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东门 (二 上)
酒徒2016-02-23 19:223,103

  第三章 东门 (二 上)

  程小九可不知道有人在偷看自己。他现在心里边想得全是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林县令,使得恩公待自己的态度瞬间大变。大人是在怪自己武艺低微,抵挡不住张姓狗贼?可自己已经尽力了。姓张的家伙无论兵器和战斗经验都与自己不在一个层次上。县令大人当时就被自己护在身后,应该能感觉到自己的忠诚!怪自己扮僵尸吓他,害得他在弟兄们面前丢了丑?好像也不大可能。自己当时的确是头晕脑胀的,做任何事情都属于无心之过。况且被吓傻的不止县令一个人,于所有在场者中,县令大人还算保留着几分尊严的!那到底是为了什么?程小九百思不得其解,内心深处充满了对前途的担忧和恐慌。

  “头前打起灯笼,照亮本官的袍服,让百姓们看清楚些!”一声颇具威严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打断了他的忧虑。程小九陪着笑脸回头,看见林县令已经收拾停当了。几名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衙役众星捧月般围着县令大人,高高举起的灯笼照得前方亮如白昼。

  “程教头,且随本县一道杀贼!”冲着程小九笑了笑,林县令继续发号施令。前后不过是半刻钟时间,他已经又换回到了平素那种镇定自若的模样。被身上的官袍和头上的帽子一衬,愈发显得威风凛凛。

  这副打扮在衙门前亮相后,很快便收到预期效果。抱着仅有的家底四处乱窜的百姓们看到本县父母官大人依旧不疾不徐地迈着四方步,立刻自惭形秽。人家父母官大人都没跑呢,自己贱民一个,怕个什么怕啊!论家产,谁人有县令大人多?论前程,谁有县令大人远?况且天塌下来有大个子撑着,狗日的张金称再没品味,也不会放着白白胖胖的县令大人不烹,净指望啃穷棒子们的骨头下酒吧?除非闲得想磨牙!

  “嗯!”林县令发觉自己的威望在民间居然如此之高,非常满意地发出了一声呻吟。四下挥了挥手,他从容不迫地喊道:“尔等莫慌,有本县在,贼人定然进不了城!”

  “大伙别怕,都回家去,都回家去。县令大人亲自上城墙杀贼了。张金称肯定冲不进来!”擅长察言观色的衙役们立刻将林县令文绉绉的呼喊转换成百姓们能听懂的俗语,扯着嗓子喊了出去。

  “县尊大人来了!县尊大人来了!”街道上唧唧喳喳,响起了无数议论声。很快,议论声就变成了欢呼,一波接一波响彻夜空。

  “林大人!”

  “林大人威武!”

  “林大人好样的!”

  随着此起彼伏的欢呼声,越来越多的百姓停住了逃命的脚步。有这样一位身先士卒的好官坐镇,大伙还担心什么啊?越来越多的年青人慢慢恢复了镇定,站在路边,眼巴巴看着林县令在自己眼前信步而行,目光中充满了尊敬。

  林县令点头微笑,在衙役们簇拥下,慢慢迈着方步,一条街一条街巡视过去,让一条又一条街道恢复了安静。跟在他身边的护卫越聚越多,不仅仅是躲在家中的衙役闻讯赶来,连同一些木匠铺的伙计,铁匠铺的学徒,也拎着斧头和铁锤尾随在了衙役们队伍之后。大伙的家都在城里,谁也不愿意把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家业送给张金称。刚才之所以陷入混乱是因为没人带头抵抗,如今,官老爷们已经都站出来了,大伙刚好借机给土匪们点颜色看看。

  “嗯!”林德恩手捋胡须又呻吟了一声,心里边就像喝了蜂蜜一样舒服。当官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敬仰过。而付出的代价,仅仅是装模作样的走了几步路而已。这个主意是程小九给自己出的,吃水不忘挖井人,此时的林县令又记起了走在前边,警觉地为自己开路的那个少年的好处!看向对方后背的目光不觉变柔和了些,隐隐又带上了几分欣赏意味。

  待队伍走到了南城墙根儿,跟在衙役们身后的百姓已经超过了五百人。大伙挨挨挤挤不敢上前,唯恐被误会了,惹得县令大人生气。发觉民心可用,林县令的胆气愈发壮大。分开团团簇拥过来的众乡勇,找了个相对完整的土堆儿,快步走了上去。

  “县令大人小心!”报了近一个时辰警讯却始终没看到敌人刀光的蒋百龄唯恐受到斥责,眼巴巴地跑上前护驾。

  没等他跑上土堆,林县令抬起右脚,一脚将他踢了个狗啃屎。“没用的东西,不就是一伙流贼么?看你慌成了什么样子!”

