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彳亍的行者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89

  小白伸过头去,那符水上面渐渐的荡起波纹,反复几次,终究是什么都没有显现。

  “失效了?”小白惊呼一声:“沐沐,居然有人破了你的这个,这究竟是谁?谁有这样高的技术?”

  秦沐面色阴沉,闷声咬了一口自己的中指,那鲜红的血液顺着中指滴入碗中,口中喃喃有词,有一定的音调,仿佛是巫歌的歌词,缓缓的、低沉的声音响起,晦涩的音调。

  不知道是不是小白的错觉,秦沐在使用这样的巫歌的时候,整个房间的光线都黯淡下来,像是什么东西遮住了光。

  “噗……”小白正在观察周围,却听得秦沐吐出一口鲜血,嘴里喃喃的道:“死老头,你真的好坑……”小白还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秦沐就已经晕了过去。

  小白一瞬间又化作人形,连忙扶住因为晕倒差点倒在地上的秦沐,顺便看了一眼那符水,这一下,连小白都无法保持镇定了,差点一个失手将秦沐丢在地上。

  只见那碗符水中,秦沐的血液渐渐上浮,排成两个字:重华。

  小白大惊失色,狠狠的揉了揉眼睛,自己不会看错吧,直到那俩字渐渐散去,小白眼睛生疼,才知一切都没有假。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常年呆在秦沐旁边,对于巫歌,小白还是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的,秦沐刚刚的吟唱的巫歌节奏很快,它虽然没有听的多大明白,但从那种调子里面,知道这事一种追踪用的巫歌,所耗费的灵力极少,属于一种非常简单的。

  而秦沐使用自己的鲜血为引,则可以加重他的追踪效果,查看这魂魄究竟走到了什么地方去,最后显示的那两个字居然是秦沐的师父--重华,重华的能力比秦沐高出了不少,再加上陡然间看到这个名字,秦沐不气得吐血才怪。

  小白的力气一向很大,单手扛着自家主人,直接送回了卧室。

  秦沐再次醒来的时候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梦中老是梦见重华那张欠扁的脸,一觉醒来,看见自己躺在床上的时候颇为疑惑,但随即想到了自己躺在这里的原因。

  坐起来甩甩头,手机铃声还在使劲的响着,不停。

  不耐烦的摸出手机,看也不看的就道:“谁。”

  于修的声音仿佛从大洋彼岸传来:“秦沐,帮帮忙,遇上大事了。”

  “没空。”秦沐说完正欲挂电话。

  对方的声音却让秦沐止住了动作:“别啊……别啊……这事只有你能解决了,我们发现一具会动的尸体。”

  “……”联想到司空露,那该死的司空文征不就是会动的尸体么,判官笔表明这货根本就没有复活,充其量算作诈尸。

  “你就忽悠我吧,会动的还能叫尸体。”秦沐愣了一下,但又觉得事情不会那么巧,许是于修真的碰上什么了,可是现在,秦沐忙着怎么解除师父在司空文征身上所下的阵法,可没空理会这些。

  秦沐突然后悔起来了,司空露要将房子交给他的时候他为什么不收下啊,关于这点,重华估计早就料到自己不会收下,所以在司空文征身上下那种东西,想到那股反噬的力量,秦沐缩了缩头。

  “沐沐,你醒了啊?”小白一推门就发现秦沐抓着电话坐在床上发呆,有些心疼:“若是重华不让你插手就算了啊。”

  秦沐脑门上垂下一排黑线:“就是他让我插手的,这是个坑,等着我跳的。”秦沐说话声音极轻,除了小白,估计对面的于修什么都没有听清楚。

  要不然也不会在那头追问了:“秦沐,你说什么,大点声。”

  “说说那尸体什么样吧,能引起我注意再说。”

  “哦,是这样的,我们接到报案……”

  “说重点……”秦沐不耐烦的打断道。

  “好的,就是我们前天的时候发现一具尸体,当时不确定是谁的,家属也没有人来认领的情况下,我们把他放进了冷柜,可是一大清早的时候却不翼而飞,查看监控的时候发现……发现那具尸体竟然自己走出了冷柜。”于修说道。

  “那具尸体什么样?”

  “尸体嘛……是一个大概五六十岁的老头,穿得就跟个工人似的,一身藏青色的工作服……”

  “藏青色!”秦沐眼睛瞬间睁大,后面的话几乎没听,就从床上一跃而起,身后还伴着小白的叫嚷:“沐沐,沐沐,你干什么去?你的伤还没好,沐沐!”

