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冬至 (一 下)
酒徒2016-02-23 16:213,189

  第一章 冬至 (一 下)

  母子对着落泪,惹得王二毛等人都跟着揉眼睛。激动了好一会儿,程朱氏终于收住悲伤,狠狠给了程名振几巴掌,低声喝问,“你躲到哪里去了?怎么也不送个信回来!别人都说你死了,二毛却信誓旦旦跟我保证说你还活着。早知道你这么让人担心,还不如当初就没生过你!”

  “娘,娘,我这不是回来了么?”程名振赶紧讨饶,涎着脸,上前扶住娘亲的胳膊。两个小丫头早就听闻过家主的英雄事迹,心里一直在敲小鼓。见程名振既不像传说中般那样凶悍,又没有什么架子,赶紧笑嘻嘻帮忙在老太太面前说软话。

  程朱氏本来也没怪过儿子,只是心中一时悲喜交加,随便发泄一下而已。听小丫头帮忙求情,也就顺势下坡,命人推开院门,请儿子和儿子的朋友入内饮茶。

  王二毛等人虽然有一肚子话要跟程名振说,却也知道此刻不该打扰。笑着拱了拱手,一同说道:“程教头刚刚回来,您老肯定有很多话要问。我们就不打扰了,明天下午交了差事,再拉程教头一起去喝酒!”

  “那你们别多喝,别伤了身子!”程朱氏笑着点头,满脸慈爱。

  客人挥手告别,主人互相搀扶着回家。入得院来,程名振又是一楞。偌大的院落被打扫得纤尘不染,青砖铺就的甬道,白粉涂过的照壁,要多干净有多干净。只是比起驴屎胡同的破草屋来,这个院子总好像缺些什么,让人心里空荡荡的,目光忍不住就想四下搜寻!”。

  程朱氏最了解儿子,揉了揉眼睛,笑着分散他的视线:“是二毛每日派人过来帮忙收拾。这半年,难为他们了。如果不是他们几个,娘真不知道日子该怎么过?”

  “杏花呢?她没来看过娘么?”程名振心生警觉,扭过头来向娘亲追问。

  他终于发现自己不舒服的原因了。自从进入成贤街后,就没见过小杏花的影子,也没见过舅舅一家人!以平时以小丫头的性格,她才不会害羞呢,肯定第一个冲到自己面前又哭又闹。

  “回屋说吧。大冬天的,院子别在里边站着!”娘亲的眼神慢慢暗淡下去,叹了口气,低声回应。

  “杏花怎么了?娘,杏花出事儿了!”程名振大急,扯着娘亲的衣袖轻轻晃动。他不敢催的太紧,但记忆中,小杏花跟自己分别的那个夜晚,同时也是最混乱的一个长夜。如果有歹徒趁机……他不敢继续想,眼前晃来晃去,全是未婚妻娇憨的模样!

  “回屋说!橘子,去把大门闩好。柳叶儿,你去烧些茶,顺便准备些点心!”毕竟曾经富贵过,心里虽然乱,程朱氏却把手边杂务安排得有条不紊。

  见娘亲如此坚持,程名振也只好顺从。跟在娘亲身后走入正屋,小心翼翼地扶娘亲坐下,然后坐在娘亲对面,眼巴巴地等待答案。

  几个月来,他一直想着回馆陶与小杏花成亲。对伊人虽然不是喜欢得刻骨铭心,但费了极大努力才维护住的婚姻,让他珍惜得无以复加。如果小杏花被人所害,无论天涯海角,程名振发誓自己永远不会放过凶手。那是他的表妹,他的妻子,他大半年来努力维护的目标。谁也不能伤害,天老爷也不能!

  “唉!”娘亲轻轻叹息,听得程名振心头一阵紧抽。但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仿佛听到了一声霹雳,“杏花嫁人了!咱们娘两个没福气!你别再去招惹她,也别怪你舅舅!”

  “什么!”程名振腾地一下跳起来,眼前一阵阵发黑,“她嫁人了?嫁给谁了?为什么不等我回来?朱万章这个恶贼,这不是欺负咱们母子么?我找他去,我这就去找他!”

  “你给我坐下!”程朱氏的呵斥声从半空中传来,让少年人多少恢复了几分理智。他不敢违背娘的命令,眼中却无法熄灭愤怒的火焰。小杏花不会背叛自己!肯定是朱万章逼的!这个嫌贫爱富,丧尽天良的家伙,早晚要被雷劈!

  “坐下!你找谁去?他毕竟是你舅舅?你找他能怎么样?杀了他?还是打他一顿?”娘亲的话一句句传来,句句都如重锤。“你一走就是大半年,除了娘亲,谁还相信你活着?可娘亲知道,娘亲又怎敢把你的行踪随便跟人说?”

