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东门 (七 上)
酒徒2016-02-23 16:212,985

  第三章 东门 (七 上)

  如此别具特色的“美人之恩”,程名振也不好拒绝,唯有苦笑着向对方拱手。那女土匪却从他的笑容里看到了几分虚伪,用鞭子指了指,瞪着眼睛问道:“你既然那么怕死,又何必来做使者?好好在城里边蹲着,岂不是还能多活好些天?”

  “恐怕那样死得更快!”程名振心中暗自唏嘘。他这番出使,九成九是被林县令等人硬逼出来的,哪里有半分出于自愿?但这些自家人的龌龊事不能在外人面前说,无奈之下,只好干笑两声,文绉绉地回了一句,“这世上哪有真不怕死的。只是人生在世,有所为,必有所不为。”

  话音落下,心念陡然一动,不觉将话音提高了几分,继续补充道:“古人云,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这句书包掉得掷地有声,马背上的女土匪虽然听不懂,却也隐约猜到了程名振是下了牺牲自己一人换取全县百姓的心思。不由地又多看了他几眼,点头评价道:“看不出你这贪官还是个有良心的,平时没白吃白拿人家的东西。”

  “多谢女头领夸奖!”程名振长揖及地。身上猥琐颓废之气尽去,胸挺背直,看上去竟带着股说不出的洒脱。“我这个馆陶县兵曹才当了二十天不到,不是什么贪官。我这位兄弟是被强拉来的乡勇,更与贪官搭不上什么关系!”

  既然心中的郁结都想通了,程名振心里也不再抱怨林县令等人懦弱。反而静下心来,想尽一切办法给王二毛创造全身而退的机会。旁边的王二毛不知道好朋友刚才又经历了一次春蚕脱茧般的蜕变,还以为程名振是在以花言巧语争取女土匪的帮助,也赶紧笑着在旁边帮腔:“的确,女大王别误会了,我们两个跟城中的其他官员根本不是一路的。如果算是一路,他们也不会赶着我们两个出来见张大王!”

  “那有什么区别?”女土匪笑着撇嘴。“张二伯说过,当官的只有两种,贪污的和来不及贪污的,反正都不是什么好鸟。”

  程名振没料到自己一直视作出人头地的“仕途”机会,在土匪眼中居然如此的不堪。一时竟被笑得气结。转念想想自己在馆陶县官场这半个月里来的收益,对方的评价着实也不算污蔑。这口气渐渐又缓了过来,化作一声长叹向天空中喷去。

  “叹什么,可惜刚当了二十天的官,还没来得及贪污是不是?”女土匪难得有个同龄且不怎么令人讨厌的男子陪着说话,故意找茬质问。

  “不是!”程名振微笑着摇头。

  女土匪越看越觉得程名振有意思,忍不住就想拿话挤兑他,“那你又叹什么气?你连生死都看得淡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只为前路漫漫而已!”程名振摇了摇头,心中明白自己即便实话实说,恐怕眼前的女土匪也不会懂。非但女土匪不懂,这世上有几人会相信,自己做官的目的是为了养活老娘,攒钱娶媳妇,从来没想过去做祸害百姓的事情!有几人会相信自己家里边的床底下塞满了的那些铜钱和绸缎,并没让自己感到有多开心,反而睡觉都睡不踏实!如果不是土匪突然来攻,天长日久,恐怕自己少不得要与郭、贾两位捕头同流合污,最后堕落到辱没程家祖宗的地步。从某种程度上讲,是张金称的突然出现结束了这一切。让自己突然意识到了为官者的责任,让自己即便死了还能落下个好官的名声。可张金称的突然出现,也让自己的“仕途”从此到了尽头,不可能活着再回去,刚当上兵曹时的诸多豪情壮志从此也全化作了一场春梦而已。

  “不懂。你这人真怪!”女土匪眨巴眨巴好看的大眼睛,非常迷茫地说道。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程名振又掉了一句书包,然后微笑着解释道:“这是古人的一句牢骚话。我想到自己的一些事情,所以顺口说了出来。我打小就这毛病,女头领勿怪!”

  “这个毛病可真够呛。弄不好会被人当做疯子打!”女土匪在马背上直吐舌头。“别女头领女头领的,这个词在你嘴里说出来真别扭。我叫杜鹃,是这里的七当家!”

