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 黑色木偶
圣堂幽2015-12-20 12:403,104

  见对方如此配合,秦沐心情极好,指了指这房顶:“这府邸什么时候存在的?”

  “这……小生不知,小生那年来的时候这里就已经存在了,这司空府貌似是宁城的名门望族,司空老爷爱做善事,那年进京赶考的书生颇多,小生就是其中一个,司空老爷听闻小生有些才华,便要赞助小生进京赶考,并将司空老爷的爱女,司空文许配给我……”那古装书生连连说道,说道司空文的时候,脸上露出些许痴迷,只是一闪,很快就不见。

  秦沐一听兴趣就来了,这司空老爷就是放到现在都是个宝啊,哪有给一个外性人,又是给盘缠进京赶考,又是把自己的爱女嫁给人家的,这样好的岳父上哪找去啊,再说了,司空家又是宁城的望族,这样的望族居然肯为一个穷屌丝付路费,而且还愿意把他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他。

  秦沐不禁怀疑,这司空文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比如说貌若无盐之类的。

  看来不止秦沐一个人这样想,鬼群中爆出一声:“书生书生!你好大的胆子,莫非是死后胆子大了些罢,这等话都说得出口,那司空文若不是貌若无盐,怎地会看上你?”

  鬼群中发出一声爆笑,嘻嘻哈哈。

  古装书生急了:“这司空文的相貌是顶好的,当时宁城的大美女呢,可是……可是……”古装书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也不知道人家为什么看上了我。”

  鬼群中爆出更大的一声嬉笑,倒是那个被秦沐画了一身符的壮汉站了起来,冲秦沐稽首:“多谢上师了,这个缘由,草民倒是清楚。”

  “哦?你且说说看?”又是一个扎着清朝的那种长辫的老古董凑上前来,饶有兴趣的道。

  “这司空家邪门的很,”那壮汉道:“司空家存在数百年中,死在这里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然而没有一个鬼魂可以顺利的投胎,全部困死在这里,日日做着生前才做过的一些事情……”

  “你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司空家好像是风水的问题,死在这里的鬼魂,没有一个顺利投胎的。”人群中一个娇俏的声音说道,秦沐看过去,正是那位“表小姐”。

  “然而在这块地儿聚集了这么多鬼魂,若不是达到一个临界点,让这里彻底变成了鬼宅,之前,诸位还活着住在这里的时候,有见过什么鬼吗?”壮汉的一席话让整个屋子的叽叽喳喳的声音都停了下来。

  “那你就见过了?”“表小姐”笑吟吟的说道。

  “我走的时间比你早。”壮汉笑道:“我死去的时候司空家还不算什么望族,只是一个佃户,帮着地主家的种地,我那个时候就是住在他隔壁的一邻居,那个时候是司空文征当家……”

  “你说谁?”秦沐一愣,脱口而出。

  “司空文征。”壮汉直视着秦沐的眼睛:“怎么,一个种地的小农民而已,后世的历史中还对他有记载?”

  秦沐被他盯得有些不自然,撇开目光:“没有,只是这个名字非常熟悉罢了。”

  “后世有人叫这个名字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壮汉继续说道:“要说这司空文征倒是没什么特别,文不成武不就,也就种种田罢了,可偏偏讨了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这老婆说起来真是个艳福,司空文征一日在田埂上睡觉,碰上的,非要嫁给他……长得那叫一个水灵,啧啧……不过他这老婆甚是神秘,在家里供着的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用黑色的布遮掩着,不让人靠近……”

  “这等东西我在老夫人那里也曾见过。”一个个头很小的阴灵说道,扎着两只小抓髻,看上去粉嫩可爱。

  壮汉看了小丫头一眼,继续说道:“我那天就是因为实在是好奇,于是趁司空文征的老婆离去的时候,将那块黑布打开了来。”

  “那里面有啥?”古装书生听得如痴如醉,迫不及待的问道。

  “一个黑色的小木偶,看上去有点凶。”壮汉撇撇嘴:“也不知道她那样供着是干啥。”

  “那你是怎么……怎么……”梳着抓髻的小丫头咬着嘴唇,怯怯的问道,对于鬼来说,最怕听到的是自己怎么死的,尤其是带着怨气的鬼,那小丫头显然是想到了这一点,怕贸然提出来,这壮汉会发火,毕竟刚才这壮汉就差点变成了厉鬼。

