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切有如幽帘梦 往事深深埋心中
仙妖2017-04-13 12:093,901

  “啸,我们分手吧。”她轻轻的吐出,仿佛是另一个人在说一样。他默然,松手。脸色黯然,退了几步,盯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样,握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发怒。生硬地说:“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爱吗?我真是傻。你爸还真是说的对,我他妈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我……”梦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他,自己是不得已而为之,可不能让他陷入自己的家族斗争中。

  “那是为什么,我知道,你们一直都看不起我。我不停的努力,想让自己配的上你。想来居然是一场空。”他低笑,两行清泪滑落。

  “啸,我……”

  “苏小姐,我同意,以后我们各走各路。我不会再来缠着你。”秦啸决然说道,自己那么努力,太累了。

  “你叫我苏小姐,啸,不……”她突然吼啦起来。这样她真的无法接受。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走,走啊。”他也发怒,心爱的人要分手,而且都是莫名其妙的。他一直认为自己够努力,却想原来一场空。

  “你保重。”她从他身边走过,那一抹幽香,消失在淡淡的海风中。他盯着那夕阳,眼神空洞,低嚷着,为什么,为什么……她多希望他回头拉着她,对她说不要离开他。她会为他放弃自己的家族,因为她爱他。可他明白,他有他自己的骄傲。

  她消失在船舱里,那脚步声,声声敲打着他的心。他感觉很累,瘫着在甲板上,把头埋在膝盖里,低泣。他恨自己的父母,一出生就抛弃了他,他恨自己的养父母,只把他当着赚钱的工具,他很苏梦,放弃自己,他恨天道不公。

  他醒的时候已是深夜,那片漆黑的天空,无情的腐蚀着他的心灵。他对自己说,忘记她,忘记她。

  能吗?爱到深处才知道,就算是分手,我依然爱你。他不知道他自己怎么又走到她的房间前,盯着那扇门,心里还在期待她会回首的。

  半小时过去后,没人开门。他彻底失望,他们的爱情还是没有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他正欲离开,却听见里面有大吼声。他贴着门,细细的听,而后他明白苏梦还是爱着他的,明白自己有多傻。她是为了他们的爱,为了秦啸的生命,和自己家族的交易。

  他不能在放她走。绝对不能。

  他猛地撞开了门,冲了进去。也不管其他人,紧紧地抱住苏梦,低声说:“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苦衷,我们要在一起,谁也不能阻止,”他仰头,狠狠地盯住苏梦的父亲,低沉的让人感到冰寒的声音:“你的女儿,生来就是拿来和别人做交易的吗,你有没有想个她的感受,你根本不配做他的父亲。”苏老头毫不在意的说:“生在豪门,自然不是像你们这般人那样活着,这是我们家族的事情,我知道你是个聪明人,有些话是该说还是不该说,你自己心里清楚。”秦啸看着苏老头那张快皱在一起的脸,阴毒的老头。

  “我是不会让你把梦带走的,你想和西门家族联姻,你把自己嫁过去就行。”

  “混账,来人,把秦啸带下去给我好好地照顾。”苏老头阴沉的说。

  “父亲,你放过啸吧,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放啸离开。”苏梦松开秦啸的手,不敢看他,她明白父亲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低声说:“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她像她父亲那边退去,秦啸心都碎了,他明白苏老头有多歹毒,他也明白苏梦是为他着想,可是他明白这次放手后,就永远没有机会。

  他一把拉住苏梦的手,我会带你走的。在苏老头还没反应过来时,他拉住苏梦已经冲出去,苏老头的脸都变绿,从来没人敢反抗他的意志,今天居然被一个小子给耍,他气呼呼的冲那些保镖吼:“蠢货,去把小姐给我抓回来,那个秦啸,你们应该知道怎麽办吧,你们这群蠢货。”那群保镖看着这个老头,心里头虽然同情秦啸。但又能说什么,做什么,就匆忙地找秦啸他们。而秦啸这边,他拉住苏梦的手,急忙地朝甲板上走去,他要坐直升机离开,快到日本,应该能够飞到日本。只要到日本,苏老头想找到她们也会很难,至少他知道苏老头在日本没什么势力的。

  “啸,我们能离开吗?”

  “会的,梦,相信我。”

  “我怎麽不相信你呢,就算是死,我也不怕,要死也要死在一起。”苏梦幸福地说。

  “傻瓜,不会的,我们能逃出去的,我们也不会死。”他深情地说。

  “站住,小姐,快跟我们回去。”那六个大汉追了过来。还一人手里拿一把枪。

  “你先走,梦,我去引开他们,在甲板上碰面。”

  “不要,我要跟你在一起。”

  “听话,快走。”他松开了彼此的手,那温暖的指温,牵引着彼此的爱。

  “啸,”她冲上去,深深地吻着他的唇。好多船舱里的人都看着这对情侣。却没想到这是他们最后在一起的时间。秦啸借着人群掩护,把苏梦给送走,而他自己却大声地喊:“我在这儿,来抓我啊。”那六个大汉看到他,纷纷朝他追来。不知挤倒了多少人,坏了多少东西,总是在快被抓住的时候,又被他给溜掉,最后惹来保卫,秦啸盯着那些和保卫交谈的保镖,低笑着。朝甲板上跑去,他刚打开门,就被一把枪给抵住了头。只见苏老头朝他笑,那表情,恶心。他旁边是被抓住的苏梦,看着苏梦,他觉得是他害了她。

  “梦,我对不起你。”

  “不,啸,这不是你的错。”她低低的哭泣着。

  “苏老头,你这个阴险狡诈的烂狗,畜生,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他恨恨地说。苏老头的脸色变成绿色,后来转为紫的。显然是被气着了。

