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巫歌
圣堂幽2019-10-29 13:103,773

  当朱天醒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小白那双晶晶亮的眼睛,看着朱天清醒,小白一时间激动得忘乎所以,连呼:“沐沐,醒了,醒了!”

  秦沐倒还不至于激动得什么都忘记,一挥手将小白挥到一边,挤到朱天面前,很是诚恳的将朱天从地上扶了起来,朱天那身看似不菲的阿玛尼,背后一层厚厚的灰。

  因为朱天的吨位已经达到一个让秦沐都顶礼膜拜的程度,所以小白和秦沐一致决定,就这么干等着让朱天自己恢复过来,而没有把他转移。

  朱天还在迷糊,忽然听得有人说话,而且说话的还是一狐狸,被秦沐扶起来的同时还不忘朝角落里的小白看一眼,“我刚刚怎么在听到它说话?”

  “没有,一只狐狸怎么会说话哈哈哈哈……”秦沐摇着头打着哈哈,“你怎么倒在这里的?”秦沐明知故问,之前他老早用了术数进行推衍,自然是知道原因。

  “秦大夫!”话题是让秦沐成功转移了,可没想到朱天一把抓住秦沐的手,无比激动得说道:“秦大夫你救救我!”

  秦沐哑然,呃……这幅场景,之前好像发生过,秦沐依旧是嫌恶的推开朱天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起来再说。”秦沐重新坐到客厅内的唯一一张桌前,朱天知道自己过分了,也颇为不好意思,挠挠头,这才坐在秦沐的对面。

  秦沐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支破旧的毛笔,在嘴里舔了舔,翻开一个这个时代都不会再出现的线装小册子,工工整整的写上“朱天”两个大字,不过他是用的小篆。

  “秦医生的字……额……不错。”朱天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他没有读过书,再加上秦沐那手字实在是不敢恭维,朱天只觉得眼前这个大夫写个字都歪歪扭扭,配上这楼简直绝了,可一想那些医院里看病的大夫,写药方的时候一样的是龙飞凤舞,有些甚至还不如眼前这位呢,顿时又肃然起敬起来。

  小白轻灵的回到桌子上,看着朱天的表情都知道不是真的赞扬,就秦大傻还乐呵呵的接受,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简直欠扁,唉……巫门不幸啊巫门不幸。索性眼不见为净,这小狐狸居然又趴在桌子上睡起了懒觉。

  “秦大夫,这个诊金……”朱天有些为难的道:“诊金能不能便宜点。”

  秦沐乐呵呵的道:“这个诊金嘛……好说好说,一分钱一分货,如果朱老板只肯付我现金,那么我就只能保证朱老板几天的安全,至于以后嘛,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小白听得耳朵抖动,奸商啊奸商,还几天,啧啧……

  “这个……”朱天面露难色,有些犹豫不决。

  秦沐谆谆善诱:“朱老板想想看,用三十年的阳寿,换一世的平安,有多划算?朱老板这一进来我就为你掐算过了,您这可是福寿命,福泽绵长,活个过百岁是没有问题的,这削减了三十年而已,三十年,对您来说,只是将您的寿命变得跟普通人一样,并不吃什么亏的……”

  此时的秦沐就像一个推销者, 唬得朱天一愣一愣,就连小白都惊呆了,差点脱口而出沐沐你何时术数这样好了?

  要说当年秦沐学艺,医术还算勉强过得去,至少没埋没了他手中那管判官笔和阴阳鼎,可偏偏术数这一项,简直惨不忍睹,就连一般的道士都能掐会算,偏偏他不行,若不是巫祝不单单仅针对于术数,秦沐可能早就饿死。

  若是没了符水,秦沐掐算的准确率无限趋近于0,偏生这般打肿脸了充胖子,就小白来看,秦沐对朱老板的那些话,十有八九都是胡诌的。

  可偏偏还就有人信,在听完秦沐的一篇长篇大论之后,朱天看向秦沐的眼神已然是崇拜:“高人啊,高人!”朱天对秦沐的赞颂连绵不绝,就差跑上去抱着秦沐狠狠的亲两口。

  在皆大欢喜下,朱天以30年的阳寿为筹码获得了秦沐的帮忙。

  “好了。”秦沐在册子上又记下了几个鬼画符,一把合上册子,这才笑盈盈的对上朱天那张期望的脸:“你可以把你的情况简单的和我说一遍,从最开始。”

  看着达成协议,朱天在摁下手印之后突然感觉自己身上好像少了某种东西,不管这样的感觉是不是真的,这都让他颇为不爽,而在付了诊金以后,听得秦沐这样说,有些不满的反问道:“你不是能算么?为什么不算算呢?”

