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惊退强敌
九当家2015-12-20 13:164,117

  夜色如水,月光倾泻而下,宛如天地之间的一层银纱。

  郭奕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方大石之上,笑眯眯的看着寂灭天,就像老朋友见面一般,笑道:“寂兄,别来无恙,最近在哪发财呢?”

  寂灭天站在树颠,背负着一柄黑色的铁剑,脸上的表情就像冻住了一般僵硬,尖锐的眉峰如同刀削,硬朗的身躯站的犹如一根标杆。

  寂灭天丝毫不理郭奕,望着已经逃远的李小烟,就要追去,但是却被郭奕给拦了下来。

  “滚远一些,不然我杀了你。”寂灭天冰冷的嘴唇如同两片刀叶,解下黑色的铁剑,就要向郭奕刺来。

  郭奕连忙躲闪,踏出十步远才停下,笑嘻嘻的道:“别生气,别生气,我只是来向你打听点事。”

  寂灭天很是孤傲,冷笑道:“你也配问我?就你这丁点修为,我一剑能杀一大堆。”

  郭奕也不生气,依旧笑眯眯的道:“寂兄说得对,说得对,我的确不够资格,但是有一个人却有这个资格。”

  寂灭天长笑不已,道:“你居然敢威胁我,整个幽禁城还没有我寂灭天怕的人,你说吧,给你撑腰的那人是谁?我倒要看看何人这么不知死活。”

  其实郭奕心头也在打鼓,虽然姬幽然告诉他,只要报了她的名字,整个幽禁城没人敢动他,但是幽禁城可是一个强者如云,高手如雨的地方,郭奕吃不准姬幽然能不能镇住这个寂灭天,毕竟对方可是幽禁城四大天才之一,背后的势力肯定不一般。

  郭奕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道:“那个人就是姬幽然,你听过没有?”

  寂灭天听到姬幽然的名字,顿时脸色刷白,就像病入膏肓,全身吓得不能动弹。这个名字就像一瓶毒药倒进了寂灭天的口中,差点将他给吓死。

  夜色朦胧,郭奕看不清寂灭天的脸色,以为对方没有被镇住,顿时让郭奕后悔不已,将姬幽然全家都给骂了一遍,“人长的那么漂亮,吹什么牛啊?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居然随便跳出来一个都镇不住,以后看来不能跟你混啊!”

  郭奕见寂灭天一动不动,但是依旧不肯死心,继续问道:“你真的没听过她的名字?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我勒个去,还真没听说过。”

  寂灭天确实被姬幽然这个名字给吓住了,当然也不能怪他太胆小,因为幽禁城还没有几个人敢直呼姬幽然的名讳,一般敢直呼她名讳的人,都活不过三天。

  郭奕居然敢直呼姬幽然的名讳,的确是把寂灭天给狠狠的吓了一把。

  调息了半晌寂灭天脸上才恢复血色,厉声道:“你这无知小儿,不仅胡吹大气,而且居然还敢直呼姬……她的名讳,真是不知死字是怎么写。”

  “姬幽然很有名吗?”郭奕脸上兴奋不已,依旧直呼姬幽然姓名。

  “整个幽禁城没有人不知道她是谁,你居然报她的名讳,真以为我会相信?我寂灭天是吓大的吗?”

  寂灭天丝毫不相信郭奕的话,姬幽然何等身份,怎么可能会认识一个小小的武者。

  郭奕没想到姬幽然名气居然这般大,连忙从怀里拿出一块黑色的令牌,令牌只有巴掌大,但是却有七七四十九斤重,乃是九幽寒铁锻造,令牌之上刻着一个威势逼人的“禁”字,有一种奇怪的道韵蕴含其上。

  这块令牌便是姬幽然交给郭奕,让他突破武圣,便拿着这块令牌到城主府去找她,就没有人敢拦他。

  郭奕直接将黑色的令牌扔给寂灭天,道:“你帮忙看看这是什么玩意?”

