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装睡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45

  天气越来越奇怪,明明还是七月份,却天降暴雨好几天,气温骤下,秦沐从小就属于那种末梢循环不好的那一类型,心血供暖不足,常年处于低温状态,不管什么天气都是手脚冰冷,这不,这天气刚变,秦大官人就一天到晚裹着个被子,甚至还想去烧个热水袋。

  天气一冷,秦沐就越发的懒了,整日里赖在床上不肯起来,要么就趴在床上看电视,要么就睡觉,至于吃饭,顿顿都吃邱老六的包子。

  邱老六知道自己吃过人肉,那是恶心的好几天都吃不下饭,在秦无良的建议下,邱老六甚至还跑到医院洗了胃,虽说已经报仇离去的于冬梅,她的身体纵使留在邱老六的胃里也没什么,人王大宝不就很正常的醒过来了么?

  可偏偏邱老六不,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觉得自己的胃脏了,洗胃完事以后又忍着不吃饭,向秦沐要了特效的泻药,就是给小白吃的那种的加强版,整整拉了三天三夜,而且不吃饭,最后整个人都一圈瘦下来,好几天都没精打采的。

  若不是之前的邱老六膘肥体壮,现在怕是早就折腾晕了,用邱老六自己的话说,这样才能保证自己身上“整洁”,实质上,以人类强大的消化能力,这点东西在体内不算什么,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发生过人吃人的事情,多了去了,邱老六要求的整洁,是对思想上的一个整洁。

  小白就不同了,它属于妖体,人肉停留在它的肚子里是要影响修行的,所以说什么秦沐都要将它弄出来,苦了小白,折腾了整整一天,毛都耷拉下来了。

  邱老六的包子再好吃,那也只是包子,它不可能是鱼翅,所以,在小白跟着秦沐吃了大概十天左右的包子时,这货终于受不了了,在小白强烈的抵制下,第十天晚上他们的晚饭是--方便面。

  第十一天的时候,小白终于悟了,这老。毛就曾经说过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指望着让秦沐主动做饭是不可能了啊,小白认命的一大清早就起来倒腾早饭,先是把不知道几天前吃的一口破锅洗干净,至于之前的那口煮过于冬梅的脑袋的那口深锅,已经让小白扔了。准备大展身手,做一桌好菜,然后当着秦沐的面吃,哼哼。

  那口深锅,秦沐深感可惜,以后煲个汤什么的还是相当有用的,可惜就让小白这么给丢了,其实那晚上也只是于冬梅脑袋上的灵魂而已,并不是实体,人家的实体远在宁城郊外的垃圾处理中心呢,小白是完完全全中了人家的障眼法,最后还把那么好的一口煮锅给丢掉了,秦沐感叹不已。

  小白的厨艺不咋地,早餐是两个荷包蛋,可那荷包蛋打进去以后整个都漂浮起来,一口锅内皆是白白的泡沫,小白在一旁手忙脚乱,那泡沫一起,小白就用铲子铲掉丢在一边,最后,锅里面只剩下两只可怜巴巴的蛋黄。

  小白比划了一下,直接用爪子从锅里捞出那两只蛋黄,“嗷呜”一声吞进嘴里,嚼了两嚼,吞了下去,紧接着肚子里飘出一阵奏乐声--根本不管用,还是饿了。

  “你折腾什么呢?”秦沐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白转头,见秦沐那一身的西装革履,惊了一跳,用肉呼呼的爪子揉了揉眼睛,秦沐还是一身西装革履的站在那里,并且那西装还是全身白色,上衣的口袋上插着一朵红玫瑰:“沐沐,你要出去相亲么?”

  秦沐没有回答,只是冲它说道:“出去吃饭,去不去?”

  “秦沐,有美女请你吃饭么?”小白跳下灶台,一身雪白的皮毛上面黑一块白一块,也不知道从哪里蹭的黑灰。

  秦沐爱怜的抱起那只白狐,顺手擦了擦它脸上的黑灰:“算是吧。”

  某狐狸全身都抖了抖,一脸嫌弃:“沐沐,你今天真不正常。”

  “换身衣服吧,我们出去。”秦沐将狐狸放在地上,很是骚包的从胸口里面的口袋中掏出一张白手绢,擦了擦手上的黑灰。

  小白抖得更厉害了。

  小白化作人形,小脸一跨:“不会又吃包子吧。”

  “吃包子做什么?”秦沐转过身来莫名其妙的看着它,伸出手来摸了摸某白的额头:“没发烧啊?”