  于修的声音还在继续:“我们发了报纸,没有人来认领他,第二次发现他的时候他在超市里,嘴里塞了很多东西,像是饿了,只是他塞的那些东西都没能顺利的进他肚子,反而那些东西上沾染了他口腔里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后,变得有毒了。”

  尸变?!秦沐边往警察局跑边想着,但转念一想又不对,虽然重华这人做事有时候不靠谱,但是也不会不靠谱到去造个僵尸出来,这不是让全部宁城的人都跟着倒霉么?

  “然后就在昨天,我们又把他抓了回去,放在冷柜里,并在外面落了锁,结果……结果第二天早上,也就是今天,他还是不见了……秦沐,你说这可咋整?秦沐?”于修连喊了几声,秦沐都没有回答。

  这会子的秦沐只顾着低头跑步了,一种恐慌的感觉弥漫全身,他在想,若是重华真做了对不起人的事情,他到底是跟着重华胡闹一气,还是做一个正直的巫祝,揭发重华的一切?

  不过现在想这些是纯属于想多了,在于修连续叫了两声之后,秦沐反应了过来:“你等会,我马上到。”就挂上了电话。

  走到花街街口,只需要过个马路,再转个弯,就能到达于修的警察局,秦沐过马路的时候倒是格外小心,后来转弯行走的时候就没有那么仔细了,以至于他撞了一个人一下。

  “对不起。”秦沐低头赶路,没有朝对方仔细看,但是觉得这货力气真大啊,自己这速度,这劲头,走过去把对方撞一下,对方纹丝不动,反而秦沐这边,被撞得倒退两步。

  秦沐懒得往上看,只看到一双微露脚趾的军绿色解放鞋,再往上,是一条藏青色的工装裤子,秦沐一愣,对上对面那人的眼睛。

  ……不是他。

  他的脸上夸张得带着一副墨镜,挡住大半个脸,身上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上身穿着的是一件黄色的夹克衫,袖口已经磨破了皮,浑身散发的味道让其他的人在靠近他的时候都迅速离开,只有秦沐这个低头想事的主儿,才会一头撞上人家。

  秦沐见对方盯着自己,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

  可对方依旧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秦沐。

  秦沐愣了一下,还真没遇见过这样的人,别人都道歉了,这样盯着人家是作甚?挪动了一下,站在了那人的旁边而不是对立面。

  才发现这人慢慢的,蹒跚着走了,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很奇怪的是这人走的竟然是笔直的直线,纵使前面有一洼水,也能毫不犹豫的踩上去,秦沐看着他那微露脚趾,已经变成暗军路色的鞋,嘴角抽搐,现在还有这样的人,难道是网上所疯传的行为艺术?

  风中传来淡淡的气息,秦沐吸了一口,仔细嗅了嗅,一个词骤然跳出脑海。

  尸臭。

  只有尸体在腐烂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味道,秦沐左右闻了闻,发现这味道貌似是那个人发出来的。

  秦沐心里咯噔一下,不会这样巧吧,对方带了墨镜使得他看不清对方真容,可若是对方就是司空文征,也不是不可能啊?

  秦沐朝着那人走了过去,此时,那人已经笔直的走到了马路口,却丝毫不见他停下来,因为不是红灯时间,周围的车子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和喇叭。

  秦沐站在马路牙子上看见那人一路有惊无险的走过去,也一样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可偏偏最后没有一辆车失手撞到那人的身上,所有小车司机都做了一个相同的动作,拉开车窗用方言大声的骂着。

  秦沐脑中突然想起一个词。

  彳亍(chi chu 都是四声)。

  一个人独行,不管不顾,纵使全天下都乱,而他依然有自己独行的目的和目标,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这样的背影……秦沐摇摇头,希望自己不是想多了……

  那人已经走远,风中依然传来尸臭才会有的腐烂味道。秦沐嗅了嗅,仔细辨别了一下,发现这样的味道竟是从身旁的一个垃圾桶传来,秦沐走了过去,发现里面有一只已经腐烂了的猫的尸体。

  更浓烈的尸臭从这猫的尸体里传来,秦沐捂着鼻子后退一步,仿佛自己的身上也沾染了些。

  看着那个人离去的方向,这人走的说慢不慢,说快不快,一会子的功夫已经没了人影,秦沐愣了一下,心想今天遇到的都什么操蛋事儿啊,口中挤出两个字:“有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