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凝气境前期
寒香寂寞2019-09-24 15:433,370

  李默怎会在乎区区几颗极品丹,他所需要的就是源源不断的药材,于是随口道:“那就一个月给你四枚极品归元丹吧。”

  李泊听得精神一振,激动得手都有些颤抖。

  其实一月一颗极品丹于他而言,都是求之不来的宝物,没想到李默随口就给了一月四枚。

  四枚极品归元丹,珍贵的不止是价格,其更能够为家族培养出更优秀的子弟,从而提升在支族中的地位。

  几个炼丹师更是面面相觑,以他们的能耐,炼一颗极品丹都是难以奢望,随口四枚,那是何等能耐?

  接着,李默叮嘱李泊不要外泄自己会炼丹这件事,李泊自是满口答应。

  尔后,李默足足选了一马车的药材,由店铺伙计送至家门。李泊则是笑脸相送,一点都不心疼,更免不了称赞儿子几句,认得一个好朋友。

  李高远是满头雾水,这发小摇身一变,居然成了个三品黄级炼丹师。不过,他也懒得想太多,总归这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马车到了家门,立刻惊动了李默的父母。

  待到李默父母来到院子里的时候,伙计正在忙碌的搬运一箱箱的药材。

  “默儿,这是怎么回事?”

  李文鼎皱着眉头,四十来岁的脸上透着朴实。

  “对呀,你是从哪里弄来这么多药材?这……不是从哪里偷来的吧?”李母焦急道。

  李默笑应道:“这是从二叔那里拿来的药材。”

  “什么,二哥给的?他会白白给你药材?”李文鼎听得更是糊涂。

  此时,伙计已经运完,待他们退出后,李默便将自己身为三品黄级炼丹师以及和李泊的交易之事说了出来。

  李文鼎夫妇听得直是大吃一惊,随后李母惊喜之极:“默儿,你当真是三品黄级炼丹师?”

  李默点点头,含笑说道:“别看儿子天天往外跑,其实都是在默默苦炼炼丹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为家里争光。”

  虽说这二人不是亲生父母,不过到底这一身血肉之躯是拜他们所赐,因此,让二人过上安逸日子,也算报答他们的恩情。

  “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喜从天降,李文鼎激动之极,他原本对儿子没有抱什么期望,只愿他平安一生。未料到他竟然埋头刻苦,如今成了一位三品黄级炼丹师的地位。

  而向来吝啬的二哥肯送这么多药材,也证明儿子所言并非虚言。

  “砰——砰——”

  半月之后,清晨中的小院里传来声声闷响,一根根木桩在李默的剑下裂成碎末。

  他人如蛇行,游走于诸多粗壮的木桩之间。

  每一次剑落,便有一根木桩被震得粉碎。

  这粗糙简单的灵蛇剑在李默使来,千变万化,形似灵蟒扑食,威力足可和高等剑诀一比高下,精髓更尤在其上。

  在归元丹和太渊丹的辅助下,他的体格已比之前强壮不少,目光中更暗含着摄人的光芒。

  待李默收剑之时,满地碎木,而他亦脸不红气不喘。

  他微微颔首,平静的说道:“终于步入凝气境前期,这样一来,便可以炼脉了。”

  武道之途,分为凝气、磐石、铁骨、钢魄、金身、玄元、天穹、灵窍和神通九境。

  一境一天地,每一境又分为前中后三期。

  第九境神通,更据说是能达到窥破天机,踏入修真之境。

  进入凝气境前期,李默的道天炼火诀也有了些许基础。

  这个时候,他便要可以修炼道天炼火诀的第一重境界:炼脉。

  当年一位落魄子弟为治身染重病的父亲,来李默府上求药。

  他囊中羞涩,却自言他家祖上也曾是炼丹师。此书乃是其祖奇缘所获,称是丹道奇书。虽然家族后继一直没有足够资历的人才修炼,但仍然当做传家宝代代相传。

  到如今门弟没落,为了求药,才不惜以此书换取。

  李默当时并未多想,只是念及他孝心一片,给他炼了一炉丹。事隔一年之后,随手翻起那所谓奇书,这才大吃一惊。

  一般的炼丹术都只是纯粹的控火法,仅用于炼丹。

  但道天炼火诀却能够作为独立功法使用,更有九重之多,一重一天地,炼就道天火体,直达武道颠峰。

  当年他意外获得此诀后,如获至宝,为了奠定基石,他研究了许多种修炼第一重境界的方法,以求完美,最终锁定了三玄烈火丹。

  而要炼制三玄烈火丹,需要一味少见的药材,名为:炎烬石。

  主意打定,李默立刻去了李记药铺。

  这一次李宋池自不敢有任何怠慢,恭敬相迎。

  但他听到炎烬石,便摇着头道:“库房里没有此药,或许郡城会有,但最近连降大雨,要从郡城拿药材过来可能要等十来天。”

  “太久了。”李默摇摇头,他是一天都等不得,便问道,“那你可知道哪里还有这炎烬石卖?”