  寂灭天刚刚还不屑的嘲笑郭奕,但当他拿起黑色令牌之后顿时吓的跪在地上,将令牌举在头顶,丝毫不敢亵渎,就像在跪拜自己的亲生父母一般,敬畏不已。

  郭奕也被寂灭天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居然向一块令牌下跪,这寂灭天也太孬种了吧,还什么幽禁城四大天才之一,我看是四大孬才之一还差不多。

  郭奕很是看不起寂灭天,觉得这家伙太没有骨气,一点都没有男子汉气概。但是当郭奕回想起姬幽然那冷若冰霜的样子时,顿时自己也萎了半截。

  郭奕收回黑色令牌,寂灭天才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脸上再也没有刚才的孤傲,看郭奕的眼神也带着一丝敬畏。

  郭奕很是满意的寂灭天现在的样子,指着黑色令牌,问道:“你可是一代武圣,怎么能怕成这样?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幽禁令,整个幽禁城不会超过三枚,代表着绝对的权威,见令牌如见她本人。”寂灭天恭敬的道。

  “我的乖乖,这么牛逼!”郭奕连忙将幽禁令给收进怀里,贴身安放,这可是以后进入幽禁城可以让他横着走的好宝贝,郭奕又道:“那姬幽然又是什么身份?”

  寂灭天见郭奕将幽禁令收了起来,顿时便不再忌讳,看郭奕的眼神也不再那么敬畏,因为他怕的不是郭奕,而是令牌的真正主人。

  “她的身份你进入幽禁城自然会知道。”

  此时李小烟早就不知逃到多远,寂灭天也不再打算去追她,于是便向着幽禁城方向飞驰而去,远远的传回他的声音:“真希望你早点踏进幽禁城,我很期待和她的传人公平的一战。”

  “战就战,进了幽禁城第一个就踩翻你。”郭奕愤愤不已,决定来日要好好的修理一番这个狂傲的家伙。

  “不好,葬天小剑怎么会这般狂躁,难道剑中的剑灵要苏醒了?”

  姬幽然说过,当郭奕突破凡胎,跨入修仙之门,体内出现灵气的时候,剑灵便会苏醒,若是邪剑灵甚至会夺舍持剑人的躯壳。

  郭奕如今离这个境界还相差甚远,但是今晚葬天小剑被幽禁城中的那座神塔虚影所引动,已经被彻底激活,此时剑灵提前苏醒也不无可能。

  郭奕只感觉食指之中的小剑,发疯一般的旋转,一个灵气漩涡开始生成,疯狂的掠夺四周的灵气,就像一个黑洞在不停的吞噬一般。

  郭奕感觉葬天小剑吸收灵气的速度更加可怕,虽然仅仅只有十分之一不到融入了郭奕的身体之中,但是依旧让郭奕的身体飞速的脱变、提升,比《大武经》对身体的提升速度不知高出多少倍。

  郭奕盘膝而坐,四周的花草树木层层枯萎,生机全无,就像突然进入秋天一般,整座大山在一天之间黄叶飘飞,枯草满地。

  郭奕在此地盘坐了整整一天,从晚上盘坐到天亮,又从天亮盘坐到夜幕降临。

  直到月阙中天,葬天小剑才不再转动,灵气依旧不停的融入郭奕的体内,但是修为却不再有丝毫的提升,就好像一瓶水已经被灌满,再也灌不进去了一般。

  “居然达到了《大武经》第九层的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跨入武圣的境界。”

  武圣是人体的极限,也是一个临界点,只有达到了这个点,才可能去寻找生命的真正升华,去踏上另一条可以走的更远的路。

  这个点很难把握住,到了这个境界苦修已经完全没有了作用,这需要一个契机,或许下一刻就能成为武圣,但是也可能一辈子都破不了这一关。

  郭奕长呼一口气,正想起身,突然听到一女子的哭声,在这荒郊野外宛如女鬼爬出坟墓,森然之极,把郭奕吓了一大跳,坐在地上动也不敢动,生怕被女鬼给盯上。

  远处,隐约之间可以看到山道上一袭鬼火在树丛间飘荡,女鬼的哭声就是从那个方向传来。

  哭声越来越近,就好像专奔郭奕而来,认定他了一般。

  “妈的,我又没做亏心事,你丫的女鬼找本少爷干嘛?”郭奕就要从地上跃起,夺命就逃。

  而这时那哭声却停了下来,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子的声音:“奕哥哥你安心的去吧,我会杀了寂灭天给你报仇,你在地狱的另一头要是没钱用,一定要托梦告诉我,我烧给你,这些你就先拿去用着。”

