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赤角火牛头领
寒香寂寞2015-12-20 12:473,389

  李高远累得一屁股坐地,大口喘着气,李骁勇兄妹虽也疲惫,但脸上都挂着兴奋。

  接着,李骁勇主动说道:“此番能够猎杀火牛精锐,多亏了高远弟帮忙。内丹只有一颗,谁要内丹,就分一半的银子给对方,至于其他牛角牛皮之物,咱们就平分如何?”

  李默微微颔首,露出几分欣赏之色。

  这兄妹二人倒是人品不错,说到底出了最大力的应该是李骁勇,若是换了其他人,必定独占这内丹。

  他便提议李高远留下内丹,待回去后分银两给二人。

  待四人分割完毕,包裹已是满满一大包。

  正待离开的时候,突而有嘈杂的声响从远处传来,不久后便见到一头庞然大物从林中走出。

  这是一头比起火牛精锐要大上两倍的火牛,它的牛角足有三尺长,粗壮黝黑,而且比起普通的火牛的两只角,它还长出了第三只角,赤红如火。

  它的身体上覆盖着一块块巴掌大的赤色鳞甲,宛如穿着一身盔甲似的,而盔甲下的肌肉块块硬如磐石,每一寸都蕴涵着力量。

  “赤角火牛头领!”李默一眼认出此物。

  三人一听,豁然脸色大变。

  蛮兽九等,中高等蛮兽一等有五品之分,即幼兽,成年兽,精锐兽,头领兽和王级兽,低等蛮兽则只有前三品。

  但没有想到,赤角火牛中竟然诞生出了头领级的蛮兽,它比起赤角火牛精锐而言,绝对强大数倍。

  显然,几人和火牛精锐的战斗,将这凶物给吸引了过来。

  李高远三人都抽着一口凉气,他们和火牛精锐一战,虽谈不上精疲力尽,但体能已消耗大半,而且通过战斗,更真切的感受到火牛精锐的可怕。

  面对这异变而生,比火牛精锐强大数倍的头领级凶物,就算十成体能下,他们也不敢和这凶物一战,更没有一丁点必胜的信心。

  但是,若想逃跑也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三人所站的这河边区域,是一片空旷之所,这火牛头领的冲刺速度绝对又快又猛,一旦被它追上,从后面一顶,那是必死无疑。

  更别说这东西还能够喷吐火球,从后面被砸中,后果难以想象。

  就在三人还没有决定是战是逃的时候,火牛头领张口发出一声咆哮,以雷霆之势朝着四人狂冲而来。

  牛蹄踏地,整个山谷似乎都在地动山摇,其来势之猛,惊天动地。

  “靠,拼了!”

  李骁勇狠狠一挫牙,提着斧头便狂冲上去,临到近处,他一跃而起,于半空狠狠一斧砸向火牛头领。

  火牛头领提角一顶,牛角撞击在斧头上,一声沉闷的声响之后,李骁勇被巨力顶得高高飞起,重重摔落在数丈外的地上。

  “哥!”

  李静惊呼一声,连忙赶过去施救。

  “这畜生,力量好生凶猛!”

  李骁勇吐了口血,很快站起身来,只是握着斧头的手,也不免有些微微颤抖,显然受伤还是不轻。

  “李默你快走!”

  李高远眼神一凝,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他陡喝一声,提剑朝着火牛头领冲去。

  三人硬着头皮,和火牛头领展开生死激战,而这火牛头领凶猛狂暴,无论是顶角冲撞,还是喷吐火球,都把三人压制得死死的,一时间场面险相环生。

  李默自不会临阵脱逃,也没有因为这火牛头领的出现而自乱阵脚。

  相比起他所经历过的大场面而言,这种事态根本不算什么。

  他冷静的观察了一阵,便已有了对策,尔后大喊一声:“高远听我指挥,右移三步,落叶飘零!”

  此时,李高远和火牛头领相距不过丈余,后者狂奔而来,锐利的尖角宛如两把尖刀朝他刺去。

  听到李默这么一喊,他几乎本能的做出反应,右移三步,飞旋而起,一记落花飘零,剑如花落,化为十几道剑影。

  剑影斩落在牛头之上,令火牛头领的行动顿时一缓,同时李高远也避过了牛角,没有正面承受其冲击力。

  这一式变招的巧妙,即遏止住了火牛头领的冲刺,又让李高远避免受到正面撞击。

  三人还未来得及惊讶,李默又高喊道:“李骁勇,前移五步,巨斧开山!”

  李骁勇倒也不迟疑,大跨五步冲至火牛左侧,挥斧直斩。

  “李静,右移两步,流星似月!”

