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砝码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56

  这是一栋歪歪扭扭的楼。

  楼的顶部与下面极不对称,憋屈的挤在左右两家的砖墙当中,为了绕开左边的阳台以及右边的房檐,这栋楼明显的扭了三次,草草的坐落在两栋整齐的红墙砖瓦中间,以歪歪扭扭的姿态,顽强的生长着。

  因着左边那栋的主人那夸张的阳台伸出屋外做了楼下门的遮挡,早晨的大部分阳光都被它所占据,故而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歪歪扭扭的大楼的时刻,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半。

  阳光透过那歪歪扭扭的窗子照射进来,伏在客厅内唯一的桌子上的小白缩了缩身子,当冬日那还算温暖的阳光抚过它的背脊,小家伙“蹭”的窜了起来,抖落抖落身上的软毛,前腿蹭着地板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柔软的狐狸尾摇了摇,小白眯着眼睛朝那歪歪扭扭的楼梯看了一眼,迈着优雅的步子,晃晃悠悠的上了楼。

  楼上的卧室里传来悠长的呼吸声,小白眯着眼睛朝床上打量一眼,竟是像人一样叹了口气,灵巧的跳上床,站在床边,竟是口吐人言:“我说,你究竟要睡到什么时候?”那声音微微愤怒,只是听不出男女。

  秦沐把藏在辈子里的半只脑袋露了出来,眼下带着深深的黑眼圈,迷迷糊糊间将那床不算厚的被子又紧了紧,“这才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该是起床赚钱的时候了,不然你这样座山吃空,以后可怎么办啊?”看着这样的秦沐,小白又忍不住唠叨。

  “行了,管家婆,又少不了你一口吃的,再睡会儿……”秦沐就连那半只脑袋都埋在被子里了,一副和被子缠绵到天涯的样子。

  “起来……你给我起来!”小狐狸伏下身子咬着被子往床外拖着,只可惜它身子太小,不足以将裹着被子的“秦大胖子”从床上给拉下来。

  拖动了半天,或许发现自己也是徒劳无功,小白放弃了这样无意义的举动,站在床上看着卷成寿司模样的秦沐,小白那偌大的白色尾巴摇了摇,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官人~~~”

  秦沐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一脸慌张的看着侧卧在床上的某白,一袭女仆制服打扮,清澈的大眼闪烁着渴求,明明是清纯的眼神却在她的面庞上显出了彻底的诱惑,裙子短到不能再短,白晃晃的大腿刺激着秦大官人的感官,肤若凝脂。更不可抗拒的是胸前那抹若有若无的雪白,见秦沐这样惊讶的看着自己,某白兴奋的狐狸尾巴从身后伸出来,摇了三摇,同时抛了个媚眼。

  “噗……”秦大官人已经倒在血泊当中。

  “哼,快点给我起来!”声音又恢复了那不男不女的样子,恢复了原样的某白从床上灵巧的蹦跶下来,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隔壁的书房:“还是本体的样子最舒服……”

  不一会儿,秦某人麻利的做完个人清洁工作,他的鼻孔中塞着两个大大的卫生纸,一步一拐的走下这歪歪扭扭的楼梯,熟练的打开了锅灶,也没有多久,一股香味从厨房飘了出来。

  小白顺着秦大官人的脚跟坐下,舔了舔爪子上的白毛,从厨房窗口上投射下来的阳光,让它微微眯上眼睛。

  “跟谁学的?”秦沐有些无奈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伴随着锅铲的声音,那股香味更加猛烈的传进鼻孔。

  小白深吸了一口,像个瘾君子,硕大的尾巴摇了两摇:“在你的电脑里看见的,沐沐,你不就喜欢那样的衣服么?不然收藏那么多干什么?”

  秦沐:“……”

  “今天做的什么?”小白可没空管秦沐那扭曲的表情,轻巧的蹦上了桌台,看清楚了秦沐锅子中煮着的东西以后,小白脚下一错差点没再次跌落下去,“秦沐!”小白那激动得声音都变尖了,这么喊一声秦沐吓得全身一抖:“怎么又是方便面?!”