  “沐沐!”小白伸手打掉秦沐的爪子:“你都连续吃了十天的包子了!”

  “是啊,难道你不腻啊,天天吃包子,你那么喜欢吃包子?”秦沐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你要是那么喜欢吃邱老六的包子,我可以跟他说说,你在他那多住两天。”

  包子……小白有种想吐的冲动。

  邱老六继上次人肉风波之后,对肉类所制成的东西有一股莫名的抵触感,尤其是看见血淋淋的骨头之类,会像一个娘们似的尖叫,紧接着会如同孕妇一样干呕,所以,邱老六的包子里已经很久没有放肉了,至少,已经有十天没有卖过肉包子了。

  邱老六打出来的旗号是,自己信佛,斋戒半年,只做素包子。

  这一举动,引得宁城边上素食者的大力追捧,加上邱老六的包子铺还不错,如今都快变成和尚庙了。

  小白一想到那素材包子,就直翻白眼。

  秦沐临出门的时候,又照了大概十分钟的镜子,看得小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也同时好奇,秦沐这次所见的又是何方神圣,使得一向邋里邋遢的秦沐,竟像是得了洁癖。

  小白倒是朴素,长发简简单单的在后面扎了个马尾,白色的长连衣裙,也知道是不是这货真如黑珍珠所言没有发育,反正小儿无腰这句话是完完全全的提现在它的身上,一点女人该有的曲线也没有,其实也是有的,只是小白每回穿的衣服,除了刻意的去刺激秦沐以外,都是如同小孩子一般的衣服。

  身子上圆滚滚的,上下一般粗细,跟泥鳅似的,这就是黑珍珠对小白的评价。

  在秦沐终于拉开门的时候,门口停的那辆加长版的林肯让秦沐身后的小白惊得长大了嘴巴。

  这……这……这也太夸张了吧,小白突然想起来在老王和王大宝都搬走之后,这俩栋屋子还没有着落了呢,这难道就是新邻居的座驾?不过,这样狭窄的巷子,这车子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邻居是个有钱人的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深深的印在小白的脑海里。

  可当秦沐一把锁上门,拉着小白走进了那车,那车的另一边下来一个带着白色手套,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冷峻年轻人,走过来给秦沐打招呼的时候,小白彻底转不过弯来了……沐沐就是有钱了,也没必要这样奢侈吧?

  “她是……”冷峻年轻人微微一愣,看着秦沐牵着的小白,皱了下眉头。

  “她是我妹妹。”秦沐的手温柔的抚过小白的额头。

  小白露出一丝讨好的笑,她敏锐的感觉到,眼前这个面色冷峻的年轻人并不喜欢她的到来。

  “秦医生,你要知道,小姐只邀请你一个人……”

  秦沐脸色立即沉了下来:“我愿意带谁就带谁,若是你家小姐不乐意,那不去也罢。”秦沐说着,就拉着小白开门。

  “不不不……”年轻人不乐意了:“……好吧,等到了小姐那里,看小姐如何定夺才是,秦医生上车吧。”

  秦沐这才转过来,颇为不爽的看了年轻人一眼,那面色冷峻的年轻人,此时脸上有一丝慌张,连忙给秦沐打开了车门,示意秦沐上车。

  秦沐冷哼一声没有继续计较,而小白一直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压根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只是这一项好脾气的秦沐竟然说翻脸就翻脸,若不是作为巫祝的侍灵,与主人之间存在着某种若有若无的联系的话,恐怕,小白会以为自己身边坐着一个陌生人。

  一路无话,三个人坐在车内都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小白坐在窗边看着窗外飞快掠过的景色,秦沐则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车子左拐右拐的出了花街,在宽敞的道路上飞快的行驶着,小白津津有味的看着外面的风景,自从跟着秦沐这个宅男,以后好好出去玩的机会都没有了。

  “屏住呼吸,装出一副你睡倒的样子,等对方停车以后再恰巧醒来。”秦沐轻轻的在心底对小白说道,他们的心意是相通的,秦沐在心底说的话它也听得一清二楚。

  秦沐从上车开始就已经开始追查,这车子一直在跟他们兜圈圈,看来还是不够放心自己,若不是早上接到了重华发给旧手机的短信,就是八抬大轿请他来他也不干,没想到对方会这样的谨慎,秦沐刚开始的那点激。情都没有了。

  重华发给秦沐的短信非常简单,就是说一会儿会有人来接他到一个地方,到了那里之后,不管对方提什么要求,都要答应,因为那人的父亲与重华是顶好顶好的朋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