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红尘 (四 下)
酒徒2016-02-23 16:215,115

  第四章 红尘 (四 下)

  此刻,张金称的主营外更是一片混乱!泽地里几乎到处都在着火,又黑又浓的烟尘夹着血腥味儿熏得整个天空都失去了颜色。 “山”“林”“泽”“风”……几乎每一处营地外都堵着一大堆喽啰,挥舞着兵器乱打。有的喽啰分明隶属于同一位寨主,也稀里糊涂地相对着举起了刀。巨鹿泽在燃烧,在流血,仿佛地狱搬到了人间,仿佛要把积累下来的罪业一天之内偿还干净。

  看到程名振等人跑过来,营寨门前交战的双方动作立刻开始放慢。他们分不清新来者是敌人还是朋友,他们都等着新来的人表明态度!当程名振和杜鹃带着弟兄毫不停留地去远后,他们也不问为什么,又大吼着举起刀,“叮叮当当”打成了一团。

  “令尊大人到底站在那一边!”无暇关心几个营地人到底谁在跟谁拼命,程名振直奔自己最需要的主题。

  “他跟张二伯是多年的老兄弟!”杜鹃竖起眉毛,低声强调。但躲躲闪闪的目光却暴露出了她内心的恐慌。父亲是张金称的老兄弟不假,可当年孙安祖和张金称也是老兄弟!不过一场酒宴后,孙安祖就成了勾结朝廷的恶棍,叛贼。而从此整个巨鹿泽以张金称为尊,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孙安祖曾经在此安营扎寨。

  “令尊最近跟张大当家走动多么?有没有跟你提起过孙大当家!”程名振知道这样问下去,不可能从杜鹃嘴中得到准确的答案,只好皱着眉头换了种说法。

  “他们经常一起喝得烂醉!”杜鹃犹豫了一下,再度低声回应。“没说过,我阿爷从不提孙大当家!”后一半疑问,她可以给出确切的答案。她知道程名振为何有此一问。今天的造反者,打的就是替孙大当家报仇的旗号。如果父亲不提孙大当家,几乎可以证明他与张金称之间没有起隔阂。

  “杜老当家肯定没造反!”没等程名振说话,跟在杜鹃身后,有一名满脸是血的小头目抢着得出结论。“我刚才看见杜老当家跟张大当家两个站在一起,被好多弟兄们护着向营地深处去了……”

  “你在哪看见的,还有谁?!”程名振喜出望外,一把拉过小头目,大声追问。

  “还,还有小的就不清楚了,当时乱乱的,小的只能跟着大伙逃。”小头目搜肠刮肚,能提供的情报却非常有限。看到程名振脸上露出了失望,他咬咬牙,大声建议,“反正看当时的样子,张大当家肯定有所准备。造反的人声势虽然大,却未必能成气候!即便他们能成气候,您和七当家只要掌握住锦字营,也能换杜老当家一条活命出来!当年张当家火并孙当家,不也是这样么,之后活着的人握手言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的话说得虽然直接,却也不无道理。程名振和杜鹃听罢,无奈地点头。二人继续带领大伙向“锦”字营驻地赶。猛然间,杜鹃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拉住给自己出主意的小头目,低声问道:“你叫什么,在哪个当家麾下效力?”

  “小的叫韩世旺,本来跟着六当家的,可六当家今天所做之事,小的的确毫不知情!”喽啰头目被杜鹃突然表现出来的热情吓了一大跳,赶紧大声替自己表白。“小的真不知道,我今天只是看热闹来的,连兵器都没带!”

  不分辨还好,一分辨,更是暴露出了他刚才所说的话不尽属实。七当家杜鹃左手一扣,叼住韩世旺的手腕,右手中横刀直接架在了此人的脖子上,“你姓韩,六当家韩建纮是你什么人?六当家做了什么,你到底看没看清楚刚才都有谁在作乱!”

  “哎呀,哎呀,小的,小的说。七当家,七当家放手!”韩世旺又疼又怕,鼻涕眼泪一块流了出来。

  “边走边说,别指望有人救你!”杜鹃松开左手,刀刃却依旧压在韩世旺的脖子上,一边推着他小步快跑,一边厉声质问。

  “小的,小的!”韩世旺被逼不过,只好实话实说,“小的真的没参与造反,否则小的再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跟在七当家一块跑出来。小的,小的虽然姓韩,却不受六当家待见。他嫌,嫌小的没胆子,给姓韩的丢人!小的,小的刚才看到六当家与五当家打起来了,六当家的亲信还护着杨公卿那王八蛋!”

  “不可能!六叔不是那种人!”杜鹃狠狠推了韩世旺一把,将其推了一个趔趄。她相信对方没有参与叛乱,否则肯定也不至于被造反者追杀。但六当家带头造反,与杨公卿里应外合的消息却让她一时难以接受。记忆中,六当家韩建紘虽然平素待人冷冰冰的,却是个非常正派的寨主。不贪财,不好色,对属下弟兄也非常和善。如此难得的一个好人,怎么可能却跟杨公卿和刘肇安两个禽兽混在一起?他们根本不是一路货色,根本不可能合得来!

