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我哪里去不得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61

  对于秦沐所说的猜测什么的,小白是不相信的,无奈这厮口风极紧,小白卖萌耍赖都没套出话来,紧接着秦沐提到了未来的生活问题,小白就彻底忘了这回事。

  盯着秦沐手中白白的、跟普通寿包没有多大区别的三只白嫩寿包,小狐狸摆了摆毛茸茸的大尾巴,吞了吞口水:“沐沐,你说这能卖多少钱?”

  “钱?”秦沐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这个东西可不值钱。”

  “屁!”看多了人类电视剧的某白立即反驳:“电视里都演着呢,那些快要死的老头子最喜欢长生不老了,你这手上的包子是从胖子身上拿出来的,一个就代表着十年的寿命,这玩意儿老值钱了……”小白突然变作狐狸的模样,脸颊贴着秦沐的裤腿蹭了又蹭:“秦沐,卖了吧,你看看我都跟着你吃了两个多月的泡面了。”

  秦沐好笑的一把抱起小狐狸:“就你最贪财,可你也不想想,这玩意要是放到市场上,谁会相信?难道我要跟人家说,这是能够增加你十年寿命的寿包?谁肯买?你傻不傻啊你。”说道最后,在小狐狸脑门上轻轻敲了一记,丢下狐狸在客厅,一个人拿着三个包子飘飘忽忽的上了楼。

  “把这里收拾好,明天我要看见原来的样子。”秦沐扔下这么一句话后,就将小白丢在楼下,自个儿去收拾那仨包子和安抚已经发怒的阴阳鼎了。

  小白一脸黑线的看着一楼那个狼狈样:一扇破木门歪倒在一边,连着门的墙面还有不少裂缝的,看着就是一副快要塌了的模样,再加上刚才秦沐刚才那道闪电导致楼下电路系统瘫痪,想想就头疼,小白甩甩脑袋,眼里饱含着两大泡眼泪,为毛它这么悲催啊。

  话说阴阳鼎,绝对是脾气坏的主儿,当初重华把这玩意交到秦沐手上的时候,就特意的嘱咐过,千万不要让阴阳鼎做一些它觉得掉价儿的事情,不然这货会闹脾气的。

  比如收拾这么个女鬼,居然要它阴阳鼎盛着满满的符水站在那里给秦沐占卜,简直是杀鸡用牛刀,丢人现眼啊,当小白抱着阴阳鼎下来的时候,这货还以为秦沐碰上魔王之类的呢,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小角色,居然连它的身都进不了,当下也就没什么兴趣,耍起脾气来,之所以在最后那女鬼发飙朝朱天冲过去的时候,阴阳鼎只是示意性的拦了一下,也是这厮脾气所致,才叫那女鬼有了机会。

  叹了口气,秋兰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当初重华扔下这么一个烂摊子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给了人家希望又让人家在希望中绝望,若是就这样绝望一下就能悟出点什么来,秋兰当初也不会舍了修为硬要与朱天过一辈子。

  痴儿,痴儿。秦沐除了感叹也不能说什么了,将手中暗红色的花种小心翼翼的放在床头柜上,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找个花盆种下去,再上网查查种植君子兰的注意事项,秦沐可从来没种过花,以往就是养盆仙人掌都能养死的。

  阴阳鼎还在闹着脾气,全身发出嗡嗡的声音以示不满,秦沐知道它是小孩子的脾气,哄了老半天没哄出个结果来,最后无奈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不该做这样的小事?可你却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最后的时候,为什么放那个女鬼过去?”

  阴阳鼎:“……”

  秦沐也不怪阴阳鼎,任何人,任何事都有自己的定数,秋兰最后的结局是那样也是她本身的命数,好歹,她不曾后悔不是?

  阴阳鼎愣了好一会没发出声音,秦沐知道它是自己思考去了,索性挥挥手就上了床,灵力的亏损和一天的身心疲惫,秦沐一沾床就进入了梦乡。

  ……

  秦沐每天若没有活的话,一般都会起的很迟,可今天一大早秦大官人侧着身子蜷曲在床上的时候感觉有些不对劲,背脊发凉,从枕头底下摸出那款诺基亚的砖头机,上面清清楚楚显示的是5点。

  早上五点啊,这也太早了点,秦沐虽然很是疑惑为什么这个时候能醒过来,可神经大条的他还是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下,而当他一翻过来,床的另一边的景象让他差点血流成河。

  只见一个身着黑色皮衣的女人慵懒的靠在一边,手上抱着那只饱含着两大泡眼泪的白色狐狸,随意的抚摸着,胸前一片雪白,皮质的胸衣紧紧的包裹着胸前那两对,平滑的小腹,胯上绕着一圈细细的铁链,腰间挂着一个像钩又像戟的东西,接下来便是令人喷血的大腿,秦沐只是扫了一眼,便没敢继续往下看了。

  “嗯?姐姐好看么?”那人似乎是不肯放过秦沐似的,又添了一把火。

  秦沐迅速捂住鼻子,退到床脚一边,惊讶得说话都结结巴巴:“你……你……你怎么在这?”