  “您知道我活着?那刚才……”强忍住胸口的痛楚,程名振将话题转移。小杏花嫁人了,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自己明明给她有过今生之约的,即便死了,难道几不能多等,多等几天么?难道夫妻真是同林鸟,大难临头便要各自飞?

  看了看儿子惨白的脸色,程朱氏轻轻叹息。儿子难过,她自己何尝不是万箭穿心?可能怪谁呢?只是命吧!

  “不打你几下,怎能帮你掩饰。娘知道你活着,如果你死了,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终日在咱家门口转?你的朋友在咱家门口卖针线,不是短了这个,就是少了那个。做生意的人锱铢必较,哪有像他们那样剌虎的?”(注1)

  “您知道我没死!您没吓到就好!”程名振轻轻点头,也不知道听清楚了娘亲的话,还是心里还在想着别的事情。

  “他们每次来卖杂货,娘都想问问你的情况。但娘不敢问,更不敢胡乱猜!那个林县令迫不及待地宣布你死了,还给你在城隍庙里边塑了像,肯定有其原因。所以娘只能糊涂着,只能糊涂着看杏花出嫁!”

  怪不得整个成贤街的邻居们用那种眼光看我。原来,他们是准备看我知道小杏花出嫁后的热闹。不是感激,更不是敬佩我敢于孤身犯险!程名振心里又是痛楚,又是失落,仿佛有人拿了一块冰,硬生生压在了自己胸口。

  屋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娘两个警觉地停止了交谈。门被轻轻推开,小丫头柳叶端着茶水和点心走了进来。感觉到屋子内气氛不对,她吓得汗毛倒竖,蹑手蹑脚摆开盘子和茶盏后,贴着墙根儿蹭了出去。

  茶很好,苦涩中透出一重重回味。点心也很细致,甜中带着杏仁的清香。这个家终于又恢复了一些元气,比起驴屎胡同那种吃完上顿没下顿的生活,简直有如天壤。程名振不敢奢求老天能对自己多照顾,强忍住心口的闷痛,低声说道:“杏花,其实杏花是个很懂事的女人!”

  知道儿子不甘心,程朱氏忍不住轻轻摇头。女人是需要陪的,特别是年青且有几分姿色的女孩子。儿子在土匪窝里历练了一番,虽然已经成熟了许多。但对于男女之事,他依旧懵懵懂懂。厮守终生,不离不弃,那都是民歌里的传说。只所以被编成歌儿来唱,就是因为少有,稀奇,几万人里挑不出一对儿。

  可这些话,她又何必跟儿子说。儿子刚刚有了事业的开头,心中应该充满阳光才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至于过去的事情,当它是一场梦好了。梦中情景再好,醒了之后,人却还得面对现实。

  “娘,杏花她嫁给谁了?过得好么?”又吃了几块点心,程名振多少振作了一些。晃了晃脑袋,喃喃地问。

  “你别再去招惹她了?否则,对她对你都不好!”程朱氏非常警觉,发觉儿子情绪变化,立刻出言提醒。

  她看见儿子轻轻点头,目光冰冷而坚强。心中一软,又继续道:“她嫁给了周家的二公子,日子过得不错!至少这辈子吃穿不会愁,跟小姑子也合得来!”(注2)

  “周家?”程名振心头又是一紧,本能地感觉到事情蹊跷。他不是在怀疑这桩婚姻的真实性,而是想到了半年前的另外一件事情。他记得杨玄感造反时运了很多粮食在周家储藏。如此算来,周家肯定与杨玄感是一根绳索上的蚂蚱。听巨鹿泽的人说,杨玄感被族诛,故旧被收捕殆尽。怎么周家却纹丝没动,仿佛根本与杨玄感没瓜葛般。

  ‘如果我去举报呢?’一个恶毒的念头在少年人心里蔓延。夺妻之恨,不让对方付出些代价如何甘心?但很快,他又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那会把小杏花也牵连进去,丢掉性命。小杏花是自己的表妹,她只要过得快活,自己也会跟着开心,道理不是这样的么?

  想到这儿,他抓起点心,大口大口向嘴里添。过去了,全都过去了。自己可以吃上点心,不用再吃野菜了。算起来,老天已经对自己不薄,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少年人一边笑着,一边看向窗外。外边的天阴沉沉的,几片雪花轻飘飘在风中落下,簌簌落了满地。

  注1:土话,马虎、没心没肺。

  注2:小姑子,丈夫的妹妹。

  酒徒注:说几句题外话。十年盘点,家园票数一直很少。酒徒记得该书订阅不低啊,怎么大伙都不愿意投家园一票呢?即便只有一千个读者喜欢,每天也有一万票才对?而现在……。。 不多啰嗦,请给酒徒一点支持。谢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