖了,一个赤裸的男人箭一般从洞里激射出来,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才落到雪地上。幸亏周围无人看见,不然肯定以为是妖怪出世。

  刘子光并不感到寒冷,就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找到一片枯黄的杂草,用杂草编了个简易的草裙套在腰上,就往铁厂方向走去。

  刘子光超强的视力看到前面有大队的步兵在朝铁厂方向行进,看服色和旗帜是徐州府的守备官军,士兵们在骑马军官的催促下冒雪前行。

  刘子光飞快的掠到官兵的后队,从背后把一个小军官模样的家伙制服,拎着飞到了一旁,竟然没有惊动其他的官兵。

  小军官被野人一样打扮的刘子光吓呆了,目睹了这个野人空手捏碎了石块以后,更加的目瞪口呆,对刘子光的提问是有问必答。

  原来他们这批守备步兵是去接管铁厂防务的,高守备大人说了,铁厂里通外国,罪不容恕,早上已经派出骑兵趁过年攻陷了铁厂,现在他们这些跑得慢的步兵跟着知府大人去扫尾,军官们之间传言,铁厂内部有朝廷的卧底,他们内部先清除了叛党,根本不需要官兵拼杀,到地方充充门面,摆摆威风就可以了。

  刘子光闻言大怒,一把捏碎了小军官的喉咙,剥下他的盔甲衣服套上,把尸体藏进草丛,拿起死人的佩刀,避开官兵的大队,利箭一般的奔向铁厂。

  铁厂议事堂,虽然供着充足的暖气,气氛已经和外面的冰天雪地一样寒冷了,于化龙露出一身细铠,手拿软剑气势汹汹的指着大小姐,旁边四个卫士也虎视眈眈,俨然是被于化龙收买过的了。有人想跑出议事大堂喊救兵,却被门口一排拿长枪的卫士拦住。

  于化龙狞笑着说:“今天不选出新厂主,谁也别想出去。”

  众人纷纷指责于化龙竟敢以下犯上,阴谋作乱,一个年龄大些的人气的发抖,指着于化龙骂道:“于老二!亏了厂主大人对你这么信任,你居然敢这样欺负两位小姐,你当我们这些人是摆设么?你当厂主大人是摆设么?”

  于化龙轻蔑的笑道:“老王,你真的老了,没有把握我能做出如此大的举动么,议事堂已经被我手下精兵包围了,强弓硬弩你们哪个能抵挡?厂主那里我自然派人去观照了,我于化龙为了厂子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到头来还被一个黄毛丫头管着,我能甘心吗?我于化龙岂是池中之物!”

  “你…你…大逆不道!我和你拼了。”老王手无寸铁的就扑向于化龙。

  于化龙抬手一道闪光飞过,老王胸前血花四溅,一只精钢打造的袖箭正插在他心脏的位置。

  “谁敢不从,老王就是榜样!”于化龙吼道。

  丁鹏远趁机站了出来,举起一只手高叫:“于大人英明神武,德高望重,老朽拥戴于大人做厂主!”

  几个于化龙的心腹和丁鹏远手下的人也鼓噪起来,叫嚷着让大小姐让位。

  看到老王被杀,大小姐怒急,将手中一个玛瑙杯子摔倒了地上大喊:“禁卫还不现身!”

  铸铁宝座后面的屏风随着大小姐的喊叫闪开了,墙壁上打开一个暗门,八个穿黑色紧身软甲的蒙面人跳了出来,每个人腰插两把刀,手持六轮连发簧力枪,一字排开,挡在大小姐前面。

  于化龙没想到大小姐还藏有伏兵,外面的事情不知道进行得怎么样了,徐州府的援兵也差不多该到了,现在必须控制住局面,他厉声喝道:“动手!”

