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红尘 (二 下)
酒徒2016-02-23 16:213,053

  第四章 红尘 (二 下)

  巨鹿泽人多嘴杂,不到一天功夫,新来的外人程名振和八当家刘肇安即将一决生死的消息就在有心人的推动下传遍了所有营寨。这年头,难得有场热闹看。是以大多数喽啰们都抱旁观者的心态对此事津津乐道。也有个别与杜鹃交好的士卒暗地里替程名振的安全担心,虽然后者的勇武很多人都曾亲眼目睹过,但巨野泽八当家刘老虎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可以说,整个泽地中,也就是五当家郝老刀勉强能与其一战外,其他人根本就不是此子的对手。至于八当家刘肇安总是被七当家杜鹃拿鞭子抽得鼻青脸肿的过往,那属于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与二人的武艺高低毫无关系。

  私下里,莲嫂也劝过程名振好几次,建议他借着伤重体虚的由头取消掉这场根本没有希望的决斗。但程名振却以男子汉大丈夫一诺千金为理由,将莲嫂的好心全都了耳旁风。气得杜鹃一个劲儿地骂他自寻死路,骂了几天没效果,也只好赌气由着他去拼死一搏了。

  两个女人只是关心程名振的安危,根本猜不透他内心的想法。可以说,当日答应与八当家刘肇安一决生死,程名振的确是为了维系自己的颜面。男人的这东西,越是在年青的女人面前,越受不得激,程名振血气方刚,不可能逃脱这个规律。但一觉过后,他继续坚持自己当初的选择,便不是因为冲动了。

  在养伤的这些天里,少年人已经慢慢对巨鹿泽的形势有了初步的了解。他知道大当家张金称虽然位高权重,在泽中却做不到一言九鼎。事实上,此人连政令的统一都做不到。其他几位寨主各自有各自的部曲,营地也不扎在一处。大伙根据各自实力的大小和人脉的宽窄,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某种表面上的秩序。如果有某位当家准备拉自己麾下的弟兄自立山头,张金称除了联合其他六位当家将其围困剿灭外,几乎没有别的权力交接选择。同理,如果张金称决定任免某位当家,恐怕也只能斥诸于武力,妄想着一道手令下去就让对方叫出兵权,那简直无异于痴人说梦。

  对流寇们的详细情况了解得越多,程名振越想着早日离开。他认为,这些一盘散沙般的绿林豪杰之所以能够生存的确是个异数!如果不是朝廷没完没了的东征,地方官员昏庸无能的话,巨野泽营地的存在时间不会超过三个月。虽然有感于莲嫂的恩情,跟小野丫头杜鹃也颇能合得来,如此没前途的地方程名振可是不想久留。有道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身上的伤势好得越明显,他心中的去意越是坚决。

  而张金称的拉拢意图是显而易见的,否则也不会倾全寨的药材积蓄供自己疗伤。不但如此,程名振有时甚至怀疑由杜鹃来照料自己,也是张金称的刻意安排。虽然小野丫头对此一无所知,但把一个外来的男人藏在女寨主营中这么久却不闻不问,这种行为按常理怎么说也说不过去。

  既不想留在巨鹿泽,又不想过于明显地得罪张金称等恶贼,以免遭其毒手。唯一的办法就是逼对方不得不放自己离开。而八当家刘肇安愣头愣脑的吃干醋行为,刚好给了程名振这个契机。为了大局着想,张金称肯定不允许二人之间的比试真的危及到性命。而点到即止的比武,无论最后谁输谁赢,程名振相信届时自己在巨鹿泽都再无容身之地。

  一个略通兵法的少年再重要,在张金称眼里不会超过拥众近万的老兄弟。如果分不清这份里外厚薄,此人就不配做山寨的大当家!如果自己赢了,张大当家为了服众,必须站出来替老兄弟说话。如果自己输了,张大当家那边不再进退两难,而八当家刘肇安作为比武的胜利者,却肯定不允许情敌在留在泽中。

  这是一盘非常惊险的棋,几乎步步透着玄妙。为了好好地活着,程名振必须小心翼翼地走,一步不能走错。

  直到目前为止,事态的发展都一直在他的预料之内。身上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失去的体力也在人参河鱼的滋补下一点一滴的恢复。傍晚去湖边散步的时候,再不需要人照顾,偶尔伸胳膊踢腿活动活动筋骨,亦不会再感到头晕目眩。

  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过于相信抑或对顾全颜面等诸多原因,自从与程名振有了比武约定后,八当家刘肇安便再没来湖畔寻衅。这种光明磊落的举止令他在程名振的眼中形象大增,偶尔提及起来,莲嫂却满脸不屑。“他?要不是仗着背后的靠山,大当家身边哪有他的交椅。您可别太高估了他,那个人又阴损又厚脸皮,七当家从来就没拿正眼看过他,他却总像狗皮膏药般腻上来!”