  “杜鹃?”程名振觉得这个名字好耳熟,皱着眉头回忆。

  “怎么,你没听说过我?”第一次发觉别人听见自己的名字居然波澜不惊,七当家杜娟好生失望。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半个多月前把贾捕头和他手下兄弟暴打了一顿的那个女侠!”程名振终于有了印象,带着几分钦佩的口吻说道。

  他对贾、郭两位捕头没有半分好感,所以说起对方挨打之事,竟在不知不觉间与杜鹃站到了同样的立场上。此言一出,立刻让女头领杜鹃对他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将马缰绳向身边侍卫手中一丢,翻身跳了下来,一边走,一边解释:“我哪曾打过那么多人,只收拾了姓贾的流氓一个而已。他那些手下都是脓包,追在我身后嚷嚷得一个比一个声音大,到最后却没任何人敢真正追上来!”

  “啊!他们可是说被你打伤了好几个!”程名振又是一愣,满脸惊诧。

  王二毛对此事的反应速度远超过了程名振,推了好朋友一把,笑着提醒道:“这帮王八蛋的德行你还不知道么?他们不这么说,回去后怎么跟贾捕头交差?”

  “这帮王八蛋,真他奶奶的是王八蛋!”程名振气得破口大骂。在衙役们的传言中,杜氏父女武功之高强几乎当世无双,差一点儿就能飞剑千里取人性命了。原来却全是瞎话,编得那么玄,仅仅是为了遮盖他们的胆怯无能而已。可怜自己半个多月来,就和这些王八蛋混在一起。可怜自己今天只身赴死,所为的人中居然也包括这些王八蛋!真是造化弄人,让人哭笑俱是不得!

  “哈哈,你居然骂自己人是王八蛋?”杜鹃好像又发现了什么新鲜事般,拍着手叫嚷。

  程名振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站错了队,赶紧将骂声停住。尴尬地连连摇头。王二毛却骂上了瘾,比比画画,将两位捕头和一众帮闲平素的包娼庇赌、欺行霸市、勒索无度的种种恶行一一摆出来,边摆边骂。好像程名振和他是女土匪的同伙般,压根儿不在乎自己此刻还有一个使者的身份。

  “那你们两个还帮他们来送死!”陪着王二毛数落了一会儿馆陶县的贪官污吏,杜鹃收起笑容,低声追问。

  “我们……”王二毛想解释说自己和程名振两个是被逼来的。话到嘴边,却被好朋友用目光硬生生给瞪了回去。只好无奈地指了指程名振,垂头丧气地说道:“你问他吧。他是兵曹,被县令大人派出来的。我跟他是好兄弟,所以死也要死在一起!”

  “你这人的确很讲义气!”女土匪杜鹃非常佩服地点评。能舍生替朋友挡箭的,即使找遍整个联营,也未必能找出第二个。这也是她对两个同龄少年心生好感的原因之一。但好感归好感,双方此时毕竟代表着不同的阵营,有些细节还是探听得越细越容易从中发现蛛丝马迹。

  “不过你这朋友!”她又指了指程名振,笑着奚落道,“他好像读书读傻了,不但要自己送死,还要把你也给拖累进来!”

  出乎她的意料,程名振竟非常坦然地接受这个指责,又客气地拱了拱手,诚恳地说道: “程某对此甚为惭愧!待会儿见了张大王,还请女当家代为解释一二。昨夜和今早指挥乡勇抵抗者都是我,与我这位好兄弟无关。他只是个吃粮当差的乡勇而已,手上没沾过血,不值得张大王动刀!”

  “我们兄弟同生共死!”抢在女土匪杜鹃答应之前,王二毛再度强调。“杜鹃你别听他的话,读书人么,总是有一些呆子气!”

  “我又没说一定要帮忙救你!”杜鹃冲着王二毛耸了耸肩膀,没好气地说道。“不过如果你们两个不想死的话,也很容易……”

  说到这儿,她猛然发觉三个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再度竖起眼睛,恶声恶气地尖叫,“呀,差点上了你们两个的当!我才不会给你们两个求情呢!张二伯今天一定要挖了你们的心肝出来,我也好在旁边看看,看看你们两个狡猾的家伙心上到底长了几个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