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反生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28

  黑珍珠对于秦沐的调侃出奇的没有反驳,看着魂魄流出的血泪甚为好奇:“我这是第一次看见魂魄流出眼泪呢,人死去变为魂魄,除非到了极为伤心的地步,不会流泪的呢,这是魂魄和人的区别。”

  “是啊,”秦沐答应了一句,让那魂魄躺回体内,深吸一口气,准备吟唱巫歌。

  “她的身体已经开始衰竭,换句话说,回天乏术,你真有起死回生的能力?”黑珍珠第一次看见秦沐如此凝重的表情,有些好奇的说道,在她看来,关雪的身体已经不能再用了,魂魄与身体的那层关系也快要断开,身体已经完全衰竭,就算是魂魄强行回归体内,身体依旧会继续衰竭下去,直至腐烂。

  “或许吧,”秦沐苦笑一声,黑珍珠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岂会看不出来,现在只希望那个传说是真的。

  一串串奇异的音节自秦沐的口中吟唱出来,在空中调皮的打着卷,那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又似乎很近,音调不激昂,却也不平淡,听之为人一舒畅,黑珍珠想要捕捉住这旋律,却怎么也记不住,不知不觉的沉静于歌曲所描绘的景色当中去。

  黑珍珠仿佛在黑暗中看见了一片盈盈的绿意,开始的时候仿佛是在黑暗的甬道中前行,而甬道的尽头,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大地复苏,万物蓬勃生长,这样一排祥和的景象在钢铁林立的大都市中不复相见。

  黑珍珠从小生长于鬼界那种一片低沉色调的环境中,秦沐的巫歌给她带来新奇的感受,与此同时,她感觉到自身好像有些变化,又说不上来是怎样的变化,她只能以感激的眼神去看向秦沐,可秦沐现在的样子吓了她一跳。

  只见秦沐不知什么时候嘴角已经开始带血,虽然所吟唱出巫歌的声音还是没有一点变化,依旧空灵美妙,只是他每吟唱一次,黑珍珠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气息在变淡,围绕着他的是一层淡淡的金色,这些金色的光芒从他口中的巫歌变幻而来,包裹着他,再从他身上传递到女孩的身上。

  那女孩脸上裸露的暗红色的肌肉上,有黄色的小肉芽在不断的蠕动,生长,秦沐每吟唱一句,那肉芽便生长一分,黑珍珠观看的时候,才发现这肉芽已经开始遍布女孩脸上的每一个角落,修复这被撕掉的人皮。

  秦沐又吐出一口鲜血,以他现在的状态,强行的吟唱这样的巫歌太过勉强,若是小白现今在这里,定会阻止他,因为他现在所吟唱的,就是他从未使用灵力吟唱过,而强行使用的巫歌--反生。

  重华在教给秦沐反生的时候,就告诫过他,这样的巫歌非万不得已不得使用,只怕是秦沐当时听课的时候出了小差,否则,怎么会不了解什么叫做“万不得已”?

  在一天当中,连续两次使用同样的一首巫歌,对秦沐的负荷极大,第一次对关羽使用的时候,虽然未吟唱全部,但秦沐已经可以清楚的感应到那股反噬的力量。

  如今再一次使用,秦沐已经吟唱到歌曲的后半部分,在开始的时候,秦沐还能维持声音的稳定和空灵,而现在则声音渐渐的沙哑,吟唱的速度也慢下来,秦沐只能尽量的拖着每一个音节,只要保证这音节不会断掉,这首巫歌也就算作完成,效果都还是有的。

  黑珍珠只感觉到秦沐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仿佛随时都可能随风而去,她恐慌的看着秦沐,虽然她也曾讨厌过眼前这个呆子,但是当她感应到秦沐身体上的虚弱之时,心中剩下的只有恐慌。

  秦沐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他的声音嘶哑,曲调缓慢,而黑珍珠直接冲过去想打断他的吟唱,黑珍珠不曾发觉,她的眼睛里面都是泪水,只是在她冲过去的时候,从秦沐身上发出的金光死死的将她拦在外面。

  这样光明的力量,只有在佛寺中看见的如来金身上才会出现,这样的力量,生生的将黑珍珠与秦沐两人隔开,人鬼殊途,纵使黑珍珠是鬼差,是阎王的女儿,可依旧是鬼界的人。

  黑珍珠不能前进一步,不代表秦沐没有察觉,他虚弱的对着黑珍珠露出一个微笑,黑珍珠捂着嘴眼睛如同断线的珠子般的掉落。

  随着秦沐最后一个音符的发出,他身上所有的金光突然迸发出强烈的光芒,一点点的没入躺在地上的关雪身上,阻隔在秦沐与黑珍珠之间的屏障也完全消失,黑珍珠一把冲了进去,在秦沐倒在地上之前一把扶住他。

  看向那个叫做关雪的女孩,她身上已经没有了一丝伤痕,所有的裸露在外面的肌肉上面都长了新的皮,呼吸渐渐平稳,嘤咛一声,就要醒来。

  “这……这是哪儿?”关雪坐了起来,此时她还没注意到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形,还在茫然的看着四周,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似的:“我……我能说话了?”