  有心替杜鹃撇清,在莲嫂嘴里,八当家刘肇安无异于一个想吃天鹅肉的赖蛤蟆。并且这个赖蛤蟆自身极不检点,一边想着求杜三当家作主许配女儿,一边还对泽地里的寡妇、村姑勾勾搭搭。害得本来想替女儿做主的杜三当家都敬而远之,最后干脆当众宣布女儿终身由女儿自己先挑顺了眼再说,如果过不了杜鹃那一关,自己这个当阿爷的绝不乱点鸳鸯。

  “哪有这般做阿爷的!”程名振对三当家杜疤瘌的作为很是不屑。经历了北魏、北周、大隋等数朝统治,河北各地虽然胡风甚重,但父母之命在儿女婚姻中也占很大份量的。并且越是传统的大户,越是注重礼法。否则民歌中也不会出现《孔雀东南飞》的悲调了。而像杜疤瘌这样一推三五六做闭眼父亲的,在民间极为罕见。轻一点说是胆小懦弱,往重的一点说,简直是辜负了父亲之责。

  “这事儿不能全怪杜三当家!”作为泽地里的女人,莲嫂对杜疤瘌的做法别有一番理解。“当年为了扶七当家上位,三当家把自己部曲分了一大半出去。他年纪大了,武艺不行,也不太会算计,麾下实力比八当家差得很远。如果惹急了姓刘的这酸脸子狗,害得两帮人马发生火并。届时大当家无法出面说和,三当家非吃哑巴亏不可。把七当家推到前面来,姓刘的脸皮再厚,也不能带着麾下弟兄跟咱们锦字营的老弱妇孺为难吧。一则他丢不起那个人,二来,恼了七当家,他更不可能遂了心思!”

  土匪就是土匪!程名振在心里冷笑。没有半点秩序,也没有半点温情,一切都靠实力说话。上回也就是碰到了王世充这个愣头青,换个有经验的老将来袭,估计张家军早就不存在了。

  瞧不起归瞧不起,对于即将比武较量的对手,他还是愿意仔细了解一下情况。莲嫂对八当家刘肇安所知极为有限,翻来覆去,也就是此人扒寡妇窗户,偷看女人洗澡这些无良丑行而已。至于对方的武艺高低程度,压箱绝活,一概不知。被程名振用言语逼问急了,顶多也是顿着脚支应道:“我一个妇道人家,怎可能知道那么多。反正他武艺很高便是,整个营地谁也打不过他!那厮是豆子岗高爷的亲外甥,打小就是当贼出身的,杀起人来不眨眼睛。你要是没把握,就多养几天病。那厮的心不在泽里,用不了三两个月就得跑豆子岗那边一趟!”

  所谓的豆子岗高爷,据程名振这些日子打听来的消息,指得是河北绿林第一大贼高士达。据说此人是河北省绿林道的总瓢把子,令旗一发,从黄河到燕山的土匪山贼都可以调动。但以自身的阅历来推断,程名振觉得此人的影响力也非常有限。连张金称这个近在咫尺的大当家都约束不了整个巨鹿泽的人,更何况高士达这个山高水远的自命土皇帝。

  不过这土皇帝对巨鹿泽最大的影响就是,曾经成功调停了一次非常严重的内部争端。那次危机的影响颇深,即便像莲嫂这样口无遮拦的人,每次被程名振拐弯抹角地问及,眼神中都会闪过一丝发自本能的恐惧。

  “别问了,孙当家和张当家都是好人!”偷眼四下观望之后,她叹息着总结道。“这年头,不是好人都能活下去的世道。反正,程兄弟,你将来做好人也可以。可千万别做无害的好人!为了你老娘,也为了你自己!”

  无害的好人?这个名词引得程名振浑身发冷。想当初,自己在馆陶县,不一直努力在做一个无害的好人么?可到头来,无害的好人是个什么下场?

  这年头,不是好人都能活下去的世道!自己今后能做的,也许,只是适应这个世道而已。做好人?程名振连连摇头,满脸苦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