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重华,你究竟要干什么?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68

  秦沐暗道:当然不是巧合,一个命盘完完全全被打断了的人,居然还能活蹦乱跳的到处跑,这本身也就是怪事了,重华的巫术比秦沐高明不少,再加上死者本身就有强烈的执念,出现这样的情况倒也不是什么偶然。

  见秦沐沉思,于修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怎么就不像上次那样用一碗水和一首歌给解决了?”

  秦沐愣了愣,他倒是想,只是他一身的巫术都是重华教的,他用巫术做什么,难保加持在司空文征身上的巫力不会反噬他,他只能采取最为保守的方法。

  秦沐没有回答于修,只是道:“我先出去溜达一会吃个饭,快到晚上了我自然而然会来的。”

  ……

  晚上8点的时候,秦沐一个人守在冰棺前,赵老实守在放冰棺的那个房间的门口,古永和一干值班的刑警守着大厅,而于修一个人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最轻松的活--看监控。

  大约是晚上10点30左右的样子,秦沐觉得有点困,和赵老实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废话,此时的赵老实正在一脸兴奋的说着自家从小就喜欢爬的歪脖子枣树,小时候穷,那会子正是物资最为贫乏、嘴又是最馋的时代,那会家里能有颗歪脖子枣树已经是件值得像全村小朋友炫耀的事情,估计小时候的赵老实得到了这颗枣树不少的优惠,一提起当年的事情兴奋得手舞足蹈,不能自已。

  “俺家门口那颗歪脖子树,每年成熟的时候,俺就在下面这样……这样摇晃它……”赵老实抓着门框,做摇晃状,本来秦沐就想睡,被赵老实这么一唠叨,更想睡觉了,偏着头看着赵老实跟熊似的摇晃着门框,那门框年久失修,加上赵老实这力气本就不小,这么一摇晃直掉灰,发出“砰砰”的声音。

  “你就别摇了,房子都快垮了。”秦沐听得此声,吓了一跳,困意也稍微驱散了些。

  赵老实放下那蒲扇大的手掌,挠挠头,道:“这房子不至于这样不结实啊?摇晃两下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说着手没闲着,复又抓住门框,这还没晃,就听得“砰砰”的声音,响彻屋宇。

  聊天聊得高兴的两人这才发现,那声音并不是从赵老实那里发出来的,而是从离着秦沐最近的那只冰柜里面发出来的。

  于修为了不重蹈覆辙,加强了锁的强度,什么锁链啊统统不要,换成了一只有小拇指粗细的大铜锁,最老式也是最经用的那种,若不是怕尸体腐烂,于修真想直接锁进保险柜。

  如今冰柜外面的那只铜锁不断的发出“砰砰”的响声,赵老实吞了吞口水:“这东西不会这样……”

  秦沐紧盯着那只铜锁,没有言语。

  随着“砰砰”的声音的频率越来越快,那块铜锁很快的就出现了裂纹,在秦沐和赵老实两个人惊讶的眼光下,彻底碎裂,这程度,比起上次的锁链铜锁有过之而不及。

  从冰柜里面冒出丝丝黑气,那冰柜无声的打开,黄色的尸袋早已被拉开,秦沐离的最近,清楚的看到司空文征挣了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赵老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一把将那冰柜给推了进去,于此同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一根锁链,企图将里面那东西锁在冰柜里。

  冰柜与赵老实抗争着,饶是赵老实这样大的力气,都镇压不住那冰柜,秦沐上去帮忙,死死的抵住冰柜,而赵老实则用锁链绕在冰柜把手上,强行封锁。

  黑气一点点的从冰柜的缝隙中渗透出来,此时的司空文征像是早上刚刚起床后彻底苏醒过来,一下比一下撞击的猛烈,秦沐死死的抵住冰柜,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不希望司空文征就此出来。

  “怎么样了。”于修冲了进来,赵老实一愣神,那冰柜拉开了一个口子。

  因为大部分力量都是赵老实给顶住的,秦沐用的力量毕竟少,赵老实一愣神,手下力道一轻,那冰柜就被挤开了。

  赵老实和于修看不见,秦沐是看得一清二楚,从冰柜里渗透出来的黑气,在半空中凝练出一只黑色的大手,拉扯着冰柜,于修看着那尸体又打开了冰柜,并且很蛮横的伸出了一只胳膊,于修连忙冲了过去,将那尸体的胳膊塞了进去,于此同时他身上所带着的正气稍微冲散了那黑色手掌些许,于修一使劲,那冰柜又关上了。

  赵老实连忙用锁链继续捆绑在冰柜上,却不知道怎么一用力,冰柜的把手同锁链一齐掉了下来,秦沐则挡在黑色大手与二人中间,这黑色的气体对普通人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

  赵老实拿着绑着铁链的冰柜把手有些傻眼,秦沐清楚的看到是一道黑色的气息,从冰柜里面延伸出来,弄断了把手,还忖道,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么?

