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红尘 (一 上)
酒徒2016-02-23 16:213,040

  第四章 红尘 (一 上)

  “你这蠢货,这也不要,那也不要,你到底要什么?”黄河老龙拂袖而起,露出满口染血的尖牙。

  “别吃我,别吃我!”程名振大声惨叫,手脚不停地在身前乱舞。这黄河老龙也忒不仗义,自己好歹是他孙子的救命恩人,不就是少喝了口酒么,怎地说翻脸就翻脸?早知道如此,自己喝就是了,“我喝,喝,别吃,别吃我……”

  蚌女、佳肴、美酒统统消失不见。眼前却晃过一个略显憔悴的面孔,“你醒了!”她大声惊叫,脸上的欣喜不带半分做作。

  “啊……”程名振木然地回应。一时有些缓不过神来。他分明记得,自己刚才被黄河老龙邀请到水晶宫里边赴宴,期间老泥鳅又是赠金子,又是赠美人,还承诺一场大富贵给自己。结果一睁开眼睛,居然跑到了一所茅草棚中,头顶上的房梁还泛着白茬,分明是刚刚修好没几天的……

  “醒了就好,不然孙驼子又说我浪费药材了!”无论笑容如何发自内心,眼前的少女都与温柔两个字扯不上关系。“我说过你福大命大,他偏偏不信。这回,我一定拿鞭子抽他的嘴!”

  “药材?”程名振感到晕晕乎乎地,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这个女人是谁?好像跟自己关系很近一般,那蜡黄的脸色?不是因为照顾自己累的吧!猛然,他眼前晃过另外一个熟悉的面孔,动不动就拔刀相向,比母豹子还要彪悍。他终于记得对方是谁了,在张金称的大营中,自己欠了此女一大笔人情。自己当时是奉程县令去下书,然后……,然后土匪准备夜袭馆陶却被官军夜袭,然后自己被官军当成土匪,不得不跟着这个女人一道跑路……

  他双腿一用力,挣扎着向起站。眼前却猛然一黑,又软软地倒了下去。少女见状大惊,三步并做两步扑到榻前,“作死啊你!昏了四、五天了,刚刚醒来就想动!你不要命,我还心疼药钱呢!”

  程名振被骂得面红耳赤,讪讪地用手挠头,“七当家说得是,说得是,我忘了我受伤了。我是怎么受伤的?怎么会在这里!”

  二人之间的距离如此之近,彼此已经能感受到对方滚烫的呼吸。七当家杜鹃发现程名振没事儿,立刻跳开几步,愤怒地竖起了眼睛,“你被人用刀劈掉了脑袋,变成了无头野鬼。我又把你的脑袋给安了回来!”

  “哦!”程名振被骂得呲牙咧嘴。想从玉面罗刹嘴里套消息实在太困难了,她好像根本就不会好好说话。可自己的确有些稀里糊涂,只记得为了逃命帮张金称找路,然官军好像就追了上来……

  不对!他又记起了些事情,整个身体骤然绷紧。伏击官军的主意,好像也是自己出的。杜鹃还为此跟别人大吵了一场,然后张金称决定跟自己赌一次,然后郝老刀和杜鹃带骑兵到对岸埋伏,然后官军上当,自己与伏击者一道杀出,杀了好多人,包括一名职位非常高的将领……

  “你杀脱了力,掉水里了!”看到程名振脸色变得惨白,杜鹃以为他真相信了自己的话,赶紧出言解释。“是王当家亲自把你给捞了上来。哪知道你这身子骨看着好像挺结实,却受不得罪。一昏就是三、四天,把孙驼子和我存的草药都给吃光了,还是赖着不肯醒。”

  “哦!”程名振又低低了应了一声,然后长长地出了口气。看样子自己是被土匪们带回巨鹿泽的老巢了。有了那名将领的首级,自己等同于交上了投名状。可为了换取这个活命机会,至少有几百人直接或间接死在自己之手,其中很多人可以算是无辜。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心,这么卑鄙?可不这样做,自己怎可能活到现在?

