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冰棺
圣堂幽2015-12-20 12:403,215

  这等风云人物竟然同重华有联系,秦沐想想都觉得兴奋,不过他又想到,这间屋宇,本身就是重华赠送给司空文征的,又觉得没那么简单,按照图书馆里所描写的,司空文征根本就不缺钱,而重华送给他一套奢华至极的屋子能干嘛呢?司空文征完全可以自己修个啊。

  除非……秦沐想到了什么,闭上眼睛,灵力离体,遍布整个房子的每一个角落,司空家占地够大,这么一圈扫下来,秦沐有些吃力,不久额头上就渗出冷汗。

  司空露一愣,正欲靠近秦沐以观察究竟是何事。小白一个闪身挡在司空露跟前,将秦沐护在身后,此时的秦沐断不能让人打扰的,小白暗恨,这秦沐想要探查连个招呼都不打,要不是它反应机敏,哼哼。

  “是我唐突了。”司空露见小白如此,便明白过来,后退一步,不再言语。

  小白轻哼一声,它早看这女的不爽了,莫名其妙的把秦沐接到这里来,送房子什么的小白还是乐意的,毕竟秦沐那间小破屋它早就不爽了,可是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个未婚妻是怎么回事?她以为她是谁?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秦沐缓缓的睁开眼睛,额头上都是冷汗,小白一惊正欲上前,秦沐摆摆手拦下,他的心神还沉浸在在那豪宅里面所看到的阵法,图像,不得不感叹重华是这方面的高手,他所涉及的阵法、五行,皆在情理之中,又出人意料。

  出乎意料的是,这些阵法当中,除了让主人家发财,顺风顺水,平安之类的必要阵法之外,竟然在外面嵌上了一个大型的除魔阵法,这阵法的原理同自己那间诊所的阵法相似,只是远没有诊所里的精密,可作为一个除魔阵法,已经是相当不得了的了,况且还同里面的运财阵、五福阵等相互映照,相辅相成,丝毫不影响其他的阵法相反还相得益彰。

  秦沐脑中晃过那些精密的阵法图,真是汗颜,自己何时才能达到重华那个地步,光是用灵力扫过一遍,都觉得头痛欲裂。

  “这房子我不能要。”秦沐脸色苍白,稍微缓过劲来以后对司空露说道,司空露还想说什么,被秦沐挥手制止了:“至于什么婚约,师父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对不起了……”

  司空露脸色苍白,唏嘘道:“难道这里不符合你的梦想么?你师父明明说这里会……”

  “很符合。”秦沐在小白的搀扶下坐在了沙发上,拍了下这软皮沙发:“可是我秦沐自从被师父捡回来,就没住过这样好的地方,这里,不适合我,而且这里有师父为你们司空家设立的阵法,是我不能要的……”

  秦沐在刚刚进行灵力探查的时候,突然想到,这样庞大的阵法,司空文征住在这里,不仅仅会升官发财,越做越大,而且会延年益寿,可是那一瞬间,秦沐突然掐算,所显示的结果却是司空文征身死,其命盘也显现在秦沐的眼前,前方锦绣前程,江山一片大好,可偏偏从下面一道裂缝,生生断裂。

  他的命盘被打断了。

  纵使司空文征的命盘排得再好,有了这些阵法的辅助过得再顺风顺水,只要有这个裂痕,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是枉然。

  这就是重华为什么要给司空文征这套房子,怕是早就发现了司空文征的命盘如此,连秦沐这种术数渣到家的人,都能在灵光一现中算出司空文征的命盘,对于重华来说,更是小菜一碟。

  重华是个极其矛盾的人,从前,他总是告诉秦沐,阎王要你三更死,不准留人到五更。保持自己一派平和的心境,就是有人死在他的面前,只要是那个人的命数,重华都不会插手。

  可是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重华的观点开始了变化,在秦沐的眼里,他总是尝试与天对抗,什么从阎王手上抢人这种事情,干了不下数次,使得黑珍珠他老爹每回想起重华,都忍不住发火。

  秦沐的做法则是随心所欲,他心情好,可以从阎王手上抢人,心情不好,就是有人死在他面前,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而重华对于司空文征的做法,明显的是与天对抗的行为。