  “呵呵,”壮汉温柔的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没什么不好说的,大家毕竟也呆在这个屋子内这么多年了,要不是上师今日此举,怕是永远不会清醒,永远做着生前的事情吧?我呢,就是看了那个小木偶之后,才死掉的。”

  “说起来我自己也莫名其妙。”看着众鬼莫名其妙的眼神,壮汉叹了口气:“那木偶当时看上去没感觉到有啥,可后来把它放回去以后,一个人在家里睡觉的时候总感觉右边的床头好像有什么东西蹲在上面,可又动弹不得,等我能动弹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魂魄已经离体了,身体躺在床上,好像是猝死。”

  “也就是说您自己都没闹明白自己怎么死的?”古装书生一脸失望。

  “是的。”壮汉耸耸肩膀,“不过我存在的时间确实比你长点,那司空文我也看了,倒真的是年轻貌美,怕是你也死的不明不白吧?”

  “谁……谁说的!”古装书生涨红了脸。

  “你就死在这间屋子里,对不对?”壮汉笑着说道:“那日你和司空文洞房,洞房完了你就莫名其妙死了,对不?”

  “哈哈……原来你小子死在女人肚皮上啊,还以为什么呢?常常说自己有个年轻貌美的小媳妇~”身后的鬼群中,五大三粗的男人们说着荤话,笑成一团。就是年轻貌美的女鬼,都忍不住掩嘴笑弯了眼,可这也比那些笑得快趴下的男鬼们好太多了。

  那书生青筋直冒,脸色也涨的通红,大概这壮汉说的是真的了,自己的短处被人揭开,还是在这样的场合,而且还是这样的事情,只见他脸上的颜色越来越红,青筋越来越多,眼看就要暴走。

  那壮汉却拍拍他的肩膀,轻描淡写的打断了他的暴走:“你也别太难过了,其实大家都一样,在这的,多多少少都跟那黑色的木偶离不了干系,至于你,那司空文似乎也是那黑色木偶的忠诚信徒,你这样没什么的。”

  古装书生看向众鬼,那梳着小抓髻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到秦沐面前:“大哥哥,你一定要带我走呀,当年,我就是看了一眼那黑色木偶,就直接没气了。”

  小丫头的话让众鬼惊得后退一步,几百只鬼魂仿佛要凝练成一个,因着鬼魂也没有实体,几只鬼魂在惊讶后退的时候重叠在一起,像是感觉到什么似的复又分开,一时间鬼影憧憧。

  黑色木偶……秦沐皱着眉头,这东西倒是不怎么好说,沉吟了一下,问道:“你们说说具体见到那东西时候的感觉。”

  小丫头举手:“我就是看的时候特别压抑,然后那东西长得特别特别丑。”

  “丑?”壮汉愣了一下:“怎么会丑呢,看上去还挺威武,只不过压抑得紧,难受,还有就是……”壮汉斟酌着,吐出一个字:“凶。”

  秦沐挑眉,看向其他的说是死因跟那木偶多少有些联系的鬼魂们,似乎都挺赞同这说法,连连点头,秦沐眉头皱起,琢磨着那黑色木偶应该是邪神之类的东西。

  如若是这样,也就能解释,那个时候的司空文征,是怎样一步一步崛起,创立现在这样大的家业的。

  想到这里,秦沐愣了一下,司空露的父亲司空文征,当初传言也是单枪匹马闯天下,不知道这个人,有没有学他的老祖宗,继续供奉黑色木偶呢?

  这一屋子的鬼魂,死因多多少少跟这黑色木偶扯上了关系,除了那些被主人无故打死或者找借口打死的奴才们,秦沐叹了口气,刚刚他吟唱往生咒的时候,清楚的感觉到空气中仿佛有股力量阻隔了往生通道,使得魂魄没能顺利送走。

  “好吧,既然大家这么信任我,我也只能说先给诸位找个地方呆着,至于能不能出去,得等我出去以后为大家进行超度,在这里,我不想浪费灵力,我还有事情要做。”秦沐轻叹口气,说道。

  这提议得到了众阴灵一致的赞同,谁不想极乐往生呢,有些做鬼几百年了,都没见过鬼差啥模样。

  秦沐掏出随身携带的符纸和判官笔,专心致志的画起符文,因着这次出门的时候,秦沐压根没想那么多,没带着阴阳鼎在身边,所以只得随手做个缚灵袋,否则,要让这么一大群鬼跟在身后,还是在人家的地界,秦沐觉得,想不出事都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济世鬼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