  黑珍珠注意到,她说话的声音极为怪异,音色忽高忽低,像是被分散的电线,一会一股,一会两股,一会粗,一会细,虽然能从她的音色中辨认出她说的是什么,可依旧觉得别扭。

  关雪激动得从地上站起来,此时她才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穿什么衣物,在房间内打量一圈后,目光定格在书桌上暗红色的桌布,连忙跑过去一把扯了出来,却又愣了愣,抓着那桌布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腿,丝毫不顾及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

  “我……能站着了?”关雪的眼眶中突然流出泪水,蹲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看来师父没有骗……我。”秦沐虚弱的声音将黑珍珠的视线拉回来:“这反生歌不仅能够起死回生,还能够恢复一切。”

  看着秦沐虚弱的样子,黑珍珠是又急又怒:“你傻不傻啊你!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样子有多危险……我以为……我以为……你要……”

  “以为我要挂了?”秦沐自嘲的笑笑:“我命硬,死不了的……而且我还要……还要……”秦沐的话说到这里,眼前一黑,彻底昏死过去,被打断的话的末尾,还有一句,在秦沐心底响起:“我还要保护你啊。”

  几道亮光在门前突兀的出现,子弹上膛的声音自门口响起,看着眼前的画面:孤独少女蹲坐在地上抱着一张破桌布哭得死去活来,一个男人衣冠不整的倒在地上,衣服上还带有星点血迹……来者拿着大喇叭吼道:“警察!不许动!”

  寻常人是看不见鬼差的,黑珍珠眼睁睁的看着这些人突兀的出现,生生的从她怀里抢走秦沐,检查了一下呼吸后放在担架上,几个真枪实弹的警察给那关雪披上衣服,搀扶着她离开。

  秦沐只感觉到身子浮浮沉沉,他不知道最后自己为什么想要对黑珍珠说,我要保护你。开玩笑,那女流氓,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还需要他的保护?

  浮浮沉沉,明明灭灭中,秦沐好像看见了光亮,伸出头来,竟然在一片河流当中,秦沐游泳技术不赖,却是最难看的狗刨式,好不容易上了岸,被那河水冻得直发抖。

  回头打量着河边,不远处,梧桐树下,一个熟悉的身影身着紫蓝色的裙裾,黑色如瀑的长发倾泻而下,几根水蓝色的发带束起长发,待秦沐走进,慢慢的转过身来。

  那脸庞竟然是黑珍珠?!秦沐见惯了她飞扬跋扈的样子,突然这女人穿得这样淑女,让秦沐小心脏受不了,眼光继续打量,发现她手中环抱着的是一尾白狐,妩媚而狭长的眼睛眨了眨,看向秦沐的时候,却只是不屑。

  小白?她何时与黑珍珠相处得这样好了?两女人碰面,见面就掐,每回小白见到黑珍珠的时候就如同老鼠看见了猫,哭爹喊娘叫唤个不停,如今这般对黑珍珠依恋的样子是要闹哪样,还对着自家的主人翻白眼?

  “沐,你来了。”黑珍珠淑女的喊了秦沐一声,秦沐却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别介,你还是叫我秦大傻或者是秦大棒槌吧,我不适应。”秦沐被黑珍珠淑女的样子给杀伤了。

  黑珍珠微微一笑,那笑容和煦温暖,秦沐为之一呆,缓过劲来心想黑珍珠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只是平常那副打扮,看不出来而已。

  “沐,我一直都很想你,可是,这里却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黑珍珠微微一笑,右手一拂,秦沐还没来得及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感觉到一股大力将自己推开,推入那冰冷的河水。

  秦沐想张口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却死活动不了,最后的看到的画面,是黑珍珠抱着小白一脸哀伤,那种表情在黑珍珠的脸上从未见过,如今秦沐见到了,心却抽空般的疼。

  心里那句话又再次响起,似是叹息,又轻声呢喃:“我要保护你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