  李小烟将灯笼放在一边,在地上烧纸钱,还倒了一碗水饭,跪在地上祭拜,清纯俏美的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哭祭道:“奕哥哥,你死的真是太冤了,居然尸骨无存,寂灭天下手也太狠了,早晚我要他落得和你一样的下场……嗯……这句话好像有点不对,哪里不对呢?”

  李小烟埋头哭祭,烧着纸钱,突然发现火堆前站着一个人影,抬头看去顿时吓了一跳,晶莹剔透的嘴唇张的老大,惊呼:“鬼啊!”

  惊叫之后,便像一只受惊的大白兔,撒丫子就跑,哪有一点武圣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还不懂事小女孩。

  郭奕连忙抓住这个武圣小萝莉,吼道:“我还没死呢!你烧什么纸钱?你这个败家小丫头,居然还烧了这么多纸钱,本少爷十条命就被你烧走了九条。”

  李小烟伸出一根玉葱手指小心翼翼的碰了碰郭奕,乌黑明亮的眼睛越睁越大,长长的睫毛都一根根立了起来,突然勾出两个酒窝,喜道:“你真的没死,你是怎么从寂灭天的手上逃走的?”

  李小烟就像一只小麻雀,唧唧咋咋的问个不停,直是让郭奕脑袋发晕,感觉耳朵轰隆作响,就像千军万马冲杀了过来,完全抵挡不住。

  “什么我从寂灭天的手上逃脱?是我完败了他,是我一步留神让他给跑掉了,等下次让我见到那小子,看我怎么修理他。”郭奕一副武者高手的样子,就好像真的和寂灭天战了几百个回合,将对方给击败了一般。

  李小烟自然不相信郭奕的鬼话,突然吃惊的看着郭奕道:“一天不见,你居然连破两阶,达到了《大武经》第九层的巅峰,离武圣也只有一步之遥。”

  郭奕顿时脸色开始不自然,他可是知道这个小姑娘思维逻辑有些混乱,扬言要杀尽比她哥哥更天才的人,郭奕进步速度极为恐怖,两天时间连破三个境界,说不一定小姑娘已经将他列入了必杀名单之中。

  李小烟美目一闪一闪,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郭奕,高兴得就像自己修为提升了一大截一般,喜道:“你真的太天才了,天下恐怕都没有人比你的修行速度快。”

  郭奕足底生寒气,吃不准小萝莉武圣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是要试探我?或者是想要趁我没有防备,一剑把我给干掉?”

  郭奕戒备的连退两步,叹道:“哎!这些都是昙花一现,回光返照罢了,即使达到了《大武经》第九层,也再难寸进,像我这种绝世庸才今生都不可能突破武圣的境界,这是我的命格。”

  李小烟见提到郭奕的痛处,居然潸然泪下,哭成了泪人,竟然比郭奕还要哀伤几分,道:“没关系,我以后会保护你的,我会给你找最好的灵药帮你突破境界,你就不要伤心了?”

  “难道你就不怕我突破境界之后,比你哥哥更加天才?”郭奕试探道。

  “那很正常啊!你本来就该比我哥哥天才。”

  “咋回事?”郭奕额头冒黑线,觉得情况跟自己想的有点不一样,心道,“这傻丫头不会爱上我了吧?”

  郭奕越想越觉得可能性很大,背上开始冒冷汗,看眼前这个小萝莉那红扑扑还带着几分害羞的样子,郭奕怎么都觉得自己像欺骗小妹妹感情的怪叔叔。

  这可怎么办才好?如果讨一个比自己修为还高的老婆,无疑是在断以后风花雪月的路,不知多少人的春梦都因为这个原因而终结,聪明人都不会这么做。

  怎么办?怎么办?郭奕开始苦思对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