  “韩当家当年是不是也跟孙当家熟悉?!”作为局外人,程名振此刻的心智远比杜鹃清醒。“如果他也跟孙当家熟悉,此事就不难理解了。张大当家做了初一,就怪不得别人做十五!”

  杜鹃轻轻摇头,眼中瞬间涌满了泪水。当年,张大当家火并掉了孙大当家,一举夺得巨鹿泽主导地位。所以,韩六当家和刘八当家就想趁着这次出击失败,张大当家威信大落的时候重演当年的故事。这就是土匪,不怪程名振总是瞧不起大伙。大伙做的这些事情,的确无法让外人瞧得起!

  “没事,不管谁造反,咱们一定能救你爹出来!”程名振猜不到杜鹃为什么流泪,以为她是为杜疤瘌担心,压低了声音,温柔地安慰。

  第一次被他这样温柔地相待,杜鹃的眼泪更是止不住。一边跑,一边哽咽着回应,“阿爷,阿爷……。”

  猛然间,她伸出胳膊,自己狠狠咬了自己一口。心中的悲伤立刻被疼痛所取代,所有委屈也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瞪圆泪眼,玉面罗刹杜鹃大声发誓,“我一会儿就带人杀回去,无论谁造反,我一定不放过他!”

  “这才是平时的七当家!”程名振伸出胳膊,在杜鹃的后背上轻轻拍了拍。女人的后背明显僵硬了一下,然后又软了下去,柔若春柳。二人又相对着笑罢,扬起头来,一道直面泽地中的烟尘和火光。

  一片混乱当中,锦字营的驻地显得极为另类。虽然也有一伙不明身份的人试图冲进里边制造混乱,守营的堂主却遵照杜鹃的命令,紧闭寨门不出。这种凭险据守的策略刚好歪打正着,虽然不能给张金称所在主营那边提供什么支援,却也没给敌人可趁之机。

  “杀光他们!”看到有人敢在自己的营寨门口撒野,杜鹃满腔的怒火立刻找到了发泄口。不顾程名振拦阻,抡着横刀,疯子般冲进了攻击者队伍。

  一名旅率楞了下,居然犹豫着是否下令将杜鹃砍倒。正是这片刻的犹豫要了他的命,玉面罗刹手起刀落,将他的脖颈砍成了两端。血“呼”地一下窜上天空,将杜鹃的眼睛也染得通红。瞪着通红的眼睛,杜鹃扑向了下一名喽啰。刀如闪电,先砍中对方肩膀,然后沿着肩窝一路下去,劈开锁骨,胸腔,肋骨,“嘎碴”一声断为两截。

  “拿下她!”乱军当中,终于有人叫嚷了起来。举着兵器蜂拥而上,却明显有所忌讳,不敢真的向杜鹃要害处招呼。一瞬间竟被杜鹃打得缚手缚脚,混乱不堪。当他们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程名振已经带领大队弟兄冲到了杜鹃身边。双方各展身手舍命厮杀,很快便分出了高低胜负。

  程名振和杜鹃救出来的人都是各营的小头目,武艺和体质本来就强于普通喽啰。这支队伍人数虽然没乱军多,但指挥和配合方面却又强出对方不少。种种因素叠加起来,形势开始向一边倒的局面发展。很快,锦字营内部的弟兄也发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在被人围攻,打开寨门,呐喊着杀了出来。两股队伍里应外合,半柱香功夫不到,已经将来犯之敌杀了个干干净净。

  “周凡,里边的情况怎么样?”浑身是血的杜鹃伸手扯过麾下的一名堂主,大声询问。

  那名堂主也很精干,立刻抱了抱拳,大声回应道:“禀七当家,刚才有几名王八蛋趁机在营地里边煽动闹事,都被属下带人抓起来了。咱们“锦”字营现在非常安静,大伙都等着您回来主持大局!”

  “传令,锦林、锦云、锦山三堂的弟兄出营列队。”在自己的弟兄面前,杜鹃心里再苦,也必须装出一副钢筋铁骨模样。“传令,锦风堂的弟兄,还有锦霞唐的女兵,留守主寨。打开所有机关,别放任何外人进入。”

  “是!”被唤作周凡的堂主答应一声,立刻派亲兵跑入寨中传令。不一会儿,锦云堂堂主王飞和锦山堂堂主张瑾两个都带着各自的麾下跑了出来。见到自己的顶头上司杜鹃安然无恙,众喽啰们士气大振,纷纷挥舞着兵器嚷嚷,请杜鹃给他们指明攻击方向。

  “盐山来的贼人杨公卿和内黄来的白眼狼王当仁两个,想谋害咱们大当家!”杜鹃也不含糊,整理了一下衣衫,站在众人面前大声宣布。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喽啰们一听是外人作乱,精神头更加足,呐喊声响彻湖面。

