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冬至 (三 中)
酒徒2016-02-23 16:223,026

  第一章 冬至 (三 中)

  沉重的板子敲在脊背上,声音犹如击打败革。“我要死了!”程名振被剧烈的疼痛刺激得头晕脑胀。背负着一个**杀人的恶名被打死在馆陶县的公堂上,还不如当初战死沙场。他不愿这样屈辱地死去,他宁愿活得更痛快些。

  “别打!”用尽最后的气力向前爬了几寸,少年人大声叫道。“我愿意招供!”

  掌刑的衙役楞了一下,抬起眼睛望向闭目养神的捕头郭靖。犯人的表现出乎了他们事先的预计,令他一时间难以适应新的变化。程名振不会是第一个死在杖下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但少年人被打烂了衣服下露出来的嶙峋疤痕,却毒蛇一样刺激着所有衙役们的眼睛。

  那些疤痕愈合的时间没多久,还带着一点点淡淡的粉色。谁都知道少年人是因为什么而受的伤,两天之前,他们还在城隍庙里对着少年人的塑像表达过自己的感激。

  大堂内外又乱了起来。人们更愿意看到的是真正的恶棍受到惩处的热闹,而不是稀里糊涂屈打成招。众目睽睽所造成的压力让林县令多少有些为难,他叹了口气,慢慢地举起了惊堂木。

  “我招供!我罪该万死!”程名振一边喘息,一边大口大口地吐血。肚子里边的淤血吐出来后,他的头脑又清醒了些。“请大人手下留情!”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林县令又叹了口气,轻轻地放下惊堂木。“董主簿,记录案情,然后让他画押!”

  然后,他又将爱怜的眼神看向堂下的人犯,“本县会尽量向上面求情,争取从轻发落你。杀人乃重罪,却未必等不到天下大赦!”

  “不必那么麻烦了!”程名振慢慢地支撑起上身,回头看向外边的天空。风已经停了,雪后的天空纯净得就像一块美玉。“大人指控的罪名,我没做过,也不会承认。但是,我却犯了更大的罪,一个滔天大罪!”

  “休得胡言!”林县令用力一拍惊堂木,大声呵斥。

  “我勾结杨玄感,图谋推翻朝廷。我与张亮日日在馆陶县密谋造反,期待着日后被论功行赏。”抢在衙役采取行动前,程名振大声叫嚷,全身镣铐铛铛响个不停,“我还图谋行刺张金称,救了你们这一群忘恩负义的王八蛋。那是我最大的罪恶,百死难赎!”

  “给我狠狠地打!”林县令气得鼻子都冒烟了,把整盒的火签全都扫到了地上。满堂的衙役们却楞在了当场。谁都不敢第一个下手。

  “楞什么,给我打!”恼羞成怒的林县令将惊堂木拍得啪啪作响。弓手蒋烨得到贾捕头的暗示,冲上前,伸手去抓行刑的水火棍。兵曹蒋百龄却抢先一步拦住了他,将其堵在了距离程名振三步之外。大堂下,韩葛生、段清等新入行的衙役和已经被遣散却赶来看热闹的乡勇们再也受不了良心上的煎熬,一道大声地鼓噪了起来。

  “程教头冤枉!”

  “那烂婊子倒贴上去,程教头都看不上她!更不可能**她!”

  “程教头可以将功折罪!”

  他们在为我说话?!程名振狐疑地扭过头,看到门外黑压压的人群。他已经不能清楚地分辨到底是谁在仗义执言了,但这已经让他感到分外满足。至少,他不会肮脏的死去,总有一天,人们会证明他的清白。

  为了让大堂内外恢复秩序,贾捕头亲自带领弟子喝起了堂威。“威——武——”十几名衙役大声叫喊,却无法掩盖更多人的抗议。此情此景让林县令倍觉尴尬,偷偷地将目光扫向素有智者美誉的董主簿。他看见董主簿在轻轻摇头,双眉紧紧皱成了一个“川”字。

  “案情重大,先将看押起来。待本县禀明郡守后,再继续审问!”被逼无奈,林县令不得不宣布暂停处理。“退堂!闲杂人等速速散去!”

