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擦鞋童
圣堂幽2019-10-29 13:103,231

  老人说狐狸爱吃鸡还真是没错,小白一颗小脑袋全埋在那堆鸡翅鸡腿里面了,压根没空管秦沐,秦沐对着一堆的鸡肉有点犯恶心,索性撇开了头,看着窗外那些小贩前的熙熙攘攘。

  窗外有那么一个人,引起了秦沐的注意,要说注意多是因为好奇,那是一个明显看上去就有些不对劲的擦鞋童,因着是隔着玻璃,秦沐只能看见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加之摇头晃脑,和一边的人的表情,知道这孩子貌似是在唱歌。

  他唱歌的时候,上半身大幅度的摇动,仿佛每说一个字都必须这样摇动才能够说出来,在迎来一位顾客之后,那人麻利的开始擦鞋,一套动作看上去相当标准和认真,当顾客离开之后,擦鞋童站立起来,秦沐这才知道不正常在哪里。

  他的腿是蜷曲着的,一条左拐,一条右拐,而且两条腿还不一样长,走路的时候纠结在一起,整个人左右大幅度摇晃,别人一步,他要挪上两步,整个上身尽可能的配合着下身,这使他走起路来东倒西歪,随时可能倒地的样子。

  秦沐看过一些小儿麻痹症的患者,多是这样的情况,那擦鞋童一步一拐到离他较远的一个摊位,那个摊位上是一个少女,从秦沐这个距离来开,却是天真浪漫,极美的,少女的面前摆放着一些小饰品,她是坐着的。

  本来很是平常的画面,秦沐在这厢看得津津有味,看了看自己脚丫子上那双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皮鞋,秦沐眉毛一挑,对埋头扫食物的小白说了句:“我出去走走,自己小心。”

  小白表示明白,含着满口的食物嗯嗯了半天,看也没看秦沐。

  秦沐直愣愣的走向那擦鞋童,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过去,只是看着窗外的两人依偎在一起,笑得开心的样子似乎是感染到了他,出门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撞到了一个女人。

  “啊--”那女人尖叫一声,让整个麦肯基的店子都安静下来,秦沐头皮一紧,差点失手一巴掌拍过去,这声音太像那破手机中毒的时候发出的声音了。

  当秦沐带着那破手机到手机店的时候,开机的画面吓了修手机的老师傅一跳,在秦沐再三强调这仅仅只是个手机病毒以后,老师傅才缓过劲来,为难的看着秦沐:“小伙子,恕我直言,您还是重新买个手机吧。”

  于是乎花了几千块大洋买下了某水果机以后,秦沐所有的怨气都转移到了那个手机病毒上,如今听得身边某个人发出类似的尖叫,秦沐第一个反应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可手抬到一半秦沐愣了,确切的说是吓愣的,眼前的女子脸上浮肿不堪,而且肿的相当有特色,基本上如同一大堆多边体合成出来的,脸形大抵上是国字脸,一个拥有国字脸的女人,面上一片坑坑洼洼,随心所欲的忽高忽低,饶是见过了许多的秦沐也是一愣,琢磨着这是人类能长出来的脸吗?

  女子见到秦沐眼中的惊异,惊呼一声罩上卫衣上面的帽子,迅速的戴上口罩和墨镜,没有多问秦沐一句,就低着头走开。

  秦沐有些愣愣的转过头,被那女孩的脸部吓得不轻,那忽高忽低的面庞上,眼睛鼻子嘴巴也都是随意的长着,两只眼睛似乎还能看出在一排的,鼻子就歪倒一边去了,压根不管队形,两片嘴唇一厚一薄,歪着贴在上面……

  秦沐拍拍胸口,这可比刚刚手机上面的那个女鬼可怕多了。

  出门走至那个擦鞋童的摊位跟前,一会儿的功夫,那椅子上面已经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了,擦鞋童见秦沐靠近,操着一口不大流利的普通话问:“先生是要擦鞋吗?”

  秦沐点点头,看着擦鞋童麻利的将中年男人擦完之后,秦沐这才施施然的坐在椅子上。

  秦沐平时是懒得讲究这些的,所以一双黑色的皮鞋脏得看不清颜色,鞋底与鞋的接缝处还带着一些黄色的泥土,擦鞋童一看,咧开嘴笑了:“先生,平常的时候要对皮革进行保养的。”

  秦沐点头,看着擦鞋童忙活,算是知道这人的生意为什么会比别家好,因为他比别家的便宜,他的座位底下标着的是两元一次,比别家便宜一元。

  擦鞋的当儿,小白心满意足的从麦肯基里面出来了,拿着剩余的零钱找到在门口的秦沐,看着原先连颜色都看不出的一双皮鞋擦的锃光瓦亮,小白双眼变成“O”形,惊讶的道:“沐沐,你转性啦?从来不见得你这么……”