  “这可是香菇炖鸡味的。”秦沐一副“我专门为你找的”模样,理所当然的用锅铲舀起一口汤,尝了尝:“味道还不错。”

  “为什么又是方便面?”某白有泪奔的倾向。

  “可它是香菇炖鸡味的,亲爱的。”秦沐循循善诱。

  “但是它还是方便面。”小白沮丧的说道。

  “不,亲爱的,你可以闭上眼睛,细细的闻着这个味道,是什么?是不是感觉有香浓的鸡汁还有软软的香菇在锅子里煮着?再深吸一口,啊,好香……这定是正宗的香菇炖鸡,对吧?”秦沐闭着眼睛给小白做着示范。

  小白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那股挠人的香菇炖鸡味道确实有,可惜一睁开眼睛还是方便面。

  看着眼前那碗香菇炖鸡的方便面,小白那肉肉的爪子熟练的操起筷子,哀嚎一声:“我真的不想吃方便面……”可事实证明,某白将秦大官人那碗都扫干净了。

  “沐沐……”小白满足的打着饱嗝:“该开工了,我可不要做一只吃方便面而死掉的狐狸。”

  秦沐看着饿瘪了的肚子,哀怨的看着小白,刚才那锅香菇炖鸡面他可是一根都没捞着,全进了这家伙的肚子,别人的侍灵都是给自家主人做饭吃,他却要给侍灵做饭吃,而且自己还没有吃的,为什么他这样悲催啊……

  秦大官人有气无力的将那面已经泛黄了的“营业中”的牌子立在门外,打开门正襟危坐的坐在写字台前,已经吃饱了的小白异常满足的伏在写字台上晒太阳……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

  ……

  秦大官人和小狐狸,从中午等到下午,从下午等到黄昏,当屋内一丝阳光都看不到的时候,秦沐动了动已经僵掉的脖子,期间除了门口那块泛黄的牌子倒了两三次秦沐专程跑出去扶以外,没有一个人上门。

  秦沐颇为无奈的笑了笑,双手摊开:“看吧,今日根本就不适合开门做生意,作为侍灵,之前居然连黄历都不看,你也太失败了。”

  小白聋拉着个脑袋,恋恋不舍的望着门口,早上就吃了一碗方便面的肚子早就饿了,毛茸茸的大尾巴无力的摇了摇,像是赞同了秦沐的话。

  秦沐叹口气,走到屋外伸手将那个营业中拎了回来,转身回屋的时候却觉得肩膀微微一重,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出现在门口:“请问,这里还营业么?”

  小白那双昏昏欲睡的眼神,立马放出光彩,抬起身子饶有兴趣的盯着来人,大尾巴摇来摇去。

  而秦沐的激动更是溢于言表,他很是热情的放下手中那个破牌子,像揽着自己的兄弟一般将门口的那位给迎进来,本来不大的眼睛眯起来,好似看见了钞票一样。

  “呃……”似乎是被秦沐的热情吓了一跳,迟疑了一小会儿,要不是看在秦沐那殷切的眼神这位老兄都想要逃跑:“请问……秦医生在么?”

  秦沐目露精光,脸色一正,“我就是!”好家伙,盼了一天了一个人都没有来,一来就来个正主?秦沐一听得对方能够说出自己的姓氏,当下便收起了那些玩笑的心思。

  唯有能够叫出秦大夫的姓氏的病人,才是秦沐真正的客人,要知道秦沐那间破诊所的门外可写的是“田医生门诊部”。

  热络的揽着中年男人坐在门口那张桌子前,而自己一屁股坐到了对面。

  中年男人刚进门的时候,秦沐的眼神就若有似无的扫过中年男人的面庞,上面隐隐的妖气一闪而过,再看向中年男人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什么异常。

  难道是妖?

  秦沐与小白飞快的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惊诧,这诊所开到现在,还从来没看见一个妖怪大摇大摆的上门咧,难道今天真的是没看黄历,连做生意都不行了?

  见坐在对面的中年男人一脸疑惑的望着自己,秦沐觉得该好好给这个妖怪立立威风,于是轻咳一声道:“我姓秦。”

  中年男人的面庞终于有了一丝松动,一脸盼望的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仅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屁股一抬捉着秦沐的手便急急的道:“医生……我……”

  “行了。”秦沐打断他,厌恶的抽出手,随手拿了桌下的纸巾擦了擦,早已没有了刚才的热络:“你知道我的姓氏,想必介绍你来的人已经说过规矩了,说吧,你的砝码。”砝码其实也就是诊金,只要对方说出能让秦沐满意的东西,不管你想要干什么,秦沐都能满足你,这是秦沐一向的规矩。

  小白摇摇尾巴,聋拉着耳朵将小脸贴在桌子上,眯了眯眼睛,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可眼中那抹比秦沐还亮的精光彻底出卖了它。

  中年男人有些紧张,回想起给自己介绍眼前这位大能的那位,若有若无的一句话:“只要你能说出让秦大夫满意的东西,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