  重华在此屋当中布下如此大阵,力保司空文征的理由是什么秦沐不知道,只是师父确实成功了,但也失败了。

  以司空文征的命盘来看,这家伙本该在20岁就死去的,他13岁孤身一人来到宁城,20岁,正是他事业最为发达的时候,想必20岁的时候司空露还没有出生吧。

  “恕我冒昧,您的父亲,是不是已经去世了。”秦沐抬起头,很是疲倦的说道。

  司空露微微一怔,眼里涌出泪水,尽管她一直安慰着自己,麻痹着自己,告诉自己父亲没有死,可是当这个看上去年岁不大、一脸稚气似乎还未脱的年轻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对自己的那些安抚的话,催眠的话,都失了效果,清楚的感觉到了父亲离开后的那种抽离的感觉,眼泪也随之涌出,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女子哭泣了半天,像是发泄,接过秦沐递过来的手帕,擦干了泪水,定定的望着窗外,落地窗外的那些高大的树木,阳光从树木的枝叶中一点一点的打下来,照射在她的身上,宛若仙女。

  这一幕,纵使很多年后,都印刻在秦沐的心上,挥之不去。

  秦沐没有出声打扰,就连小白都让他堵着嘴扔到一边去了,他静静的等待着女孩开口,他想知道她的故事。

  “父亲死了,就在上个月。”女孩的声音里还带着哭腔,没有看秦沐,只是看着落地窗外那些斑驳的树木:“我从来都不感觉到他离开了我,就好像他还在这间屋子里一般……”女孩环视着这间奢华的房屋,眼里的泪水从未制止过。

  “我懂,我懂……”这个感觉秦沐有过,就在重华离去的那五年,他总感觉重华没走,或许某天醒来一睁眼,就能看见那个苍老而倔强的身影出现在书房,重华给他的感觉,就像父亲一般。

  看着女孩哭泣不止的样子,秦沐手足无措:“可是,秦某并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反生歌倒是可以治愈,但是要满足一个条件,灵魂未离开。

  秦沐刚刚进行探查的时候,发现这别墅上下,没有一只灵魂,况且在重华设立的大阵之下,又有什么灵魂能够在里面存在呢?

  重华保了她父亲数十年,将这个劫难推迟到这样后的地方,所以说,重华成功了,但是又失败了,成功的让司空文征可以不用在20岁那样美好的年华就死去,却失败在,最终还是没能保住他的命。

  可是世界上谁不会有死的那天呢?

  就是巫祝这种逆天的存在,也一样会有死去的那天。

  秦沐从来不去想这个问题,据重华所说,第十三代巫祝活了将近四百年,历经好几个个朝代,脸上的褶子能压死蚊子,所以为什么华夏上下文明五千年,巫祝却只有十五代,就是这个原因。

  他不知道重华的意思是什么,而且让他来到这里看到这个小姑娘的意思又是什么,不仅仅只是为他找个未婚妻吧?

  “不是的……父亲的死后,我将他放于冰窖当中,迟迟不肯下葬。”司空露急道:“我只是想让他多陪我一会儿,可是就在上个星期,父亲却不见了。”

  “你是说家父的尸体不见了?”秦沐一挑眉,明白了司空露的意思,巫祝有一种追踪之术,能根据气息查到对方所在的位置,司空露请自己来,只是为了寻找她父亲的尸体,而非起死回生。

  “是的。”司空露面色担忧的说道。

  “能带我去一下你们家的冰窖么?”秦沐脸色凝重,该不会有人喜欢偷尸体吧?或者是这司空文征得罪了什么人,别人把他尸体弄回去鞭尸之类的?经过上次段姿那次,秦沐很自然的想到了碎尸,差点没一口喷出来,这跑马一般的思想啊。

  秦沐乱想着,跟在司空露的身后,小白则跟在最后,女孩特有的妩媚气息钻入秦沐的脑中,秦沐那乱想的大脑才稍微镇定下来,司空家的冰窖坐落于整个房间的最底下,一路楼梯往下,最后则是一个巨大的保险柜门。

  “这……”秦沐看着这个门,心想是不是太过夸张点了,在家里整这么大一个冰窖是不是太夸张了,难道这就是有钱人的做派,天热了可以下来搬个冰做做冰淇淋之类的?

  “这是防盗门,只有我和父亲的指纹才能打开。”司空露停了下来,右手大拇指在上面轻轻一按:“若是强行破坏,只会爆炸,其爆炸的威力,可以把这栋房子炸上天。”

  秦沐听罢,吞了一口吐沫,真是大手笔啊,为这个冰窖而已,又不是保险柜,至于么?

  可当秦沐进去以后就不这么想了,里面的温度很低,秦沐这样体质的人一进去就打了个寒噤,冰窖的四周墙壁包括屋顶都是以寒冰封成,周围还不断的释放着冷气,一走进去,就看见两只巨大的冰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