  “有黑心贼跟外人勾结,试图把整个巨野泽交给姓杨的和姓王的!”杜鹃故意不提六当家韩建紘与八当家刘肇安的名字,继续向麾下煽动。

  煽动的效果几乎是立竿见影,巨鹿泽虽然只是个匪窝,但土匪们在不出门打劫时,也曾开垦了不少荒地,加盖了不少茅草屋。可以说,他们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新家。如果造反者只是想谋夺张金称的位置,大伙还未必能同仇敌忾。可既然造反者已经与杨公卿、王当仁这两个吃了大伙半年粮食的白眼狼勾结起来了,就别怪大伙对他不客气了。

  小心翼翼地朝程名振方向看了一眼,杜鹃没从对方脸上看到任何不快。这使得她的信心更足了一些,用刀尖向距离锦字营最近的一个营地指了指,大声道,“那是五当家的营地,叛贼正勾结外人,堵住门口不让五当家麾下的弟兄们出来救火。跟我去把叛贼杀光,别让他们继续在咱们这里糟蹋”

  “得令!”众喽啰答应一声,成群结队向“林”字营跑去。杜鹃点手叫过几个骑着马的心腹,命令他们给自己和程名振各让出一匹坐骑,然后又命人爬上寨门,将“锦”字大旗拔下来,亲手举高高地举起。

  三千名临时拉起来的弟兄人数虽然不算多,却已经是此刻建制最完整的一支队伍。一边走,杜鹃根据程名振的建议一边传令调整队形和兵种排列,待走到了林字营附近,攻击次序已经排列完毕。

  围堵“林”字营的喽啰本来人数就不多,完全靠里边的人缺乏组织才占据了上风。被杜鹃督军从侧翼一冲,转眼间便溃了下去。清理完了“林”字营外围的叛贼后,一边摇动着手中大旗,杜鹃一边冲着营内惶惶不安的喽啰们喊道:“郝当家是我的师父,他被杨公卿和王当仁困在张大当家的主营里了,我这个当徒弟没什么本事,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师父被人追杀。你们中间是男人的,就拎着兵器跟上。不是男人的就躲进被窝里去,别出来丢人现眼,也别想着给我碍手碍脚!否则,我认得你,我手中的刀可不认得你!”

  “愿意跟着七当家!”“林”字营的弟兄正找不到主心骨,听杜鹃如此一说,哪个还肯退后。况且五当家郝老刀收七当家杜鹃为徒弟这事儿,大伙都曾经亲眼所见。师徒如父子,七当家即便再蛮再恶,相信她也不会对自己的师父下毒手。

  如是一来,杜鹃麾下便又多了千余喽啰,并且其中还有三百多名骑兵。按照程名振的建议,她将骑兵单独编成一个旅,由“林”字营的悍将张猪皮带领,放在身边当做后备队。其他三千多喽啰则分为左翼、中军和右翼三部分,排好队形,大张旗鼓向下一个营盘移动。

  三千五百余人的阵列,规模已经十分惊人。紧挨“林”字营驻地的是六当家韩建纮的“方”字营,营门紧闭。里边的弟兄大部分都被六当家韩建紘拉出去攻打张金称的主营去了,留守的仅仅是一些老弱病残。杜鹃一皱眉头,便想绕寨而过。程名振却低声建议道,“攻进去,把里边所有能点着的东西全点着了,乱韩老六的军心!“

  对于他的谋划水准,杜鹃素来佩服。连犹豫都没犹豫,立刻将命令传了下去。到了此刻,“锦”字和“林”字两营的弟兄即便后悔,也已经没了退路。只好硬起头皮冲上前,抬着临时拆来的木头撞击寨门。

  里边的喽啰兵士气本来就不高,被杜鹃挥军一逼,更是手忙脚乱。不到半柱香时间,寨门便被硬生生撞毁。熟门熟路的韩世旺亲自带领一队勇士冲入,举着火把将“方”字营的房屋和芦苇尽数点着。刹那间,“方”字营内火光冲天而起,将附近所有烟尘的势头都给压了下去。

  这回,不待杜鹃继续挥师转向下一个营盘,一伙带着“豹”字旗号的喽啰就主动冲了过来。双方交手,杜鹃先命中军后退,两翼按兵不动,然后又突然吹响号角,将蓄势待发的三百骑兵尽数放出。仓促前来的“豹”字营喽啰们猝不及防,被张猪皮带领弟兄们直接杀了个对穿。留守两翼的“风”“林”二营喽啰趁机杀上,三下五除二,将敢于抵抗的“豹”字营同行砍了个干净。

  再不用程名振指点,杜鹃带领着弟兄们追着残兵的脚步冲进了“豹”字营,于营里边放点起无数个火头。她恨八当家刘肇安,不但是因为此人总是对她纠缠不休。她还恨此人贪婪,此人无耻。是此人为了一己私利将宁静的巨鹿泽推入了深渊。是此人,让她花费数月时间辛辛苦苦在程名振眼里建立起来的形象彻底破碎。

  火光把营地内的池塘湖泊映的通红,她的眼睛也被烟熏成了一片血色。一边流着泪,她一边大声命令,“调转队伍,去四当家的“金”字寨平乱!敢于不奉号令者,杀!“

  “杀!”接连获胜的喽啰们士气高涨,举着血淋淋的刀锋回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