  “这话说的。”女人缓缓的坐起来,胸前那片雪白跟着晃荡着,仿佛随时都要掉出来的样子,洁白如凝脂般的脸上虽是笑意,但寒气直达人心底:“这世界上有什么地方我去不得?”

  秦沐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真尼玛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只是疑惑这货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床上,一醒来光顾着跟这位刀剑唇舌了,却忽略了小白那张憋闷的脸。

  趁着女人坐起来之际,小白一个窜身就扑向秦沐,那女人眼疾手快的抓住小白脖颈上的软毛,一把拎起,上上下下打量半晌,小白那两只前爪徒劳的捂住胸口,眼里那两大泡眼泪几乎夺眶而出,要不是碍着那女人的雌威,只怕这货已经开口大叫:非礼啊!

  “啧啧啧……”事实证明,小白终究被看了个光,那女人啧啧感叹道:“重华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徒弟,这种还没发育的小平胸有什么好的?”

  秦沐看着小白那模样有些不忍,从那女人手中一把夺过小白,往被窝里一塞,便挡在前头:“到底也是我的侍灵。”

  “不如你放了她,把我抓了?”女人像猫儿一般的俯下身来,两对凶器一晃一晃,秦沐又感觉到自己的鼻孔中有些什么温热的东西快要喷涌而出。

  “得了,你这尊大神……”秦沐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可请不起。”

  “呵呵……”女人风情万种的撩了下头发:“也就那种平胸的小家伙能入你法眼……”

  “我不平胸!”小白露出半个小脑袋,被女人一记眼刀一横,又飞快的缩了回去,秦沐直接捂脸,这怂样,跟谁学的。

  “……对了,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最近一带有什么能……值得麻烦您老人家的。”秦沐毕恭毕敬的回答道,眼前这位可不是一好惹的主儿。

  “我要问你呢?”女人撇了他一眼,凉凉的答道:“最近这一带死了不少人,看上去像是某只女鬼给做的啊?”

  秦沐一拍脑袋,昨儿个那女鬼伤重之后确实伤了不少人以补充元气,而他因为用了不少灵气,有些累,便没有处理,敢情这厮是兴师问罪来了。

  “看着你的功德一下涨了不少……”女人慢条斯理的看着自己的漆黑色的指甲油:“应该让你给收拾了吧?”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秦沐嘴上应付着,心里却在想怎么蒙混过去,那几个被冤魂伤害的人,秦沐也是无奈,若是眼前这位肯放了他们那是更好,本来这些人就属于枉死的人。

  “拿来吧。”女人伸出玉葱一样的手指,在秦沐面前摊开:“你的诊金……”

  秦沐一脸黑线,这厮来讨债来了,难怪一大清早就在这里。

  不情不愿的掏出那三只寿包,放在女人的手里。

  “三十年的平安命?”女人眉毛一挑:“成色不错,便宜他们几个了。”

  秦沐有点蒙,开口问道:“什么意思?”

  “伤的不过是三个小混混,平日里欺行霸市坏事做尽,老头那边本身就给他们安排不了几年的寿命,就算此次不遇见那女鬼,也活不了几年,这次若是能吃下这些寿包而还阳,十年的平安命啊!”女人像是十分感叹似的,那三个寿包在她手上掂量掂量,就消失了,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阳寿是有很多种类别的,有些人天生命运凄苦,若是从他的身上取阳寿出来,所显示出来的寿包就是红色,若是有人天生命运平安,则他身上的寿包显示为白色,不同的颜色和亮度能够一眼分辨出阳寿的质量。

  秦沐明白这女人口中所说的老头是谁,还有谁?这货虽然只在阴间谋个黑无常的职位,可全都靠她那阎王老爹上下打点,不然就这女人那不学无术的劲儿,怎么可能做上黑无常,鬼界的鬼差属于公务员,是要层层此次的考验的。

  秦沐听得眼前这女人这样说,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大嘴巴子,他怎么就不少拿一个寿包出来,这东西多精贵呢?自己这么累死累活的就没讨到半点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