  话落下,李静也在一边挥剑而上。

  李默口吐招数,不过几招之后,三人陡然发觉,局势竟然陡变。

  原本三人虽说配合,但在火牛猛烈的攻势下,早已是顾不得他人。但如今在李默的指挥下,三人不仅配合起来,而且遏止住了火牛的攻势。

  三人直是暗暗惊愕,要想让他们配合到这种地步,不仅要先一步洞悉火牛头领的举动,而且对三人的武诀都有着透彻的了解。

  每一个招式,其动作,其角度,其威力,都要非常清楚。

  若是教学的武师,那如此满盘指挥没什么奇怪的,但李默仅仅是一个凝气境中期的武者。

  三人更不知道,仅仅是和他们相处这半日工夫,看他们斩杀蛮兽,所有招数便已经在李默的脑海中了。

  如今指挥下来,如行云流水,好似每个招数都演练过千百遍一般。

  不过,即使是这样,也只能够挡住火牛的攻击或轻伤于他,却不能够将其重创,时间一拖延久了,三人必败。

  就在火牛再次被李骁勇挡下之时,李默突然动了。

  他瞄准机会,一个闪电步跃上火牛头领的背脊。

  “饮血剑!”

  暴喝一声,铁剑骤然刺中火牛已被斩伤过的后颈。

  这一剑扎中颈骨,宛如撞中钢铁一般,硬是将李默震得手臂发麻。

  火牛吃痛之下,身体狂震,欲将李默甩下。

  李默一把抓住鬃毛,挥剑再刺!

  火牛每甩动一次,非但没有将李默丢开,反倒让李默趁机再次出剑。

  三剑!

  四剑!

  五剑!

  每一剑都比上一剑更强,更猛,更有杀伤力。

  剑器疯狂吞噬真气,以至于剑身宛如饮血般透着寸寸红光。

  但是,五剑下去,仍未将火牛刺杀。

  “喝!”

  李默狂喝一声,强催真气,刺出更强的第六剑。

  铁剑刺中后颈伤口,顿将颈骨震碎,贯穿而下。

  火牛发出一声震天悲嚎,身子剧烈的一颤。

  事情发生不过一瞬间,李骁勇三人直被这突来的惊变吓了一跳。

  三人万没料到李默会突然加入战场,而且,闪电般的六剑之下,便重创火牛。

  换做三人中任何一人,在火牛背上,那么密集而准确的对同一伤口刺出六剑,且不论威力如何,光是不被火牛抛下来都难。

  三个磐石境武徒做不到的事情,却由这凝气境的武徒完成了。

  这事情,绝对是匪夷所思!

  就在这时,“飕——”的一声轻响划破长空,一道羽箭突然从远处射来,正好射中牛眼,大半截箭直接没入牛头之中。

  火牛惨叫一声,拼命一抖,笨重的倒在地上。

  李默被重重的甩落在地,铁剑脱手,狂吐了一口鲜血。

  “李默,你没事吧?”

  李高远连忙跑过来,紧张的叫道。

  李默无力的摆摆手,摸出自炼的疗伤丹服下,半会儿工夫后才轻吐了口气。

  虽然在三人杀伤火牛头领的基础上,他催动道天炼火诀和饮血剑,得以击杀火牛头领。但是因为催动过度,连施六剑,却也导致真气倒灌,撞伤内腑。

  其后果虽不算太严重,但以他现在能炼出的疗伤药,只怕十天半月都好不完全。

  对于李默击杀火牛头领的举动惊愕未平,李骁勇迅速朝着朝着箭支来处望去,便见一行少年正从那头过来,立刻低声示警。

  “不好,是张世亮!”

  李高远辨清来人,小胖脸上神色凝重。

  李默扭头一看,便见那一行五人,领头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块头很大,小小年纪却长着一脸横肉。

  他手持长弓,腰挂箭筒,显然刚才那一箭是他所射。

  此人正是张世久的大哥张世亮。

  和资质平平的张世久不一样,张世亮虽然只大了几个月,但却是张家子弟中的翘楚,其修为乃是磐石境后期。

  另外三个跟班,亦象是中期以上的修为。

  跟在最后面的那高壮少年,豁然是张世久。

  张世久见到李默,直是仇人相见,份外眼红,立刻低声在哥哥耳边说了两句。

  张世亮听罢,便放声大笑道:“我倒是谁这么眼熟,原来是你们两个李家的小子。”

  有哥哥撑腰,张世久底气十足,他傲然抱臂,阴阳怪调的说道:“真没想到,李默你这废物居然也进了武道院,真不知道你爹是怎么想的,是把你送来当大家的笑料吗?”

  几个张家子弟便哈哈大笑起来,显然对李默的“大名”也是早有耳闻。

  李高远岂会让李默被他人嘲笑,立刻大声争辩道:“你懂什么,李默已经有凝气境中期的修为了!”

  “中期?”张世久一愣,旋而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过来,为何当初药铺前一拳没有将李默击倒。

  他顿时恼羞成怒,自然以为是受了李默的捉弄。

  张世亮则是嗤笑一声,眼中充满鄙夷:“区区中期,那和一只随时可以捏死的蚂蚁没什么区别。废物就是废物,再怎么努力,可是我一根指头的对手?”

继续阅读:第9章 夺丹之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丹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