  小白暗暗的竖起大拇指,不错啊,知道反问了,看秦沐这次怎么说,哼哼,术数,那可是秦沐最差的东西。

  可明显小白低估了自家主人的反应能力了,只见秦大官人一本正经的说道:“哦,是这样的,朱先生,我希望您能将您的一些情况直接告诉我,虽然我是可以通过掐算得知您的情况,可也用了不少灵力,而这些灵力本来就是没有必要浪费的,因为您能直接告诉我,但如果您非要让我进行推衍……那这样的话……我希望加一下诊金……”

  “别!”朱天有些肉痛的叫道,脸上已是诚惶诚恐,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立马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状况说与秦沐听,生怕说晚了秦沐会再多要个十年八年。

  听到朱天在夜市中吃饭遇见钱山,秦沐眉毛一挑:“钱山是谁?”他的推衍中可没看见这个人。

  “钱山上个月就死了!”朱天提到钱山便是一阵哆嗦,脑海里又浮现出钱山那张对着他大笑的脸,本来就是很苍白的脸色此时变得更加苍白,随时可能倒地的样子,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哆哆嗦嗦的打着火。

  朱天两只手都在颤抖,试了几次点不然烟头,秦沐有些看不下去,伸手为其点了火,朱天连连道谢。

  有了烟草的麻痹,朱天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苦笑一声:“钱山和我一起长大的……这个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若不是早上那封莫名其妙的邮件,我不会去联系那些老朋友,毕竟当初说好了的,永生不复相见。”

  秦沐有些纳闷,好奇的问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使得一起长大的朋友要说出这种话?”

  “只是当年意气之争罢了。”听秦沐问起这个朱天的脸上显得有些不大自然,弹了弹烟灰,不知道是感慨还是悲伤:“离别之后,我们几个都有联系,只是见面却没有了,年少不更事,一点意气之争到现在都不能释怀,若不是收到邮件,我不会去查,当年的老朋友竟是一个都不在了。”

  秦沐挑眉,看着一脸悲伤落寞的朱天觉得说不出的怪异,想起那天朱天一进门脸上的妖气,脸色又是凝重几分,几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竟然分道扬镳,怕是这里面除了什么狗屁的意气之争,还存在别的吧,这个朱天并没有说实话。

  “可是我没想到,我打电话确认的结果就是,他们三个都不在了,而他们的死法却和那封邮件里面发来的一模一样,简晨死于自杀,他用斧头割开自己的……脖子……连向南喝下滚烫的铁水……活活烧死,钱山则是溺水而亡。那封……邮……邮件,三张照片……”朱天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极端的恐惧,说话断断续续,整个人抖成一团,连香烟都快要握不住。

  “邮件里的三张照片就是三个人的死后的样子是不是?”秦沐猜测的问道。

  朱天听得猛点头,他想起莉雅的房间内的那句鲜红的“下一个就是你”,不禁打了个哆嗦。

  看着眼前都成筛子般的大胖子,秦沐知道,不适合继续询问下去,继续询问下去眼前这个胖子可能直接被那些回忆给吓死。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当时做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等到回忆这些经历的时候,才会感到丝丝的后怕。

  秦沐有些烦闷的揉了揉太阳穴,对面的胖子此时一脸哀伤的将脑袋埋在手掌里,秦沐瞅了他一眼,道:“胖子,看我。”

  朱天已经是满脸泪水,他后悔没有昨天就到这个诊所来,如今将这些很是荒谬的东西全部倾吐出来是这样的舒畅。朱天抬起头来,胡乱抹了把脸,小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只见那个年轻人嘴里唱出奇怪的调子,“朱天,看着我的手指。我的手指移动轨迹。”说着,他的食指看是在朱天面前画出奇怪的轨迹,朱天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

  这样奇怪的调子在耳边回响,朱天原本恐惧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他感觉到心中升起一股暖洋洋的力量,这样的力量轻柔的包围着他,让他紧绷的神经慢慢的放松下来,渐渐的陷入沉睡。

  在秦沐忽而轻快忽而轻缓的哼唱中,胖子的表情渐渐的放松下来,轻轻的伏在桌子上,打起了呼噜。

  “……”一旁的小白一直看着秦沐所做的一切:“居然动用‘巫歌’,沐沐你直接催眠他不完了么。”

  “巫歌”是历代巫祝口口相传的歌曲,一共三十三个篇章,每一个篇章都辅以法杖或者其他道具才能发挥最好的效果,最早的巫歌主要应用于祭祀,古代由巫祝引领的大型的祭祀活动,都需要巫祝在神台上不断的吟唱巫歌,并加以舞蹈和道具的辅助,达到与神灵沟通的效果。

  后世的“巫歌”皆在原有的基础上进行了些许改动,秦沐这个没有音乐细胞的,当年学习这些歌的时候花了不少心思,因为祝歌没有文献记载,靠的是上一代巫祝的记忆,这样学起来难度就加大了不少。

  秦沐所唱的这段巫歌仅仅是第十章中的一小节,专司凝神,调养之用,听歌后会觉得放松,陷入沉睡,而第十章的后半部分,则是对于睡梦中的人进行扼杀,至于能不能达到用声音杀人的效果,秦沐可不知道,因为他从来没试验过。

  巫歌一共分三十三个篇章,一到十篇章属于沟通神灵类,十一到二十则属于攻击类,二十一到三十属于祝福类,最后三个被秦沐归于禁咒,因为具体效果不明,而且又极其复杂,所耗费的灵力极大,至今秦沐没法全部唱完。这些分类是秦沐私底下自己分的,因为这事,他没少挨上一代巫祝的揍,理由是他亵渎巫歌。

  “还是这样好点,这胖子连日来一直处于恐慌当中,他需要精神上的放松,若是继续问下去,这家伙估计要崩溃了。”秦沐有些疲倦的说道,虽然只是“祝歌”其中的一小段,秦沐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苦笑一声:“功力不到家啊。”

  “……其实我感觉他是被你的指头给晃晕的。”小白直言不讳的说道。

  秦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