  话没说完就让秦沐一记眼刀给止住了,小白的脸上立马堆起讨好的笑,若是现在不是在闹市,恐怕这货还会把自己那条小尾巴露出来,在身后摇上两摇。

  付了钱,擦鞋童指着之前的那位少女摆摊的地方道:“先生去那里看看饰品吧,都是手工的,很好看呐,给你的女友也买点。”

  秦沐自动忽略擦鞋童的最后一句话,走到那少女的摊位前,擦鞋童亦是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小白饶有兴致的看着摊位上的饰品,少女只是坐着微笑,秦沐在走近的时候,才发现,她的脚边放着一双拐棍。

  擦鞋童注意到秦沐的目光,笑着说道:“这是我的姐姐,你们可以多挑点,我做主,可以优惠的。”

  擦鞋童说话的时候,少女就一直盯着他,在他说完以后,微微一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擦鞋童咧着嘴呵呵的笑着,说实话,擦鞋童笑起来一点都不好看,他的脸部肌肉没法协调这个动作,笑起来反而更加狰狞,比哭都难看。

  小白很快挑好了东西,一串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黑色串珠手链,女孩微微诧异,对着擦鞋童比划了半天,擦鞋童连忙说道:“我姐姐说,这串珠链很适合这位女子,是爱情美满的珠子。”

  小白“哦”了一声,便把这串珠链戴在手上:“怎么样,好看不?”

  “付账吧。”秦沐看了一会,没有说话,丢了一张老人头转身就离开。

  小白连忙去追赶秦沐,擦鞋童慌慌张张的从后面追上来:“先生,不需要这么多的,这是找零。”

  秦沐顿了顿脚步:“不用了,若是以后有事,可以按照那张钱上面的地址来找我。”

  秦沐走得急,小白一时没跟上,秦沐那速度就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撵他似的,大概是越走越远了,小白隔着老远一跺脚:“秦沐!等等我!”

  秦沐这才停了下来,等待小白气喘吁吁的赶过来,秦大官人不喜不悲的来了句:“就这几步路都嫌累?你该减肥了小白。”

  小白:“……”

  擦鞋童定定的看着秦沐离去的方向,真是个好人,他小心翼翼的收起那张老人头,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把这钱还给他,因为他觉得,该是他得的,他就会要,不是他的,他不会多要,仅仅两块钱的擦鞋费,要100元吗?

  他是孤儿。擦鞋童的思绪回到了从前。

  他是天生的小儿麻痹症,双腿无法正常站立,总是奇异的扭曲着,使得他走起路来一瘸一拐,遭父母嫌弃而抛弃。

  一群颇有心计的人养着他,还有他们,那群和他一样身有残疾的小孩,有些孩子开始不是残疾的,可是这样的残疾像是会传染,一般被带来的健康的孩子,不到一两天,就传染上各种各样的残疾,这种状态就叫做传染。有一次无意的听到那群大人说过,传染,就是一个人的疾病,传到另一个人的身上。。

  她就是这样残疾的。

  那时候的她,小小的,瘦瘦的,眼睛晶亮晶亮,她的声音柔软,小小的好想让人保护,她来的第一天看到他,怯怯的问他要水喝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这辈子都想要这样晶亮而柔软的眼睛。

  然而第二天,她还是被传染了。

  小小的房间里传来她揪心而凄厉的叫,好似什么东西被折断了一样,当那些大人走开了以后,他才迈动着他那双曲折的双腿,一瘸一拐的走向那间小屋,期间,他的双腿都是颤抖着的。

  她满脸泪痕,腿上是触目惊心的血迹和青痕,膝盖处高高的肿起来,一双腿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摆着,他后来试了一下,都无法摆成这个样子,她看见他,极为抗拒:“你走,你走!我不要和你一样!我不要和你一样!我要找妈妈!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她这样的哭喊着,双手很是抗拒的在面前胡乱的飞舞着,他很想过去抱住她,安慰她,但是看着她抗拒的样子,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过去。

  他一直觉得,是不是他的病,转给了她。

  她哭了三天三夜,晕倒了数次,最后一次醒来的时候,嘴里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单音,她的声音,也丢了。

  她哭了三天三夜,他陪了三天三夜,他一直以为,在这以后,她的腿就能好起来,可是一直都没有。

  他们每天都拖着自己残缺的身躯去闹市中行乞,每天的钱都上交给那帮大人,他们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若是稍有反抗,所换来的就是一顿毒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