  四个议事堂卫士率先向八个黑衣人杀去,无奈黑衣人手中的六轮连发簧力枪在近距离内杀伤力极大,射速又高,四个卫士还没近到跟前就被射成了刺猬。于化龙见状高叫来人,外面又用进来大批长枪兵,和八个黑衣禁卫战成一团,黑衣禁卫的连弩放完了箭矢,都拔出了双刀,长枪兵虽然人数众多,但是施展不开长兵器,加上武艺差距比较大,双方倒也打了个平手,有那支持大小姐的官员,也捡起战死者的兵器,加入了战团。

  此时,外面突然喊杀声一片,似乎是大队人马在厮杀,于化龙和大小姐心中俱是一惊,于化龙心想,出漏子了,城防没能顺利拿下来,徐州府的骑兵不能进城助战,胜算要大打折扣。大小姐心想:于化龙掌握的力量比想象中强大,今天的防范还是没做足。

  大小姐一把拉过二小姐,说:“小薇,你赶快从秘道潜回内宅,把内宅卫士调过来助战,再去找爹爹,,请他出关。”二小姐点了点头迅速从秘道走了。

  刘子光来到铁厂南门城墙前面,看到千余名徐州府的骑兵正列队排在城门附近,旌旗下是端坐在马上的徐州府守备高泰和曾经被二小姐开过瓢的海州黄公子,二人顶盔贯甲,正看着城头上铁厂守军自相残杀。

  城头上,一批铁卫围着吊桥的绞盘拼死抵抗,另外一批胳膊上缠着白布条的铁卫不停的冲杀,企图夺取吊桥绞盘,城下的骑兵们没有云梯,只好能吊桥放下来,城门打开,才能进城。

  城中发生叛乱了,一定不能让叛军放下吊桥!刘子光飞快的冲向城墙,铁厂的城墙虽然高大,但还是有一定倾斜角度的,而且是一块块青砖垒成,比直角的天坑洞壁好爬了不知道多少。

  只见一个官兵百户服色的人迅速的攀上城墙,如履平地一般,众骑兵看到,不由发出一阵惊呼,啥时候官兵里出了这号轻功高手?高守备非常纳闷。

  城头上的双方看见突然爬上来一个官兵,也都狐疑,叛军们以为是来了帮手,没想到这个官兵一爬上来就抽出佩刀杀向他们。

  刘子光的刀法还是以前的刀法,但是出刀的速度和力量已经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叛军们没看到刀光就掉了脑袋,一时间城墙上血流成河,满地滚的都是脑袋,扎着白布条的无头尸体倒成一片,叛军们大骇,急忙退避,一个叛军头目在后面气的连杀两个想逃走的铁卫,督促众军放箭,叛军弓弩手手忙脚乱的拿起弓箭,一阵雨点的箭射了过来,刘子光丢了刀,用脚尖提起一杆长枪,把长枪舞的泼风一般,箭矢都被崩飞,丝毫伤他不得。

  守卫吊桥的铁卫趁势杀了过来,叛军步步后退,刘子光把掌中长枪象投掷标枪一般向那叛军头目投去,一条白光闪过,长枪把叛军头目深深钉在城楼上,叛军们士气瓦解,一哄而逃。

  部分铁卫前去追赶,大部还留在城墙上监视城下官兵,带队的将军看起来和有过一面之缘的禁军牛参将相貌很是相似,那将军过来施礼:“多谢大侠相助,在下铁卫城防副队长牛敢,敢问大侠的名号是?”

  刘子光摆摆手表示不足挂齿,问牛敢发生了什么事。牛敢答道:“南门守将于化虎派了一队扎白布条的铁卫要抢吊桥绞盘,还宣称大小姐已经位子让给副厂厂于化龙了,要大开城门迎接官军,小将不见大小姐的手谕,不敢从命,两下僵持时,徐州府的骑兵杀到,小将就更加要拼死护住吊桥了,幸亏大侠及时赶到,不然城门一失,铁厂定然不保!”

  刘子光关切大小姐的安危,急问:“大小姐怎么样?人在哪里?”

  牛敢答:“今早他们应该都在议事楼开会,刚才隐约听见那边有厮杀声,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这就带人去看看。”

  刘子光说:“牛队长还是把守好城门吧,徐州府的步兵们就在数里之外了,他们可是带了云梯来的。大小姐那里我去足矣。”

  说完直接飞下城墙,向议事楼方向奔去。

  牛敢摸着后脑勺,看着刘子光迅速远去的背影,狐疑道:“这个人好面熟啊。”来不及细想,回身招呼众军收拾兵器准备守城。

继续阅读:016 暴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铁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