  早已急得满头是汗的蒋烨,李老酒等人如蒙大赦,赶紧带领一众弟子将程名振拖走。堂下听案的百姓却不肯离开,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直到朱红色的大门咣当一声被关住。他们的质疑声和迷惑的目光才被隔在了外面。明镜高悬的匾额又肃穆了起来,恢复了几分往日的尊严。

  林县令气得脸色发黑,回到二堂,立刻命人将董主簿叫到跟前。“你刚才为什么阻止我?如果不将这个小畜生打死,一旦他执意寻周公子的麻烦,将当晚的事情捅出去,多少人要因为他而掉脑袋?”

  牺牲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程名振,挽救馆陶县数百人的性命。林县令没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朝廷对谋反案追究甚严,仅仅是那几大姓的子弟可以免除死罪,像林县令这样无根无基的,万一跟杨玄感扯上关系,有司向来是宁可错杀,绝不错放!

  “大人觉得今天打死了他,咱们就能把盖子捂住么?”董主簿摇头冷笑,目光中充满了神秘,“他最后那几句话,也不知被堂外多少人听到了。一旦其中有人气愤不过,强要替程名振鸣冤。大人是抓,还是不抓?”

  “抓了,说明大人做贼心虚。不抓,流言向来跑得比马还快!况且大人把王捕头支应到郡城去,无疑是给此事留下了一个后患。那姓王的与程名振是过命的交情,若是他回来后发现发现姓程的死了,难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届时城里边有被遣散的乡勇跟着闹,衙门中有蒋百龄等人心生同情,咱们这些当人父母官的,不是把自己架到火盆上烤么?”

  “这———”如同被兜头泼了盆冷水,林县令的火气一下子被浇灭了。他原来的谋划很完美。馆陶县所空缺的县丞之职,一直被郭、贾两位捕头视作囊中之物。横空杀出个程名振来,两位捕头自然要想方设法搬掉这个竞争者。而他只要装装糊涂,便可以了却两位捕头的心愿。从抓人,到当堂杖毙嫌犯,所有事情可以做得滴水不漏。非但能除去程名振,同时又送了捕头们一个天大的人情。

  但是,谁也没想到程名振只做了一个月的兵曹,居然能获得难以想象的威望。刚才,堂下的退役乡勇们一直不停地替他叫屈,堂上行刑的几个老衙役,也不敢对他直接下死手。换做平常,只要有上司的暗示,三板子打死一名江洋大盗对衙役们来说轻而易举。而今天把程名振从晕头转向打得明白过其中味道来,竟然还没能将其活活杖毙。

  几乎每个环节都脱离了掌控。为官这么多年,林县令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无力过。 “咱们要动程名振,就必须把王二毛与他分开!武阳郡的主簿魏征是我的知交,见了信后,肯定会将他留在郡城几天!”沉思了片刻,他犹豫着向董主簿解释。“等王二毛回来时,本县再想办法将其除去便是。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尽快了解了这桩案子,别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

  “大人不想用王捕头来牵制贾、郭两位捕头了么?”董主簿又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追问。

  “如果程名振被张金称杀了。王二毛当然是一粒好棋子。”林县令不住地苦笑,“可现在,该死的人偏偏没死!”

  “只要大人下定了决心,其实解决姓程的也不难!”董主簿用手指轻叩桌案,低声提醒。

  宛若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林县令像飞蛾般扑了上去。“怎么办?你说!他不肯认罪,你又不让我将他往死里打?”

  “大人何必又非要当众打死他!”董主簿手指掐掐捏捏,仿佛天下一切事情都尽在掌握。“当众打死他,乡勇们的怨恨都会落在你我的头上。却白白便宜了郭捕头和贾捕头。今后他二人得意起来,大人岂不又要受其挟制?”

  提到两位馆陶县的地头蛇,林县令刚刚熄灭的怒火立刻有开始猎猎燃烧。本来,他利用王二毛的单纯和程名振“死后”的余荫,已经逐步恢复了治下官吏的平衡。可现在,一切都得重新考虑。

  该死的程名振,他为什么不被张金称杀了!馆陶县已经给他塑了像,让他生生世世享受城隍庙的烟火,他还要如何?偏偏又跑回来做讨债作甚!

  毕竟身负智者之名,董主簿总有办法给县令大人分忧,笑着敲了敲桌案,他轻声道:“恐怕郭捕头和贾捕头两个,也不希望那小子咸鱼翻身吧。万一他们两个指使人将程名振在狱中给做了,大人是追究罪魁祸首给程名振洗刷冤屈呢?还是继续糊涂下去,任由几个地头蛇为非作歹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