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红尘 (五 中)
酒徒2016-02-23 16:213,542

  第四章 红尘 (五 中)

  刀光闪处,血珠飞溅。被逼着向昔日袍泽举刀的俘虏们放声大哭,一边嘶叫,一边用怨毒地目光看向杜疤瘌。他们眼里的仇恨令杜疤瘌脊背发凉,不由自主地连退几步。但很快,他又大步俘虏们逼近,一边走,一边厉声怒吼道:“哭什么哭,这都是绿林规矩!既然走了这步,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呜呜……”俘虏们不敢顶嘴,只敢拼命向死尸上挥刀。有些尸体已经被砍成了数段,但没有命令,他们不能停手。停下手来的人便会被视为仍怀着二心,怀着二人的人,极有可能成为下一轮投名状。

  这是绿林道规矩。杜疤瘌说得对,谁也挑不出理来。

  “好了!挖坑,将尸体埋掉!”见俘虏们已经被自己镇住,杜疤瘌悄悄松了口气,大声命令。这个恶人不好当,屠杀曾经的兄弟会使自己本来就不多的名誉受到更大的损失。即便在事态平息之后,也不会再得到喽啰们的尊敬。但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张金称的要求。这位老兄弟很聪明,但聪明和心胸宽广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情。今后在泽地中,自己和自己的女儿、女婿三个人的势力加在一处已经能撑得起来半边天,不由得张金称不小心提防。

  此外,还有更重要的一个理由,杜疤瘌心里很清楚,但无法向任何人解释。根据张金称的暗示,这些俘虏今后将被划分到程名振的麾下。如果自己不执行营地的规矩,过后张大当家也会假程名振的手完成这次屠戮。与其让年青人去做这个自残手足的恶人,还不如自己这个黄土埋了半截的老家伙来做。反正自己死后肯定是要下地狱的,不在乎再下得深上一层半层。

  “咱们如果被老八捉了,能痛快地给一刀已经不错!”张金称对杜疤瘌的表现很是满意,伸出手来,轻轻拍打对方的肩膀。

  一拍之下,杜疤瘌居然激凌凌打了个哆嗦。回头警觉地看了好几眼,才讪笑着回应:“那倒也是!好歹咱们没输掉!”

  张金称摇了摇头,凝神去看自己手掌。在这只手上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如果硬要找出些不同的话,只能说几个月来自己一直喝酒睡觉,很少出门练武,掌心的茧子已经消失了不少。手中没有茧子,便不再适合握刀。若是心中没有茧子的话,今天死的人就是自己了。

  他不想过多跟杜疤瘌解释自己一再逼迫他的原因。巨鹿泽的头把交椅上面长满了尖刺,别人都看不见,只有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自己才知道到底痛不痛。现在让杜家的势力受一些限制,总好过将来有人再起什么歪心。虽然杜老三多年来一直对自己很忠诚,但人的心是会变的,没被掏出来之前,谁也说不清其上面生了几个孔。半年前的刘肇安又何曾对大当家位置起过窥探念头?即便是自己当年,自己又何曾想过火并掉孙安祖?

  想起已经死去多年的孙安祖,张金称心里又是一阵冷笑。今天闹事的那群王八蛋,居然打出了为孙安祖讨还公道的旗号。什么叫公道?所谓公道,向来是在刀刃之下的才存在的。死人不会讲公道,如果当年自己动手稍晚半步,死的人就可能是自己!

  “报,大当家。我等抓了一条大鱼!”十余名喽啰押着两位“豹”字营的堂主过来,笑嘻嘻地向张金称献媚。危机时刻生擒叛军重要人物,他们本以为会受到赏赐。谁料突然间变化陡生,正笑咪咪观看战场形势的张大当家迅速抽出腰间横刀,一刀一个将俘虏劈成了四半。

  血登时溅了他满脸,他脸上的笑容却越发愉悦。在众人的注视下,弯下要去,将手探进了死者的胸口。

  “大当家!”邀功领赏的喽啰吓得后退数步,大声惊叫道。他们猛然想起了张大当家的一个习惯,背后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别吵!”张金称厉声命令。在死者的胸腔中小心地摸索了两下,用力一扯,将一颗完整的人心扯了出来。死者的心脏还冒着热气,被他握在手里,红得扎眼。刹那间,张金称的目光中竟然流露出几分痴迷,喉结也不停地上下蠕动。

  再没胆大包天者想邀功领赏了。见到此景,几乎所有人,包括杜疤瘌在内,都本能地闭上了眼睛。他们听见了清脆的咀嚼声,就像鬼怪在噩梦中磨牙。当他们重新拾起勇气睁开双眼时,张金称已经吃完了一份零食,正拍打着肚皮,舒服地喘息。

  “唔!”粉红色的雾气从张大当家口中呼出,于寒风中久久不散。

  “唔!”所有人如释重负。再不敢直接与张大当家的目光相对。包括那些被逼着砍死自己同伙做投名状的俘虏,心中亦不敢存有半分怨念。要怪,只能怪自己眼神差,站错了队。明知道张大当家是恶鬼转生,还非要招惹他,难道不是自己找死么?