  当即不管三七二十一,口中喃喃有词的念着咒语,单手剑指,在冰柜上画起符咒,一气呵成,就连于修和赵老实此等凡夫俗子都能看见冰柜上闪闪发光的符咒,顿感手上的冰柜力气一轻,松了口气。

  这道符咒的功效只是暂时的将那黑气封回对方体内,由于司空文征到底是鬼魂借尸还魂,生魂在刚死的时候是不动的如何使用鬼气的,而在修炼过一段时间的鬼魂是会使用一些简单的,以鬼气为辅助的术法。

  秦沐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死了不到一个月的生魂,居然这么快就会使用术法,而且还颇为成熟。

  难道,此时附着在司空文征身上的魂魄并不是其本人?

  “你丫的,能镇压为什么不早用,累死我了。”于修手上压力顿减,轻松了不少,呼呼的喘着气说道。

  赵老实原本对于队如此看重秦沐表现得有些漫不经心,而现在,秦沐露得这么一手,已经彻底让他心服口服,一脸深情的看着秦沐,看得秦沐一身鸡皮疙瘩。

  秦沐却面色凝重的不肯说话,只是盯着那冰柜。

  “喂……”于修早就发现,眼前这个身怀异术的年轻人,有的时候真的爱走神,而且走起神来,若是他自己不肯醒过来那是绝对弄不醒的,如今这家伙又想到这么了,这么出神?

  于修还想继续叫秦沐,突然感到手上压力猛增,冰柜上面的那道闪闪发光的灵符突然崩坏,一股难以抵挡的力量传来,三人不可抑制的向后飞去,赵老实垫底,于修压在他身上,最后则是秦沐。

  “咳咳咳……你俩……快给我起来……”地下灰尘无数,饶是赵老实如此皮糙肉厚的人,被这接二连三的打击,也有些吃不消,尤其是肺部,总感觉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疼得要死。

  于修撞过来的时候,先是一头磕在桌子上,而后才砸在赵老实身上,七荤八素的想从地上爬起来,秦沐却死死的压住他一跳腿,于修刚蹦跶起来又冷不丁的让秦沐一扯,摔了下去,他身下的赵老实刚刚喘匀一口气,复又被压了一下,差点被呛死。

  冰柜貌似已经坏了,周围都是白色的气体,一阵迷蒙,秦沐倒是没受什么伤,只是清楚的感觉到司空文征体内出现的反噬力量,那是类似于巫术的力量,这个发现让他如坠深渊,脑中不禁浮现了那个无良老头的身影。

  重华,你究竟要干什么?

  白烟渐渐的散去,朦胧中仿佛看到一个清瘦的人影,在冷冷的盯着他们,那眼神,如同饿狼再看一群待宰的羔羊。

  三个人都缓缓的站了起来,于修刚刚顺了气,就看见白雾里面的那双眼睛,那是一双红色的,带着深邃仇恨的眼睛,三个人惊得齐齐倒退一步。

  赵老实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于修则是哆哆嗦嗦的摸着自己的枪,当手快要伸到手枪那里的时候,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宛若实质般的盯着他,让他不敢有下一步动作,吞了吞口水,双手朝上举着,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血红色的眼睛面无表情的扫过三人,看了看门外,随即转身,如同机器人一般走了出去。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愣神,秦沐爆出一句:“追啊,这东西跑出去就麻烦了。”

  于修像是刚醒悟过来似的,连忙拿起赵老实身上的对讲机就开始下达命令,好在因着晚上有行动,在警察局呆着的人还不少,很快就集合了一部分人在警察局门口守着。

  那东西根本不畏惧人多人少,来多少人,他的表情都不曾变上一分,秦沐三人紧随其后,那东西走路的时候如同机器人一般,走的都是直线,到了要拐弯的地方竟然直愣愣的拐个九十度。

  秦沐三人贴墙,古永不知道哪里弄来一根火把站在门口,熊熊的烈火燃烧着,将四周都照亮,也照亮了那东西血红的双眼,宛若实质般的盯了古永一眼,就这一眼,都让古永险些拿不住手中的东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