  “大人!”挨了窝心脚的蒋百龄不敢还嘴,趴在土堆下连连叩头。

  “既然当兵,就得对得起这份口粮!站起来,给老夫站到栅栏后边去!”林县令轻蔑地看了蒋百龄一眼,厉声命令。“老夫今天就站在你等身后,你等战死了,老夫便冲上去!老夫战死了,贼人才有机会害我馆陶百姓!”

  他的喝令旋即被一片欢呼声给淹没。“县令大人!”“林大人好样的!”“林大人威武!”此起彼伏,一时间居然压过了城内城外的所有嘈杂。

  林县令微笑着四下抱拳,然后清了清嗓子,向面前的百姓大声问道,“尔等可愿意随本县一道杀贼?”

  “愿意!”“我愿意!”数百人齐声回应,一时间居然彻底忘记了心中的恐慌。

  眼看着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又募得了一支生力军,林县令更加高兴。目光四下看了看,就准备给这支临时组建的队伍安排一个合适的将领。无疑,程小九是最佳人选,他笑着用目光跟对方沟通,却在程小九眼中看到了一缕急切地暗示。

  “我等愿意听从县令大人调遣!”“你尽管下令,谁后退谁是大姑娘养的!”见到林县令突然又开始犹豫,民壮们迫不及待地保证。

  程小九阻止我,必有缘故!尽管不清楚其中道理,在军事方面,林德恩还是宁愿相信程小九的判断。但底下民心不可轻拂,他微微沉吟了一下,又冲着百姓们拱了拱手,大声命令道:“既然如此,你等听我号令!带上趁手的家伙,站在此处督战。待会儿看到我麾下哪个不争气的兔崽子逃下来,就乱棍打死他!”

  “是!”“我等遵命!”众百姓又是感动,又是叹服。挥舞着兵器,大声回应。

  林县令的头又朝四下转了转,从另一伙人中发现了匆匆赶过来的捕头郭进,冲着对方招了招手,当众吩咐道:“郭捕头,这些壮士就交给你统带。算作本县的督战队和最后一支劲旅,随时准备上城支援!”

  “属下遵命——!”捕头郭进拉着长声回应。

  “贾捕头,你带领一旅乡勇四下巡视。有趁机作奸犯科者,当场诛杀。有试图与张金称里应外合者,当场诛杀。有聚众闹事冲击城门者,当场诛杀,绝不姑息!”林县令又从人群中挑出另一位自己信得过的捕头,厉声命令。

  刚刚见识完县尊大人仁慈爱民的一面,猛然间听到一连串的“杀”字,百姓们都被吓得一哆嗦。可在这种关头,谁也不会认为县令大人残忍。‘张金称如果入了城,还不知道多少人要死于非命。干掉那些不安分者,是为了更多人的平安。’想通了这一节,欢呼声便又在四下涌了起来,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亢奋。

  贾捕头用目光快速与郭捕头交流了一下,大声答应着领命而去。刚才他们两个捕头已经收拾好了家中细软准备到乡下躲灾,临出家门前,却猛然听见了一阵欢呼声。二人赶紧叫徒弟出去打探风向,得知县令大人居然发了狠,准备跟张金称死磕到底。凭着对顶头上司禀性的了解,两位捕头相信形势肯定还没发展到非得抛家舍业的地步。所以赶紧带着徒子徒孙们赶到城南,刚好接到了两个安全又能博得声望的美差。

  给两位心腹布置完了任务,林县令的目光再度看向了程小九。他发现程小九的士气不高,笑了笑,压低了声问道:“程教头,你的伤要紧么?若是撑不住也不要勉强,流贼的确没有攻城,你随时可以回去上药!”

  “谢,谢县令大人关爱。” 程小九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非常感激地回答,“我的伤不妨事,愿和大人一道杀贼!”

  “那好,本县就委任你为这支乡勇的行军长史。所有谋划,皆可以不顾虑的提出来,只要有道理,本县一定采纳!”

  “程某决不敢辜负大人的信任!”在一片羡慕与嫉妒交织的目光中,程小九躬身施礼。他发觉林县令对自己的欣赏和关爱又回来了,似乎比以前还要多了一些。但现在这份知遇之情却让他感到心头有些沉甸甸的,再不复数日前那种纯粹的感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国功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