  “张大当家生吃了齐堂主的心!”流言迅速在“山”字营和“火”字营喽啰们中间传播,令他们在恐惧之余,信心百倍。

  “张大当家生吃了齐堂主的心!”同样的消息,听在叛乱者耳朵里却如同惊雷。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一个熟知的事实,越来越提不起抵抗的勇气。很快,主营周围的形势便完全被张金称和杜疤瘌二人事先埋伏下来的嫡系所控制,叛乱者俯首待戮,沮丧得如走上屠场的绵羊。

  “十抽一!”还是老规矩,无论张金称指定任何人去完成,任何人都没有质疑的勇气。人血肆意地在营地内流淌,地面上很快便结满了红色的冰碴。就在一层层冰碴之间,无数尸体肩膀相连,手足相抵。

  不光是被张金称下令杀死的投名状,层叠交错的尸体中间,有“豹“字营的“叛贼”,有“山”字和“义”字营的“忠臣”,更多的却是稀里糊涂地丢了性命无辜者。他们第一批成为了冤魂,死的时候,手中拿的不是刀,而是在看热闹时刚咬了几口,一直没舍不得丢下的糕饼。

  一队骑兵踩着冰碴冲了过来,在距离张金称二十步之外带住战马。五当家郝老刀的浑身上下冒着热气,板门大刀依旧在不停地滴血。“没追上老八!”一边擦额头上的汗水和血水,他一边大声向张金称汇报。“他又聚集了一伙人,乱哄哄地向苦菜洼那边去了。杨公卿和王当仁两个混蛋也退向了那边……。”

  “没事儿!老二和老四已经去各自营寨调人了。等人到齐,咱们追上去问问老八他到底想干个啥!”仿佛早就预料到郝老刀会如此汇报,张金称裂开通红的嘴巴,笑着回应。“你也赶紧回你的本寨看看吧。乱了这么长时间,你的‘林’字营估计损失不会太小!”

  “如果你早点儿告诉我……。”郝老刀向外拨了拨马头,浓眉倒竖。下半句话他无需说得太明,张金称既然提前做了准备,就不会对八当家刘肇安等人的举动毫无察觉。有了察觉却不通知自己,除了不信任自己外,还能代表着什么?

  “我没有确凿证据。另外,我更没想到老六也会他们掺和在一块!”张金称叹了口气,轻轻抹去挂在嘴角边上的血丝。这个理由很不充分,却也令郝老刀无话可说。谁都知道,平素刘当家韩建紘与五当家郝老刀最合得来,即便打到一只兔子,也是每人各分两条腿儿。如果张金称事先就对郝老刀推心置腹,恐怕今天的最后结局就不是大伙出其不意反戈一击了!

  看到郝老刀的脸色已经窘得发黑,杜疤瘌赶紧替他找台阶下,“老六估计也是一时糊涂,被杨公卿给迷惑了。姓杨的就会瞎忽悠!对了,谁看到老六去了哪?自从反击开始后,就再没见他的人影?”

  “他带着剩余的几百心腹撤向自己的营地了!”郝老刀扭过头,叹息声听起来无比沉重,“‘方’字营最先起的大火,我估计,眼下老六已经跟放火的人碰上了。”

  刚才几个男性当家人都在张金称的主营内站在不同的立场拼命,有机会攻入六当家韩建纮营地并点起一把大火的,除了杜鹃还能有谁?“那你怎么不去追?!”杜疤瘌大声叫嚷,唯恐女儿遇到什么意外。韩建纮的武艺虽然不像郝老刀那般高,但一头野狼发了疯,也能让老虎退避三舍。更何况这还是一头被人掏了崽子的老狼!

  五当家郝老刀没有回答他的质问,只是冷冷用目光向他凝视。杜鹃的武艺是不如韩建纮,但韩建紘身边是一群残兵,杜鹃身边刚放完火的喽啰们却士气正旺。更何况,杜鹃肯定跟程名振在一起,如果没救下姓程的,以杜鹃的性格,她才不会一个人回营召集人手。

  韩建纮和烧了他老营的人必有一战。但此战的结果,从一开始已经写得清清楚楚。所以,郝老刀才没有去追杀,也没有去拦阻。让老六死在杜鹃和程小九手里,总比死在张大当家手里好一些,至少,看在昔日情分上,他们不会侮辱老六的尸骨。

  “唉!”在郝老刀逼视下回过神来的杜疤瘌用力跺脚。一半是出于担心女儿的安危,另一半是可怜韩老六的归宿。当年大伙一道起事时,曾经说过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结果……。福没见得享到,互相却对着举起了刀。

  见到他那副为难的模样,张金称淡然而笑,“这边事情不多了,你要是不放心,就带着自己的弟兄去接应一下鹃子他们小两口儿!”

  “那我跟老五一块儿。刚好借助他的身手!”杜疤瘌早就想从张金称身边离开,立刻接过话头。

  “也好!”张金称点头答应。转过身,调遣嫡系喽啰分头清理战场。是五当家郝老刀故意放走了韩建纮,对于这一点他心里非常清楚。但做大当家的,有时就要装一装糊涂。至于韩老六的死活,他已经不是非常在乎。一个失去了弟兄,又失去了老巢的家伙,再折腾能折腾到哪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