  李宋池迟疑了一下,答道:“或许,平安药铺会有,但那铺子是张家的产业,张家素来和我们李家不和,即使有也不见得会卖。”

  李默听罢,扭头就朝东大街走去。

  不过一会儿工夫,便来到了平安药铺。

  论规模,论热闹,这里都不次于李记药铺,几个医师坐镇堂中,把脉问诊,忙碌得很。

  在一边,一个掌柜模样的老者正在和一个白衣少年交谈。

  李默刚踏进门槛,那少年便扯着嗓门大叫道:“这不是李家那废柴少爷嘛,这么大清早出门,真是西边出太阳了。”

  这话一落,铺子里的伙计,病人,便都小声议论,不时有人发出讥笑声。

  一丑传千里,李家各家在青山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年轻一代也多有佼佼之辈,一个个能武擅剑,唯有这李默体质差到极点,自然是街头巷尾的笑谈。

  周边嘲讽声声,李默充耳未闻,他淡淡瞥了说话的人一眼,见那少年十三四岁,生生高高壮壮,只是鼻塌眼狭,唇薄如纸,面无福相。

  一搜记忆,他便知道他乃是平安药铺的少掌柜,张世久。

  孩提时,这张世久便仗着个头大,没少欺负过李默,有一次扔砖头还将李默砸得头破血流。

  记忆一闪而过,他不紧不慢的说道:“原来是张少爷,你们铺子里可有炎烬石?”

  见到李默居然是来买药材的,张世久怪笑了一声,低声和老掌柜耳语了几句。

  然后老掌柜便派了伙计进屋,没过多久,拿了一块石头出来。

  此石如拳头大小,上面有着不少蜂巢似的坑洞,透着丝丝血纹,正是炎烬石。

  如此大小也刚够分量,李默这才露出半分笑意,问道:“这一块多少银两?”

  张世久嘿嘿一笑,大肆嘲讽道:“这炎烬石乃是大补之物,重病之人才用,都说李默你身子骨弱,没想到弱得跟生重病似的。各位街坊以后见到李默都得站远点,免得他走着走着一头栽地就死掉了,栽谁身上都惹上一身麻烦。”

  他嘲笑李默体格虚弱,店铺里的诸伙计都扯开嗓门大笑不停。

  周边路人也是听得哈哈大笑,直把李默当成笑料。

  嘲讽声连连,李默神色未变,淡淡说道:“你只管说多少银两就好,若买不起,我自会离开。”

  张世久却未放过捉弄李默的机会,大笑道:“我们张李两家交情深厚,谈银两多伤感情,我怕的是你吃了这东西身子骨承受不住,万一两腿一蹬,就这么死掉了,那你爹娘找上门来,我家铺子岂不白端端惹出件事非?”

  众人又大笑起来,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李默仍是气定神闲,不紧不慢的说道:“张少爷真是好心,那你觉得如何才能卖给我?”

  张世久咧嘴一笑,阴沉沉的说道:“你若吃我一拳,能够从地上站起来,那说明你这身子骨还不错,这炎烬石我就不收你钱,免费送给你好了!”

  “吃你一拳?”李默笑了,清秀的脸庞上,眼中顿时寒光暴射,一股煞气倾泻而出。

  张世久被这眼神中的凶厉吓了一跳,身体莫来由的一颤,一股凉气刹时从脚底涌上脑门,骨子里都透着冰寒。

  但他怎么也不信这李家废柴会是自己的对手,李默的眼神更让他暴怒。

  他指着李默鼻子,扯着嗓子高声挑衅道:“你敢还是不敢!”

  “来吧。”李默淡定的回了句。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也敢骑在他头上撒野。

  而他,又岂会被这个区区凝气境后期的小辈吓怕?

  这话一落,周边诸人意外之极,尔后嘲讽声阵阵。

  “这李默也太自不量力了,他连一招半式都不会,张少爷若是拳上加把劲,他十天半月都爬不起来。”

  “张少爷摆明是要欺负他,他还自己撞上门去,真是脑袋不灵光。”

  “炎烬石一块只怕要十几两银子,哪有那么容易免费得来?”

  众人风言风语,谁都没有看好李默。

  张世久见李默竟敢答应下来,一边把拳头捏得咔咔直响,一边得意洋洋的道:“几年不见,你这小子倒是长了几分胆,好,就让你尝尝我张家拳法的厉害。”

  他大步走到李默身前,耀武扬威的一抡拳头,呼的砸了过去。

  “给本少爷倒下!”

  叫嚣声中,一拳稳稳砸中李默的胸口,围观的众人都仿佛看到了结果,想着李默必定被砸倒在地,惨叫求饶。

继续阅读:第5章 入学武道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丹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