  黄河老龙,如山财宝,几世享受不完的富贵?呵呵,不过是一场好梦而已。能活着,已经是老天垂怜,至少脑袋没被割下来,挂在馆陶县那青黑色的城墙上。

  “你怎么啦?”见程名振脸色越来越难看,杜鹃有些担心地问。榻上这个少年救了弟兄们所有人的命,可不能再出半分差错!这几天,张二伯、郝五叔和阿爷都来看望过他,每个人言语中对他都非常推崇。王四叔甚至还开玩笑说,只要他肯留下,就给自己跟他……

  想到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杜鹃脸上飞起一片红云,慢慢后退了几步,低头去看自己的裙子脚。

  “没,没什么?”程名振非常不合时宜地从沉思中缓过心神,忙不及待地回应。“我只是有些头晕脑涨的,可能睡得时间太长了!”说罢,他又挣扎着准备起身,一阵又痛又痒的感觉却从四肢上传了过来,刺激得人龇牙咧嘴。

  “别动,你身上的伤还没收口!”杜鹃被他的呻吟声吓了一跳,第三次窜到了床榻前。“有三处刀伤,一处箭伤,还好都没碰到要害。孙驼子的药方很灵,以前咱们的人受了伤,都是从他那里拿药!”

  后半句话里边的语病可是不小,不管别人是否注意到,她自己又羞得满脸通红。正尴尬地想找个借口逃走,耳畔却又听见程名振低声说道:“谢谢七当家找人帮我医治。今后若有用得着程某效力的地方,七当家尽管吩咐!”

  “哪个有功夫帮你找大夫。”杜鹃狠狠地横了程名振一眼,脸烫得几乎冒出火来,“是张二伯安排的人手。要谢你谢他去,我今天不过是顺路来看看你。莲子,莲子,程小九醒了,进来给他弄口水喝!”

  “唉,来了,来了!”门外有人大声答应,人没露脸,笑声先至,“我就说过么,程公子怎么看都是个长命百岁的,用不找你日日守着他……”

  这下,杜鹃一刻也呆不得了,掀开门帘便向外走。奉命进门来服侍伤号的女人被她撞了个趔趄,愣愣地驻足,“七当家……”旋即,她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挑开门帘,笑着走向程名振。

  “杜……,七……”程名振也被弄得好生尴尬,讪讪地在床上傻笑。被唤作莲子的中年女人却没半分眼色,一边放下手里的瓦罐儿,一边没完没了地卖弄道:“这是百年老蔘熬的汤,喝下去最补不过了。咱们七当家为了你可是倾尽的家底儿,程公子将来……”

  “莲嫂,我渴得厉害!”着实怕了这个嘴快的女人,程名振逃命般提醒道。

  “你看,你看,我光顾提蔘汤了。居然没有拿碗!”莲子这才想起自己分内之事,急得直在围裙上直搓手。“你等等啊,我这就给你找碗去。别急着喝,刚熬好的东西,烫!”

  话音未落,她的人已经不知飘到了何处。只抛下程名振一个人歪在病榻上,起也不是,卧也不是,额头上冷汗直冒。

  再这样下去,恐怕杜鹃有一百个口也说不清楚了。自己毕竟是有婚约的人,不能误了人家姑娘的终身。况且自己与绿林好汉们走到一路,原本是不得已而为之。待风波过后,还得回馆陶城过日子呢,可不能惹了太多不该惹的麻烦。如是想着,程名振的心神慢慢清醒起来,慢慢地用手掌支撑起上半身,慢慢地向榻沿挪动。

  毕竟是练过武的身子,即便比平时虚弱了些,也能不至于软成一团烂泥。强忍着身上的不适,他慢慢将腿探到地上,慢慢坐直。然后伸手扶住墙壁,一点点站了起来。

  头顶的房梁和脚下的泥土都在旋转,但力量也一点一滴向丹田聚拢。歇息了片刻,他试探着挪动脚步,慢慢地挪向屋门。

  “哎呀我的程少爷,您这是要干什么?”随着一声惊呼,快嘴莲嫂带着风窜进屋子。手里的碗向桌案上一丢,毫不犹豫地用肩膀顶住了程名振的腋窝。“快躺下,躺下。抻了伤口可不是闹着玩的。七当家这些天为你不知道哭了多少回,你不心疼自己,也得为她多想想!”

  这都是哪跟哪啊!程名振哭笑不得。心里却隐隐涌起几分感动。她为我流泪?一个不相干的女匪首为我流泪!可能么?不可能么?如果我真的醒不来,除了娘亲,还有人替我流泪么?

  他知道二毛肯定会大哭一场,林县令也许会说几句惋惜的话。至于馆陶县的其他同僚,恐怕幸灾乐祸者居多吧。而小杏花呢?刹那间,程名振眼前闪过一道娇俏色的身影。自己上了城墙后,自己好像就没见过她。

  她还好么?没为自己担惊受怕吧?少年人的目光突然变得有些呆滞,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钻心地疼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