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紫色巨婴
圣堂幽2015-12-20 12:402,208

  老和尚显然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双手合十,缓缓的唱了一句:“阿弥陀佛。”

  秦沐同那老和尚以背靠背的姿势站立,感觉自身灵力都快透支了,手上虚影连连,唤雷符跟不要钱似的一个劲的往外丢,就连那揠苗助长的鬼将,身上都出现了裂痕,秦沐忍着心疼,愣是没把这家伙召回。

  原先的几个凶魂反应迟钝,新来的几只鬼魂却很容易灭杀,鬼将仗着身体上的灵活,黑色长剑在进来的几只鬼魂中间几进几出,每次进去,都能带走不少魂魄。

  这样的疲劳战,是秦沐最惧怕的。

  天空陡然间黯淡下来,与此同时,秦沐突然感觉到山摇地动,暗色的地面浮浮沉沉,好像有什么东西正欲破土而出,绕着秦沐与老和尚整整一圈,地面突然升高,一只暗紫色的的手掌破土而出。

  伴随着一声婴啼,那黑色天空仿佛忽然间染了血色,在白玉回廊处,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地面冒出,那只手掌掠过秦沐,抓走了司空文征。

  待到烟雾散去,秦沐终于看清了那怪物的长相。

  是一只高约二十米的紫色婴儿,眼睛有脸盆那么大,泛着血红的光芒,光着屁股从地面里爬出来,坐在一片狼藉的院子中,身后枕着一截白玉回廊,左手握着司空文征的身体,凑近鼻子跟前闻了闻。

  秦沐看得心惊胆战,他看出来这巨婴是个鬼婴的一种变种,具体是什么说不上来,看上去鬼气森森,不过他倒是有所有婴儿的特点,玩了玩手中的司空文征,放到嘴边,长开血盆大口,舔了一下。

  秦沐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生怕这货一个高兴把司空文征给吃了,那他就没办法给司空露交差了。

  好在那婴儿只是嗅嗅,大概是司空文征那一身快要腐烂的肉起了效果,婴儿对这堆肉的兴趣不大,只是闻了闻便放在一边。

  白衣女子从楼阁上一跃而下,轻盈的站在那婴儿的肩膀上,发出轻盈的笑声,那婴儿很是体贴的在白衣女子文秀落下的时候扶了一把,让其稳稳当当的坐在自己的肩膀上。

  “这是……这是什么?”呼吸着从那婴儿身上传来的强烈的鬼气,这种气息,比起黑珍珠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秦沐知道,阎王可没有那么重口味,去生下这么一个巨型怪婴。

  老和尚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顾不上与那些魂魄大军对峙,起身对着那巨型怪婴一声佛号,二话不说双手手指翻飞,由于所绘图腾太快,秦沐压根就没看清楚老和尚的手印,只看见一个“卍”字闪着金光出现在老和尚面前,老和尚累得微微喘气,双手平推,那“卍”字便朝着紫色巨婴飞了过去。

  预想中的四分五裂没有看见,那紫色巨婴看见“卍”字飞来十分好奇,他做了个秦沐没有想到的动作,张开他那张与脑袋不成比例的血盆大嘴,一口把那“卍”字给吞了下去。

  秦沐吞了吞口水,发现老和尚面色紧张,原来他也没有把握。

  紫色巨婴吞下了这道饱含攻击性的符文,却一点伤害都没有,他的肚子突然鼓起了好多,隐隐约约透着“卍”字的符文。

  老和尚微微一笑,似乎心情很好。

  可马上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那个巨婴消化能力了得,这样饱含攻击的东西被他吃进嘴里居然都没事,只是肚子稍微的鼓了鼓,随即又恢复原状,很是好奇的看着老和尚。

  老和尚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

  那紫色巨婴与老和尚对视半晌,突然伸出那胖乎乎的婴儿小手,眼看着就要抓住那老和尚。

  秦沐怎么可能让老和尚被抓,那婴儿小手伸过来的时候,判官笔陡然间变得很长,直点那婴儿的手心。

  所有的鬼魂,或者鬼物,最讨厌的,莫过于一个能够提醒他们时间的东西。

  不管是一只钟表亦或者是秦沐手中的判官笔,都是所有鬼魂或者鬼物最为讨厌的。

  那判官笔的笔尖只是在那婴孩的手心处状似软绵绵的一点,那婴孩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左手扔掉司空文征,捧着右手手心满地打滚,文秀也被迫从他身上下来。

  “判官笔?”文秀嘴唇抿得死紧,许是没料到,脸上不大好看。

  秦沐这只判官笔当初是黑珍珠偷了人判官的笔出来玩,正好碰上秦沐,两人打了一个下午的LOL,黑珍珠连输三盘,最后无奈将判官笔拱手让人。

  事后判官也没来找秦沐,开始的时候秦沐还不知道这笔的功效,只是觉得用来画符甚是趁手,直到后来经重华一说,自此才当宝贝似的供起来,之后重华为了给这败家徒弟善后,让白叔捎带了不少浓酒过去。

  判官笔的本身作用是给死人作结的,在生死簿上看似随意的一划,便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当年孙猴子不就靠着一只判官笔修改了生死簿导致花果山那帮老猴子都成精了,长生不老么?

  没有什么东西比判官笔更能向鬼提醒“时间”这个事情了,鬼最怕人提醒“时间”,告诉他何时死,何时生,那样等于时时刻刻在提醒他,你已经死了。任何活人都怕死,任何鬼物都怕时间。

  紫色婴儿让秦沐这么一刺激,凶星大发,顺手抓起周围的一颗桃树,连根拔起,朝秦沐所在方向扔了过去。

  秦沐连忙跳着躲开,然而那桃树却带着扑面而来的腥气让秦沐吓了一跳,本身他就很是奇怪,若是文秀是鬼,那么她在种满桃树的阁楼内竟然没事?这桃树不是辟邪的么?

  紫色巨婴扔过来的桃树,才解决了秦沐这个疑问,只见那桃树的根部,悬着有着痛苦面容的人头,那些人头的头顶与桃树的根部紧紧相连,周围的土地也是带着殷红,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从土壤里面传来。

  总算知道上岛时的那股清甜的香味从何而来,桃花芬芳,却也只是淡雅幽香,绝不可能如此清甜,这股清甜应该是从血液里面吸收的腥甜味,被岛上的微风一刮,如此便弥散开来。

  看着那桃树的根部,几张痛苦的人脸,有些还在微微的张着嘴,喘着气,难道说,他们都这个样子了,还活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