  “来人,给我狠狠地打,往死里打。”

  “不,父亲,你放过他吧,我跟你回去,我也不会再见他。”苏梦朝他父亲跪下,哭泣着。

  “不要向他求情,我死都不会。梦。”秦啸被打倒在地上,身上没一处是好的。他被折磨的不成样。头也破了,身体肋骨也被打断了好几根,奄奄一息,苏梦冲过去,扑倒在秦啸身上,大声地哭着说:“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他会死的。”她的眼泪掉在秦啸的脸上,秦啸伸出他的手,摸着她的脸,笑着说;“我不会忘记你的,即使是死,即使是轮回,我也依然爱你。”苏梦不语。也看着他,要把这张脸印在自己的心里。苏老头气极,他对他保镖说:“去把小姐拉过来。”两个大汉迅速地走到秦啸面前,一把抓住苏梦的手,生生地把苏梦拉了起来,秦啸的手慢慢地从那张脸滑落。对苏老头说:“苏老狗,你有本事就杀死老子。苏老狗,来啊,来杀了我啊。”

  “你以为我不敢吗。看在你这样有骨气的份上,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苏老头阴沉地说。秦啸也没理他,只是看着苏梦,对她笑:“梦,好好活下去,忘记我。”他盯着她的那张脸,想把它刻在自己的脑海里,希望自己死后也不会忘记。

  “来人。”苏老头说,“杀啦他。”他轻轻地说。有个保镖掏出一把枪,对着秦啸的头。砰的一声。秦啸还是被打死了。他还是盯住那张脸,眼角滑落一滴泪。微微的笑。

  “不……”这是苏梦嘶哑的吼声,说完后,两眼闭上。苏梦就晕倒了。苏老头说:“把这个人扔进海里,喂鲨鱼。”

  海风轻轻吹,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那一滩血迹还证明着这里发生着什么。

  不知过了多久,秦啸醒来,却发现自己身躯已经不见,看来已经死去。他被扔进了海里,一直下沉,下沉,直到他醒来。这里什么都没有,难道是到了阴曹地府,可是没什么牛头马面,他只是一团意识,也没有虚体,就是一个意识体。难道回到古代了,不可能。那是什么地方,他想不清楚,又想到苏梦,只是无奈的叹息一声,既来之,则安之。他的意识能感受到有一股股的气流朝自己的意识涌来,好像意识要被撕裂一般,他疼的昏了过去。

  秦啸面色无悲无喜,却知道这就是自己来到鸿蒙的原因。口中低声说道:“苏梦,苏梦,苏梦,一切宛若幽梦。”

  秦啸又回到紫莲空间,想到就算有36化身帮助,道一定会让我身陨,肯定会有道罚出世来灭杀自己,一定要炼化几件称手的鸿蒙灵宝。他拿出鸿蒙演化珠,滴上自己的精血,便心神沉入鸿蒙造化珠。一心一意炼化起来,鸿蒙造化珠自成鸿蒙空间,里面充满了鸿蒙紫气。和创世紫莲一样也可以自己造出鸿蒙紫气,只是里面的道的规则没有鸿蒙紫莲里的多。不过,在面对道罚的时候,躲进去,至少能顶五道道罚劫雷。不过他决定不在逼不得已的时候不会使用。

  秦啸又召回36化身,赐给他们鸿蒙灵宝。这又花费了几亿年。

  这天,秦啸从入定中醒来,看着鸿蒙,囔囔的说:“时间到了。”他起身出了紫莲空间,脚踏鸿蒙紫莲,祭出鸿蒙演化珠,手执破蒙剑,36位化身站在秦啸面前,都祭出各自的灵宝。准备开辟鸿蒙。秦啸轻轻一呼:“开辟鸿蒙。”

  手中之剑向鸿蒙深处一挥,只见一条几亿亿里的光剑划开鸿蒙,顿时,鸿蒙空间剧烈地震动起来,像一锅沸水一样,鸿蒙不断的破碎,又不断的愈合,那光剑划开的地方又快要愈合啦。秦啸大吼一声:“各位道友,此时不做,更待何时。”说万完,只见那36名圣君身上冒出紫光,都举起灵宝,用尽全力,朝光剑裂开的地方的36哥方向挥啦下去,只见36道紫光飞舞,那鸿蒙空间便如磁盘一样裂开,不断的破碎,就化为原始的混沌之气,那36名圣君一用完力,就被秦啸收入鸿蒙演化珠中,修养去了,此时鸿蒙破碎,混沌演化,秦啸看着这个开辟演化过程,便入了定,细细参悟。

  一亿年后,秦啸终于从入定终醒来,他嘴角轻扬,十几亿年后,他的修为又更上一层楼,到达鸿蒙中期,预感不久后就会到达鸿蒙后期。只见混沌中突然出现一道金光,破蒙剑和其他的36名圣君的武器都飞向那道金光,也有一部分朝秦啸飞来,他一把抓住,扔进了鸿蒙鼎中。而此时,他面前突然就出现一道细长的巨眼,有几亿里那样长,黑光闪闪,给秦啸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还有那沉闷的压力,几百万亿年来,他第一次感受到道的威压,这种力量让秦啸心惊,差一点道心失衡。

  他皱了皱眉头,很快又恢复到古井无波的样子,只是盯住这道罚之眼。破蒙剑和其他灵宝也感到这种威压,吸完功德金光后,便飞到秦啸身边,秦啸一把抓住破蒙剑,感觉破蒙剑又升了一级,到达和创世紫莲一样的境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鸿蒙逐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鸿蒙逐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